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活下去(3)

 

  晚上十二點。

  雨水冷冷拍打著車窗。

  銀亮的寶馬馳騁在高速公路中央。

  位在駕駛座上的惜茵戴著一只耳機,領口別有一只小型麥克風。

  「開這麼快?」後座的紀媛心不以為意問,目光流連於車窗外的夜景。

  「總覺得後頭那輛車在尾隨我們。」惜茵沒有回頭,視線依舊落在前方的道路。

  「是星氏派來的殺手?」

  「不太可能,現在的首領是亞依,她召回了所有的殺手,應該不會有殺手在執行任務才對。」

  「她當上首領了?」她微愣。

  「聽說星凌嵐遭人暗殺。」

  「特地選在這種危及時刻暗殺星凌嵐還真奇特,那人無非是希望星氏家族滅亡吧。」她輕笑一聲,接著朝左前方的後照鏡瞥了一眼,下一秒,她的神色也凝重了起來。

  下了公路,惜茵放緩了車速。

  「是在尾隨我們沒錯。」紀媛心沒有回首,只是盯著後照鏡中那輛最顯眼的黑色賓士。 

  「甩開他們?」惜茵挑眉問。

  「嗯,先甩開他們。」紀媛心沉吟了會,「但不要送我回家,我要回影氏。」

  惜茵看了眼上方的後視鏡,「要告訴楓晨這件事嗎?」

  「不用,就算之後有任何人問起,也說妳已經送我回紀家了。」

  「可以問原因嗎?」

  照視鏡中,少女的神情寧靜而黯淡,一頭淡褐色的長髮垂落在胸前,毫無動靜。

  「因為我已經猜到了,尾隨我們的人是誰了。」

  前座的惜茵猛然轉動方向盤,車身陡然一個大轉彎,地面上立時激起了一陣水花。

  深夜的馬路上,車輛不多,兩旁的商家都已拉下了鐵門。

  駛離了原來方向的寶馬,此刻正以追風逐電的速度行駛在大街上。

  「跟上來了。」紀媛心雙手抱胸,語氣相當慵懶。

  惜茵用眼角餘光掃了眼後照鏡,臉上露出了幾分難耐。她直視前方,號誌燈正閃爍著亮黃的燈光。

  「若收到罰單妳會付吧?」惜茵微笑問。

  「那有甚麼問題。」媛心將那抹微笑原封不動地遞還給她。

  十字路口,黃燈閃爍。

  惜茵微瞇雙眼,車上的時速表開始急速轉動,孤傲而銀亮的寶馬車身如虛影般乍現路口。

  咻──

  一閃而過。

  紅燈亮起。

  後頭黑亮的賓士就這麼湮沒在了流動的車潮中。

  「不知道會不會再追上來?」紀媛心微笑出聲,但卻在朝後方回望時,忽然止住了笑意。

  方才行經的轉角,另一輛同樣黑得發亮的賓士驀然出現,車速飛也似的快,一下子就拉近了與她們的距離。  

  「看來他們打算光明正大跟蹤了。」惜茵緊握方向盤,將油門踩到最底,「那麼……」

  大街上,沒有多少車輛,只有一輛黑亮的賓士越來越接近一輛銀亮的寶馬。

  前方的十字路口,綠燈閃爍,後方的賓士緊追在後。

  惜茵一把拉下手剎車,微笑說道:「抓緊了。」

  死寂的路口,寶馬的車身已然壓上了斑馬線,輪胎死死地貼著馬路,刺耳的摩擦聲劃破了夜的寂靜。

  一個高速甩尾──

  「騰──」水花嘩啦嘩啦落。

  寶馬折回了原路,與方才那輛緊追在後的賓士擦身而過。

  藉由正速與反速的堆疊,一眨眼的時間,就與後頭那輛賓士拉遠了一大截距離。

  再一眨眼,銀亮的寶馬已經一個大轉彎,消失在了十字路口。

 

  房內。

  宇飛闔上筆電,難耐地嘆了一口氣。

  IJ向來行事隱密,僅用兩天所調查到的資料果然有限,甚至無法確定這些資料是否正確。

  惜茵當時告訴他,據目前的情況判斷,再過不了三天,無論星、影哪一方先展開行動,都會導致兩家的正面衝突。

  也就是說,現在最多只剩下一天的時間了。

  閉了閉雙眼,他欲拿起桌上的手機,但房門卻忽然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請進,門沒鎖。」沒心思顧慮敲門的人是誰,宇飛只是淡淡應了一聲。

