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原來我們都一樣(2) 

 

  接下來的機智問答,亞依也不需幾秒就自信滿滿說出了正解,讓不少人再次讚嘆這位才貌兼具的美少女。

  「第三回合即將開始,一號候選人請準備上臺。」工作人員推門進來說,然而,正當他準備離開時,腳步卻不禁一滯。

  他掃視了一眼等候室,羅梓月正準備出場,二號候選人在補妝,三號候選人在整理妝髮,童憶蝶則坐在位子上休息。

  一、二、三、四……怎麼五號又不在了?

  「請問有誰知道五號參賽者去哪了嗎?」

  「我剛剛看到她在洗手間,我想她等一下應該就會回來了。」童憶蝶親切回應,工作人員這時也安心地離開了。

 

 

 

  陰暗的空間裡,隱約聽得見水聲。

  翡翠般深沉的光芒在幽暗中若隱若現,亞依跪倒在濕滑的地板上,左手和左腳都傳來了劇烈的疼痛,令她全身痛得蜷曲在一塊。

  殷紅的鮮血不斷自傷口流淌,她努力讓神智保持清晰。一進洗手間,電燈就被莫名其妙關掉,甚至連門都關上了,以至讓身處在黑暗中的她還沒來得及注意地板的積水就不小心滑倒了,而且好死不好,偏偏是左腳受傷的地方撞入地板。

  她緊咬下脣,忍著劇烈的痛楚吃力地起身,哪怕傷口會裂開,她也不在乎了。

  因為她絕對不能就這樣被打敗!

  為了他們,她一定要贏!

