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醫院靜謐無聲,窗外的夜色如黑墨般濃稠。

  洛芙來到醫院時,王昕妍正好清醒,關旭硯就守在她的病床邊。

  看見忽然出現在病房裡的洛芙,關旭硯的臉上掩飾不住吃驚,「你不是那天糾纏昕妍的男生嗎?」

  「嗯,是我。」她坦然承認。

  「你叫洛芙?」

  「對、對啊……」對了,她現在是白宸的外貌。

  「這不是女生的名字嗎?」

  「這個啊……我爸媽一直希望能生個女兒,但連續三胎都是兒子,就給我取了一個女生的名字,算是彌補遺憾。」她打哈哈道,「這個名字我也很困擾啊,一直很想去改名。」

  「所以你也是臺南人,住附近?」

  「對啊,剛剛接到老師的電話,我立刻就出門了。」

  「那也才過一分鐘而已耶,你家是住在醫院裡面嗎?」

  「你問題很多耶!我叫甚麼名字、住哪很重要嗎?」

  「沒事……就好奇。」聽到她不耐煩的口氣,他識相地閉上嘴。

  反倒是坐在病床上的王昕妍,對兩人的對答忍不住莞爾。

  經過一番搶救,王昕妍順利脫離險境,只是需要留在醫院觀察一天。

  「不需要再通知妳的家人嗎?」半晌,關旭硯轉頭望著她擔憂問。

  王昕妍的眼神瞬間暗了下來,她只是淡淡回:「不用了。」

  看著那兩個人,洛芙無奈嘆了一口氣:「你到現在還認不出來嗎?」

  聞言,他露出一絲苦笑,「只是……很難相信。」

  關旭硯抬頭望向病床上的她,眼神含有許複雜的情緒,有迷茫,有困惑,還有不知所措,但那些情緒在望進女生眼底的那刻一併消逝了。

  他直視她的眼睛,嘴角泛起一絲苦澀而溫柔的笑意,「妳是昕妍,對嗎?」

  「你……剛叫我甚麼?」她愣了一愣,以為是自己聽錯了。

  「妳是昕妍,對吧?」他再次問,語氣肯定。

  「怎、怎麼會……你怎麼看出來……怎麼……」她感到不可置信,淚意頓時湧上眼眶。

  「雖然我自己也不相信,但這段時間昕妍改變了很多,有時感覺她好像完全變成了另一個人,不過那也是我們進到了一個新環境,一定或多或少都會改變吧,不變才奇怪吧?」他笑了笑,眸光忽然暗了下來,「然而,當我看著妳的眼睛,總有種很熟悉的感覺,可這也是正常的吧,妳是昕妍的姑姑,妳們的五官多少會有幾些相似,只是不知為甚麼,就是有種很特別的感覺,所以送完昕妍回家後,我就一個人去公園散心,沒想到正好撞見妳被陌生男子追殺。」

  「當妳為我擋刀的那一刻,聽見妳喊著我的名字,望著我的眼神,那一刻,我感覺自己好像即將失去了甚麼很重要的東西,內心從未這麼感到這麼憤怒,直到看見妳脫離險境我才總算平靜下來,所以我就在想,也許真有那麼一種可能,昕妍是另一個人,在我面前的妳才是真的。」

  「或許,世上真的有這種事,我所愛的那個人,其實根本不是我愛的那個人。」語畢,他聳了聳肩,嘴角再度泛起一抹苦笑,「很荒謬,對吧?」

  女生感到熱淚盈眶,她只是吸了吸鼻子,微笑附和:「嗯,很荒謬。」

  但這就是事實。

  「但也許我永遠都會是這個樣子,再也回不到原來的身體……這樣你還會愛我嗎?」

  他搖頭笑了,「我不在乎。」

  「但我現在是個三十五歲的老女人,比你大了整整十七歲,可能連能不能生出孩子都是個問題……」

  「我還有個哥哥,他會讓爸媽抱孫子。」

  「可是……比我漂亮、比我年輕的女孩那麼多,你真的沒關係嗎?」

  「沒關係,因為我要的就是妳,不是妳,我不要。」

  「可是……」她忍不住伸手摀住口鼻,感到哽咽難言,「……我怕你會後悔。」

  「昕妍。」他站起身,將她整個人擁入懷中,「我愛妳,無論妳變成甚麼模樣,就算成了老太婆,我都會愛妳。」

  這一刻,她再也無法遏止眼淚,直接在他懷裡放聲大哭。

  「對不起,是我沒有好好保護妳。」他加重摟住她的力道,多希望能為她承受一切。

  她在他懷裡猛搖頭,哭得泣不成聲。過去兩個禮拜的害怕與絕望,彷彿只是一場噩夢,夢醒了,就會有和煦的陽光照亮她的世界,告訴她,最壞的都已經過去了。

  因為有那麼一個人,他看見了真正的自己。

  看著那兩個人,坐在沙發上的洛芙內心也感到一陣感動。

  「黛娜洛芙……」她看著他們輕輕說道。

  但數秒過去,房內甚麼事也沒發生,她不禁感到困惑,這兩個人這麼深愛彼此,應該會有光芒從兩人的胸口迸出才對啊?