  「宇飛少爺,我……」

  聽見是女孩子扭捏的聲音,他不禁困惑地轉了視線。

 

  「我想那輛賓士裡的人一定超驚訝,明明是在追獵物,卻親眼看著獵物從自己身邊跑掉!」紀媛心露出幾分得意的表情說,但一見前方惜茵按住耳機的沉重表情,隨即又歛下了笑意。

  「媛心,我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惜茵依舊專注地望著前方的道路。

  「妳問吧。」她立刻就察覺到了不對勁,惜茵平常再怎麼冷靜,臉上也不會只有面無表情可以形容。

  銀亮的寶馬在大馬路上高速行駛,一排路燈的冷光透過車窗流淌過她們全身。

  惜茵的聲音十分淡定,聽不出有多餘的情緒,「假如楓晨和亞依能在一起,妳會放手嗎?」

  聞言,她的眸光瞬間暗了下來。

  她別過頭,望著窗外的一片漆黑,雨霧在車窗上凝成一片,又一再被雨水沖刷,「老實說,這個問題我也在心裡問了自己好幾次。」

  車窗映著少女清秀的臉龐,此時,那雙眸子流轉的感情格外的悲傷,「我是不會強求不屬於我的東西的,因為……太累了。」

  聽見後座那道微不可聞的嘆氣聲,惜茵也不禁輕吐了一口氣。

  車內,兩道嘆息聲都溢滿了哀傷。

  耳機忽然傳來了某人的聲音,但惜茵並不打算回應,只是向後頭的紀媛心說:「在沒看見我們進紀家前,他們一定不會死心,既然妳不想被發現,又想回影氏,那麼我來引開他們,等會妳就跳車,我已經派人在那邊了。」

  隨後,惜茵再度挑釁問:「沒問題吧?」

  「放心,我和楓晨在一起時常必須跳車。」媛心也不甘示弱回。

  「那麼就在進隧道前跳吧。」

  「沒問題。」

  少女毫不畏懼的笑容隨即落進了後視鏡,同時也落入了前座惜茵的眼中。

  可後座的少女,此刻卻絲毫沒有看見前座的人,那下定決心似的,一抹意外苦澀的笑容。

 

  「剛剛我在整理星小姐的房間時,不小心…‥」女傭低垂著頭,完全不敢直視宇飛,「不小心踩壞了這只耳機,總覺得這跟少爺您平常戴著的一模一樣,而且最近都沒看到您戴這只耳機,想說這個可能是您的。」

  「真的很對不起……被、被我踩壞了!」她捧著那只壞掉的耳機,死死低著頭。

  察覺到宇飛起身走到她面前,她又立刻九十度躬身,再度說了一句對不起。

  「沒關係,這不是甚麼大事。」宇飛從她手中接過那只壞掉的耳機。

  女傭愣愣抬起頭。

  「只是現在都這麼晚了,是誰要妳打掃的?」

  「是總管……他說既然星小姐已經不在這個家了,就要我把那間房整理一下,好明天把星小姐的東西寄回去。」

  「是嗎……」他沉思了下,「不用整理了,很晚了,妳先休息吧。」

  「是,謝謝宇飛少爺。」女僕感激地答道,隨之掩上房門離去。

  望著手裡壞掉的耳機,他驀然感到一陣惆悵,想起這是當初惜茵給他們的掛耳式對講機。

  

  「那好,每個人各拿一個這個。」媛心從旁邊的盒子裡取出五個類似耳機的東西,「以後行動就用這個通訊器互相聯絡,用手機聯絡太慢了。」

 

  最近沒有再戴,是因為……

  沒必要了。

  

  少女從高速行駛的車內一躍而下。

  雨水淋濕了她全身,她跌落在一旁的雜草堆中,神情恍惚,血液彷彿無法回流,只覺得全身的知覺都隨著雨水一起被沖刷掉了……

  直到──

 

  「轟──」

  一聲轟隆巨響響徹了黑夜。

  雷電張牙無爪,一時間,宇飛的房間也遭受了魔爪,一片詭譎的銀亮在房內乍現。

  還未拿起手機,他就被這聲響雷吸引。

  他望向了窗外的滂沱大雨,不知為甚麼,這道響雷出現的剎那,他的內心竟開始劇烈顫動……

 

  聽見這聲轟隆巨響,媛心立刻瞪大了眼,猛然轉頭──

  前方的墜道竟然燃起了熊熊大焰!

