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十二點,和大三系學會開完檢討會,大二們便各自回到小木屋休息。

  營區內,五顏六色的小木屋整齊並排,白宸跟同房的女生走在一塊,正要進到屋裡時,看見不遠處的一間木屋有個女生走了出來。她抱著換洗衣物,敲了隔壁小木屋的房門,一見到她,男生很快讓她進去屋裡了。

  「洛芙,妳不進來嗎?」前方一名女生握著門把,喚了他一聲。

  他收回落在遠處的目光,微微一笑道:「我想去看一下我的小隊員,妳們先洗吧。」

  「好喔,這麼晚了,妳要多注意安全。」

  他微笑點頭,待木門關上後,隨即走向女生剛剛進去的那間小木屋,伸手敲了敲門。

  來應門的正好是洛芙的直屬,記得好像叫杜聖樹吧,反正他在心裡都叫他「聖誕樹」。

  「洛芙學姊,妳來巡房啊?」聖誕樹揚起爽朗的問,屋內其他位學弟這時也都往這裡看。

  「我看到穆唯菈進你們木屋,她人呢?」

  「她來我們這裡借浴室,因為女生都要洗很久,輪到她不知什麼時候了。」聖誕樹解釋。

  「若她洗完,跟她說我在外面等她。」

  「好的,學姊!」他殷勤答道,露出一口白牙。

  這段期間,他就坐在小木屋的石階上滑手機。

  二十分鐘後,小木屋的門再度打開,就見穆唯菈抱著一團髒衣服走出來。

  「學姊,找我甚麼事嗎?」她看著白宸問,語氣淡然。她的肩膀掛著一條毛巾,一頭及腰的長髮微濕,整張臉紅撲撲的,全身散發著溫熱的氣息。

  「妳一個女生進男生屋裡不怕出事?」

  「她們說要是我去隔壁借浴室,男生一定會借我,而且隔壁房的也都是同一隊,不然我今晚大概要半夜兩點才能洗澡。」她睜著漠然的眼神說,「有規定說女生不能進男生的小木屋?」

  的確是沒規定,因為這也不是戶外教學,學長姊都未必能以身作則。

  「沒事,妳快回去吧。」他嘆了一口氣,感覺白擔心一場。

  「學姊妳也快回去吧。」說完,穆唯菈直接走向了隔壁的小木屋。

  見她入屋,白宸也回到了自己的小木屋。

  他跟三名大二女隊輔同房,一回到屋內,便開始整理衣物。

  屋外忽然傳來一陣敲房門,看見出現在門口的人,三個女生都忍不住倒抽一口氣,其中一個更是迅速跑到白宸身邊,語帶興奮說:「洛芙──是白宸!白宸來找妳了!」

  全系都知道洛芙在倒追白宸,眼見心上人都特地來找她了,當然振奮人心了!

  白宸還沒來得及拿出換洗衣物,就在幾個女生的推攘下連人帶鞋被丟出了木屋,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你們倆好好散心,徹夜未歸來也關係喔!」語畢,女生順手把小木屋的鑰匙丟給他,接著迅速關上房門,動作毫不拖泥帶水。

  白宸滿臉無言地望著木門,接著睨了洛芙一眼,「妳找我幹嘛?」

  「我剛洗完澡回來。」她指的是利用瞬間移動回自家浴室洗澡,手上連換洗衣物都沒有,「反正,我不想跟男生睡,你也不想跟女生共處一室,那我們乾脆等到早上再回木屋,你說呢?」

  他聳聳肩,表示沒意見,若是太早回去,那群女生也會追問有沒有發生甚麼事,不如不回去,「滿分那傢伙呢?」

  「他已經回黑筆裡休息了。」洛芙秀出口袋裡的黑筆,同時轉了轉戴著手鍊的手,「你有甚麼想吃的,我去便利超商買回來?」

  不久,兩人走出小木屋區,手上都多了一杯超商的咖啡。途中遇到巡邏的學長姊,對他們的夜遊也是睜一眼閉一眼,畢竟整個系學會的賭局都看這一晚了,誰敢打擾他們?

