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對天才的復仇,開始(11) 

 

  「聽說媛心學姊會上臺唱歌耶!」

  「真的嗎!」

  比賽開始前半小時,幾乎全校學生都在談論這件事,此時正好經過走廊的偵探社成員也都對這樣的盛況感到驚嘆。

  「原來媛心這麼受歡迎。」憫希面露意外,但同時也很高興。

  「我也不知道社長居然這麼厲害……」楓晨也不禁讚嘆道。

  唯獨亞依的臉上並沒有流露太多感情,只是笑問:「媛心已經在等候室了嗎?」

  翔羽則是早就知道媛心的高人氣,臉上也無多大的驚訝,「嗯,等一下就換她上臺了吧。」

  「那我們也差不多該準備了。」亞依的臉上掛起一抹笑,同時打開了耳邊的對講機。

  憫希和楓晨這時也都微笑點頭,隨即打開了對講機。

  唯獨翔羽比較特別,手裡還抱了一臺輕巧的筆記型電腦。

 

  一臺飲水機,一臺飲料投幣機,以及一張張擺放在地上的椅子,這裡是演藝廳後臺的等候室。

  參賽者們個個面色凝重,據說,音樂社舉辦這場音樂比賽已經有四十年的歷史了,不僅當天會停課半天讓全校學生來觀賽,就連校長主任都會到場,是學校一年一度盛大的比賽之一。

  「請三十號到三十五號的參賽者準備!」工作人員呼喊,不少參賽者頓時起身移動,其中一名亞麻色波浪捲髮的少女也跟著起身。她的神態自若,沒有半點緊張,彷彿有一股自信耀眼的光芒在她的眼底閃爍。

  來到酒紅色的絲絨布幕後方,她可以清楚聽見臺上優美的鋼琴聲。

  直到琴聲停止,工作人員隨即喊了她的參賽號碼,請她出場。

  「歡迎下一位參賽者──紀媛心同學帶來的表演!」此時的舞臺後方有四名參賽者,一聽見主持人喊出的名字,每個人都忍不住朝最左邊的少女偷看一眼。

  媛心不疾不徐地走上舞臺,會場一片寂靜。她站在舞臺中央,將麥克風放近脣邊,微笑說道:「各位評審老師好,我要為大家演唱的是──」

  優美的背景音樂立刻從音響內流瀉,旋律平靜而悲傷。少女深吸一口,然後緩緩唱道:「隱藏真實的自己……用冰冷將自己輕輕包裹……」

  這一刻,前排的評審都不禁屏住了呼吸。

  「那一夜……我真正看清自己失去了甚麼……知道甚麼是心痛……」少女的歌聲優美動人,宛如天籟。

  這是一首意境很美的歌,雖然給人悲傷的氛圍,但卻異常平靜,宛如一潭無波無瀾的碧綠湖水,眾人無不陶醉於其中淒美的意境,聽得渾然忘我。

  讓人不禁想起七年前,曾有一篇轟動全國的新聞。

  一名自稱「樂」的十歲少女,憑著自身精湛的琴藝和動人的歌喉,不到半年就成為了享譽國際的音樂家。聽說,任何曲子她只要聽過一遍,就能完美無缺彈奏,記憶力不是常人能比擬的,因此獲得了音樂神童的美譽。

  其中,有一首曲子是她時常彈奏的,那首曲子的旋律淒美動聽,不像是個十歲的小女孩會彈奏的曲子,難度也相當高。

  名為──月圓。

  「或許束縛著我們的……是身上背負的宿命……」

  淒美動人的歌聲縈繞著整個會場,少女的臉上不同於歌詞那般悲傷,始終掛著一抹淺淡的笑容。樂聲宛如是覆蓋了薄紗的黑夜,神秘幽靜,少女的歌聲則是無盡黑夜裡的月光,無暇美好,足以洗淨眾人的心靈。  

  「好美的歌喔……」憫希不自覺讚嘆。

  就連亞依也打從心底流露了欽佩的目光,她總覺得這首歌似乎有某種魔力,深深吸引著她。

  就在所有人都沉浸在此時動人的音樂時,霎時間──會場忽然陷入了一片黑暗!

