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命運(3)

 

  人影閃現。

 

  落葉翻捲。

 

  眨眼的時間,那把足以一刀刺死她的長刀……

 

  竟偏離了原來的軌道!

 

  碧月一動也不動,面露驚懼,眼前的一切恍若根本沒有過程,但……就是這麼發生了!

 

  樹影掠過,那名少年的背影修長清雅,他收起刀劍,刀鞘清脆的聲響迴盪在幽暗的樹林中。一時間,萬籟俱寂,少年的周身宛若有淡淡的光芒。

 

  她的四周有四五把日本刀散落在枯藤落葉上,此刻,黑衣男子全都倒地不起了。

 

  一時半霎,碧月還真想不起來,面前的少年究竟是怎麼做到的,才能讓原本應該刺向她的刀不但改變了方向,還失手落入地面。

 

  就連原本跟蹤她的那些人,也在包圍他們的瞬間就被他擊倒了。當下的她只能聽見一陣陣哀嚎聲,和一把把刀刃劍落地的聲響,其餘的細節全如白駒過隙般,拼拼湊湊也連貫不出整個過程。

 

  他的動作簡直迅速如風,一丁點聲響也沒有。

 

  她唯一清楚的是……

 

  差那麼一點……

 

  她──

 

  就會死──

 

  而且還是被活活砍死的!

 

  「妳沒事吧?」少年側過頭,目光靜靜落在她身上,對碧月受驚的蒼白面容不以為意。

 

  察覺到少年正盯著自己看,碧月立刻歛起臉上的懼色,整理了下自己不整的衣領及裙擺。

 

  最後,她鎮靜地直視他,語調疏遠冷淡,對他有所戒備:「你是誰?」 

 

  聞言,少年隨即轉身面向她,陽光有些清冷,鎮定下來的碧月這才看清了他的樣貌……

 

  少年穿著與日本刀相當不搭調的黑色洋服,墨色長髮被髮帶束起,垂放於肩膀。他的五官異常深刻立體,但最令她感到特別的,是他那對不同於常人的藍色眼珠,宛如有片湛藍在他的眼裡流轉,讓她不得不為那雙藍眼驚歎。

 

  然而,同時湧起的困惑卻比嘆賞更為強烈,從他的五官判斷應該是日本人,但他卻擁有如外國人般立體鮮明的五官,就連瞳色也是漂亮的天藍色。

 

  「我是彥的朋友,叫『朝倉友司』。」少年向她淡然一笑,「放心,我可不是殺手,不會動手殺人,我剛剛是用刀背攻擊,他們只是昏過去了而已,因為彥早就預測到輝很有可能會跟蹤他,並趁機傷害妳,所以特地要我監視輝的行動。」

 

  聽完他的解釋,碧月思忖了會,隨後又瞥了眼地上的那些蒙面男子,他們的衣著和刀劍上果真都繡著渡影家的家徽。

 

  「既然你叫朝倉……為甚麼眼睛是藍色的?」她依舊與他保持著安全距離。

 

  「因為我的父親並不是日本人,他是因緣際會來到日本,愛上了這個國家,也愛上了我的母親。」朝倉的視線依然停在她身上,目光似在審視。

 

  一陣對峙中,碧月率先躬身,語氣恭敬,聲音彷若山澗溪水般清澈好聽:「很謝謝你的相救。」

 

  「行了、行了……難怪彥會喜歡上妳。」朝倉擺了擺手。待她站直身子,他才繼續道:「明知妳是仇家的女兒,他卻還是對妳動了真情,哪怕有任務在身,也不顧一切只為了見妳一面。」

 

  「說真的,看到剛剛那些事,我真的不得不佩服妳和彥的勇氣,你們的感情真的很堅定,但……」他的表情忽然變得凜然,一改方才慵懶的神態,「有些事不是說改變,就可以改變的。」  

 

  「……甚麼意思?」聽出弦外之音,碧月不禁蹙眉。

 

  「有些事想得太天真,很容易釀成難以承受的後果,特別是人們的恩恩怨怨,更不是三言兩語就能化解的。」

 

  「我知道。」她毅然抬起視線。

 

