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每個人這時也都望向了門口。

  幾乎與白光佈景融為一體的白衣,長至拖地,刺目又突兀。

  是一個身穿白衣的女生。

  她躬著身子,低垂著臉,雙手捧著一個大蛋糕,任與衣服有強烈對比的漆黑長髮盤散胸前,遮蓋住自己整張臉。

  詭異──

  彷彿有陣冷颼颼的詭異涼風吹進了這個空間。 

  「貞、貞子!?」

  「怎麼可能,大白天的怎麼可能會有鬼!而且她不是該從電視裡跑出來嗎?」

  兀然間──

  女鬼貞子猛然甩頭!

  一大群人頓時露出了驚悚的目光,愣愣的看著就算視線被遮住,仍拖著步子緩緩移動的女鬼貞子。

  歡樂的<豬你生日快樂>停在了小魔女微笑的側臉後,就跳往下一首歌,歌名一樣是<生日快樂>,因為天祈一次點了五首有關生日快樂的歌,所以每首歌現在都在點播區排排站,等待著自己溫馨的音樂傳出喇叭。

  不同於方才歡樂的生日歌,此刻縈繞包廂的,已是優美可聽的女聲。

  也和現在驚悚的場景,有足足十萬八千里的不搭!

  語娟這時也忽然憶起,琴貞以前在安親班的綽號就是貞子,就因名字裡有個「貞」字,和一頭及腰的黑髮。

  看著女鬼貞子走出雪亮的布景,朝自己緩步而來,依玲一時間也呆住了。

  一片詭譎的靜默中。

  女鬼貞子已站到了依玲面前。大蛋糕上插滿了點燃的蠟燭,依玲注意到她的手似乎在微微顫抖。

  她賞了個白眼給角落裡藏不住奸笑的天祈,虧他能想到召喚貞子為自己慶生。

  最後,她笑道:「妳是琴貞吧?」

  女鬼貞子不語。

  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眼花,反問完的依玲卻感覺到,在那頭萬縷髮絲下有一抹奸詐的笑容。

  接著,她就看見越過貞子肩膀落定的那,視線裡,有抹熟稔的身影。 

  門邊正站著一個高個子、頭髮微捲的女生,她穿著一身深藍色中性風的裙褲裝,向依玲綻放大大的笑容。

  眾人不明所以,但依玲卻在看見她時,整張臉立刻煞白。她瞬時瞪大了眼,轉而看看眼下的人:「妳、妳是……」

  女鬼貞子緩緩抬起了臉,接著就聽見一聲刺耳笑聲從萬縷黑髮後傳出。

  一秒。

  兩秒。

  不到三秒,依玲已尖叫出聲,直奔處在角落的天祈。

  「你是去哪找來貞子的啊!」她憤然怒道,語氣仍驚魂未定。

  「哈哈哈,嚇到了吧,妳果然以為她是琴貞了!」像隱忍許久,天祈只是捧著肚子放聲大笑。

  女鬼貞子這時也將蛋糕擱置桌上,她轉了轉因捧蛋糕而酸疼的腕部後,就拿下假髮,底下,是一張五官精緻的秀氣臉蛋。

  「真是好笑啊,好後悔沒拍下剛剛那幕經典的畫面啊!」天祈依舊持續狂笑不已的狀態。

  包廂裡的其他人這時也不再靜默,有的責備太過火,有的則覺得很讚。     

  依玲怒瞪他:「你在笑啊!我現在很不爽!」

  「這就叫現世報,誰叫妳剛剛那樣取笑我!哈哈。」

  琴貞這時也湊上前:「抱歉啦依玲,我沒準備禮物,就想說給妳一個驚喜。」 

  「呵呵,我真是驚喜呀,謝謝妳了……要是妳以為我會這樣說就大錯特錯了!」她杏眼圓睜,大聲抱怨道,「我根本是交到損友,哪有人這樣嚇壽星的!」 

  或許是早就料到依玲會有這樣反應,琴貞只回應了幾聲乾笑。

  「不要這樣說嘛。」假扮貞子的秀氣女生湊上前,站在琴貞身旁笑說,「琴貞可是放棄了和我們班一起歡唱,才來這為妳慶生的耶,像這頂假髮和這件壽衣,就是琴貞請她媽媽火速送來的。」

  依玲瞥了琴貞一眼,諷刺說:「我都不知道妳家有這些東西……」

  「還不是你們以前取笑我是貞子,才想說買來嚇嚇你們,只是一直找不到機會。」

  「所以就趁我生日這天試試?」她接話,挑眉質問,「真是窩心啊。」

  「依玲──」琴貞拉過她的手擺了擺,露出一臉小女人的撒嬌模樣,聲音嬌滴柔軟。

  「夠了。」她擺擺手,「很噁心。」

  一場原本溫馨歡快的慶生會,就這麼在貞子出現後,氣氛立刻急轉直下。

  等到依玲真正端坐在蛋糕前,已是半小時後的事了。

 

