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有地雷!而且是超多地雷!

所以若不是全文都看過的讀者,切勿踏入,否則會被炸得片甲不留。

搞不好連灰都沒有……

 
某優:「大家好,歡迎收看只在『幸福的大門』獨家首播的<特別專訪>。我是主持人沫晨優!」

某優:「為感謝前陣子參與活動的幸福們,所以本節目今天特別邀請到了《星黑戀影》裡的主角們來回答各位的疑問,而首當其衝的當然就是問題最多的兩位啦!『星亞依』和『影楓晨』!」

某優:「那麼,現在就讓我們以熱烈的掌聲來歡迎這兩位──」

隨熱烈的掌聲響起,鏡頭隨之轉到正好入場的男女主角。

某優:「那麼廢話就不多說了,馬上來問楓晨第一個問題,這題是來自讀者小微的問題:『你何時喜歡上亞依的?』。」

鏡頭轉到楓晨那,他露出一貫隨意的微笑。

楓晨:「我以為大家在小說裡就看得很明白了。(微笑)」

某優:「那可否請問是哪一段嗎?由於早就料到會有這種情況,本節目已經事先準備好VCR了,可以隨時在後面的布幕上放映劇情喔!

楓晨:「妳不是作者嗎?怎麼會不知道是哪一段。(斜睨)」

某優:「呵呵,我現在只是個節目主持人而已。(微笑)」

楓晨:「妳一開始不就明說了妳是沫晨優?」

某主持人臉上露出僵硬的笑容……

某優:「是,沒錯……那我自己回答就可以了,也不必辦這個節目,你,也不必出現了。不過這樣就會讓讀者們失望,所以──」

某優:「讓我們歡迎『紀媛心』小姐出場!」

楓晨微愣。

楓晨:「這跟紀媛心出場是有甚麼關係啊!?

某優:「我本想說一對接一對輪流出場,但我發現你出場還是得由媛心陪同。」

楓晨:「陪同?我又不是小孩子,幹嘛要人陪同?(= =")」

楓晨感覺後腦勺被甚麼東東打一下。

媛心:「影楓晨,你是不會看情況說話嗎?你知道有多少讀者在看嗎,你是存心要讓《星黑戀影》出糗嗎?」

楓晨:「我才要問妳幹嘛沒事拿相聲表演的扇子出場啊!」

媛心又在楓晨後腦勺打上了一記。

媛心:「你知道作者就是早料到你不會情願回答問題,才事先拜託我在後台隨時『standby』,所以你給我好好回答讀者們的問題,不然就繼續吃我的攻擊吧。(露出一臉燦笑)」

楓晨露出一臉無奈。

亞依:「只有媛心治得了楓晨,作者果然就是作者。(笑)」

某優:「呵呵,那麼繼續剛剛的問題,請問是哪一段呢,讓楓晨你愛上亞依的呢?」

1秒、

2秒、

3秒、

4秒、

5秒……

楓晨:「靠,我又沒說甚麼,妳幹嘛K我!

媛心:「就是因為你甚麼都沒說,你是不會說話嗎?」

楓晨:「你是不會想想亞依就在我旁邊,妳叫一個大男人在大庭廣眾下示愛,需要點時間的好嗎?」

媛心:「呃……

某優:「不行了~~才一個問題我就打了這麼多字,那之後還得了(不會破幾萬字吧?),所以某主持人決定要自己回答了(="=)。就請各位讀者們觀看第二季的楔子,裡頭是小楓晨第一次看見小亞依的時候,那時小楓晨雖然認出了小亞依,他非但沒有殺她,還為她包紮、擦藥,所以從那時候小楓晨就對小亞依戀戀不忘了。」

某優:「文藝一點來說,雖然儘管是仇人的女兒,但因為同病相憐,因為世上還有這麼一個也許和自己有同樣心情的人,感覺不再是那麼孤單,想讓她活著。」


  「妳殺過無數個人,原因是什麼?」

  亞依的眼神瞬間變得黯然。

  「因為妳不這麼做,妳就會『死』。」

  「出身在殺手家族,不是殺人就是被殺,寧願平白無故的被人殺害,還不如選擇活下去,即使妳明白會犧牲多少人。」(VCR播畢,更多詳細內容請見第十章。)


