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對天才的復仇,開始(4)

 

  亞依和楓晨很快就抵達了音樂社,深藍色的窗簾遮住了整排窗子,看不清裡頭的狀況,兩人想也不想就逕自推開社團大門。

  忽然,一陣琴聲響起,珠落玉盤的琴聲和婉轉悠揚的歌聲產生了絕美的共鳴。映入他們眼簾的,是一名氣質翩然的少女,她坐在鋼琴前,一隻手在黑白琴鍵上飛舞,另一隻手則靜靜垂在身側。

  窗外溫煦的陽光灑落在少女身上,一群學生站在她的四周,聽得如癡如醉。

  隨後抵達的憫希和翔羽,看見這個畫面也都呆住了。

  就算沒學過甚麼樂器,但畢竟是千金少爺,從小聽過的音樂會也不少,多少都具備藝術涵養。然而,這還是他們第一次聽見如此動聽的樂曲,而且還只是用一隻手彈奏而已。整個人彷彿浸漬在香甜的葡萄酒中,捨不得喝完最後一口,讓曲子結束。

  直到最後一個音消逝在空氣中,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如雷的掌聲。

  媛心滿足地蓋上光滑的琴蓋,從椅子上站起來。

  亞依他們則是全都呆掉了,久久不能回神。

  「喂!你們怎麼闖進來了?」一名少女走了過來,向他們斥責說道。

  四個人瞬間回神,對自己無禮的行為感到窘迫。

  「你們怎麼在這?」媛心疑惑地看著他們傻笑的臉,因為不只是媛心,在場的音樂社社員也都一臉困惑地望著他們。

  雖然擅自跑進別人的社團是件十分不禮貌的行為,但也不好意思說是因為一張莫名其妙的紙條,就認為媛心有危險才趕來的。

  「既然你們沒事,就不要亂進別人的社團,請你們現在立刻出去。」少女不悅地皺起眉頭。

  「許夢,沒關係,讓他們參觀一下社團也好。」一道溫文儒雅的聲音從眾人後方傳來。一名文質彬彬的少年從角落裡走來,溫和的語氣讓人倍感親切,至少跟那位叫許夢的少女差很大。

  「社長,這樣可以嗎?」許夢面露擔憂,語氣不如剛剛那樣霸道。

  社長少年微微點頭,隨後走到了他們面前。他有著一雙琥珀色的澄澈雙瞳,頭髮修剪得十分整齊,模樣清爽俊雅。

  「你們好,我是『林偉傑』,是音樂社的社長,也是大你們一屆的學長。」他揚起一抹優雅的微笑,「媛心是來詢問音樂比賽的事,剛好我的社員也很想聽她彈奏一曲,只是沒想到媛心除了唱歌外,鋼琴也彈得這麼好,真是令人大吃一驚。」

