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宸,我喜歡你──請你跟我交往。」

  女生清亮的聲音迴盪了整條走廊。

  無論是剛下課的學生,還是趕課的學生,抑或者是剛離開教室的教授,每個人都不由得停下腳步,望向了這名大膽求愛的女同學。

  時間彷彿在這一刻靜止了。女生緩緩抬起臉,慢慢站直身子。陽光潑灑在那頭柔軟的短髮,將女生精緻的臉蛋照得容光煥發。那一雙靈動的大眼彷彿能看透人心,全身上下流露出空靈的氣質。

  所有人都對女生出眾的外貌到驚嘆,無法相信,這樣大美女居然會在大庭廣眾下示愛!

  究竟是她對自己太有自信,認為一定能百分百攻陷對方?

  還是男方的條件太好,值得她如此光明正大倒追?

  思及此,眾人不禁偷偷朝男主角看去……

  名叫白宸的男生只是挑了挑眉,臉上沒甚麼情緒,就連語氣也是淡淡的,「我認識妳嗎?」

  反倒是站他旁邊的好友任之凡,一副下巴快掉下來的模樣,立即用手肘頂了一下他的腰際,「拜託,她是我們這屆的系花洛芙耶!你居然不認識她?你也太邊緣了吧!」

  白宸沒有理會朋友的吐槽,只是耙了耙後髮,再度將視線放回女生身上,毫不思索道:「抱歉,我對妳沒興趣。」

  比起邊不邊緣,眾人這下更關心他的眼睛問題。

  然而,女生臉上的笑容非但褪去,反倒笑得更加燦爛了。

  「我是真的很喜歡你,你真的不考慮一下嗎?」女生掛著自信的笑容,搭配那張令人印象深刻的美貌,渾身散發出美女的氣場。

  「妳不是我喜歡的類型。」白宸仍舊無動於衷,拒絕得毫不留情。周圍多少男生向他投來羨慕的眼光,他都毫無自覺,更加讓人恨得牙癢癢。

  「我是真的、真的、真的很喜歡你。」女生也絲毫不氣餒,句中每一個「真的」都被咬得極為誠懇與堅定。

  她踩著輕盈的步伐走到他的跟前,接著仰起頭,微微一笑道:「就算你現在對我沒興趣也沒關係,因為我一定會讓你喜歡上我的。」

  語畢,她瀟灑地穿過他的身側。後頭一群看戲的學生都不自覺為她開出了一條路,女生窈窕的背影一下子就消失在了走廊盡頭。

  白宸也沒有久留,繼續按照原路走下樓梯。

  反倒是被他拋下的任之凡,還有周圍一票看戲的學生教授,此時才遲鈍地驚叫出聲,驚呼聲一瞬間就灌爆了安靜的走廊。

  「咦咦咦──」

  企管系大二系花洛芙竟然公開對白宸告白!

  白宸是誰?

  沒人知道。

  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洛芙居然早已心有所屬了!不過五分鐘的時間,這個消息就傳遍了企管系上下。

 

 

 

