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一早,尹母就去辦了出院手續。

  而從櫃檯得知天祈目前住在加護病房,語娟匆匆和尹母說了一聲,就旋即快步趕往天祈的病房外。但還不到門口,她卻先看見坐在門外的依玲。依玲也立刻就看見她了,一個起身,她就朝語娟那走去。

  「我不是說我不想看到妳嗎?」雖然她語帶冰冷,但聲音裡的疲憊仍是顯而易聽,看著依玲臉上淡淡的黑眼圈,她想依玲一定一直都在醫院裡陪天祈。

  「因為擔心,想來看看。順便也想來看看伯母。」

  「阿姨剛剛已經先回家休息了。」依玲說,「既然妳病好了就快走,不必妳在這操心。」

  語娟沉默了會,才淡淡開口:「對不起。」隨後,才轉身準備離去。

  然而,望著語娟轉身離去的落寞背影,依玲卻兀然叫住了她:「等一下。」

  語娟回頭,只見依玲朝自己走來幾步,她手一伸,將一個吊飾遞到她面前:「妳忘了拿的。我再說一次,從現在開始,我不想再看見妳出現在這裡。」

  望著那個吊飾,語娟頓了頓後,才緩緩伸手接過,她一句話也沒說,只是再度默然的轉過身,按原本的方向慢慢步往電梯口。

  然而,始終站在原地的依玲,望著那抹遠去的背影,瞳孔卻開始漸漸縮緊。

  長廊的那端。

  女生的背影單薄而清冷。    

  如同國小那年,第一次見到她時……

  盛夏陽光耀眼而澎湃,暑氣逼人,正午的操場人聲鼎沸,有許多攤位,那天是一年一度的校慶。

  位於司令台旁的一角,有一名高年級女生,那裡種滿了許多高大的樹木,樹底下還有石椅和石桌供人乘涼。

  她拿著飲料獨自站著,身影單薄而清冷,然而,卻毅然透出一股凜然淡漠的氣息,猶如悶熱夏日裡的一片冰心。

  陽光透過葉的縫隙篩落而下,輕輕落在了女生潔白的運動衣上。

  清風一陣。

  衣上的樹影隨之搖曳,如同與世隔絕那般,樹蔭外的吵雜人聲似乎完全傳不到那裡,彷彿一張看人令人平靜的靜態畫

  可是,從那天起,從第一次得知她的名字時,依玲便打從心底討厭她──

  尹語娟。  

 

    ※ ※ ※   


  天氣冷得彷彿沒有止盡。

  一天天接近春節的日子裡,每個人的衣服也都越穿越厚,毛衣、大衣、羽絨衣相繼出現,手套、帽子、圍巾更是不少人不可或缺的裝備與穿搭的好幫手。

  冬日的早晨。

  街道有些清冷。  

  然而,位於巷子口的一家早餐店,卻不同於街上的冷清,店內五張桌子都坐滿了人,店門口也有不少客人在等自己點的外帶餐點。

  陣陣白煙裊裊升起,飄向鐵灰的天空,最終湮沒在冬日冰冷的空氣中。老闆娘站在鐵板前,一下翻煎蛋、一下翻蘿蔔糕、一下又炒義大利麵,拿鍋鏟的手忙得不可開交。

  一旁,男老闆則將那些煎好的火腿或蛋等各式配料快速夾起,再快速放上已抹好沙拉的吐司或漢堡上,接著裝入紙袋裡,動作迅速又俐落。

  而後方的飲料處,也有一個小女生,她小心翼翼的將倒好的飲料一杯杯送入機器密封,最後井然有序的將飲料一杯杯裝袋。

  「語娟,把這個送到二桌!」老闆轉頭一喊。

  順時可見長長的工作桌上,有一個籃子緩緩滑行了些距離。語娟轉身拿走那落單的籃子,快步走到第二桌那,見四人中只剩一個男子桌前還沒擺餐點,便遞上放有漢堡的那個籃子,最後向他揚起了一臉微笑:「請慢用。」

  隨後,她旋即轉身,但沒走幾步,忽然有一根竹筷子掉到了她前方的地面上,坐在旁邊位子上的一名女子慌張一望,不過還沒見到自己掉的筷子,就見語娟已彎下身撿起了筷子,接著快步離去。不一會,便見語娟拿了一副新的免洗筷再度走了回來。

  「謝謝。」女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接過竹筷子。

  語娟微笑:「不會。」說完,再度快步離去。

  整個上午,語娟就在倒飲料與送餐之間忙碌著。直到中午,稍微告一個段落,大概不會再有什麼客人以後,尹爸和尹媽就會開始收拾和拖地,也在這時候,尹媽便會叫語娟去買午餐,因為餐盤要洗和垃圾要倒,還得再忙一、兩個小時才能回家,所以就會叫語娟先帶午餐回家,以免家裡的弟弟餓著了。

  整個寒假,語娟每天也都會來早餐店裡幫忙,平日上學的話,則會有固定的工讀生或阿嬤來打工,除非都臨時沒空,才會暫時來頂替一下。
  

  穿上外套、走出店外,語娟很快就感受到冰冷刺骨的空氣,她趕忙套上自己連帽外套的帽子,藉此抵擋此時吹來的陣陣冷風。

  只是當視線一轉,她卻愣了愣……

  在騎樓與巷口的交接處。

  對上彼此視線的兩個女生都愣在了原地,一個吃驚、一個錯愕,但誰都沒再往前。

  但下一刻,騎樓那的女生便立刻轉過身,打算跑開。

  語娟立即也回了神,快步跑到騎樓那,然而長長一排騎樓,卻早已不見方才眼睛所見熟稔的身影。

  望著四周來往的路人,語娟不禁感到失落。

  從那天算來,已經快兩週後,但紫琳一通電話也沒打來,就算她試著打到她手機,不是沒接就是進入語音信箱。打到家裡,每次接著也都是紫琳的媽媽,她都告訴她,紫琳正好不在家。 

  期間,彥丞也有打電話給她問紫琳的情況,不過她只說紫琳現在真的很難過,希望他能打一通給紫琳,就沒再對他多說什麼了。

  所以方才一看見紫琳,她心中的激動已不是用言語就能形容的。

  紫琳知道她這時候通常會離開店裡,所以假日有時就會在這個時間來找她,然後一起去逛街或畫畫。她想,也許她不再生氣了,但沒想到她最後還是轉身跑掉了,看來紫琳還是沒辦法面她。

 

 

 


  《羽憶》/待續  

文章標籤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