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活下去(1)

 

  淚珠閃耀著晶瑩。

  惜茵用手背抹去臉上的淚水,對宇飛咧嘴一笑,夜空下,這兩道淚痕好似不曾存在似的透明。

  「宇飛,接下來我要說的事情,我希望你能記住。」她的表情嚴肅了起來,宇飛也立刻意會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你聽過IJ這個組織嗎?」

  見他眉心微皺,惜茵看得出來他是知道的。

  「我的父親很早就因為癌症去世了,所以母親死後,成了孤兒的我意外被IJ這個組織的幹部收養,最後被派到影氏家族做臥底的工作。」

  惜茵兀的笑了起來,「很好奇我為甚麼要告訴你這些嗎?」

  看著她輕鬆的笑容,宇飛反而繃緊了神經,很快就察覺到了笑容背後的真相。

  很有默契地,惜茵也從他的表情變化中,看出了他的猜測。

  「你想得沒錯,IJ早在十多年前就察覺到了星、影兩大集團所進行的不法交易,只是兩家在黑市都有很大的勢力,根本不可能一網打盡,所以IJ一直在等待機會。這些年,IJ派出了不少臥底,暗中監控星、影兩大集團的行動,並發現他們就是一百多年前,在日本突然消失的星知見與渡影兩大世家。」

  「所以,得知了這個天大內幕的IJ,就利用這一點,打算在他們因為對付對方而筋疲力盡時,一舉將他們緝捕,也就是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的意思。」 

  「我想,再過不了三天,兩家就會……」她的聲音忽然頓住。

  寒風凜凜襲來,少女的聲音冰冷,隱隱有些顫抖:「你想知道為甚麼我要告訴你這些嗎?」

  她定定望著宇飛,可拋出去的問句卻被他的不語而凍結,沒了下文。

  宇飛脫下自己身上的外套,一把拽過惜茵的胳膊,將她拉入了自己所處的明亮區塊,甚麼也沒說,只是將那件外套披上她的肩膀。

  上一秒的黑暗,這一秒的光亮,下一秒,惜茵竟感覺有股無法言喻的暖意從心頭湧現。 

  她緊緊拉著這件外套。

  「這件外套就送妳吧,別感冒了。」    

  「……謝謝。」她漾起笑容,夜風依舊,但卻不再那麼冰冷了。

  「你是我遇到的人當中,最冷靜也最溫柔的人,所以我才決定告訴你,我知道你一定不會說出去,因為……總覺得要是不在今天告訴你,就再也沒機會說了。」

  「我啊……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希望亞依、楓晨、媛心,還有你,都能好好的活下去。」

 

 

 

 

 

  星氏。

  厚重的房門被硬生生撞開,少女單薄的身影頓時落入了眾人的視線。

  房門中央,少女側身站著,淡定的雙眸彷若有穿透人心的寒意,被那雙冰冷的視線掃過的每一處,都好似結了一層霜,寒氣凜然,後方的景象反而成了一種詭異的陪襯。

  「妳……殺了首領。」其中一人面露懼色地直指亞依說道。

  她轉過身,向那人露出了一抹瑰怪的笑容,語氣不以為然:「你知道,你現在是在對誰說話嗎?」

  少女臉上的笑容寒氣逼人,令在場五六名黑衣男子都感到背脊一陣寒涼,每個人立即就意會到那句反問背後的答案。

  唯獨那一人仍厲聲而道:「可是,妳殺了首領。」

  「那又怎樣,死人又不能復活,再過不了多久影氏就會對我們展開行動,要是現在因為首領的接替而鬧內亂,豈不是要把這個家族拱手讓給他們了?」

  「既然我本來就是首領指名的繼承人,理當應由我接下這個位子,我不認為現在還有誰比我更適合這個位子,除非他希望星氏家族就此滅亡。」

  聽完,在場的人皆面面相覷。

  少女輕世傲物的態度雖然令人咋舌,但冷靜果決的判斷力卻無不教人心服。

  再想想她從小就傳遍整個家族的事蹟,站在這裡的人沒人不是認識她的。八歲開始練槍習武,九歲接下第一件任務,年僅十五歲就成為家族內的高階殺手。最可貴的是,她容貌出眾,才智過人,除了判斷力與行動力備受肯定,還擁有被世人喻為惡魔的殺戮能力,冷血無情的個性也絕不亞於星凌嵐。

  假若沒實力也就另當別論了,但星氏家族自古就是直系血親一脈單傳,就各方面來說,有能力,又是首領欽點的人,若不是發生謀殺首領一事,星亞依無非是唯一的繼承人。

  何況現在正處於存亡之際,若因群龍無首而讓敵人有機可趁,到最後將整個家族拱手讓人,到時還有誰會在乎首領被謀殺?

  得到這個結論後,他們的眼神都不禁對少女恭敬了起來。

  其中一名蓄留著馬尾的男子已然從眾人裡走了出來,向少女恭敬低道:「是,我立刻將這個消息發布下去。」

  聞言,她脣邊的微笑更深了,星凌嵐最親近的下屬,也是那位假扮管理員出入校園的人,果然,比誰都還要了解她的心思。

  「不用了,這件事你交給其他人去辦,你只要隨時待在我身邊,告訴我有關於家族的事就好,我想立刻熟悉。」

  「是,首領。」

  聽見他的應答,亞依立刻遞給了他一個眼神,示意他可以退下。

  隨後,她昂首向前,完全跳脫了身後的門框。她的五官美豔動人,兩片紅脣勾勒出深不可測的恬淡微笑,既妖嬈又難以捉摸。

  此刻──

  女王的風範已經在少女身上展露無遺了。

  「從現在開始,我就是星氏家族的新任首領。」

  倏地,她用眼角餘光冷冷掃過了方才指責她的那名男子,「若有人有任何異議,立刻格殺勿論,明白嗎?」

  「是,明白。」每個人立刻垂下眼臉,齊聲回應,就連那名男子也不敢再說任何一句話了。

 

 

  ──從這一刻起,她不會再受任何人的控制了。

 

 

    ※

 

  晚上十點。

  天氣陰冷,天邊圍聚著一層厚重的烏雲,雨水急灌而下,不見半點明月的蹤跡。冰冷的雨水彷彿永不停止似的,毫不留情地打入陽臺堅硬的地板。

  今晚的雨聲特別清晰。

  自從惜茵在陽臺出現後,已經過了整整兩天。

  一份份派人調查的資料,有電子檔,也有紙本。宇飛坐在電腦螢幕前,專注地檢閱著這些資料,平靜的神情有些凝重。

  IJ是一個國際性的非政府組織,創辦人不明,與警方有密切合作,專門查緝重大罪犯,特別是有牽涉兩國以上,或一般人根本不曉得的非法集團。

  雖然是非政府的組織,但比起政府組織,黑市的人其實更畏懼IJ

  IJ的調查能力非常出名,這也是為甚麼惜茵能計畫整場復仇計畫,因為她能從IJ得知任何人的背景與過去。

  但除了一流的調查能力外,真正令人畏懼的,是他們對待罪犯的冷血無情,只要能剷除惡勢力,IJ甚麼都做得出來,就算必須犧牲無辜的人換取和平也在所不惜。

  所以IJ又被稱作是──絕對的正義。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