  「末菲!洛芙剛剛真的對一個男生公然告白喔?」

  一走進教室,一群男生立刻湊了上來,各個都是一副淚眼汪汪的心碎模樣。

  「這我怎麼知道?」冷冷拋下這句話,她便直接穿過他們,走到朋友隔壁的空位。

  「妳不是她直屬,總該知道一點內幕吧?」男生們不死心,繼續包圍在她座位旁邊。

  「我跟大三直屬都不熟了,更別說差了兩屆的大二直屬了。」末菲無言地翻了翻白眼,「再說,就算她沒告白,你們也不可能有機會的好嗎?還不如擔心自己能不能順利畢業吧。」

  送走了那群心灰意冷的男生,坐在她隔壁的好友隨即開口問道:「末菲,妳最近會出國嗎?」

  「怎麼了?」

  「就是我表姊最近很想要一款香奈兒的新包,如果妳正好要去法國,可不可以幫忙代購啊?」她眨著持懇的大眼睛問。

  「好啊,可能下個月吧,到時妳再傳款式給我。」

  「最愛妳了!」她立刻笑顏逐開,欲要伸手抱住末菲,卻被正好走進教室的人影吸引住目光,「末菲,妳男友來了。」

  聞言,末菲隨即轉過頭,就見一名男生不顧全班的目光直接走進教室,一路來到她的座位前。

  「我不是說過別直接進教室找我?」她揚起眉毛,對男生的出現相當不滿。

  「因為妳都不回我訊息。」男生垂下眼眸說,語氣既委屈又無奈。

  感受到周圍同學投射過來的目光,末菲直接站起身,一語不發地走出教室。見她離開,男生也急忙追了出去。

  她一路走到樓梯口,確認四下無人後才轉過身盤起手道:「我上次已經說得很清楚了,不是嗎?不要再來找我了。」

  見她如此冷漠,男生的臉上流露悲傷的神情,眉頭緊皺在一塊。

  「十年……」他忍不住低道,「我們在一起十年了,我們一起經歷了多少事,妳都不在乎嗎?」

  他一步步向她走近,她則頻頻往後退,直至身體貼到了牆壁,男生毅然伸出雙手抵住牆壁,將她禁錮在雙臂之間。

  整個空間瀰漫對眼無言的靜默。

  半晌,她仰起頭道,平靜開口:「正因為我們認識了這麼久,我才不希望連朋友都不成,但如果你再繼續糾纏我,就真的連朋友都別當了吧。」

  至始至終,她都冷著一張臉,眼底不見任何一絲眷戀。

  男生揚起一抹淒涼的笑容,「小菲,是甚麼讓妳變成如今這個模樣?」

  她沒有作聲。

  「是這條手鍊嗎?」他抓起她的左手,那條純銀的鍊子隱隱泛出光芒,但卻是死寂的光輝,「這是邪物啊,天底下沒有這種不勞而獲的事,妳清醒一點!」

  「你放手。」她掙扎道,但他卻反而抓得更緊,讓她忍不住豎起眉頭,「這樣抓很痛!」

  他立刻鬆手,臉上隨即流露出愧疚,「對、對不起小菲……但……」

  「你想知道真正的原因嗎?」她的臉上忽然勾起一抹冰冷的笑容,手腕上的疼痛感還未褪去,像是一道刺激,刺破了她最後的底限。

  「是,我們的確交往了十年,但過去十年我不用擔心未來,不用擔心生計,只要好好唸書就好,無憂無慮,可是現在不同了,我明年就要畢業了,必須要考慮未來。」

  「而這個未來,始終沒有你,吳逸辰。」她刻意加重最後一句的語氣。

  「十年,正因為已經十年了,我才能如此肯定,你不是能讓我託付終生的人。過去十年我可以為了愛,為了你吃泡麵一個月也不在乎,可我不想一輩子都這樣過,我已經窮了二十年了,不想窮一輩子啊!」

  「就算沒有這條手鍊,有沒有感情,我都會跟你分手的,我已經把人生十年最好的年華都給了你,求你讓我走吧,你自己也很清楚吧?我們在一起只會彼此拖累而已。」她睜著悲傷的眼眸道,每一字,每一句都是經過無數日子積攢而成的答案,無須驗算。

  吳逸辰一句話也發不出,只是深深凝望著她。

  「小菲……」他情不自禁伸出手,語氣除了委屈和無奈,更多的是自責。

  她一動也不動,但嘴脣卻隱隱顫動了一下。

  下一刻,他愣住了,還未觸碰到她的肌膚,她便直接消失在自己的眼前,像是不曾出現在這裡似的,伸出的手最終是貼上了堅硬的水泥牆。

  看著視野裡那片槁木死灰的蒼白牆壁,男生頹然地垂下臉,冷笑了幾聲,笑聲越來越大聲,也越來越張狂。

  他的另一隻手則默默伸進褲袋,從裡頭掏出一把美工刀。他沒有推開美工刀,只是發洩似地將美工刀用力刺向牆壁。

  他緊緊握著美工刀,發白的骨節隱隱顫動著,呼吸也急促了起來。半晌,他再一次用力將美工刀刺向牆壁,脆弱的塑膠外殼幾乎被他握得彎曲,彷彿下一秒就會硬生生裂成兩半,露出裡頭鋒利的刀刃。

  此刻,整個樓梯間就只剩下他混亂的吸呼聲,以及迴盪在四周那些喪心病狂的笑聲。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