愜意的下課時間。

  察覺後方位子的主人回來了,予尋頓時放下寫到一半的數學習題,微微抬起頭,隔著窗戶遠望那一幢看似渺小的聳立高樓。

  新學期座位重新洗牌,她抽到窗邊的位子,窗臺不但可拿來放課本,遠方還可見101大樓的身影,實在是個視野和功能兼具的位子,讓她十分滿意。

  收回視線後,她拿起桌上的手機,在位子上轉了半圈,看向坐在後方的劉心銘。

  他側坐著,上半身靠在牆上,正在滑著手機。她瞥到他的手機畫面似乎是火影忍者的網路漫畫。

  「看不出來你是會看漫畫的人。」她忍不住說,因為這不是她第一次看見他上網看漫畫。

  「妳可以叫我陽光宅男。」

  她的嘴角失守,笑了出來,「從來沒見過有人自稱自己宅男,自稱得如此正氣凜然的。」

  「因為這部真的超熱血的,而且三個主角終於又齊聚一堂了,這一幕我可是從小等到大,沒想到能在有生之年看到,真的超感動的耶……」他一臉興致盎然,但女生毫無興趣的表情卻像一桶冷水,立時澆熄了他內心的激動。

  「難道妳都不看動漫嗎?」他冷冷看了她一眼。

  「我升上國中後就沒在看動漫了,也沒時間看。」

  這下他連表情都平靜了,有些無言,真心覺得她是個句點高手。

  不過,予尋並不在意,只是拿出自己的手機,將螢幕面向他,「我問你,你認不認識這個男生?」因為這才是她找他說話的目的。

  看見她手機裡的男生照片,劉心銘忍不住擰眉。那是一張擷取自臉書頁面的截圖,雖然是本名,但仍不足以喚起他對這個人的印象。

  「有點眼熟……」

  「他是你臉書上的好友。」她補充。

  他一臉意外,立馬登入自己的臉書,約過五秒,頓時恍然大悟:「原來是他,他曾經來我的補習班補習過,那時數學課他剛好就坐在我旁邊,不過只有補一學期就沒補了。」

  「你們很熟嗎?」

  「只能算有點交情而已,畢竟不同學校。」他關上手機,轉而看向她,「他怎麼了嗎?」

  「你可以幫我約他出來嗎?」

  女生的語氣坦率又直接,到了令男生有些汗顏的地步。

  「妳找他幹嘛?」

  「昨天翻國中的畢業紀念冊時,發現他國中是十三班的,剛好跟我那個朋友同班,我想問他一些事。」

  「一個班至少有三十個學生吧,不一定非得要找他吧?」

  「我覺得這個男生認識我。」她定定說,「上學期有天從補習班回家時,正好經過他的學校附近,那時看到了這個男生,雖然當下我完全不知道他是誰,但他一直用打量的目光看著我,我覺得他一定認識我。」

  「如果他真的認識我,最有可能的原因,就是君璇……我那朋友跟他提過我,因為國中時我常到他們班外面等他們下課,他們班多少有人對我有印象,知道我跟我那個朋友很要好。」

  「所以我想,他和我那朋友應該蠻熟的,不然我不會在某天放學看見他和我那朋友撐同一把一起回家。」她的眸光越來越暗,「我那個朋友……」

  「其實啊……」他忽然出聲打斷,「妳可以直接說妳那個朋友的名字沒關係,因為上次我就記住她的名字了。」

  聞言,她笑了,同時點了下頭。

  「君璇和我都不是很會交朋友的人,所以當能和一個人那麼自在的走在一起,還一起聊天,一定是對那個人有一定程度的認識。」

  「所以妳想問他,妳那朋友的事?」

  她點了點頭。

  「雖然這麼說抱歉,但我不會幫妳約他。」雖然話中有「抱歉」兩字,但他的口氣卻一點也不抱歉。

  予尋也沒有對此感到失落,只是向他微笑,「沒關係,因為我本來就打算自己去找他。」同時將身體轉了回去,結束了對話。

  正當她打算繼續寫完數學習題,一陣腳步聲響起,劉心銘已在她前方的空位坐下,絲毫不在意座位的主人等等可能回來。

  「我不是這個意思。」他的聲音比剛才更加低沉,「那男的國中時是完全不念書的學生,當年也有很多負面的傳聞,而且還混過幫派,我勸妳最好不要和他扯上關係比較好。」

  「沒關係,我不會讓自己陷入危險的。」她再度拾起筆,視線回到數學習題上,像是刻意不正視他。

  「有時候妳真的挺固執的。」劉心銘手撐著下巴,默默看了她兩秒,輕輕嘆了一口氣,「有什麼理由讓妳一定要這麼做嗎?」

  「理由……」她複誦,聲音細如蚊吟,「我對她生前最後半年所發生的事全都一無所知,我不知道她為甚麼會痛苦?為什麼會絕望到走上絕路?」

  「她的朋友不多,平時也很少向家人提及學校的事情,我根本無從向他人詢問,但現在好不容易有一扇門出現在我面前,我不能眼睜睜讓他從眼前消失。」

  「即使打開後會讓自己痛苦不堪?」他垂下眼問,「妳沒聽過潘朵拉的盒子最好不要打開嗎?」

  面對男生難得正經的表情,她默然兩秒,低望桌上遲遲未解開的數學習題。

  「你知道嗎,我不看漫畫的另外一個原因,是我覺得漫畫的內容都很假。」

  「少女漫畫裡,經常會有男主角願意接近毫無存在感的女主角,並伸出一隻手將女主角拉出灰暗冰冷的世界,但我從來就不相信這種不可能發生在現實中的情節。」

  「如果有,那也是男主角經歷過同樣的黑暗才想要拯救她,因為只有經歷過相同悲傷的人,才可能了解對方的感受,才會想接近對方。」

  「你──」她沒有抬頭,只有眼眸向上移,但眼神卻反而顯得更為銳利,「是不是也曾經經歷了什麼?」

  他不語,任平靜的目光與她進行對峙。

  驚覺自己好像太自為是,她連忙陪笑:「對不起,我知道你是擔心……」

  「沒關係,我了解妳的意思。」不待她解釋,他已經站起身,也換了個表情。

  他掛上一抹微笑,語氣平靜:「是我管太多了。」

  隨著他走回自己的位子,予尋的臉上頓時流露一抹苦笑,差點就要被自己內心的尷尬淹沒了。

  雖然他說沒關係,但她聽得出來,他生氣了。

  他剛剛的那種表情和口氣,就和他之前說她多管閒事時一模一樣。

  她發現,劉心銘是那種會笑著生氣的人,越是不屑,就笑得越燦爛,另類恐怖的生氣方式。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