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咦,妳是語娟嗎?」語娟一走出洗手間,還未到洗手臺,站在鏡前的女生已然出聲。

  兩個人的視線在大鏡中相撞。

  光線充沛的洗手間,鏡裡,出聲的女生正梳著頭髮,她的個子很高,眼珠極黑,如海藻般濃密的捲髮自然的匹散在肩膀兩側,是很熟成的那型。

  「琴貞?」語娟一時也笑了,接著走到洗手臺,「好久不見了。」

  「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妳,聽說妳和天祈依玲他們倆同班,是真的嗎?」

  「嗯,同班。」打開水龍頭,水聲嘩啦嘩啦落,冰涼的觸感漫過了雙手。

  「真的那麼巧,我聽到時還嚇了一跳。跟天祈同班我想每天上課都很熱鬧吧?他那時可是班上的開心果,應該說,他的存在本身就很笑。」說著說著,琴貞忍不住笑出了聲。

  關上水龍頭,語娟也跟著笑:「嗯,他上課常常會做些無厘頭的事。」

  「看來他到國中還是沒變。」琴貞感嘆了一聲。

  掛著笑容,她沒有說話。

  「那……」琴真側過頭,直視著她,微笑的弧度顯而易見,「妳現在還喜歡他嗎?」

  疑問輕輕的拋落。

  靜默在問號打上後便擴散得極快,語娟只任目光停駐在那彎似曾相似的微笑,然而,思緒卻遙遠得數不清往復了多少個日子……

   

  …………

  ………………………………

  …… 

 

  那時。

  在五、六年級小女生間,最流行的話題無非就是「誰誰誰喜歡誰」和「妳有喜歡的人嗎」這類八卦的話題。女同學們互吐心事,也為彼此的戀情加油打氣,各個都像為愛情煩惱的青澀小女生。

  然而,女孩卻總對這一切置身於事外,她願意傾聽,傾聽好朋友對暗戀的煩惱,但她從不說自己喜歡上了誰、又有多想念誰。

  那一天,待在安親班的她,寫完作業就依舊坐在閱書區的地板上看漫畫。

  一聲帶笑的話語倏地傳進女孩耳裡:「語娟,妳喜歡天祈對不對?」

  女孩木然的抬起頭,就見琴貞以長跪的姿勢跪在木質地板上,盯著她看。

  沉默半晌,她愣愣的點了下頭。

  「我就知道,每次看到妳經過我們教室,都會往天祈那裡看,還會臉紅,我就猜一定是這樣!」琴貞笑說。

  一時間,女孩也為難了起來,她抿著脣,不知該說些什麼。

  見她那副臉紅的可愛模樣,琴貞只是笑著,欲用雙膝走路,動作十分像企鵝走路。但甫一轉身,她卻感覺伸在兩邊為了平衡的手,手的袖子被拉住了。

  回首,女孩正抬眼直視著她,眼神平靜而淡定。

  「請不要告訴他。」她的聲音洩了些懇求與顫動。

  琴貞怔了下,然後定心說道:「我知道。」

  …………

  ………………………………

  …… 

  ──妳喜歡天祈對不對?  

  八個字。

  ──妳現在還喜歡他嗎? 

  不同的問題。

  可是,問號的落點卻如此相似,連微笑的弧度都似乎停在了同個高度,簡短而無心的話語,那麼的令她覺到熟悉。

  光線透亮。

  一塵不染的大鏡子裡,女生雙眸裡的亮光越來越暗……

  她淡淡的說:「沒有了,我沒有再喜歡他了。」

  鏡裡照出的她,臉上的表情淡定,只有嘴角微微勾起了些弧度。

  「是因為天祈和依玲是男女朋友嗎?如果是這樣……」

  「不是的。」她說,語氣果斷,「早在知道他有女朋友前,我就沒有再暗戀他了。」

  她輕輕吐了一口氣,笑意輕染:「因為我知道自己不會是萬中選一的幸運女孩,所以,既然知道不會有結果,倒不如放棄。」

  聽見她的話,一時間,琴貞也沉默了。

  直到有兩個女生走進來,她們聊天的對話迴盪了整個空間,語娟才趕忙打破兩人之間尷尬的氣氛:「對了,天祈和依玲現在也都在這裡,因為今天是依玲的生日,全班很多人今天都來為依玲慶生,如果妳想見他們,我等下進去可以跟他們說。」