某優:「OK,下個問題。一樣是問楓晨,這題是讀者佳寧的問題:『你小時侯是否有喜歡過亞依?』。」

楓晨:「我覺得作者妳真的很不會問問題耶,上面那題不就已經回答了這題。」

某優:「那就換下一題(感覺被吐槽的某作者正射出不悅的目光),這題是由讀者夜流所問:『楓晨對作者的想法是什麼?』。」

楓晨:「皮笑肉不笑的人。」

某優:「怎麼這麼說呢(^_^|||)(OS:難道是我剛剛的目光太兇了?)。」

楓晨:「作者妳現在的表情就很像啊,妳現在一定很搶過我家那笨蛋的扇子打我吧(笑)。」

再一記無影扇子功。

楓晨再度遭媛心攻擊。

楓晨:「紀媛心妳夠了吧(←暴怒)。」

媛心:「誰叫你要這樣說作者,你不懂,那叫氣質、氣質,你了不了解啊?」

楓晨:「那妳又了解氣質了?我覺得那是妳最缺少的東西。」

扇子亂揮無影術,唰唰唰!

謎:這是甚麼配音啊?(= =")

某優:「那麼接下來要問亞依問題瞜!」

亞依:「嗯,好……(呃,作者居然無視了他們倆在後頭跑場(^_^"))」

某優:「這是由讀者黑泥所問的問題:『一直殺人只為求自己的存活,這樣無意義的人生,沒有想過要自殺嗎?』

亞依:「為什麼我的問題這麼感性又深澳呢(^_^")(再度尷尬一笑)?」

某優:「亞依的問題都是這種的喔(笑)。」

(亞依此刻的OS:真的是皮笑肉不笑的(←第三度尷尬笑))

亞依:「小時候不懂人情世故,也就不懂愛,所以殺人只為了活,直到遇上了他們(←也就後頭仍在跑場的兩人)才發覺自己的人生真的沒有意義,然而當有了自殺的念頭時,卻發現自己有了需要活下來的理由。」

某優:「好,謝謝亞依的回答。接下來就由某作者來補充了了,雖然沒有直接點名是自殺,但從小說裡就有很多幕亞依想要自殺的情節喔,像是亞依為了救楓晨他們,所以甘願獨自面對炸彈,這就是一種自殺式的犧牲。還有當發現憫希就是媛心時,也痛苦的想自殺,所以直接將刀子刺入了自己的腹部,但沒想到她只殺死了自己的孩子,自己卻被楓晨救活了。」


  當亞依再次抬起眼臉時,她的目光如炬。與剛剛的空洞截然不同,此時的她,眼底已是一片熊熊燃燒的怒火。

  「不要碰我。」她瞪視他,彷彿視他如千古仇人。

  「這個世上已經沒有值得我留戀的東西了,那晚你明明可以就那樣讓我死去!但卻狠心的讓我活下來,你知道這樣對我來說有多殘忍嗎?」

  「--你知道嗎?」(VCR播畢,更多詳細內容請見第二十四章。)


亞依:「不過,我想黑泥想問的是我還沒遇到楓晨他們的前面十六年,有沒有想過自殺吧?老實說,我直到遇見楓晨他們才明白自己的人生有多殘破不堪,而在那之前我唯一想做的,就是活下去。」

某優:「某作者又出來補充了!公民有教過<馬斯洛的需求金字塔>,對人來說,最基本的需求是『生理需求』,也就是吃得飽、衣食無缺。第二層則是『安全需求』,也是亞依過去十六年一直追求的,因為不是殺人就是被殺,而是人都會想活下去的,特別是對一個孩子來說。而當這些基本需求都獲得滿足後,就會再追求較高層次的『社交需求』,也就是對於友情、愛情有了依賴。」

謎:「妳的補充也多得太可怕了吧!

