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原來我們都一樣(3)

 

  比賽順利結束了。

  除了評審的分數外,師生的投票結果也在評分之中,所以明天的舞會才會公布校花得主。

  但每個人都心知肚明,贏得校花頭銜的絕對是星亞依。

  此刻的後臺,工作人員們都在收拾善後,忙進忙出。

  「星亞依,恭喜妳。」站在亞依面前的是童憶蝶,她的臉上掛著親切的笑容。

  「為甚麼恭喜我?」亞依淡然問。

  「這次的校花絕對是妳,所以我先恭喜妳。」她向她伸出一隻手,但那隻手卻始終懸在半空中,亞依似乎沒有回握的打算。

  「怎麼了嗎?」童憶蝶盯著她問,懸空的手有些痠疼。

  「沒甚麼。」語畢,她順勢伸出了手。

  冰冷──亞依掌心的冰冷溫度直達她的手心。

  「妳、妳做甚麼!」亞依直接將她的手用力反轉,讓童憶蝶不禁痛得哇哇大叫。

  「別再裝了。」驀然出現的聲音讓童憶蝶的身子猛然一震。

  她回過頭,就見蔚苓玲正緩步走來,眼神冷漠,「偉傑都告訴我了。」

  「妳原本是好心要拿水給他,沒想到妳卻在他接過水的時候,故意將熱水灑在他手上,導致他沒辦法彈琴,還好我去看了情況,才能及時遞補他彈奏。」

  聽完,憶蝶只是甩開了亞依的手,微笑問:「搞不好我真的是不小心的,妳怎麼能肯定我一定是故意的?」

  「那知道亞依那時在洗手間也是巧合嗎?」又一道聲音從她的背後響起,楓晨正站在童憶蝶身後,「妳明明一直都待在等候室裡。」

  這句話讓童憶蝶啞口無言,半晌,她的眼底忽然燃起了一絲怒火,隨之轉頭瞪向亞依,「因為她搶走了原本應該屬於我的東西。」

  「我每天都在努力練舞,如果妳不出現,我有絕對的自信可以贏過羅梓月,贏得校花比賽。」

  「妳有發現司炎看妳的表情嗎,我多麼希望他可以那樣看我!」她的目光如炬,怒形於色,但眼眶卻開始泛紅,「只要我能夠贏到校花的頭銜,就有可以讓司炎回頭看我的機會,也就有可以和他匹配的資格,但妳的出現讓一切都不一樣了!」

