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683808_447415502812912_7113736950632153088_n.jpg

 

  大學畢業時,告別了陪伴我七年的日記本,那是一本粉色硬殼書皮,我很愛這款日記本,於是又各買了一本白色和咖啡色書皮,並選擇白色書皮作為我踏入社會的新日記本。


  為何選白色書皮?

 

  理由很單純,就覺得剛畢業的自己就像一張白紙,甚麼經驗也沒有,需要時間來填滿色彩。當時我還期待著會染上甚麼顏色?想不到一年就被染黑了。

 

  過去一年時間流逝得漫長又艱辛,明明才畢業一年,卻感覺已經把出社會三年會遇到的鳥事和不幸都遇上了,學生時期的單純無畏真是上輩子的事情。唯一可幸的是,遇到了一群很好的同事,所以儘管甚麼鳥事都遇過了,唯獨公司內部的勾心鬥角沒見過,不然我也無法撐到現在了。

 

  今年也是小說產量最低的一年,自四月開始,小說公告停載;八月開始,粉絲專頁就沒再發文了,只有哀居偶爾會發限動,數次想過要發文,但害怕這麼長時間潛水可能一個讚都沒有,於是潛水時間就這麼無限延長了……

 

  想想,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不如給自己一個期限,明年三月是個好時機,就那時候吧。

 

  時常問自己:「這是我想要的生活嗎?」

 

  當內心浮現這個問題時,答案就已昭然若揭了。
  

 

  這一年接觸了很多人、很多事,原本只是不相信「人性本善」,還會在「本善」還是「本惡」間舉棋不定,如今已完全認定「人性本惡」了;以前覺得電視劇裡那些利益薰心的惡人演得太誇張,如今才明白世上多得是這種大人,當利益被危害時誰還能顧得上別人呢?對別人仁慈,其實是在對自己殘忍。

 

  或許這麼說有點太偏激了,但未來若需要塑造一個惡人角色,一定能寫出一個令人恨得牙癢癢的角色。

 

  但痛苦歸痛苦,多年以後還是會很懷念這段時光,最初踏入社會的三個月,無憂無慮得像在玩耍一樣,那是只有身為社會新鮮人的特權,今後再也不會遇到了。

 

  __

 

  回顧了這麼多,再來說說期望吧。

 

  停載了將近一年,最大的期望無疑是好好寫小說,不要再停更了,畢竟這是我最想做的事。最好能一股腦地投入、義無反顧地去寫。總以為人生那麼長,時間那麼多,隨時可以停下腳步,不急,可時間不等人,當有一天現實把稜角磨平,連放手都沒辦法的時候,那麼這件事就會成為魚鯁,一直卡在喉嚨裡,這種感覺很難受。

 

  今年十月,參加了POPO第二屆明星創作班,規定結業後要交出兩萬字的作品才能拿回保證金。打從一開始就決定寫一篇懸疑愛情故事,前期花了很多時間蒐集資料和構思,打算全都想好了再下筆,但眼看截稿日逼近,開始在最後三個禮拜衝刺,若不是這樣,我真不知道自己還有兩天寫一萬字的潛力,除了睡覺洗澡上廁所,一天二十四小時都黏在電腦桌前邊吃飯邊寫,這樣的高產量已經好幾年沒有過了。

 

 __

 

  上班時間會播電臺音樂,只有是新歌都會在電臺瘋狂打歌,每每聽到這首歌的前奏,心情都會特別平靜。不過,真正讓我愛上這首歌的契機,是第一次在好樂迪唱出這首歌時,唱著唱著就忽然被歌詞所觸動,從此便成了我去卡拉OK店的必點歌曲。

  

 

  心很空 天很大 雲很重 我恨孤單 卻趕不走
  捧著她的名字 她的喜怒哀樂 往前走 多久了

 

  一個人心中只有一個寶貝 久了之後她變成了眼淚
  淚一滴在左手 凝固成為寂寞 往回看有什麼

 

  那女孩對我說 說我保護她的夢
  說這個世界 對她這樣的不多
  她漸漸忘了我 但是她並不曉得
  遍體鱗傷的我 一天也沒再愛過

 

  那女孩對我說 說我是一個小偷
  偷她的回憶 塞進我的腦海中
  我不需要自由 只想揹著她的夢
  一步步向前走 她給的永遠 不重

 

  一個人心中只有一個寶貝 久了之後她變成了眼淚
  淚一滴在左手 凝固成為寂寞 往回看有什麼

 

  那女孩對我說 說我保護她的夢
  說這個世界 對她這樣的不多
  她漸漸忘了我 但是她並不曉得
  遍體鱗傷的我 一天也沒再愛過

 

  那女孩對我說 說我是一個小偷
  偷她的回憶 塞進我的腦海中
  我不需要自由 只想揹著她的夢
  一步步向前走 她給的永遠 不重

 

  那女孩對我說 保護她的夢
  說這個世界 對她這樣的不多
  她漸漸忘了我 但是她並不曉得
  遍體鱗傷的我 一天也沒再愛過

 

  那女孩對我說 說我是一個小偷
  偷她的回憶 塞進我的腦海中
  我不需要自由 只想揹著她的夢
  一步步向前走 她給的永遠 不重

 

  ──梁文音<那女孩對我說>

 

 

  

 

 

 

全站熱搜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