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命運(4)

 

  大街上。

  商家林立,人來客往。

  這一帶是有名的商業區,絡繹不絕的人潮和繁榮的工商業,為這個地方帶來了無限商機,凡舉民生用品、衣料服飾到高檔寶鑽,在這裡都可以得到滿足。此外,滿街的客棧酒樓、銀行當鋪和歌舞技,更是增添了當地的娛樂性和便利性,就連不少洋人也會來此處遊歷一番。 

  位於這繁盛地區的清悅茶樓,也因此生意興隆,小有名氣。

  「這麼多年沒回來,沒想到又變得更加繁榮了。」出聲的人是一名三十出頭的年輕男子,他穿著一套整齊筆挺的黑色西服。

  「可不是嘛,這幾年在星知見和渡影兩家的勢力下,這裡可說是一年比一年還要興盛。」另一位穿著棕色和服的中年男子正捧起茶杯啜飲。

  茶香撲鼻,他不禁暗自為這杯茶嘆賞,但隨後卻感慨地嘆了一口氣:「只是啊……正所謂一山難容二虎,兩家可說是視對方為眼中釘,一旦發生爭執,不只我們這的居民,連皇室都會感到惶恐。」

  「這麼有影響力,不就只是商業間的利益糾紛?」

  聽見西服男子的疑問,和服男子忽然往四周瞥了幾眼,確保沒人注意他們的談話後才低聲而道:「……其實我也不清楚這是不是真的,據說他們兩家私下都是以暗殺為業,而且與官員勾結,所以才沒人將此事上報天皇。」

  「不過另外一種說法是說,因為他們兩家掌握了龐大的國家商機,所以連天皇也才不敢對他們怎樣。」

  「真那麼厲害,連天皇都對他們束手無策?」

  「我不是說了,這只是傳聞而已,不過就算不是真的,兩家一旦發生衝突,也是會牽一髮動全身,造成國家很嚴重的問題。」

  茶樓內,人聲喧囂,西服男子微微頷首,表示明白,但手中的茶早已涼了大半。

 

  「和城的移情別戀彷彿萬雷劈打在我身上。

  「我始終忘不了,當他看見由雪的那刻,那雙眼神中所蘊藏的愛慕之情。」

 