  「所以妳就千方百計陷害我?」亞依冷冷問。

  「沒錯──」她低吼,「我要妳把原本屬於我的一切還給我!」

  她胡亂大叫,精緻的臉龐垂掛著一顆顆晶瑩的淚珠。她的眼底盈滿了恨,與平日溫柔親切的形象完全不一樣,現在的童憶蝶像個瘋子般無理取鬧。

  亞依收緊了拳頭──

  「還給我!」她放聲尖叫,「司炎應該是屬於我的,我這麼喜歡他,為他全心全意付出,一直以來都是!」

  「是妳──是妳奪走了!」

  憫希、媛心和翔羽此時也都趕到了後臺,每個人都看見了童憶蝶像個瘋婆子亂吼亂叫。幸好她臉上畫的是淡妝,哭花的臉不至於像鬼那麼難看。

  「童憶蝶妳夠了,亞依一點錯也沒有!」蔚苓玲被她的惡言激怒了。

  「我說錯了嗎?」她怒目嗔道。

  「妳……」蔚苓玲本想反駁,卻被一旁的亞依制止了。亞依輕握住她的手,示意她不要多管。

  「快還給我!妳這個看起來像天使,但內心卻像惡魔一樣的女人!」

  「啪──」一記響亮的耳光甩在童憶蝶臉上,手印不深,但卻也足以讓她側過頭。

  童憶蝶睜大了眼,同時捂住了自己發燙紅腫的臉頰,又氣又恨地回瞪亞依。

  在場每個人也都露出了吃驚的目光,說不出話來。

  「妳才是外表看似天使,內心卻不一的人。」亞依收回手,語氣平靜而冰冷,「想要我的一切就靠自己的實力搶,就算我現在全都給妳,妳也未必能全然得到。」

  「我可以對今天的事既往不咎,只要妳向我道歉,收回那句話。」沒錯,那兩個字。

  童憶蝶冷冷一笑,反問道:「我為甚麼要道歉?」

  「鬧夠了沒,憶蝶。」

  冷然的聲音自眾人後方響起。

  童憶蝶的心跳陡然一停,視線隨之向後轉,這一刻,她感覺身體被人施了法,完全動彈不得。

  「司炎……」她的聲音乾澀,少年那一雙凜冽的眼神深深刺痛了她的心臟,讓她難以呼吸,只能不斷發抖。

  「你不要誤會,我……」她恍惚地走到他面前,思緒一片混亂。

  「妳不用再說了。」隨著這道陌生的語氣傳入耳畔,絕望和悲傷幾乎淹沒了她,她開始低頭痛哭,徹徹底底地絕望了。

  她多麼懊悔,因為現在做甚麼都無法挽回了……

  看著此時的童憶蝶,一旁的蔚苓玲忍不住嘆了一口氣,童憶蝶……妳真是太傻了。

  其他人也是一臉沉默,只是同情地看著童憶蝶跪在韓司炎的面前痛哭失聲。

  唯獨亞依的表情若有所思,她先是輕輕笑了,隨之轉身離去,過程中沒有一點聲音。

 

  天空湛藍,微風徐徐。

  面對此刻秋高氣爽的天氣,少女的臉上綻放著如花朵般瑰麗的笑容。

  「妳為甚麼離開?」聲音自她的身後響起。

  亞依既沒有轉身,也沒有回頭,只是仰望著頭頂上的那片藍天,「我認為自己已經沒有必要站在那裡了。」

  是的,的確已經沒有必要了。

  後臺的門未關,從這裡正好可見兩道人影。

  少女嬌小柔弱,少年帥氣迷人,此刻,蹲下身的少年,正將哭泣的少女擁入懷中。

  「妳不但走路時常跌倒,就連戀愛神經也很遲鈍,妳難道沒有發現我一直都是喜歡妳的嗎?」

  「你騙人,你從來都沒有正眼看過我……」

  少年輕輕一笑,笑容溫柔,「我沒有正眼看過妳,是因為我都只敢偷偷看著妳,每當妳跌倒,我總會接住妳,就是為了能夠偷偷看著妳。」

  「真的嗎?」

  「誰叫妳都不敢看我,當然不會知道啊。」

  「那、那是因為……」

  「因為妳喜歡我。」少年接下她遲遲未出口的話,微微一笑,「我也是,因為喜歡妳,所以才不敢光明正大地看著妳。」

  少女的眼淚再度潰堤,可是嘗起來卻一點也不鹹澀,反而意外的甘甜……

  苦盡甘來的甜──原來,我們都一樣。

 

 

 

  望著那幕畫面,再看看前方少女的背影,少年不禁低頭失笑。

  也因為少女始終背對他,所以她並沒有看見少年此刻的笑容竟是意外地溫柔。

  與此同時,隨著傷口傳來的劇痛,亞依再也沒有力氣支撐身體,身體重心立時向左方傾倒──最後不偏不倚落進了少年的懷中。

  楓晨立刻上前接住了她柔弱的身子。

 「傷口明明這麼痛了,卻還是硬撐……」他凝視著少女白皙的臉龐,再度笑了。此刻,昏倒在少年懷裡的少女,就像一個天使,一個落入凡間的美麗天使。

  他輕撫著她的臉頰,隨之低下頭,在她的額頭輕輕落下一吻。

  此時此刻,他只是專注凝望著懷中的少女,絲毫沒發現他的身後正站著一個人。

  少女眼底的哀傷幾乎要溢出眼眶,可是,望著眼前的少年少女,她的臉上最終卻只有一抹苦澀的笑,忍住了淚水的放肆……

 

 

 

  「也許……我早該放棄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