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活下去(2)

 

  空氣冰冷而死寂。

  冬夜的寒冷從窗子滲透進來,整個空間彷彿是浸泡在冰水裡,室內的低溫讓人猶如身處在深海般冰冷。

  紀媛心坐在床邊,她的身上只穿了一件寬鬆的男性襯衫,修長均勻的雙腿隨意擺盪,就算赤裸的雙足不經意碰到了冰冷的地板,也絲毫不畏懼此時的寒冷。

  「咿呀──」開門聲引起了少女的注意,她的視線從地面提高到了可以看到門邊少年的高度。

  聽見他沉重而緩慢的腳步聲,她眉宇間的距離迅速拉近,昏暗的房間中,她極力捕抓楓晨的表情和動作。

  就在他掉頭離開的瞬間,她淡淡開口了:「你是真的愛上她了吧?」

  少年的身影隱沒在黑暗中,他背對著她,沒有回應。

  「你這樣做值得嗎?我們花了半年才好不容易得到了星亞依的信任,你卻這樣放了她,幸好影雪阿姨看在你是初犯,處罰只有皮肉之傷。」

  「可是,要是我們這些年所做的努力就這麼毀於一旦,你無法當上首領怎麼辦?你不是要報仇嗎,如果這一切都因為星亞依而化為烏有,豈不是太不值得了?」

  聽著少女充滿責備的聲音,楓晨只是拖著傷痕累累的身體,朝前方的櫃子走去。

  沒轍似的,少女搖了搖頭,放柔了聲音,「不用找了,醫藥箱我已經拿出來放在這了。」

  看來他剛剛根本沒看她一眼,才會連醫藥箱已經放在床上了也沒發現。

  「我幫你擦藥吧。」待楓晨走過來坐下,紀媛心直接將醫藥箱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完全沒打算讓他碰醫藥箱。

  見她低頭拿出棉花棒和消毒藥水,他忽然露出了一派輕鬆的輕浮笑容:「妳也太喜歡穿我的襯衫了吧。」

  「別裝了,既然那麼痛就不要再說話了,現在不是演戲的時候。」紀媛心板起臉,扭開了生理食鹽水的蓋子,「把上衣脫掉吧。」

  楓晨立時斂下了表情,恢復了原本的冷漠。

  她熟練地幫楓晨上藥,動作輕巧而流暢。

  月光透過窗子輕輕灑進,柔和的光芒被窗櫺切割成一塊塊方形,最終落在他身上,讓每一處的瘀血和傷口都顯得更加觸目驚心。

  鞭痕毫不留情地在他的背部留下鮮紅的痕跡,可是,他脫下的上衣卻是完好無缺。

  無需解釋,她也能足夠想像他所承受的懲罰了──赤裸著上半身接受鞭刑。

  她安靜地為他上藥,察覺到他隱忍疼痛的顫抖,她的眼神陡然變得冷冽。

  ──那個女人根本就不會曉得,你為她承受的這些痛苦。

  為他裹上一層紗布後,她情不自禁伸手撫上了他的背部。

  溫柔的摸撫被阻隔在了那層紗布之上,少年沒有察覺,只認為身後的人在裹好紗布後就沒再動作,打算穿回原本的上衣。

  只是,右手還未抵達衣物的丟落處,少女卻搶先一步將那件衣衫拉到了自己身邊。

  她的神情流露出了疼惜和悲傷,但卻在楓晨轉頭正視她時,只剩下一朵妖嬈的笑容,「問我為甚麼喜歡穿你的襯衫?」

  「難道你從不覺得我這樣穿,很性感嗎?」她伸手攬住了他的頸子,清靈的大眼彷彿蒙上了一層輕紗。

  她將他拉近自己,蜻蜓點水般的吻痕包裹著讀不出的情意,輕輕印在他冰冷的薄脣上。

  他沒有推開她,也沒做出回應,只是僵直身子,無動於衷。

  少女將鮮紅欲滴的雙脣貼近他的耳廓,聲音溫軟嬌媚:「老實說,我並不在意你是否真的愛上了她,因為你的未婚妻一直以來都是我。」

  「除非兩家的恩怨能奇蹟似的化解,不然,能陪在你身邊的──永遠都是我。」

  輕佻的聲音宛若溫熱的開水,在寒涼的氣溫中產生了薄薄的霧氣。她攬住他的腰際,彼此的體溫透過那層紗布,覆蓋了更深一層的寒意,直達她最沉靜的心谷。

  他的氣息她再熟悉不過,如今,就算閉著眼也能分辨,這道對世間絕望的冷漠氣息。

  他的冷漠她太了解,在一起這麼多年,彼此早有默契,無需開口。

  少女纖柔的身子緊緊貼著他,聲音毫無波瀾,但卻字字深刻:「這個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是我。」

  「你的痛苦就讓我來分擔。」

 

  我會為你記住──是誰造就了今日如此冷血殘酷的你。

 

  「只要是為了你,我甚麼都願意做。」

 

  因為──這個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是我。

 

  滿室蕭然。

  僅存的那麼一點暖意,也在少女清淺的微笑與眸光中逐漸熄滅。

  紀媛心很快就鬆開了環繞在他腰際的雙手,「你今晚就好好休息吧,我會叫惜茵送我回家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