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審判(2)

 

  放學的鐘聲悠揚地迴盪整座校園,五個人正朝戲劇社的方向前進。

  一路上,媛心的視線始終不離自己手上的那幾張塔羅牌。

  翔羽說:「除了戲劇社有發生意外,昨天國標舞社在練舞時,舞臺的鎂光燈也因不明原因墜落,還有音樂社的鋼琴也不知為甚麼,琴腳突然斷了,以至於整臺垮了下來。」

  「都在同一天,也太巧了吧?」走在前頭的憫希邊說,邊打開手裡糖果的包裝紙,將裡面的水果糖含入嘴哩。

  「學生會那些人看到修繕單一定會嚇到。」楓晨露出一臉幸災樂禍的模樣,繼續悠哉地往前走。

  「就是因為太巧了,才覺得可疑。」媛心思忖道,「特別是這些塔羅牌,像是甚麼人故意在事發後特地留下來的。」

  憫希靠近媛心身邊,雙眸映出了三張精緻的塔羅牌。

  「戀人、月亮、惡魔……這些是甚麼意思啊?」她含著水果糖問,甜滋滋的香味在嘴裡化開。

  「我也很想知道……但就是想不出個所以然。」媛心嘆了一口氣。

  「不過,我很好奇的是,這些牌怎麼會到社長手裡,妳當時應該不在事發現場吧?」楓晨回頭瞟了一眼那些塔羅牌。

  「這是跟偉傑和憶蝶要來的,果然認識社長就是比較方便!」

  「但如果他們沒有出現,可能會被當成是強盜吧。」亞依不禁露出一個無奈的微笑。

  「……我是跟那些人『遊說』,哪是搶?」媛心僵硬地使了個微笑。

  「是呀,但一說完就立刻從他們手中抽走,然後逃跑,根本沒人來得及反應。」站在她身旁的翔羽無奈補充。

  「……沒、沒辦法啊!這麼重要的線索當然要留下來啊,而且那些人根本不會相信這種事,再多說也沒用,不是嗎?」媛心為自己難看的舉動極力辯護。

  「所以說,你們中午沒來戲劇社,是因為這些牌?」憫希指了指那三張塔羅牌,語氣比起疑問更像是肯定。

  「差不多……」媛心心虛地答道,絲毫沒注意到自已的左手邊正有危險逼近。

  「前面的──小心!」

  尖叫聲來自他們左手邊的樓梯上方,抬頭一望,就見一名嬌小的少女坐在樓梯的扶手上直直往下滑,最後不偏不倚撞上了正在低頭看牌的媛心。

  這道衝擊力讓毫無防備的媛心瞬間跌倒在地,手裡的塔羅牌也都散落到了地面。

  看見兩個少女狼狽地跌坐在地,其他人都感到有些措手不及。

  「好痛……啊!媛心學姊!」一看見媛心,少女立即從地上爬了起來,臉上滿是驚慌。

  「真是對不起!我、我真是太魯莽了!」她垂下臉,眼中溢滿歉疚之情。

  「妳是蔚苓玲嗎?髮型變了耶!」憫希指著面前長髮飄逸,髮尾微捲的女生。

  「憫希?和你們……頭髮我不過是放下來了,因為跟許夢的髮型太像了,所以想換髮型。」苓玲沒想到他們全部都在,感到更加丟臉了。

  媛心笑了笑,待翔羽將她從地上拉起來後,隨即露出笑容說:「原來是苓玲,沒關係,我不介意的。」

  只是,當揮了揮手,她才忽然驚覺……

  手是空的?