  思及此,她不禁瞟了一眼左手腕,想起她把手錶給了白宸,若沒有黛娜在身邊,她既無法讓時間暫停,更無法蒐集感情。

  「那個……」她從沙發上站起來,臉上寫滿了尷尬,「我離開一下,很快就會回來,你們繼續啊、繼續……哈哈。」

  兩人困惑地望向她,就見洛芙直接在病房憑空消失。

  王昕妍早已看慣洛芙憑空消失,但關旭硯就是第一次見到了。他的視線在兩邊來來回回,驚愕得說不出話,「妳、那個……看到剛剛……他、那個……消失了!」

  見他整個下巴都快掉下了,王昕妍不禁破涕微笑,「之後再跟你解釋。」

  兩分鐘後,洛芙再度出現在房裡,也將所有事都告訴了關旭硯。

  可惜的是,她好不容易和白宸換回了黛娜,但剛才感人的氣氛已全無,無論她之後再怎麼試,還是沒能成功蒐集兩人的情感。

  「這樣好了,你們再還原一次剛剛的對話,也許會受到第二次觸動。」

  「那妳記得我們剛才所有的對話嗎?」關旭硯問。

  「你真的很愛跟我作對耶!」洛芙瞪了他一眼,答案當然是不記得,意味著這個方法不可行。

  「現在的重點不該是想辦法讓昕妍回到原來的身體嗎?」關旭硯挑眉說,果然是在跟她作對。

  「放心,我都想好了。」但洛芙也懶得跟他爭論,「你就當甚麼都沒發生,繼續回到王湘婷的身邊,讓她放鬆警惕。」

  「那她刺殺昕妍這件事就這麼算了?」

  「不然呢?在外人眼裡刺殺昕妍的是一個年輕男生,而且那個男生還是無辜的,不要把事情鬧大就好。」她翻了白眼,「你就老實告訴她說是不想讓她擔心,所以才沒立刻通知她姑姑住院了,其他事你甚麼都不知道,好好當我們的眼線。」

  「好吧。」他看來是被說服了。

  「那個……」王昕妍忽然開口,只見她的眼神飄向了關旭硯,語氣囁嚅難言,「旭硯,你和我姑姑有……那個了嗎?」

  「那個?」他先是歪了歪頭,幾秒後意會過來,耳根子瞬間紅了起來,「妳、妳為甚麼問這個?」

  她垂下頭,雙手抓著被單,「因為我看到你帶她進去你家。」

  「放心,我們甚麼也沒發生,本來差點就要……但……」

  「差點?」她抓住關鍵字,眨了眨眼。

  「對、差點……不對!我們甚麼也沒做,甚麼也沒發生!」發現說錯話,他立刻改口。

  站在一旁的洛芙,像是看戲般欣賞著男生的表情變化,接著走到他身邊,感嘆地拍了一下他的肩,「兄弟。」

  聽見這聲見喚,關旭硯感覺雞皮疙瘩都起來了,「誰跟妳是兄弟,妳不是說妳是女的?」

  「好啦。」她又多拍了一下他的肩,「只是想告訴你多保重,我還得回宿營,先走一步了。」

  「快走。」他沒好氣回。

  洛芙微微一笑,隨之憑空消失在病房,留下關旭硯獨自接受王昕妍的質問。

  回到宿營後,洛芙和白宸繼續完成隊輔的工作。

  而整個系學會都在關注的這盤賭局,結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不只是任之凡,一票人都為自己丟失的藍色小朋友感到痛心疾首,還因此開了第二場賭局,只是時間點改到了今年聖誕節。

  為何白宸曉得呢?

  因為宿營結束隔天,白宸又在系辦遇到了任之凡,他同樣賊西西拉過他,搓了搓手道:「洛芙妳別氣餒,白宸就是塊大木頭,這次我可是壓了兩千塊,也算是在同一條船上的人,妳之後若有任何需要幫忙的,千萬別客氣。」

  而白宸依然只是扯扯嘴角,笑而不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