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真相(3)

 

  夜晚寧靜而安詳。

  但落在這間書房內的空氣卻令人不寒而慄。

  男子獨自坐在書房裡翻閱公文,他的額頭有幾條抬頭紋,歷盡滄桑的側臉輪廓分明。他專注地檢閱著手中的檔案,那雙墨綠色的瞳眸幽暗陰冷,透出一股凜然的氣息。

  忽然,門外傳來了兩聲敲門聲,男子應了一聲後,那扇門隨即被推開了,一名黑衣男子走了進來。

  蓄留的長髮綁成了小馬尾垂放在肩上,男子的眼神冷峭疏離,但嘴角卻掛著與眼神不搭調的親切微笑。

  「恕我打擾了,首領。」他將一隻手停放胸前,垂眸說道。

  「甚麼事?」男子的視線依舊落在公文上。

  「我是來報告,亞依小姐回來了。」

  聞言,男子隨即放下了手中的公文,抬頭直視他,「甚麼時候回來的?」

  「就在剛剛,現在在房裡休息。」

  男子那張本來毫無表情的面容,逐漸浮現了一彎微笑,「很好,叫她來書房見我。」

  「是,屬下知道了。」他恭敬地回應,隨之轉身離開。

  直至腳步聲遠去,男人的嘴角都存在著一抹淡然的弧度。

 

  夜色幽藍。

  少女揪住鍊子上的墜飾,刺骨的溫度滲透進她的肌膚,但思緒卻從未如此清晰,每一句話,每一幕畫面都在她的腦海裡一次又一次播放。

  「知道了,我會過去的。」少女佇立在落地窗前,淡淡應了一聲。

  「那麼就容屬下先告退了。」男子躬身低道。

  「等等。」見他準備離開,她忍不住叫道。

  男子立刻站直身子,臉上依然掛著與眼神不搭調的微笑,「請問小姐還有甚麼事嗎?」

  「你待在我父親身邊也有十幾年了,是我父親最親近的下屬,我想問你一件事。」她的聲音冰冷,「以我現在的實力能夠接替首領嗎?」

  男子的眼眸低垂,並沒有望向亞依,「不能。」

  「為甚麼?」她扭過頭,目光靜靜掃過他全身。

  「有實力但歷練不夠,小姐您還太年輕,所經歷的事還不足以應付家族事務。」

  收回停留在男子身上的目光,她淡道:「明白了,你可以下去了。」

  月光清冷。 

  窗臺宛若鍍了一層銀,月光透過玻璃窗灑落在窗臺上,也灑落在了少女的身上。她濃密而捲曲的睫毛輕輕顫動了一下,最終落下了一地冰冷的銀輝。

 

 

 

 

  「能一個人回來,不愧是我的女兒。」

  「讓父親擔心了。」

  星凌嵐露出滿意的微笑,瞇眼打量著此刻低垂雙眸的少女。半年未見,她除了臉頰有些消瘦外,那頭秀髮也更長了,五官變得更加美豔動人。少女的成長如同一朵逐漸盛放的美麗花兒,令人驚嘆。

  然而,最令他吃驚的,卻不是她日漸成熟的美貌,而是那一雙淡漠的墨綠色眸子,那股與自己相似的凜冽氣息,如今彷彿只剩下看透世間冷暖的絕情。

  才不過花漾年華的年紀啊……

  但在這一刻,卻儼然散發著比他更令人不寒而慄的氣息了。 

  星凌嵐望著她,屏氣斂息了會才繼續道,聲音依舊冷漠:「那件任務我已經派人接手了,妳應該知道任務未達成的後果吧?」

  「我知道,很抱歉。」

  「知道就好,但妳是我的女兒,又是第一次,這次我就不追究了,而且我想妳應該也已經知道影氏家族的事了。」

  她抿著下脣,低道:「是,我已經知道了。」

  「再過不久影氏家族就會開始行動了,在那之前,妳就負責召回家族內除了有任務在身之外的所有殺手。」

  「知道了。」

  「兩天之內。」

  「我明白,請父親放心。」

  聽著她乾脆的答話,星凌嵐繼續拿起桌上的文件檢閱,「妳回房休息吧。」

  但許久過去,他都沒有聽見腳步聲響起。

  亞依毅然抬起了臉,直視著他問:「父親,我可以請問您一件事嗎?」

  「妳說吧。」他的目光依然落在手上的文件,沒放多餘的心思放在亞依身上。

  她淡道,話語刺破了滿室的死寂:「母親是怎麼死的?」

  「我說過,這件事妳沒必要知道。」他翻閱著手中的文件,面無表情地檢閱著內容。

  面對父親一如既往的冷漠,亞依的眼眸卻愈發冰冷,「是您殺死了母親,對嗎?」

  一片蕭然中,星凌嵐緩緩抬起了視線,目光中的凌厲立時劃過了少女似笑非笑的脣角。

  無需任何回答,在這一剎已然明瞭。

  「因為母親是影氏家族派來的臥底,所以您當年親手殺死了她。」連同楓晨的父親影凡,一起殺死了。

  「誰告訴妳的?」

  她冷冷一笑,「這件事您沒必要知道。」

  「妳──」他的瞳眸迸出了一絲惱怒的火光,同時抬起了眼臉。

  可是──

  抬起臉的剎那,那一雙凶狠的瞪視卻立即變成了破綻百出的錯愕。

  掩藏在少女那雙淡定眼眸下的殺氣,冷血絕情。

  沒有一絲遲疑──

  沒有一毫多慮──

  就像早算準了他抬頭的時機,煙硝瀰漫在她的周圍,她的手始終伸得筆直,就連一絲一毫的感情也不存在般的決絕。

  子彈一發命中男人的眉心,他放大的瞳孔清楚映出少女冷豔的容貌。

  神似的五官、

  冷酷的氣息、

  相同的眸色、

  每一處無疑都是與男子血緣最明顯的特徵,但比起這一切更來得相似的是──同樣的無情。

  「可以愛人,卻不能完全信任人,你之所以從小告誡我,是因為你曾被自己最心愛的女人背叛過。」少女收回短槍,不帶敬詞的聲音如同一把冰冷的利刃,只剩絕情。

  絕氣──

  男子的身體順著重心直接倒落在辦公桌上,桌上的文件頓時浸染在一片腥臭的鮮血之中。

  隨之而來的,是聽到槍響倉皇趕來的下人,敲門聲和呼喊聲一下子就灌滿了死寂的書房。

  少女垂下眼眸,迅速旋過身。

  這刻──

  悲涼終究還是自心底衝湧上來,痛楚心寒如雪,啃蝕著她早已千瘡百孔的內心。

  在逃回星氏的路上,許夢將楓晨父親的事告訴了她,其中也提到了自己的母親。

  終究還是父女,遇上了相同的際遇,所以才明白,痛徹骨髓的心痛從未有減輕過的一天。

 

 

 

  ──被自己最心愛的人背叛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