  緊急照明燈立刻亮起,突如其來的斷電讓不少師生都嚇得尖叫。

  「該是行動的時候了……」面對眼前的一片黑暗,亞依只是微笑,隨之按下對講機,「楓晨你聽得到嗎?」

  「聽到。」楓晨迅速應了一聲。

  「翔羽呢?」

  「很清楚。」翔羽也笑應了一聲。

  「那我現在就和楓晨去正門擋人囉!」這次是憫希帶些稚氣的聲音。

  「嗯,交給你們了。」亞依回應,此刻的她在人群中穿梭,行步如風。驀地,似乎聽見了甚麼聲響,她立刻朝舞臺一望,就見一樣泛著銀光的物體正筆直射向臺上的媛心。

  亞依跑上舞臺,接著用力一蹬,將媛心推入前方的地面,銀亮的匕首最終是劃破死寂的空氣,倏地插入了舞臺地板。

  會場的燈再度一亮。

  看著又忽然亮起的燈光,在場的師生無一不感到茫然。

  「楓晨、憫希,他往你們那裡去了。」站在角落裡的翔羽,看著手上的筆電向對講機說道。

  「沒看到人影啊?」回答的人是憫希,她語帶疑惑問。

  「逃走了嗎。」翔羽說,語氣明顯流露了一絲不甘心。

  此時,亞依正站在舞臺上環視四周,「不,他還在會場。」

  沒多久,一名少年緩緩走上舞臺。

  「剛剛的斷電是我們音樂社的疏失,比賽繼續,造成各位學生和師長們的恐慌真的非常抱歉。」一名身著西裝的清秀少年,手握麥克風,語帶抱歉說道。

  媛心和亞依則早已走下了舞臺。

  這一刻,看著臺上的少年,媛心的脣角隱約勾起了一抹淺淺的弧度。

  那名少年一說完,便將麥克風交給了主持人,接著轉身走進後方的酒紅布幕之中。

  離開了舞臺的少年,行步優雅,脣邊有一抹自適的微笑。他走進後臺,朝後門走去,但這一瞬間,那一抹自適的微笑卻消失無蹤了,只剩下一臉錯愕。

  「很驚訝吧?」靠著牆壁的楓晨悠哉說,似乎老早就在這裡等了。

  「我們會在這裡。」憫希則是露出了一個頑皮的笑容。

  見到他們倆,少年不禁面有難色,直到身後忽然傳了一陣腳步聲,他猛然回頭──

  「你就是黑影吧。」此時此刻,媛心正走到少年面前,她身後的亞依和翔羽這時也停下了腳步。

  這一刻,少年已經被五個人團團包圍了。

  媛心揚起一臉自信的笑,直視著眼前的少年,肯定地說道:「音樂社社長──林偉傑。」

  一時,少年只是低聲笑了,他的嘴角微微上揚,那抹深不可測的微笑讓五個人都收起了笑意,緊盯他下一步動作。

  他抬眸,笑問:「你們怎麼知道是我?」

  距離他最遠的楓晨頓時離開身後的牆壁,向他走近,偉傑立刻就注意到他別有深意的目光正落向自己的左手。

  「原來如此。」偉傑抬起手,望著自己中指上的銀戒,低聲笑了。

  「那是我家公司很久以前推出的款式,除此之外──」楓晨的目光順勢移到他臉上,低聲說道,「還是一款情人對戒呢。」

  「我想這組對戒的另一個主人,就是音樂社副社長──蔚苓玲吧?」接話的是亞依,「你和蔚苓玲是男女朋友,所以你們手上才會戴相同款式的戒指。」

  憫希這時也走上前,低頭嗅了嗅他的衣衫,說:「你的身上現在沒有香水的味道,那天在音樂社也沒有,可是媛心卻說有在你身上聞到古龍水的香味,為甚麼呢?」

  一旁,翔羽接下去說:「最有可能的答案,就是你之前不小心沾上了女生的香水,但因為味道太淡了,媛心才會以為是古龍水,而一個男生怎麼會沾上女生的香水呢?如果不是有女朋友,就是個花心男吧。」

  聽完他們一連串的分析,偉傑依舊一臉平靜,完全不像是個被抓包的犯人,「光憑這些證據,也不代表我就是犯人吧,隨便一個戴了這款戒指,又剛好沾染香水的人都是犯人了,不是嗎?」

  「所以我們就利用這次的比賽假設看看。」媛心開口,「我的對講機不見了,想必是被有心人士偷走了吧,我想他應該會用對講機竊聽我們所有的行動及對話,但他沒想到的是,每個對講機上都有衛星定位系統,只要對講機一打開,電腦就可以馬上得知那個人的位置。」

  「所以憫希剛才說要去正門擋人不過是假話,我們從電腦就可以得知你的正確位置了。」媛心向他微微一笑,「我的對講機可以還我了嗎?黑影先生。」

  倏地,後方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朝聲源望去,舞臺那邊正走來一位綁著馬尾的清秀少女。

  「所有推斷都正確,只是……」她走到他們面前,歪頭笑道,「有一項你們推斷錯了。」

  看見這名少女,五個人臉上的自信無不被疑惑取代,但疑惑的並非是突然出現的蔚苓玲,而是她說的那句話。

  偉傑整裡了一下自己的儀容,再度開口:「你們很厲害沒錯,但我並不是你們口中的黑影。」

  「不是?」不只憫希面露困惑,其他四人也都對偉傑的這句話感到費解。

  「難道是……」憫希忽然轉了視線,望向了蔚苓玲。

  蔚苓玲立刻微笑出聲:「也不是我喔,我只是暗中幫忙偉傑而已。」

  「所、所以……」這下她糊塗了,「你們都不是黑影,是這樣嗎?」

  「這麼說打電話給我,還有向我們射飛鏢的人,也都不是你們嗎?」媛心問。

  「嗯,不是。」他搖頭道,「他說會在暗中幫我們,而且學鋼琴的人不太可能去練射飛鏢的。」

  一聽,他們頓時感到有些無力。

  「不過──」蔚苓玲忽然再度開口,拉長了音,再度引起了他們的注意,「我們可以告訴你們有關他的線索,再怎麼說你們都努力抓到我們了。」

  「真的嗎?」原本失望的憫希頓時笑顏逐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