  拖著沉重的步伐,她在黑暗中摸索,好不容易走到了門前。

  她深呼吸一口氣,雙手握成了拳頭,接著放開,最後用力一推──

  但無論怎麼推,那扇門都無動於衷。

  死寂的空氣讓亞依的身子頓時一僵,她再次奮力去推,但門依舊沉重得如一座山。

  她想,應該是被人從外面反鎖了。

  得出這個結論後,她已沒有多餘的力氣再去推那扇門,因為劇烈的疼痛早已襲上了全身。她跪倒在冰冷的地板上,疼痛逐漸麻木了她的知覺,就連視線都開始逐漸變得模糊了。

  「我不能……倒在這……」她沉聲說。

  忽然間──一道柔亮的光芒灑了進來。

  亞依睜著自己迷茫的雙眼,望著忽然出現在眼前的兩人,勉強露出了一個淡淡的微笑。

  她認得少女那一頭淡褐色的公主頭,那張蒼白的小臉此刻正面露焦急;也認得少年那一頭泛著深藍光輝的髮絲,和那一對如海洋般深邃的眼眸。

  「小依!」看見亞依虛弱地倒在地上,憫希趕緊撐起她的身體。

  亞依躺在憫希的肩膀上,有氣無力問:「你們怎麼在這……」

  「是楓晨要我們來的。」憫希心疼地看著她。

  「亞依,妳還能走嗎?」翔羽則是面露擔憂,因為她的左腳正流出一道腥紅的鮮血,看來是傷口裂開了。

  「讓我休息一下就好,沒事的。」

  「甚麼休息一下就好,妳的傷這麼嚴重!」憫希忍不住大聲斥責,語氣滿是心疼。

  亞依緩緩坐起身,握住了她的一隻手,「放心,我沒事的,我得趕快準備上臺。」

  「不行,我不會讓妳上臺的!」憫希的態度堅決。

  「憫希……拜託,妳不希望我就這樣輸了吧?」

  聽到亞依這道懇求的語氣,憫希心軟了,但一觸見地板上那灘血水,她又忍不住拼命搖頭。

  「亞依,妳真的這麼想上臺嗎?」翔羽望著她問。

  「我無論如何都要上臺。」她堅定說,沒有絲毫的遲疑。

  此時的會場隱約傳來了一陣熱烈的掌聲。

  「我明白了。」翔羽無奈地嘆了一口氣,直接將亞依從地上抱了起來。

  「可是……」看著亞依的腳傷,憫希忍不住擔憂。

  「既然亞依都這麼說了,我們也沒有權利阻止她。」一說完,翔羽就抱著亞依往大廳的方向走去。

  一回到後臺,亞依就看到童憶蝶正好從舞臺回來。她穿著一套標準的國標舞衣,舞衣上的銀色亮片閃閃發亮,十分華麗,但盤起來的長髮卻讓她有種簡單而優雅的美。

  見到對方,彼此都不由得停下腳步。

  「不愧是國標舞社的社長,舞姿真是非常美。」舞臺那正傳來主持人的聲音,「那麼,就讓我們以熱烈的掌聲歡迎最後一位候選人──星亞依同學所帶來的表演!」

  聽見主持人的聲音,亞依這才邁開腳步,朝舞臺走去。

  這一刻,童憶蝶彷彿聞到了她身上那一股淡淡的玫瑰清香。她立刻扭頭望去,她的步伐是那麼的悠閒,微笑是那麼的有自信。

  直到她的背影完全隱沒在了布幕後方,她才回過神,走到飲水機前倒了一杯冷水,一飲而盡後,又倒了一杯熱開水。

 

 

 

  此刻的會場一片寂靜,每個人的目光都落向了臺上的亞依。

  坐在觀眾席上的憫希表情忡然,和旁邊輕鬆愉悅的媛心形成了很大的對比。

  亞依拿起面前的麥克風,輕輕閉上眼,等待前奏。

  然而,隨著時間一秒一秒過去,臺下的評審和觀眾皆是一陣茫然,就連亞依自己也感到困惑,不禁睜開了雙眼。

  「音樂怎麼還不出來?」憫希焦慮問。

  媛心和翔羽這時也不禁面露擔憂,明明偉傑已經答應會幫亞依在後面伴奏了,不是嗎?

  「我去找一下偉傑。」坐在後方的蔚苓玲立即站起身,離開了觀眾席。

  四周的觀眾開始交頭接耳,每個人都疑惑地望著舞臺。

  「隱藏真實的自己……用冰冷將自己輕輕包裹……」

  一道清朗而低沉的聲音忽然自音響裡流瀉,沒有伴奏,只是清唱,但此刻全場已沒有人在說話,整個空間只剩下那道低沉的嗓音。

  「那一夜……我真正看清自己失去了甚麼……」

  亞依這時也傻住了,她扭頭望去,就見楓晨從酒紅色的布幕後走了出來。他的眼珠烏黑如瑪瑙,黑髮有絲綢般的光澤,那一張俊逸的臉龐足以令在坐每一位少女都為他傾倒。

  這一刻,他走進了亞依所身處的雪白光束中。

  「知道甚麼才叫心痛……」他伸出手,溫柔地挽著她,烏黑的眼底柔亮如星。

  她愣愣地瞅著他,他深情地凝視她;一個美得令人驚豔,一個俊逸得令人神迷。

  「或許束縛著我們的……」楓晨稍稍使力,握緊了她的手。

  意識到他的意思,亞依的臉上隨即勾起一抹笑,將麥克風移近脣邊──

  「是身上背負的宿命……」

  少女的歌聲清耳悅心,宛如波光粼粼的平靜湖水,與少年充滿磁性的聲音搭配得絕妙動聽。

  楓晨順勢鬆開了她的手,而亞依此刻已全神貫注在歌唱上。

  不知何時,配樂也已經從舞臺後方流瀉而出,優美的曲子和動聽的歌聲頓時縈繞了整個會場。

  「月圓……世界開始變得寂靜……變得冰冷……」

  「這一次……才完全明白……」

  聲情並茂的歌聲讓在場所有人都忍不住動容。

  亞依感到內心有一絲苦楚,更有說不出的心痛,這種陌生的情愫不斷在她的體內流竄。她不明白,明明只是一首歌,但內心的情緒卻宛如伴隨著體內的血液,流進了身體每一處,讓她感受到徹骨的痛楚。

  專注於歌唱的她,絲毫沒有注意到楓晨早已走下了舞臺。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無論是評審的眼光,還是觀眾的目光,她都不在意了,更別說會注意到韓司炎的視線始終沒離開過她身上,一刻也沒有。

  少女脖頸處的肌膚細緻如美瓷,一條鍊墜躺在她的鎖骨中央,璀璨耀眼,那樣的耀眼,甚至會讓人忍不住忌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