 

ed1214f2  

 

某優:「所以『無意義的人生』的這個問題是在最高層的『自我實現需求』,所以在安全、社交需求都還未滿足的情況下,很難會去想得到最高層的需求。也許就這是有人為什麼願意苟且偷生的活下去吧,我想。」

某優:「似乎有點複雜……好!下一題!」

(亞依心中的OS:又直接無視了嗎^^")

某優:「這題是由夜流所提出的疑問:『亞依覺得自己和媽媽誰比較漂亮?』。」

亞依:「……妳不是說都是感性的問題嗎?」

某優:「抱歉,一時沒注意,而且這樣不是很好嗎?這是唯一不感性的問題呢。」

亞依:「是說我該好好珍惜嗎(^_^")。我當然會覺得自己的媽媽是全是最美的女人了(微笑)。」

某優:「喔,很好的回答呢。」

某優:「那繼續下一題,這題好像是問楓晨和亞依你們倆個呢,不過這題楓晨也回答過了,就只問亞依吧,是由讀者憂鬱の白貓所問:『你們是什麼時候喜歡上彼此的呢?』。」

亞依:「這次換我回答嗎?(^/////^)」

媛心:「喔喔,這題楓晨會很感興趣喔,而且我也好想知道喔,小依!」

亞依:「你們的會跑場結束了嗎?(^^")」

媛心:「是呀。」

此時楓晨也已走回到了原位,雖然看似沒有很累,但帶有殺氣的目光持續射向某紀大小姐……

媛心:「所以小依到底什麼時候喜歡上楓晨的呢?好想知道!」

亞依:「這個嘛……(尷尬笑),我想,作者應該知道吧?就直接放VCR吧。」

亞依向主持人眨了眨眼。

某優:「呃,是說這題又要回答了嗎?」

某作者無奈笑,但手已經按下了播放鍵(="=)。

謎:妳還不很想自己回答!


  夜空晴朗,看起來卻更加晦暗如漆。

  宇飛的背影從門後消失,房裡顯得安靜而清冷。

  一陣夜風自窗帘落進,撫過純白透明的窗廉,也撫過亞依柔順的黑長髮,髮絲輕盈的隨風飄動。

  風……

  她的左手輕輕按著髮絲,望向了窗外。

  心中似乎有某個地方感到孤單,但那種孤單卻一點都不難受,反而有些甜,甜而不膩……只是甘甜後總有些苦澀。

  苦裡卻有一絲甜……甜後卻有一絲苦……

  甘苦交錯的滋味越來越甘甜,也越來越苦澀,深刻的情感更不斷在心裡流竄。

  她不明白,只感覺到某種思念正逐漸擴散……(VCR播畢,更多詳細內容請見第十五章。)

 

某優:「看完後各位有意會到嗎?還是說有聰明的讀者第一次看就察覺了?我特地寫這一段不是寫好玩的。」

楓晨:「所以妳有些是寫好玩的嗎?(←"←)」

某優:「『風』亦象徵『楓』,在一切都雨過天晴後,亞依終於開始正視自己的感情,於是隔天就向楓晨告白了。XDD」

楓晨:「竟然無視我的問題……」

某優:「接下來繼續問下個問題!這次換到媛心瞜!是讀者悠婭所問:『為什麼不積極爭取楓晨?反而要讓給亞依』。」

媛心:「欸--真的要說嗎?」

某優:「如果不好意思說,我可以直接播VCR的。」

楓晨:「妳乾脆全部都自己回答好了。

一記無影扇子攻擊。

媛心:「作者請妳不要理這傢伙,就麻煩請直接播放VCR了。」

某優:「……好。(突然同情起某大男主角)」


  「假如楓晨和亞依能在一起,妳會放手嗎?」惜茵的聲音十分平淡,聽不出有多餘的情緒。

  媛心的眸光一瞬間就暗了下來,她別過頭,望著窗外的那片漆黑,雨霧在車窗上凝成一片。

  「老實說,這個問題我在心裡問了我自己好幾次。」

  玻璃窗映得她的臉,虛影中,那雙眸子流轉的感情格外悲傷:「我是不會強求不屬於我的東西的,因為……太累了。」(VCR播畢,更多詳細內容請見第二十八章。)

 

