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語娟回到家,和弟弟一起在客廳吃完午餐後,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她在地板上鋪了一張大報紙後,便把美術紙攤在上頭。

  從醫院來回後,隔天,她就開始寫寒假作業,學校的手寫作業不是很多,只有幾張數學考卷和一篇閱讀心得,所以語娟用三天就寫完了,之後她每天都在畫參加繪畫比賽的作品。

  目前已經畫到一半左右了,她想再過兩、三天就可以畫完了,好把剩下的時間拿來準備開學的複習考。

  沒有開燈的房間。

  自然光滲滿空間,溢滿幽靜的空氣。

  跪在地板上,女生握著水彩筆,彎著腰,一筆一劃的專心塗抹著。

  透明的水桶,隨著時間,從淺淺的水藍,越變越深,水彩筆在水桶裡一次次浸染,藍色的顏料融入水中,將整桶水都染成了如海般深藍的藍色,光線照射,在鋪滿報紙的地上映出一小塊淡藍的光芒。

  淡漠而沉靜的藍。

  如同女生眼底裝滿的專注。

  「姐姐……」直到房門被推開,語娟才回神一望,就見弟弟的那顆頭從門後探了出來,「可以跟妳借彩色筆嗎?我的都沒水了。」

  她放下畫筆問:「你寒假作業要畫畫嗎?」

  「對。」

  「等一下,我找找。」語娟站起身,將畫紙連同水彩用具推到一旁,以免自己踢倒。

  「不過我也很久沒用了,不知道還有沒有水。」她打開最下層抽屜,再探頭到床底下,最後才起身轉頭一問,「你一定要用彩色筆畫嗎?蠟筆可不可以,還是水彩?」

  只見尹弟嘟著嘴低道:「可是彩色筆比較好畫,蠟筆看起來好髒。」

  無奈地嘆了口氣,語娟回答:「好吧。你先回去做其他作業好了,我再找找,等會找到就拿給你。」

  「嗯。」尹弟點了點頭就關上門。

  而繼續站著的語娟,環視著房間,又再度在房間裡東翻西找。

  打從小五後她就沒再用過彩色筆,經過一次次的大掃除,也不知道放哪了。

  再次找了一遍床底和抽屜,語娟才忽然想到書櫃的最下層有個箱子,也許放在那也說不定,於是便把地上的畫紙連同用具一起拉到了另一端。她走過去蹲在書櫃前方,把一個大箱子挪出來,上頭佈滿了一層厚厚的灰塵。她撕開膠帶,將箱子打開,裡面有不少雜物,像是已經不玩卻又捨不得丟的娃娃、玩偶或遊戲卡片,就連曾風靡一時的戰鬥陀螺她都還留著,語娟還記得這顆陀螺是弟弟給她的。當時,尹弟從朋友那得到一顆新的戰鬥陀螺,就把原本的給語娟,要語娟在家陪他一起玩陀螺對戰。

  但曾何幾時,她卻早已不在對這些玩具有興趣,開始把零用錢都花在美術與文具用品上了?她不知道,也完全沒察覺。

  翻了翻箱子,確定沒有彩色筆,語娟失落了下,又繼而從櫃子裡挪出另一個大箱子。然而在移動箱子的過程中,她發現兩個箱子後方藏有一袋東西,那袋東西在兩個箱子完全被移走後,從貼著牆壁的直立狀態,變成了倒在地上的橫躺模樣,而裡面的物品也順勢掉了出來。

  望著從袋子裡掉出東西,語娟頓時一愣。

 

  那是一個長方形的方形塑膠套,就像市面上包裝吊飾所用的透明套子,會把吊飾先卡在一個紙板後,在裝入剛好容得下紙板的塑膠套。

  不過,塑膠套裡裝的不是吊飾──

  而是滿滿一包的紙星星。

  語娟拿起那包塑膠套後,才拖出裡頭那袋東西。裡面清一色也全都是一包包裝在塑膠套裡的紙星星,而且每個紙星星花案都一樣,不同的是有一半是藍色、一半是綠色。

  要不是今天為了找彩色筆,語娟差點忘了還有這袋東西。

  但事實上,她並沒有很驚訝發現了這袋紙星星,只是覺得有些感嘆。

  因為,一年過去,那堆紙星星仍然裝在塑膠袋裡。

  她還是沒能買對玻璃罐將它們各自裝成一罐……

 

