不過,與其說是在意,倒不如說是種種巧合相加減,讓人不得不去注意到這個人。

  如果說,有兩個素昧平生的人,從小住在同一條街上,讀同一所小學和國中,並且又很碰巧地考上同一所高中,但由於兩人從未同班過,所以擦身而過無數次。

  那麼,當有天終於注意到對方時,並進而發現自己與對方種種巧合,會是什麼樣的心情呢?

  只能說,絕不會可恨地想,為甚麼沒有早點認識對方?

  反而還會慶幸有那些年的錯過,才加諸了相遇時的美好。

  至少,予尋心裡是這麼覺得的。

 

 

  一早。

  一到達家附近的公車站牌,她的目光便很自然地落到了靠著騎樓柱子,正低頭滑手機的男生。

  男生穿著和她款式相同的校服,早早就已經在這等公車了。

  「早安。」男生抬起頭,早她一步揚起笑容。

  她同樣報以一抹笑,「早安。」

  「妳來得真準時,再兩分鐘公車就會來了。」男生關上手機螢幕,看來剛剛是在用APP查看公車到站的時間。

  「真的嗎?我還以為我已經比昨天要早出門了。」予尋雖然向他走近,但仍舊和他保持著中間可再站一個人的距離。

  「今天公車來得比較早。」這時,男生也不再靠著騎樓的柱子。

  不久,公車出現在轉角。

  上了公車後,由於公車內沉悶的氣氛,乘客常常也很多,兩人雖然站在一塊,卻不會在車上交談。

  直到下了公車,才會在校門口到教室這段的路程裡小聊一下。

  抓緊時機,予尋一進校門便開口提道,主席希望「檸檬」能在今年的校慶時表演的事。

  男生的反應就和她從宮安生口中聽見時的一樣,非常意外,「這麼說,我這次是不是要幫忙?」

  「可以嗎?」予尋語氣懇切地回問他,「會不會太麻煩你?」

  兩人此時正好走上樓梯。

  「不會啊,魔術社那天應該也會上台表演,只是不確定派誰上台,如果我那天剛好也要上台,就沒什麼麻煩的了。」男生笑應,「何況,我覺得我明年魔術社成發時,就又換我來找妳了幫忙了。」

  聽見這番話,予尋不禁笑了,「到時我一定幫。」

  「江閔正!」一道嘹亮的女聲自兩人前方傳來。

  站在走廊洗手臺前的邱萍臻,一見他們並肩走站在一起的畫面,立時上前調侃道:「你們真的到了高二還每天都一起來上學,照這樣下去,要是哪天你跟我說你們在一起了,我都不會驚訝。」

  她的手上還拿著洗乾淨的飲料紙杯,看來剛剛是出來洗杯子的。

  「妳這是在羨慕我們,希望自己也有個男生也可以每天陪妳來上學嗎?」閔正壓低聲音笑說,「每天搭一個小時的車從桃園來台北上學,真的是辛苦妳了。」

  「我是坐我媽的車來好嗎?不像你們必須一大清早就到公車站,而且又常常等不到。」她白了男生一眼,「與其冒著等不到公車的風險,我寧可像現在這樣有專車接送。」

  待兩人又互相拌嘴了一分鐘,萍臻才擺擺手,轉身回到自己的教室,將空杯子丟進教室後方的資源回收桶。

  「還以為高二分班之後就不會再遇到那個大嗓門了。」閔正笑得無奈,實在沒想到三類組共六個班,他和那個大嗓門又碰巧地分在同一班。


  「那我先進教室了。」他說,順勢轉過身。

  「好,掰掰。」她笑回。

  兩人簡略地道了聲再見,便分開了。

  「予尋。」

  所以當他忽然喚了她,她很是意外,一臉困惑地轉頭望向他。

  男生的嘴角揚起恬淡的笑容,就連目光也是淡淡的,淡得不見一絲多餘的感情。

  「如果妳今天晚上有空,我們在FB上討論一下校慶表演的事吧,因為是露天舞台,不太可能直接就把之前的表演搬上去吧。」

  望見他臉上淡淡的笑容,她回以同樣恬靜的微笑:「好。」

  此時的走廊上一個人也沒有,就連教室裡也都只有零星幾個學生坐在位子上,不是吃早餐就是在看書。

  整條長廊清冷寂靜,好似連灑落而下的陽光,都是微涼的。

  應了一聲後,予尋就繼續踱步往前走。

  然而,掩藏不住的小小失落感,卻在心中逐漸擴大。

  她還以為是甚麼事,所以特地喚了一聲她的名字。

  由於直達學校的那班公車常常誤點,往往半小時才會來一班,若不幸車上擠滿了乘客,車上的司機還會揮了揮手,表示抱歉,不停站就直接往前開了。

  那時候,就是即將要遲到的時候。

  正因如此,兩人總會早早來等公車,哪怕提早一個小時到校,也總比搭不上車遲到要好。

  而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注意到這個人的呢?

  就是從一踏進這所學校開始。

  新生報到那天,由於還沒拿到制服,兩人都是穿便服到公車站牌。一直到下車走進了校門,予尋才注意到這個男生和她同樣都是時和高中的新生。

  由於往往是男生先走進教室,所以也記下了他的班級。

  從那時候起,兩人幾乎每天上學都會在公車站看見對方,只是從沒跟對方說過話。

  就這麼持續了三個禮拜。

  某天,同樣是戀舞社社員的邱萍臻,在中午練舞的時候,忽然很興奮地跟她說:「妳之前問我,我們班的一個男生,妳想問的那個男生,是不是個子不高,而且戴了黑框眼鏡,看起來有些悶騷的男生,叫做『江閔正』?」

  聽見她的描述,雖然悶騷這點她並不清楚,但予尋仍是點了點頭,「對,但我不確定他叫甚麼名字。」

  而且她也非常疑惑,為什麼萍臻又忽然提起這件事?記得萍臻當時完全沒有頭緒那個男生是誰,因為才剛開學,她說誰也不認識。

  直到練完舞,各自回教室時又去問了萍臻,才一解她心中的疑惑。

  「因為他在我的FB上看到妳的照片,所以跑來問我怎麼會認識妳。」

  原來,那男生也注意到她了。

  注意到有個女生,每天都和他搭同一班公車上學。

  之後,她也找到了江閔正的臉書,並意外發現兩人國小、國中都讀同一間,現在又很碰巧地考上同一所高中。

  再想到未來三年,兩人每天都會搭同一班公車上學,便不禁覺得他們錯過的那些年一點也不可惜。

  想想,每天有個男生和自己一起搭公車上學,是多少少女們求之不得的高中生活?

  至少,從每次兩人說話時,周圍那些趕著上班的姊姊們側目的眼神,就能感受到這是一件多麼令人欣羨的事。

 

  『你們真的到了高二還每天都一起來上學,照這樣下去,要是哪天你跟我說你們在一起了,我都不會驚訝。』

 

  至少,她很期待這樣的緣分,能在某一天發展為愛情。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