媛心:「我不會強求不屬於我的東西,所以--(她的視線轉到某大男主角身上),他愛的人不是我,我也不會硬是想要搶這傢伙過來,因為那樣太累了。」

楓晨:「我怎麼覺得妳的眼裡有殺氣。」

媛心:「我警告你,你辜負我就算了,最好別辜負小依了。(瞪)」

楓晨:「這妳應該要警告作者吧?又不是我能決定的!」

某優:「好!讓我們繼續下一題,這題是由讀者亞薇所問的問題:『妳在一開始認識亞依時,有真心把亞依當成好朋友過嗎?』。」

楓晨、媛心、亞依內心的OS:「竟然又無視了!」

媛心:「我怎麼覺得我的問題比亞依還嚴肅呢?(^"^)」

某作者心虛中……

媛心:「我可以不要回答嗎?」

某作者即將發怒中……

媛心:「這樣不就破梗了嗎?我聽說作者有意要寫我們之後的故事呢,不是嗎?」

某作者頓時無言中……

楓晨:「真的還假的。」

某優:「好,既然這題這麼難回答,我們趕緊來到下一題……」

楓晨:「作者大人妳這樣做就不太對了吧?」

媛心:「對呀,怎麼可以又轉移話題。(>"<)」

亞依:「你們倆這次難得同一陣線呢(笑)。」

某優:「呃……好吧。既然如此我就不隱瞞大家了,由於這部故事還有太多地方可以寫,預計五年後會打出《星黑戀影》的後續,只是到時作品名不會一樣,角色的視點也未必在亞依和楓晨身上。」

楓晨:「這算好消息嗎,不,五年也太久了吧!

某優:「你以為我想寫的只有這部作品嗎?排在《羽憶》後面連載的故事還好有幾部,我連順序都排好了,還有一部我要寫三部曲耶,五年已經算快的人,搞不好還要個八年才能寫到你們呢。」

楓晨:「妳乾脆十一年後在寫我們的故事好了(無言……)。」

某優:「我也是這麼想的……」

楓晨:「我隨便講講的還真的當真?十一年耶,是要到民國幾年啊!

亞依:「2023年,如果從我們完結的那年算起的話。」

楓晨:「妳有必要真的去算嗎(="=)……」

媛心:「2023年耶,到時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某優:「我也很想知道啊。所以瞜,有些讀者的問題我現在沒回答,不代表就一定不會回答,而是不想破梗。大家可別忘了,我還有一個番外還沒寫呀。」

媛心:「咦,番外(眼睛一亮!)。

某優:「只是是關於亞依母親的故事,也就是星凌嵐、影凡、影雪等人的情愛糾葛。」

某大小姐差點摔倒……

某優:「我記得我在遊戲的後記有說啊,不是寫學生會,就是寫這個。」

媛心:「那也一樣沒我們出場的機會啊。

某優:「是的,所以繼續往下一題!這題是由讀者秧秧所問:『妳比較喜歡馬卡龍還是蜜糖土司?』。」

楓晨:「妳的『是的』也回答得太順了吧?」

媛心:「馬卡龍和蜜糖吐司……太難抉擇了。當然是都很喜歡呀,都很精緻,也很好吃。(←任何甜品都不會拒絕)」

某優:「感謝媛心回答,那麼你們幾個的問答在此告一段落。」

楓晨:「也太快結束了吧!」

某優:「因為時間有限啊,得把握時間!」

某優:「在此我特地準備了三支不同顏色的電話,首先,是綠色的『時空』電話,可以設定任何時間、任何地點,就算未來也可以,哪怕是幾千年前的古人,我們一樣可以打給他!重點是不用花到半毛錢,是支超神麼的電話!」

媛心:「真的這麼神奇!」

楓晨:「幾千年前的人有電話才神奇吧。

媛心:「呃……這麼說好像也對,那麼,藍色的電話呢?」

某優:「藍色也一樣不用電話費,是支『陰間』電話,可以打到陰間地府讓閻羅王的櫃台轉接,只要還沒轉世,都可以與自己想說話的人通話!」

媛心:「我怎麼覺得有點可怕咧……」

楓晨:「這種電話誰敢打啊!」

媛心:「是說閻羅王有櫃台嗎……那、黑色的呢?」

某優:「黑色的電話可就厲害了,只要花一點小錢,就可以打給全世界各地不同的人,可說是無國界電話啊!」

楓晨:「這不就是普通的電話嗎!!!!」

亞依:「其實只要『時空電話』就好了吧,既然任何時空都可以設定,那麼設定某人生前,這樣不就也可以和過世的人通話?而且時空也可以設定現在,一樣是無國界電話,而且還不用錢呢。」