  爆炸般的衝擊讓完全她清醒了!

  「惜茵──」她失聲大喊,眼淚混雜著雨水從她的臉上瘋狂墜落。

  忽然──

  感覺有人從背後拉住她,她警覺性地拚命甩開,但還沒來得及逃走,身後那人的聲音卻讓她率先回頭了。

  「是惜茵要我來的。」一名穿著舊式斗篷的少女站在她身後,是許夢!

  「妳──為甚麼?」她對她仍有防備,許夢和影氏毫無關係,不懂為甚麼惜茵會派她來?

  「很難解釋,現在先逃要緊,妳不是要回影氏嗎?」許夢微微一笑,斗篷的連帽蓋住了她大半張臉。

  「我為甚麼要相信妳,爆炸一發生妳就立刻出現,實在很奇怪?一個人死了耶,妳沒有感覺嗎!」她越說越激動,哽咽的聲音也越來越清晰。

  然而,許夢卻忽然望向一旁,冷冷一笑:「妳們兩人剛才的對話,我在對講機裡全都聽到了……」

  「我沒有感覺……妳覺得惜茵是因為誰而死的?」

  媛心頓時才發現……

  許夢也正在流淚……

  「如果那個問題妳回答『我絕對不會放手』,惜茵也不會願意……」她的笑容淒涼而悲切,「……也不會願意為妳犧牲生命。」

  「我告訴她那些人在這條隧道裡裝了炸藥,可是她卻說這裡是唯一能通往紀家的路,一定會經過,只要車子在這裡發生了爆炸,他們就會以為妳死了,惜茵她……是為了保護妳!」

  「為甚麼……」她感到一陣愣然,渾身都在顫抖。

  許夢輕聲低道,語氣異常平靜:「因為她愛上了仲宇飛。」

  「可是,仲宇飛愛的人卻不是她,而是妳──真正的紀媛心。」

  剎時間,媛心感覺腦內的思路全都清晰了,惜茵為甚麼要救她,還有,為甚麼要在她跳車的那刻,告訴她……

 

  「小時候妳在舞會上遇到的,那個替妳擋碎玻璃的男孩,就是宇飛。」

 

  ──全都是因為仲宇飛,愛的人是紀媛心。

 

  桌上的手機忽然震動了起來,宇飛立即接起。

  「宇飛少爺,直升機已經準備好了,隨時可以使用。」

  「知道了。」

  正當他要掛上電話時,另一頭的人再度開口了:「請問您真的要搭直升機到那裡嗎?我怕老爺……」

  「一切後果由我承擔,無論如何都請你載我到影氏家族。」

 

  火舌竄燒,在大雨中越發澎湃……

  可是,她卻感受不到任何一絲熱度,反而覺得空氣異常冰寒。

  她回頭望著那條燃燒熱烈的墜道,一股濃重的疼痛自她的胸口擴散,真的很痛、很痛……

  但比起疼痛,更令她無法忍受的──是恨!

  她恨死了那些裝設炸彈的人!

  更恨派人裝設炸彈的主謀!  

  「我一定會報仇的……」

  少女臉上的淚水很快就被雨水沖刷,她的瞳眸中有雨水,有烈火,還有──憎恨。

      

 

  「許夢,請妳帶我回影氏。」

 

 

 

 ———————————————

 

 

 晨優小雜言:

  暑假要結束了(心虛)……

  對不起啊啊啊啊啊!各位── 

  原本我是真的認為,暑假前能寫到完結的,可是、可是(人生是有很多變數的)……

  構思好剩下的細節,拼命寫到三更半夜,寫到二十九章,發現需要的字數多到可以分三章,也就是第三十章……

  我知道再多的抱歉都是枉然,還不如繼續寫小說,所以我也不打算再發文道歉,那只會讓人覺得是找藉口。因為就算要道歉,也要等完結再好好說聲抱歉,當然,如有不滿,歡迎在底下留言,或是想發洩暑假前無法看到完結也接受。

  但言歸正傳,第二十九章會於這個禮拜天PO。

  最終章就讓我再隔一週吧~~〒△〒

 

 

  雖然某優自己也很不甘願開學(是超不甘願的)…‥
  不想上課啦!颱風也太不會挑日子了吧?
  還是想說聲……

 新的學期到了,一起加油吧!

 

 

 

文章標籤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