  「牌呢?」

  「是這幾張嗎?」苓玲馬上蹲下身,從地上撿起那幾張牌。只是當她再度起身,目光卻不經意被其中一張牌吸引,眼神忽然一沉。

  其中一張「月亮」牌,畫有一名少女,她的臉龐受到月光照映,神情十分迷茫。

  「我……看過這張牌。」她說,同時將那三張牌還給媛心。

  「真的,這張?」憫希急忙從媛心手中抽出那張牌,然後將牌身轉向苓玲,讓她再次確認,也讓其他人都能看見。

  苓玲更加仔細端詳了那張牌,接著毫不猶豫地點頭,「嗯,是這張沒錯,我對它的印象很深刻。」

  「在哪裡看到的?」翔羽問。

  苓玲沉思了會,「幾個月前吧……我是在上完室外課後,回到教室就看到它出現在我桌上了,只是後來不知為甚麼,就不見了。」

  「那你們呢,又為甚麼有這些牌?」苓玲看著他們,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妳不知道嗎,昨天發生的事?」亞依問。

  「……我昨天請假,所以不知道。」從她茫然的眼神看來,她是真的不曉得昨天的事。

  大致敘述了一下後,苓玲頓時恍然大悟,但神情卻立刻黯了下來。她的眼底掠過了一絲不安,感覺有甚麼事在她的思緒迴路上扎了一針。

  「我剛剛忘記說了。」苓玲的語氣比起剛剛無力許多,「我拿到那張牌的當天,就接到你們口中所稱的黑影的電話,一直到復仇計畫被你們發現後,牌就不見了。」

  「可是今天我去拿這些牌時,偉傑甚麼都沒說啊?」媛心從憫希手裡抽回牌。

  「他當然不知道,因為最初的那通電話是我接的,而且……我覺得一張塔羅牌應該沒甚麼,就沒跟他說了。」苓玲順手整理了下自己凌亂的頭髮,但一見自己手上的腕錶,雙眼瞬間睜大。

  更在清楚看見分針後,她臉上的表情幾乎逼近快哭的樣子。

  「這麼晚了!再不到音樂社,偉傑肯定會唸我一頓,或是被許夢大罵……而且我今天中午還沒去練習……」

  「那媛心學姊我先走了,很抱歉撞到妳!」在自語完最慘的結果後,苓玲隨即慌張離開了。

  「沒關係的,妳趕快去吧。」媛心笑道。

  目送著少女三步併作兩步往音樂社跑去,每個人頓時也才明白,為甚麼她剛剛會從樓梯的扶手滑下來了,原來是在趕時間。

  「我覺得我們有一半的責任害她遲到。」看著苓玲漸遠的身影,楓晨用蠻不在乎的口氣說。

  「……但我們不是有意的啊,至少我們知道這些塔羅牌確實跟復仇計畫有關呀!」媛心擠出了一個笑容,將塔羅牌小心翼翼放進口袋。

  「對耶!三張牌正好跟復仇計畫的次數一樣。」憫希像是得知了甚麼大發現,興奮了起來。

  翔羽的雙手環抱在胸前,了然地說:「所以這些都是黑影留下來的線索。」

  似乎是得到了甚麼結論,感覺心中有一顆石頭落進了水裡,雖然不知是小是大,濺起的水花也沒多大,但卻有種即將水落石出的徵兆。

  然而,一直沒開口的亞依,在看見他們眼裡散發的愉悅時,還是忍不住出聲了:「那個各位……其實不只苓玲,我們也遲到了。」

  「而且媛心……我們中午也沒去戲劇社……」

  一直在猶豫該不該提醒他們,因為她真的非常能想像他們臉上會出現甚麼表情。

  每個人的臉色瞬間變得鐵青,徹底掃去了剛才推理出答案的自滿表情。

  他們還真是忘得一乾二淨啊!

  媛心率先大叫出聲:「亞依,妳為甚麼不早點說啦!」

  幾乎是不管它三七二十一,五個人立刻邁步往前跑,還好現在離放學時間有一陣子了,走廊上的人都差不多走光了。

  「戲、戲劇社遲到十分鐘,是要晚、晚離開一小時。」翔羽邊跑邊說。

  「乘上六倍?不、不會吧……假如遲到一小時的話,乾脆在學校過夜好了!」憫希緊緊跟在後頭。

  「沒想到妳數學這麼好。」楓晨跑得輕輕鬆鬆,還有力氣回頭對她嘻皮笑臉。

  「要、要你管……」憫希沒有多餘的力氣去看他那張討人厭的臉,只是不斷喘氣。

  所以,要是有學生這時還沒回家,或是還沒去社團,就會看見這所貴族學校難得一見的景象,一群千金少爺在走廊上狂奔……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