媛心:「小依妳說得真好!」

楓晨:「某作者被吐槽了(奸笑)。」

某優:「呃(="=)……算了,就直接打時空電話好了,虧我還準備了三支……」

某優:「首先先設定時空,然後等他接通。」

電話:「嘟……嘟……」

電話:「你好,這裡是一百年前的時空轉換站──請問有什麼需要為您服務的嗎?」

某優:「你好,我想找星知見碧月。」

電話:「請問是星知見家的那位?」

某優:「是的。」

電話:「好,請您稍後。」

轉接中,順便轉為擴音。

楓晨:「怎麼覺得怪詭異的。」

媛心:「我有同感。」

碧月:「喂?」

某優:「你好,我是之前就打給妳的沫晨優,之前和碧月提過的活動妳還記得嗎?」

碧月:「我還記得,是要回答問題吧?我完全OK。」

楓晨:「為什麼不是日語!重點是和我們的語言還能通!!!!」

亞依:「而且會說英文的OK也點有怪吧?

主持人轉頭瞪視。

某優:「你們沒看見上頭的標題嗎?小劇場是什麼都有可能發生的。

主持人轉回頭揚起笑容。

某優:「那麼我就請問碧月第一個問題了,是由讀者亞薇所問:『為甚麼當年不讓自己就斷子斷孫,反而是讓自己最後的生命鎖在墜子裡?如果斷子斷孫,不是就不會發生任何事情了嗎?』。」

碧月:「咦,這個問題?我以為大家很清楚的,因為我當年不幸親手殺了母親,所以很對不起父親,答應了來到台灣後接受商業聯姻,而交換的條件是,能讓我生下我和彥的孩子。所以這就是我不能斷子斷孫的原因,我想生下自己與彥的孩子,也對父親非常抱歉,所以不能馬上自殺,答應了聯姻。」

碧月:「我知道預言未必能真的改變,既然一定會發現,所以與其去改變未必能改變的事,我決定乾脆讓它發生,假如它真正發生了,那麼就是我現在唯一能做的事,也是現在的我最希望發生的事情──我希望我所愛的人能夠活著。」

某優:「謝謝碧月回答,那麼現在開始播VCR。」

掛斷電話,按下播放鍵。

 

  「父親說若是我想生下這個孩子,交換條件是我生下孩子後就必須嫁人,達到商業聯姻的目的。」她輕笑,笑得冷漠諷刺,「我無論如何都會生下這個孩子,而且我還要這個孩子脫離星知見家,不要任何人找到他,讓他平安的長大。」(VCR播畢,更多詳細內容請見第二十七章。)


某優:「那麼再來就是打給恭子。」

在經過一次時空轉換站轉接後……

恭子:「喂?」

某優:「妳好,我是之前就有打電話給妳的沫晨優,現在活動正在進行中,還麻煩妳回答一個問題就好。」

恭子:「是,沒問題。」

楓晨:「其實我比較好奇作者是怎麼跟這些古代人解釋的。」

媛心:「都好冷靜喔,一點都沒有穿越了時空的感覺,我以為會尖叫之類的,再怎麼說都可以和未來人通電話。」

亞依的OS:「你們自己能跟古代人通話也挺冷靜的不是嗎(^^")……」

某優:「這題是由讀者樂櫻所問:『為何妳當初不祝福碧月和彥呢?』。」

恭子:「那我倒想問妳,我從小就愛著他,甚至還是他的未婚妻,為何我就得讓給碧月?所以我覺得非常不公平,更不能認同彥和碧月在一起。」

媛心:「怎麼感覺到有股很深的怨恨啊……」

某優:「好,謝謝恭子的回答。」

掛斷電話。

某優:「我也感受到好深的怨恨(汗),還好她不知道我就是作者……好,接下來打給惜茵。」

在經一次時空轉換中,到惜茵生前……

惜茵:「作者大人啊,妳好,我已經準備好回答了。」

媛心:「真的是惜茵啊!我好想念妳喔!