  聞言,琴貞再度揚起了笑容:「對耶,我怎麼忘了今天是依玲生日,難怪妳會在這間KTV,我們班去年就是在這幫天祈慶生的。那時天祈被我們抹了滿身奶油,連頭髮都不放過,一件六千塊的襯衫也就這樣報銷了呢,服務生進來時還以為他是什麼雪怪咧!」

  止住了笑聲後,琴貞從口袋裡掏出一隻摺疊機:「不過,不用麻煩妳特地跟他們說啦!我傳封簡訊給天祈就好,而且,我也想給依玲一個驚喜。」

 

 

    ※ ※ ※   

 

 

  回到包廂,語娟就聽見音色不同、但同樣平緩的兩種歌聲,依玲和一個女同學正唱著張惠妹的新歌。天祈則在一旁緊盯著手機螢幕,他的食指在數字鍵上快速移動,神情專注,一看就知道是在和外頭的琴貞互傳簡訊。

  她沒問琴貞所謂的驚喜是什麼,因為遲早會知道,所以就直接回包廂了。

  「還好嗎?」一坐回位子上,紫琳擔憂的話語就鑽進了耳朵,「聽說生理期不能喝冰的,可是這裡的飲料都是冰的,要不我點溫的飲料給妳,反正出錢的是天祈。」

  語娟微笑:「我喝白開水就好,不用再特別點了,何況我口也不渴。」

  「好吧。」紫琳明白地應了一句,隨後輕低嘆了一聲:「一想到自己之後也不能喝冰的,就好麻煩,如果是夏天不就很痛苦。」

  語娟笑了笑,說:「所以紫琳妳很幸運呀,現在還可以不用為這事困擾。」

  「這麼說也對。」紫琳也笑了,但下一秒又嘆了口氣:「可是,另一方面又會擔心都這把年紀了,那個卻還沒來……唉。」  

  面對紫琳又是笑又是嘆氣,還說著一些老人家才有感嘆詞,語娟只是微笑回應,外加幾縷輕淺的笑聲。

  也不知是不是太專注與紫琳的聊天上,等視線再度放回螢幕上,螢幕上已不見男女深情款款的唯美畫面,而是四隻卡通豬在慶生的畫面。

  外加一句頗不悅的:「胡天祈,你不會等我唱完再卡歌嗎?我唱得正開心耶!」

  女生臉上兩彎柳眉的距離拉近了些,依玲瞪著不知何時坐到點歌機前的天祈:「還有,你點這什麼鬼歌?」

  「生日快樂歌啊!『豬你生日快樂』,不覺得這首歌超歡樂、超有童心的感覺嗎?」天祈笑道。

  「我聽都沒聽過。」依玲很不給面子的吐槽他。 

  不過天祈仍神自若,拿起了被冷落的第三支的麥克風:「有沒有聽過都沒差啦,大家一起來唱吧!」 

  螢幕裡,播著幾年前卡通般粗糙的電視畫面,除了有一大堆豬和一隻野狼外,還有穿著一身魔女裝扮的范曉萱,她唱唱跳跳,配樂和歌詞都十分輕快歡樂。

  雖然一開始只有天祈活潑的歌唱聲,但大家很快也就跟著唱了起來,跟著拍手打起了拍子,特別是副歌那句「豬你生日快樂」,每個人都很有默契的隨音樂加大了「豬」字的聲量,氣氛一下子就變得非常歡樂。依玲的嘴角也在不知不覺中,彎起了一抹美好的微笑弧度。

  隨著歌曲漸漸到了尾聲,天祈悄悄來到了包廂門口。

  他一把拉開大門,明晃刺眼的白光溢入包廂內,原本還沉浸在眾人歡愉笑聲中的依玲,受到光亮的吸引,頓時望向了門邊。

  那刻,她完全愣住了。

 

 

 

 

  《羽憶》/待續  

 

  _______________

 

 

  順邊放上那首<豬你生日快樂>。

 

 

 

 

文章標籤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