  生日歌一首接著一首放。

  台語的。英語的。韓語的。

  搞笑的。優美的。輕快的。

  氣氛在笑聲中漸漸轉入了溫馨,每個人也一首接一首的唱,直到過了十幾分鐘,坐在蛋糕前的依玲才終於雙手十合,露出一臉虔誠。

  大家頓時也都將視線放在依玲身上,燭光靜靜映著她標致動人的五官,依玲眼眸裡的光點也同樣明亮。

  她說了第一個願望:「希望未來三年可以和七一三製造更多美好的回憶。七一三超棒的!」

  一陣熱烈的掌聲伴隨歡呼立時響起。

  她又繼續說出了第二個願望:「希望這次數學不要再不及格了,要不然我爸又要唸我了……」

  「就算妳不及格也有我陪妳呀。」天祈笑著插話。

  「誰要你陪啊,明明每次都是我陪你好不好,你那種成績……要及格我看還要等三萬年吧!」

  又是一陣笑聲。

  在大家幾句調侃的話後,無視天祈憤怒的的依玲才再次十合了雙手。

  「第三個願望不能說喔。」一旁的琴貞笑著提醒。

  「我知道。」

  燭光明滅不定,依玲目光低垂,瞳眸中映出一閃一閃的美麗光火,像夜空中閃爍的星星。       

  一片噤聲中,包廂內此刻只剩被調小聲的歌曲配樂,每個人都很有耐心的等待依玲許完第三個願望。  

  女生的嘴角漾著一抹淡淡的微笑,深吸一口氣,她朝蠟燭深吐了一口氣,然而,下一秒就立刻皺起了雙眉,如同忽然間岔開的鏡頭,依玲的臉上只剩不悅。

  原本溫馨美好的畫面,最後是停在了壽星大口吸,與大力吹的煎熬場面。從一開始一根都沒熄,到最後沒一根存活,總共花了依玲五次深吸呼的肺活量。

  而在那艱苦的過程中,依玲仍不忘向天祈送上足以殺死人的目光,而以天祈對她的了解,換作成文字就是「你生日那天,給我小心點」。

  想必等他生日那天,這一切都會加倍還給他,使一旁的天祈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或許是許完願、蠟燭也吹熄了,切蛋糕時終於有人想起了被冷落很久的麥克風。

  「這首<分手快樂>是誰點的?」

  「沒人嗎?那沒人想唱,我就要唱瞜!」一個男生大聲喊著。

  隨即就見一個女生急忙的拿起麥克風:「這首歌我等很久了!蛤……居然快結束了。」

  不知從哪個地方開始,插播的生日歌都播完了,螢幕畫面裡有兩個穿著厚大衣的女生,她們戴著太陽眼鏡坐在板凳上,悠閒的享受著冬日午後的溫暖陽光。

 

  分手快樂 請妳快樂 揮別錯的才能和對的相逢

  離開舊愛 像坐慢車 看透徹了心就會是晴朗的

 

  一男一女的合唱聲,混雜人聲,很快充斥了整間包廂。

  依玲拿著切好的蛋糕,但視線卻怔怔的停在MV上,完全忘了手中還叉著一顆準備送入口的草莓。

  草莓鮮豔欲滴。

  果香誘人。  

  感覺手中的叉子震動了一下,依玲猛然回神:「胡天祈你偷吃我的草莓!」

  「舉這麼高不吃,分明就是要給別人吃嘛!」

  依玲怒瞪他一眼,但眼底隨後卻閃過了一抹奸詐:「那麼──」 

  「那是我要留到最後吃的耶!」看著依玲以迅雷不急掩耳的速度叉走自己盤裡的草莓,天祈愕然喊道。

  「誰叫你要放在邊邊,還以為你不喜歡吃呢!」依玲俏皮的舔了舔嘴角。

  如此引人注目的舉動,也就理所當然的被全程看見,數道曖昧的目光射向他們倆:「聽說接吻也是種可以分著吃的方法喔!」

  女生瞬時紅了臉。

  就在女生正陷在該怎麼回應眾人的思緒裡,沒想到,男生已放下了蛋糕,他迅速按住了她的後腦勺,臉上帶有不懷好意的笑容。

  原本就站得很近的兩人,此刻彼此雙唇的距離更是迅速拉近,男生陽光的氣息撲上女生訝異的臉,彷彿一切喧囂雜聲瞬時消散無蹤,男生柔軟的脣如蜻蜓點水般,輕觸了下女生毫無防備的脣瓣。

  心跳失了一拍。

  草莓般香甜的滋味在兩人的脣瓣化開。

  女生左胸腔的鼓動清晰而急促。

  男生帶笑的話語停在她的耳畔,聲音不以為意,卻又給人無限遐想:「好吃。」 

  一時間。

  女生只有愣在原地的份。

  當她意識過來時,才發現脖頸處多了一股冰涼感,伸手一碰,它的形狀與質感,讓依玲立刻就猜到是一條純銀的心型墜鍊。

  「生日快樂。」天祈掛好項鍊的雙手從她的髮後伸回,「希望妳會喜歡這份禮物。」  

  他笑道,笑得天真無邪。

  冰涼的墜飾緊緊觸著她的肌膚,那一刻,女生感覺有種溫熱開始蔓延,全身好像裹在了一團溫暖而甜蜜的漩渦中,難以抽身。

  「謝謝。」她說。

  眼簾裡,男生的笑容更加燦爛了。

  而她,是多麼希望時間可以在這一刻停止。

  

  ──第三個願望不能說喔。

  合十的雙手,真心的祈求,閉上眼的前一秒,她凝視男生,將他的樣貌深刻進心底。

  ──我知道。

  這樣願望才會實現。

 

  只為了不讓此刻的幸福破滅,所以當真相與自私在內心深處撕扯時,只剩一句來自心底最深的企盼……

 

  ──希望你永遠都不要跟我說分手。

 

 

 

 

 

 

  《羽憶》/待續  

  ※內文歌詞引自梁靜茹的<分手快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