惜茵:「這個聲音……是媛心吧?」

媛心:「答對……」

某作者猛然摀住他媛心的嘴。

某優:「不不,剛剛只是我不小心按到相關的播放鍵,所以不是本人。(尷尬笑)」

楓晨:「現在是……(悄聲)」

某優:「我怕惜茵會起疑我幹嘛不找這個時空的她(悄聲)」

亞依:「所以……惜茵不知道她之後會……(悄聲)」

(某主持人用力點頭。)

楓晨:「我想如果惜茵知道,她搞不好會架著那個時代的作者威脅改劇情……(悄聲)。」

某優:「我覺得我會被丟入炸鍋="=(悄聲)。」

某優:「那麼,就請惜茵回答這題,是由讀者笑笑所問:『是從哪時候喜歡上宇飛的?』。」

惜茵:「嗯……我想想喔。」

惜茵:「從知道宇飛我不是真正的紀媛心的時候。」

某優:「那麼第二題,是由讀者亞薇所問:『如果妳可以跟宇飛在一起度過最後的24個小時,妳會跟宇飛一起做什麼事情?』。」

惜茵:「為什麼又跟宇飛有關啊?算了,讓我想想喔,我從來沒想過耶。」

十秒過去……

惜茵:「可以不要說嗎?我覺得好難為情>//////<。」

某優:「呃,既然這樣,那就是難為情的事吧,那就歡迎大家自由想想了XDD」

某優:「那麼第三題,是由讀者夜流所問:『妳做過最丟臉的事是什麼呢?』。」

惜茵:「這題啊,呃,我也不想回答耶,太難為情了。」

某優:「好,那一樣就歡迎讀者自由想像了XDD。」

楓晨:「妳這主持人也太混了,應該要打破砂鍋問到底啊!」

惜茵:「這好像是楓晨的聲音耶?」

某優:「不、不,妳聽錯了,那只是我的助理而已,好,那麼感謝惜茵回答,掰掰。」

電話掛斷後,某作者的眼裡露出了兇光!

某優:「你是想害死我啊!」

楓晨:「妳根本懶得打才讓惜茵這樣回答吧?」

某優:「齁,你知道現在的字數累積到多少了嗎?已經快可以是《星》一章的字數了耶,所以我得簡潔有力,不然打到兩萬字這個節目都還沒結束。」

楓晨:「反正就是一個字,懶。」

某優:「如果我真的懶,我就不會打這段和你鬥嘴的話了(="=)。」

某優:「我是看還有那麼多問題,大家一定很想要趕快到宇飛,才這麼快的。」

某優:「好,那麼接下來就打給許夢。」

時空轉換中……(由於過程相同,在此省略)

謎:還有這招!

某優:「那麼我要問許夢第一個問題瞜,是由讀者亞薇所問:『為甚麼不為自己而爭取一些友情呢?既然已經知道了,那為甚麼還要繼續傷害亞依他們呢?』。」

許夢:「為什麼呢?(笑)那我先回答第一個疑問好了,人終究會分離的,就算擁有再多的友情,我總會離開那些人,我不可能永遠都在待同一個地方。」

許夢:「第二個問題,我並沒有想傷害亞依他們,而且復仇計畫的主謀也不是我,是惜茵,我只是按惜茵的計畫行動。那為什麼會有復仇計畫,就請大家問惜茵吧!」

某優:「也許大家還是有些模糊,因為之後寫出許夢和惜茵的故事,所以就暫不透露了。」

楓晨:「作者,我覺得妳辦這個活動真是怪奇怪的,因為很多都不能破梗啊。」

(一語刺中(←"←),流血了!)