  深秋的樹林裡,陽光穿透茂密的枝葉,他們之間隔著數萬道雪白光束,光芒如秋水般柔和。少女挺直身子,仰起脖頸直視他,語氣堅定而無畏:「但比起只是知道,我更清楚的是──我絕對信任彥!」

 

  少女那雙溢滿柔情的雙眸炯炯有神,彷彿有光芒在眼底閃爍。

 

  「我相信我們兩家的恩怨一定能化解的。」

 

  但卻只換來了一聲嗤笑。

 

  朝倉露出不以為然的笑容,嘲諷地說道:「明明出生在那種家庭,心地卻如此正直單純,看來星知見非常保護妳,甚麼也沒告訴過妳,想必妳的生活也與彥完全不同,是平和與美好的吧。」

 

  「……你到底要說甚麼?」

 

  「我和彥從小一起習武,身為他的好友,我才想警告妳,就當為了彥好……」他頓了一頓,神色再度變得凝重,「不要再和彥見面了。」

 

  「你、你在說甚麼,甚麼叫為了彥好?」

 

  「因為無論你們多麼努力,你們都不可能化解得了兩家之間的恩怨。」

 

  「你怎麼知道不可能?」碧月隱忍內心的怒意,緊握的指節微微泛白,「只要我去說服父親,我相信他會明白的。」

 

  「唉……就說妳太天真了。」

 

  「難道不是嗎,與其會兩敗俱傷,誰不希望能化敵為友呢?」

 

  「那妳是否曾想過,既然有化敵為友的選擇,那麼這五十年來,兩家為何從未這麼做過呢?」他提高音量反問她。

 

  她一時啞然。

 

  「這不是很明顯了嗎?你們兩家的恩怨絕非一朝一夕就能化解的,這麼多年來,仇恨早就難以細數了,妄想只憑幾句話就說服他們,是不可能的!」

 

  「要我說得更清楚的話,就是妳和彥無論再怎麼努力……」他深吸一口氣,吐出的話語沉重而堅定,如一記沉悶的響雷,「你們的愛情都不可能會有結果的。」 

 

  霎時間──

 

  少女舉步向前,身子恰恰踏入了光束中。

 

  「──啪!」嘹亮的回音響徹了整片樹林。

 

  上空那,鳥兒似乎受到了驚嚇,紛紛飛離了枝椏。

 

  他愣然,雖然她的力道不大,但仍令他的臉偏轉了些角度。

 

  少女高舉的右手孤伶伶地懸在半空中,一動也不動,但她的表情出乎意料的淡定,眼底迸出懾人的火光。

 

  「你憑甚麼這樣斷定。」陽光中,她的聲音比冬夜的霜雪還要冰冷,「若連試都不願去試,那才是真正的不可能。」

 

  緩緩地,少年轉回視線,並不在意自己臉上的辣紅。他只是凝望,凝望沐浴在柔光中的少女。光芒包裹了她全身,她的美麗……令人震懾。

 

  隨著她收回手,他隱約揚起了一抹笑,語氣不以為然:「好,既如如此,我也不會繼續求妳離開彥,就讓我看看是否真如妳所說,兩家的恩怨是否會有化解的一天吧!」

 

  聞言,碧月邁開步伐,穿過他的身側。擦過而過的瞬間,她堅定地低道:「會的。」

 

  少年側過頭,望著那抹倩影逐漸消失在前方的樹林中,可他的視線卻彷若是延伸到了很遠的地方,不會有人發現此時在他眼底的那一份陰鬱。

 

  少女的跫音漸遠,樹林再度歸於一片靜謐。

 

  「果然……」他嘆了一口氣,隨之從洋服的袖口掏出一張牌。

 

  暗紫色的牌身畫有六芒星的圖樣,陽光照耀,牌身正泛出一道亮光。

 

 

  ──THE WHEEL OF FORTUNE.

 

 

  「命運之輪開始轉動後就無法再改變了,註定的終究還是會發生……」

 

  

 

 

  「直到現在,我都還是忘不了和城向我告白的那天,滿山楓紅飛舞,美得令人窒息的畫面。當下的我,除了喜極而泣外,已經想不出任何可以描述我內心喜悅的形容詞了。

 

  「然而,這短暫的快樂,卻在一夕之間全變了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