  和室。

  少女正襟危坐。

  身側的牆面掛有一幅水墨畫,宣紙上的梅花勾勒得濃淡合宜,有種鐵骨傲霜雪的美。

  「看來也該是告訴妳的時候了。」男子伸手順著鬍子,輕嘆了一口氣,長長的鬍子已有三分發白。

  「碧月啊……」碧月身旁的女子難耐地笑了,「妳的想法我們都了解,可是……有些事並非妳想得那麼簡單,妳明白嗎?這也是我們不願讓妳知道的原因。」

  「是,母親,但我還是想知道為甚麼不行呢?與其互相仇視,和解不是更好的選擇嗎?」少女垂首低道,語氣平靜。

  「是這樣沒錯,可是啊碧月……」

  「孩子的媽妳就別再說了,身為星知見家的人是時候該知道了。」男子依舊婆娑著鬍子,語氣有幾分感慨,「就讓我說吧。」

  夜深……

  窗外的庭院是一片寧靜與祥和。

  「大約在五十年前,渡影家的傳家之寶正好失竊……」男子瞑目寧心,思緒彷若飄到了久遠的過去,「他們的下人說,看到小偷是我們星知見家的人,便認定是我們偷的。」

  「在一次的爭論中,我們兩家因為口角不合,導致雙方的殺手展開了廝殺,間接造成了一樁血案。自此之後,我們兩家便誓不兩立,直到我們其中一方消失為止。」

  男子緩緩睜開了眼,注視她道:「在那樁血案中,我的父親,也就是碧月妳的爺爺,遭到了渡影家的人殺害。」

  「妳奶奶生前最大的願望,就是希望能為妳爺爺報仇,碧月妳要知道,這不單單只是商業間的競爭,更是關係到人命的戴天之仇,正因如此,我們才會如此痛恨渡影家。」 

  一旁,女子也語重心長說:「我們不願告訴妳的原因,是覺得這對妳來說可能會太過沉重,我們希望妳可以在無憂無慮的環境下成長。」

  母親的聲音溫柔而恬淡,與外頭的寒夜截然不同,讓碧月感到有些突兀。

  她先是一臉默然,但下一刻卻忽然發笑。

  掛在少女嘴角的弧度很淺,淺到不存在似的,「可是母親……我終有一天會長大成人,終有一天必須知道,也終有一天必須背負這樣的仇怨。」

  「放心吧,我們不願告訴妳的另一個理由,就是因為我們有把握可以解決這一切,讓妳在繼承這個家的那一天,可以不用負起這個重擔。」

  「所謂的解決是……」  

  「再過不了多久,我們就會剿滅渡影家,讓渡影家的勢力徹底消失,到時妳就不用再擔心要為奶奶報仇的事了。」

  「您是說……殺人。」她驚愕地揚聲喝道,眼裡滿是驚慌,「不可以!」

  「傻孩子……妳在說甚麼?這麼做也是為妳好,兩家私底下都是以殺手為業,不這樣做,到時遭到滅門的就是星知見家了。」

  「不可以、不可以……」她喃喃自語,腦海裡飛騰出一幕幕駭人心目的畫面,眼裡充滿對父母的不可置信。

  「父親……求您不要這樣做!我寧可背負兩家的恩怨,也不要繼承這個業障!」

  「這是妳奶奶在世時就已經決定好的事了,容不得妳過問。」面對父親如此嚴厲的語氣,碧月的眼眶不禁濕潤了起來,澀意宛如一股巨大的黑暗,將她籠罩在陰影之中。

  「父親,算我拜託您了!」她緊抿嘴脣,低頭懇求。

  「碧月……妳、妳快起來啊!」女子心疼地喊道。

  古樸的和室中,少女向自己的父親深深叩首,白玉般的玉手伏貼在塌塌米上,髮簪上垂著的碧綠翡翠也隨著少女的曲身而輕輕晃動。

  一搖,一晃,垂下的翡翠終至靜止。

  「請您停止這個計畫!」她哀求。

  男子雙手抱胸,緊閉雙眼默不作聲,從他肅穆的臉上看不出任何的憤怒或心軟。

  「父親我求求您!」

  「啪!」拍案聲陡然大響,茶具頓時發出瓷器撞擊的清脆聲。

  「看妳這是甚麼樣子,妳是將來要繼承星知見家的人,竟如此任性!」

  見男子咆哮大怒,一旁的女子趕忙安慰自己的寶貝女兒,「會做出這樣的決定,也是因為我們希望妳能永遠快樂,可以不用為兩家的恩怨憂慮啊……」

  「母親……」碧月驀然抬頭,隨後起身坐正。她的嘴角掛笑,但那一笑卻有滿心的蒼涼,「你們這樣做,才是我的不快樂啊……若你們是真的為我好,就立刻停止這個計畫好嗎?」

  她再一次叩頭,「求求您了父親!」

  「碧月……」女子露出一臉疼惜,「那妳說說看,為甚麼非得要我們改變心意?」

  少女緩緩坐正,身姿端莊,昏黃的光線中,她的臉陰暗分明。

  她只是靜靜凝視著自己從小敬愛的父親。

  「因為……」她的雙掌緊緊覆蓋著雙膝,隨著遲疑的語氣明滅在空中,一道平穩而堅毅的聲音卻如破繭而出的蝶,讓人忍不住驚歎。

  少女的眼底盈滿柔美的嘆息,每一字,每一句都有著無法忽視的感情。

  瞬間──

  一片蕭然。

  女子瞠大了眼,抽氣聲扯離了滿室的靜默。

  「不是從小就告訴妳,絕不能靠近渡影家的人嗎?」

  「對不起,母親,可是我……」碧月難受地閉上眼,當再次睜開眼時,卻只見父親眉心緊皺。

  「妳現在就給我立刻回房去!」男子氣極敗壞地喊,「除非有我允許,否則妳休想再踏出這個家一步!」

  「父親……」她感覺胸口發疼。

  見她沒有任何動靜,男子繼續厲聲道:「還不回房嗎?」

  躺在腿上的雙拳骨節泛白,碧月隱忍住臂膀的顫抖。面對父親的低吼,她非但沒有應聲,更沒有想起身的打算。

  想起昨日在那片樹林中,朝倉告訴她的那些話,碧月心中無疑是氣憤與難過的。現在之所以會坐在這裡,就是要證明他的想法是錯的,兩家的恩怨是可以化解的。

  沒想到……

  「碧月,就聽妳父親的話吧。」女子在她身旁再三勸慰,男子依舊一臉肅穆,緊皺的眉頭好似不會有舒展的一天,全身散發著一股令人不寒而慄的威儀。

  「是,我明白了。」她低道,語氣冷漠而疏遠。

  「碧月……」女子擔憂地望著她。

 

  ──是她太天真了。

 

  「讓母親您為我操心了,我這就立刻回房。」

 

  「那夜,偷聽到由雪與老爺的對話,她允諾時的聲音裡沒有半點拒絕,就連一絲的猶豫也沒有。

  「雖然我心裡非常明白,星知見與渡影兩大家族的結合將會帶來多麼龐大的利益,但我仍然無法忍受由雪對我的背叛。」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