某優:「哈哈……老實說我也是後來才想到,很多事現在還不能破梗,因為這部作品的番外還沒寫(>"<),所以有些問題不能回答,就請各位在往後的短篇及五年後的後續找到解答吧,真是對不起了!」

某優:「那麼繼續換下一通電話,苓玲!」

電話:「嘟……嘟……」

電話:「很抱歉,由於現在時空電話處於忙線中,請稍候再打。」

楓晨:「時空電話是有幾支啊?還忙線咧。

某優:「這就是詭異的地方,全世界只有我這一支,不可能忙線的。」

眾人沉默中……

 

媛心:「那、那麼就用只要花一點錢可以打給全世界各地的人的無國界電話吧!(笑)」

楓晨:「妳是不會直接說普通的電話嗎!!!」

某優:「這樣也好(汗)。」

主持人拿起電話,忽然間,她愣住了!

楓晨:「幹嘛不打?」

某優:「我好像忘了繳電話費……

楓晨:「我要收回我剛剛說的,因為這根本就連普通的電話都稱不上了!!!!!!!!」

媛心:「那這樣要怎麼辦?」

某優:「騙你們的啦!其實這個電話神奇的地方就是他可以不用付電話費,所以又叫做『免、費、電、話』!」

眾人無言……

楓晨:「我好想拿椅子砸主持人喔。」

但主持人不為所動,開始撥號……

某優:「那麼,這題是由讀者夜流所問:『跟許夢分離時,除了不捨還有什麼想法或心情嗎?』。」

苓玲:「首先,很高興和作者說話(笑),也很謝謝提問的讀者。跟許夢分開時,除了不捨,還有自責與遺憾,自責是自己怎麼不早點察覺到許夢的心情,不然結局可能會不一樣,遺憾則是以後很難再見面了。」

某優:「謝謝苓玲回答,我也很高興和苓玲說話。」

掛斷電話。

媛心:「其實除了許夢真的有把苓玲當朋友外,其它什麼討厭她、恨她……都是演的吧?」

某優:「對啦,可是苓玲不知道……也許往後會知道吧。XDD」

 
_________廣告時間,稍後就回來___________

 
  她正往下墜!  

  墜入這一片永不見光的黑暗裡!


  
  風從她耳邊呼嘯而過,面對上方的一片漆黑,她的手竟不自覺伸了出來,想握住什麼。閉上眼,淚水瞬時都脫離了她的眼,一顆顆晶瑩的淚珠紛紛遺落在了這片黑暗裡,形成一條長長、如同銀河般美麗的軌跡。

  『總有一天妳會明白的……』

  彷若是來自底下的黑暗深淵,女生感覺自己的身體正在空中載浮在沉,她不再急速往下墜。

  而白衣女孩溫柔的聲息,也在女生耳邊輕柔地擴散了開來…… 

  如溫潤的水,最終飄盪在這片無垠的黑暗裡……

   『總有一天……』

  更恍若黑夜裡最溫暖的一道指引,讓女生不禁睜開了眼……

 

  *目前長篇愛情新作《羽憶》正每隔兩週星期五,於「Popo原創」與「幸福的大門」同步連載!歡迎各位有空閱讀!

 

 

_________廣告結束,歡迎回來!___________

 


楓晨:「作者妳也太瞎了,居然利用小劇場打廣告!」

媛心:「這簡直就是、就是利用《星黑戀影》的人氣!不行、我們要抽成!(拍桌!)」

某優:「不覺得有廣告比較有看節目的Feel嗎?(^^"),而且也快停載了QQ,你們就大人有大量嘛,相不相信停載的時候,我就會打《星黑戀影》的番外?」

楓晨、媛心、亞依:「不相信。」

某優:「你們也回答太快了吧(汗),好像我真的不會打的似的。」

媛心:「作者不是要考試了嗎?當年就因為考試害得《星黑戀影》停載了快一年(T__T)。」

某優:「當年是當年嘛,現在不一樣了啊(^"^),也許我哪天靈感來了……(悄聲)。」

亞依:「作者自己都心虛了唷。」

某優:「呃……好,那麼讓我歡迎最後一位來賓──仲宇飛!」

楓晨、媛心、亞依:「(嚇)居然又轉移話題了!

宇飛從旁邊緩緩進場,他揮了揮手。

掌聲響起。

媛心:「為什麼我剛剛進場就沒有掌聲啊……」

楓晨:「一定是妳太討人厭了,所以沒有讀者想拍……」

無影扇子攻擊──

升級版!