  有一陣子,班上有不少女同學都在摺紙星星,女孩向紫琳學了摺法,下課時也幫那些女同學摺,據說只要摺到一千顆紙星星就可以心想事成,所以對這類浪漫傳說情有獨鍾的女同學,那時每天都拼命摺。

  沒想到女孩幫忙摺到最後的結果,是自己也不自覺迷上了紙星星,她想,也許哪天她會有勇氣送一罐紙星星給男孩。所以某天下課,她就到文具店買了一包紙星星條,那包紙星星的圖案她挑了很久才看中的,也非常喜歡那個圖案,所以她每次都買相同花色的紙星星條,想說同一種花色裝在一起也比較好看。

  然而她一包一包買、一包一包的摺,發現文具店裡賣的那個圖案越來越少了,而且也沒再進貨,反而不斷有其他圖案的紙星星條出現在架上。雖然她很想一次買很多包,但每週的零用錢只有二十塊,頂多只能買兩包,也不意思跟父母開口,所以等藍色的都沒了,她就開始買還有剩的綠色。

  女孩一直摺,有空就摺,直到最後文具店完全沒賣那種圖案,就連跑到其他家也都沒賣,才不再摺了。

  那時,她算了算自己摺的顆數,並且每五十顆就裝在原本裝紙星星條的塑膠套裡,發現算下來連八百顆都不到,於是決定分成藍綠兩堆,一堆365顆,這樣也算達到了一個目標,而且可以分成兩罐,一罐留給自己,一罐就送給男孩。

  可是,當女孩再度到文具店挑選玻璃罐時,她卻對價錢完全失望了,因為她得存很久、才有錢買到玻璃罐,也不敢只先買一個,以免之後要買另一個時,會像買紙星星條一樣,買不到同一種玻璃罐。

  因為,她希望藍色和綠色的紙星星,能成為像信物那樣的東西。

 


    ※ ※ ※   

 

  凌晨四點多。

  天還未亮,一條巷子卻傳出了一陣響亮的炮竹聲。

  煙硝瀰漫,嗶嗶剝剝的聲響彷彿驚動了仍昏沉沉的夜,白煙很快就瀰漫了巷子,也瀰漫了一家燈光明亮的早餐店。

  大年初六。

  許多店家過完年開張大吉的日子。

  語娟家的早餐店也不例外,每年初六準時開張,也在這一天,語娟和弟弟都會跟著爸媽一起來開店,首先就是放鞭炮,正所謂爆竹聲中一歲除,當放完鞭炮後,就是新的一年,新的開始,未來也要努力開店做生意。

  之後陸陸續續就有零星的老顧客來買早餐,待天亮,更多的老顧客上門,就又如往日般的忙碌。

  但每每在這時看著爸媽忙得不可開交的模樣,語娟總不禁感嘆,感覺過去五天的休假像一場夢。一年中,也只有那五天爸媽可以睡到自然醒,在家為她和弟弟準備早餐,而不是像平常必須自己跑去早餐店才有得吃。

  對語娟來說,能一醒來就聞到食物的香味,並看見熱騰騰的蘿蔔糕或年糕擺上桌,以及一早父母坐在客廳閒聊的情景,就是從小對春節最溫暖的印象。

 
  而早餐店開張營業,也提醒著語娟,距離開學的日子已不遠了。  

  紫琳仍然沒打來任何一通電話,也不接她的電話,就連彥丞說他打過去同樣不是沒人接、就是語音信箱。

  語娟想,既然紫琳不想面對她和彥丞,那麼也不想免強她了。因為只要開學一到,他們三個總會有面對面的機會,到那時她也就無論如何都要面對了,包括天祈住院的事……

 

 

 

  《羽憶》/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