  憫希眨了眨水靈靈的大眼,驚呼道:「我也不知道耶,媛心竟然這麼厲害!」

  許夢往前站了一步,鼻子似乎翹了起來,語氣滿是驕傲,「你們不知道也是當然的,因為媛心學姊早在你們入學前就獲得了不少歌唱比賽的優勝。」

  「哇……那麼厲害。」憫希用更加崇拜的眼神望著媛心。

  「夠了啦,你們不要再說了。」被這樣大大誇讚,媛心也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了。

  儘管如此,其他人仍然以崇拜的眼神望著她,如此優美的歌喉和精湛的琴藝,除了天分外,肯定也需要經過一番磨練。

  「不,社長彈得真的很不錯,要是參加音樂比賽一定能得到優勝!」楓晨露出燦爛的笑容。

  媛心則是越聽越害羞,雙頰微微發紅。

  「既然你們正好來到音樂社,我們就利用這次的機會互相認識一下吧。」偉傑一說完,一名少女正好端出冷飲和糕點。

  「偉傑,你要我準備的點心。」少女將托盤放到桌上,她的腦後垂著一束俐落的馬尾,雙眼明亮有神,對他們的態度也相當親切。

  偉傑向那位少女回以一抹笑,表示感謝,笑顏格外溫柔。隨後,他再度望向他們說道:「我剛剛請了社員幫忙準備點心,另外我也要向媛心再說些音樂比賽的事情。」

  一聽,憫希立刻興奮地往桌子衝去,看見籃子裡裝有各式小巧可愛的手工餅乾,不禁舔了舔嘴角,「好像很好吃耶!」

  她迫不及待地想品嘗,甚至連口水都流出來了。

  「媛心,妳要來一塊嗎?」翔羽走上前,面帶笑意問,同時不忘問身後的亞依和楓晨,「你們呢?」

  楓晨只是看了憫希一眼,接著無奈地搖頭嘆道:「我想應該吃不到了,憫希她啊……」

  不過一下子的時間,憫希就已經把籃子裡的餅乾都品嘗了大半,嘴邊還沾了一些餅乾屑。

  「哇,我認為妳才厲害。」許夢面露錯愕,明明看起來如此瘦小,怎料到她竟能吃這麼多?

  察覺到眾人的目光,憫希終於停下了動作。

  「嘿嘿……我好像吃得太多了。」她吐吐舌頭,將籃子端到他們面前,要他們各拿幾塊,好減輕自己的罪惡感。

  「沒關係,反正還有很多。」偉傑擠出了一個笑容,看來也被她的食量嚇到了。

  楓晨率先走上前,拿起一塊巧克力餅乾戳了戳她的額頭,對她的行為感到無奈,隨後才放進嘴裡。

  憫希隱忍住內心的不悅,因為自己確實該檢討了。

  「媛心,妳吃香草嗎?」偉傑順手拿了一塊香草餅乾給她。

  媛心接受了他的好意,接過後輕咬一口。

  「我想妳對音樂比賽應該還蠻感興趣的吧?」偉傑問。

  但她並沒有點頭,只是淡淡說:「不了,請讓我再考慮一下。」

  半晌,她吃完手裡的餅乾,再度開口:「下一節課也開始了,我想先回教室了。」語氣裡有幾分抱歉。

  「我想我們也該回教室了。」亞依緊接著說。

  楓晨好像接收到甚麼訊息,依序說道:「嗯,我們二年級的教室離這比較遠,得早點回去。」

  「這麼快喔……」憫希有些捨不得那些餅乾,但在楓晨威脅的目光下,她不得不同意。

  突然闖進來,還吃光了人家的餅乾,儘管偉傑依然很和氣,但他們內心都感到非常不好意思。

  

  「說吧,你們這麼急找我甚麼事?」

  離開音樂社後,五個人走到不遠處的一株楓樹下,站在中央的媛心用懷疑的目光打量他們。

  「我們剛剛用對講機連絡妳,可是妳一直沒有回應,擔心妳遇到危險。」楓晨解釋。

  聞言,媛心的臉色頓時變得鐵青,開始翻找自己的身上,接著又更仔細摸索兩邊的口袋。

  「奇怪……我的對講機呢!」她幾乎找遍了全身上下,但依然毫無所獲。

  亞依似乎猜到了會是這樣的情況,表情無一絲慌張,「妳知道,我們當時推測犯人應該有兩個,但玄芷萱並沒有說另一個是誰。」

  「而……」亞依忽然頓住了,有些不願說下去。

  楓晨拿出口袋裡的飛標傳書,接下說:「而在剛剛,卻射來了這張紙。」

  上面的暗示相當簡單易懂,圓圈裡有一個點,在數學上叫「圓心」,但卻令他們幾個感到惴惴不安。

  「意思是,你們認為媛心可能會和我一樣?」翔羽說出最不幸的推測。

  「我想是。」亞依肯定道。

  一陣清風拂來,樹葉簌簌作響,站在樹陰下的他們感受不到陽光的熱度,只覺有一股寒意竄上心頭。

  一陣手機鈴聲兀然響起,媛心滿臉錯愕地掏出手機,這個情景讓人不由得一愣,但媛心還是按下了通話鍵。

  聽見手機裡的聲音,媛心的瞳孔頓時放大,和翔羽當時的表情一模一樣,只有驚愕。

  一不小心沒握穩,少女手裡純白的手機便應聲而落,直接掉入了滿是塵埃的地面。

  此時此刻,傳出手機裡的最後一句話,宛如是從無底深淵裡爬出來的一道詛咒,帶著巨大而冰冷的怨念──

 

 

 

  「對天才的復仇,開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