(登登登登~~~音樂)

楓晨OS:「為什麼會有什麼鬼升級版啊!還有音樂咧。

某優:「好,那麼我們就不要管後面那兩個人,直接問宇飛第一個問題吧,是由讀者亞薇所問:『亞依住在你家的期間,你有沒有一度想保護她之類的?』。」

宇飛:「我覺得亞依是一個很獨立自主的人,且我的能力也不足以保護她,所以倒沒有這麼強烈想過,頂多只能給她支持與建議,而且,我覺得與其保護她,我常常在想自己什麼時候會被她殺掉呢,因為跟殺手住在一起也是一件可怕的事。」

亞依:「你剛剛說了什麼嗎,宇飛?(微笑)」

媛心:「是我的錯覺嗎?怎麼覺得亞依的眼神有點可怕……(←升級版完成回來了)。」

楓晨:「妳不知道這女人生氣起來是非常可怕的,我和她交往過,所以我知道。」

亞依瞬時轉頭向楓晨露出微笑。

亞依:「影楓晨──你剛剛說的我可是聽得一清二楚喔。」

楓晨:「哈哈哈,我有說那個女人是妳嗎?我說的是別人、別人……

某優:「看來亞依才是治楓晨最好的良藥(點頭道)。」

(楓晨OS:「在此給全天下男人的忠告,愛惜生命,請從不要交殺手為女朋友開始。」)

(謎:「會有人特地去交殺手為女友嗎!那是只有你吧!」)


某優:「其實呢,我特地讓宇飛在最後出來,是有原因的。(嚴肅)」

謎:「什麼原因?」

某優:「接下來的節目為<誰才是真正的男主角>!」

楓晨:「這又是什麼鬼節目啊!

某優:「很久之前,某優有在粉絲專頁做一則民調:『最希望季翔羽和以下哪個女主角在一起?』,沒想到,票數剛開始亞依遙遙領先,隨後媛心的票數才追上來的』。」

某優:「所以想請問楓晨,對於這件事有什麼想法呢?從第一季以來,就有不少讀者覺得亞依和宇飛在一起比較好呢,雖然最後是媛心第一,但一開始的民調確實壓倒性的往這方偏。」

麥克風遞上。

楓晨:「那是因他們那時還沒看完整部品,才會有這樣的想法。」

某優:「……說真的,你也太淡定了吧?我本來還以為你會說『到底有沒有把我這個男主角放進眼裡啊!』諸如此類的話呢!」

楓晨:「你這個作者也太難取悅了吧?」

某優:「算了,那麼宇飛的想法呢?」

宇飛:「想法一樣(微笑),不過作者也知道我心中真正喜歡的人是誰吧?所以又怎麼可能成為男主角呢?」

在場某人忽然臉紅……

某優:「氣氛怎麼突然變得曖昧起了(="=)。」

某優:「那乾脆再來個特別節目<誰是真正的女主角>!這樣宇飛就能成為真正的男主角了啊!」

亞依、楓晨:「妳鬧夠了沒有──!

謎:「正牌男女主角生氣了……」

其實設定男女主角都是殺手對作者來說是非常危險的事,因為他們隨時有可能會殺了你。

謎:「這算哪門子的旁白啊!」

某優:「不過今天的節目也差不多到此結束了,因為再不結束,我怕我的生命會不保(抖)。」

四位來賓下台一鞠躬。

某優:「就感謝各位讀者的收看今天的<特別專訪>,我們下次見。


_____我是跑馬燈:以上言論不代表本作品立場________


謎:「那個跑馬燈是什麼東東啊↑

某優:「在打這篇文章時,我設定的時空背景就是打敗影雪後,並非十一年後。其中紀媛心的個性就採大家最熟知的天真、愛吃,其他角色也都是大家熟悉的個性,可是看過完結的人都知道,這並非是媛心真正的個性。所以,除了回答確實是沿用原劇情,其它的大可當作娛樂,笑笑就好。(^^)」

 

那麼這次《星黑戀影》的小活動,就在此圓滿落幕了!

再次感謝各位幸福們的參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