  兩人一路走到附近的露天舞臺,深夜一點多,四周一片靜謐,能清楚聽見山頭傳來的蟲鳴鳥叫。

  兩人在涼亭落坐,並肩望著寂靜的夜空,啜飲著手中的熱飲。少了大城市的光害,園區的夜空滿佈星斗,鑲滿了明明滅滅的星光。

  或許是氣氛使然,洛芙不自覺垂下眼,將頭往白宸肩上輕輕一靠。

  「別靠著我。」感受到左肩忽然落下的重量,白宸一把推開她的腦袋。

  「你怎麼這麼不懂浪漫啊?」被推回來的洛芙忍不住抱怨,「在韓劇裡,男生往女生身上靠很浪漫的耶!」

  「就算我們沒互換身體,我還是會這麼做。」

  「真是……」洛芙賭氣似地別過身,喝了一口杯中的咖啡後,接著問:「如果我們兩個永遠也換不回來怎麼辦?」

  「在那之前,臺灣會先毀滅。」

  「說得也是,我都忘了。」洛芙恍然道,若是換不回來,就代表聖物沒收齊,臺灣就會毀滅,「若是這樣的話,我們一起移民到國外吧,法國怎麼樣?」

  「食物太難吃。」

  「那麼美國?」

  「治安太差。」

  「加拿大?」

  「太冷。」

  「澳洲?」

  「紫外線太強。」

  「那你想移民去哪?」她皺起眉頭,面露不悅。

  他先是低頭喝了一口拿鐵,神情狀似沉思,隨之淡淡開口:「沒有妳的地方。」

  她的臂膀瞬間垮了下來,雙手無力撐著椅子,「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

  聽到這句話,正在喝咖啡的他差點沒嗆到。

  「國父革命十一次才成功,我才被拒絕這麼幾次,根本算不上甚麼。」她再次握起雙拳,自我勉勵,望著夜色的雙眸彷彿充滿希望之光。

  看著她一秒就從谷底爬上來的情緒起伏,白宸也真是無話可說。

  好一段時間,兩人就只是望著星空,啜飲著手裡的咖啡。

  「我這幾天上網查了下,發現清朝年間真的有一宗墨家滅門慘案。」不知過了多久,洛芙再次開口,「一家七口一夕之間都被殺了,只有五歲的小女兒活了下來,大家一開始認為是搶匪幹的,可家裡卻沒有任何東西被偷,也查不出有仇家,唯一活下來的小女兒年紀又太小,連話都說不好,最終成為了一樁懸案。」

  「妳害怕這個?」

  「嗯……」她點頭,「如果王湘婷說得都是真的,她真的是葉如畫,那麼她現在已經快兩百歲了,不覺得身邊有一個從清朝活到現在的人,有點可怕嗎?」

  見白宸沒有回應,她望著星光滿佈的夜空繼續道:「一個人活在這世上這麼久,幾乎經歷了一個朝代的更迭,為的是甚麼呢,求的又是甚麼呢?如果不是有甚麼未了的心願,她何必這樣奪取別人的人生活著呢?」

  「其實……」白宸忽然開口,「她不是葉如畫。」

  「什麼意思?」洛芙眨了眨眼。

  「這陣子我們交換了滿分和黛娜,一直到今天我才有機會跟滿分確認,正好王昕妍今天也偷偷跟著關旭硯和王湘婷回臺南,可以隨時確認他們在哪。」他說道,「我發現,就算用『葉如畫』這個名字,滿分還是無法回答她在哪。」

  「意思是她不是葉如畫?」洛芙愣住了,「那用『葉如夢』這個名字呢,她不是改名了嗎?」

  「我問過了。」他頓了一頓,「一樣。」

  「難道故事是假的?」一聽,洛芙感到有些不知所措,她看著寂寥的夜色,瞬間陷入茫然,「如果她不是葉如畫,那麼她到底是誰……」

  白宸啜飲了一口拿鐵,欲再度開口,但一陣手機鈴聲兀然響起,打斷了兩人的對話。

  洛芙看了一眼來電顯示,隨之迅速接起:「昕妍,怎麼了?」

  雖然不曉得對方說了甚麼,但從洛芙臉色逐漸蒼白的表情,白宸也能猜到不是好事。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