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蟬鳴聲此起彼落,室內的電扇聲規律單調,兩者在教室裡和諧地交融,宛如在演奏一首夏日的協奏曲,滿曲子都是陽光。

  六月初,陽光一天天跋扈起來,氣溫逐漸令人熾熱難耐。

  簡楚恩一手撐著頭,漫不經心地聽課。

  班導正好講完國文課本上最後一個注釋,她沒握粉筆的手順勢翻面,但又很快翻了回來,頓了一頓,忽然道:「今天先上到這裡,明天再繼續講。」

  語句乍聽之下沒甚麼特別,但全班卻都有志一同地仰起臉,包括幾乎沒在聽課的簡楚恩,都眼神古怪地望了眼高掛牆面的時鐘。

  古怪的不是語句本身,而是出現的時機,那句話以往都在鐘聲響起後才會出現,而不是在距離下課還有十分鐘之久的現在。

  眾人茫然之際,班導再度開口:「最近有人私下跟我說,班上有人在早自習考試時作弊,所以明天開始早自習我都會親自來教室監考。」她的視線擱在課本上,語氣像在說一件稀鬆平常的叮嚀。

  卻依舊掀起了底下一陣議論。

  剩下的時間,班導雖未指名道姓,卻以疾言厲色的語氣斥責作弊這件事,最後一句:「我不說作弊的人是誰,只希望你可以自己來跟我道歉。」還分毫不差地在鐘聲響起的前一秒落下,劃上了最引人遐想的句點。

  坐在講臺正前方的男生,眼看班導準備離開教室,立馬起身跟在班導身旁,以一種義正嚴詞的口吻說:「老師,這次妳一定要公正,絕對不能對作弊的人偏私!」聲量之大,彷彿昭告世人他是知情者,隨之點燃了全班討論的熱度。

  簡楚恩並沒有參與討論,但自教室最後方往前看,從那名男生跟某些人視線的落點,也能從畫面中一目了然。

  明明教室四周都被話題掃到,唯有正前方那抹背影無動於衷,依舊埋首書本,而四周向她投射的異樣眼光,更是將她置於更加孤立無依的境地。

  「你覺得段君璇真的會作弊嗎?」

  「很難說喔,她國文每次都考那麼高,搞不好就是因為她是小老師,有機會可以偷看解答,不然老師幹嘛說之後她要親自監考?」

  「何況考卷解答不都是她保管嗎,早自習考國文她也都坐在講台上寫考卷,有人就看到她昨天寫考卷時,監考時直接把解答放旁邊抄耶!」

  班上早自習以往都是各科小老師坐在講臺上監考,而解答往往會和考卷放在一起,所以有些小老師也會負責對答案,監督大家交換改。

  整個下午,全班眾說紛紜,唯有對作弊者一口咬定。簡楚恩向來對考試不上心,對這種事也不會像其他同學那般反感,但仍是對為了區區幾分,讓自己淪落到如此境地的女生感到同情。

  那段時日,天空常常到了下午便烏雲密布,大雨如注,彷彿要將城市洗淨般,就算撐了傘也不能全身而退。

  一天,沒有第八節的簡楚恩早早就回到家,把濕透的制服換掉,再出門尋覓晚餐。

  雨勢雖然變小了些,但陽光無法穿透厚重的雲層,上空仍是霧濛濛一片,

  簡楚恩撐著傘,站在家附近的十字路口,等待紅燈轉綠。他的視線落向對面明亮的超商,一名相當眼熟的人影正朝他步步走來。

  女生低垂著臉,左肩的書包帶子落至臂膀的位置,右手則以殘餘的力量拉住便當袋。她全身濕透,濕漉的黑髮緊黏在臉頰上,吸飽雨水的瀏海不斷滲出水珠,再沿著她蒼白的臉頰往下滑落。

  他們之間隔著一條斑馬線。

  女生一路恍惚地走到騎樓邊緣,接著一腳踩空──隨著便當袋發出清脆的聲響,她直接從兩個階梯的高度跌進了水窪中。

  不只周圍的路人嚇到,簡楚恩也嚇到了。女生跌入水漥後就遲遲沒有再站起來,像昏倒了般,上半身倒在身後的臺階。

  他加快腳步,走到她身邊蹲下,一手撐傘為她擋住雨水,一手搖著她的肩膀問:「妳沒事吧?」

  女生沒有反應,經過的路人這時全上前關心了。

  「妳聽得到嗎,要幫妳叫救護車嗎?」他感到有些慌張,加重了在她臂膀上的力道。

  像被搖醒似的,女生這時緩緩抬起頭,一雙眼睛茫然地落在他的臉上,她眼底裡流露的感情清冷平靜,就如同她身上的雨水,沒有一絲溫度。

  「需要幫妳叫救護車嗎?」他不再搖動她的肩膀,可語氣依舊難掩焦急。

  半晌,她張了張口,輕輕逸出一個字:「呃……」

  他蹙眉,低身湊近她的脣邊,想聽得更清楚些。

  「呃……」女生費了些氣力吸氣,好不容易再吐出了一個字,「好……」

  「好餓……」

  「啊?」他微張著口,聽得愣住了。

  事後回想起這一幕,無論多久,他都難以忘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