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六點。

  太陽剛探出頭,空氣清新安靜,操場上站著一群睡眼惺忪的小大一,在活力滿滿的學長姊帶領下依序上了遊覽車。

  「來來來,第八小隊跟著我上車!」舉著隊牌的男生用充滿朝氣的聲音喊道,如同母雞帶小雞般,領著八位小大一依序上車,女生則跟在隊尾壓後。

  系上宿營將小大一分為八個小隊,每隊都配有兩位大二隊輔,一男一女,負責照顧小隊員們。

  由於未能換回本來的身體,白宸不得不代替洛芙參加宿營,但他終究和搭檔的男隊輔不熟,於是洛芙想盡辦法跟來宿營。

  正好,任之凡也是這次的男隊輔,得知好友白宸有意參加這次的宿營,當即讓出了自己隊輔的工作,還求好心切地說服洛芙的男隊輔跟他交換搭檔。

  洛芙與那位男搭檔本就要好,也知道洛芙在倒追白宸,二話不說,就和白宸交換了女搭檔。

  整個大三系學會得知白宸要參加這次的宿營,同樣二話不說,直接答應了,甚至還私下開了賭局,賭這次洛芙是否能順利攻下白宸?

  這件事白宸也曉得,因為出發前一天他正好在學校碰上任之凡,任之凡不曉他就是白宸,於是拉他到角落,賊西西說:「洛芙,我這次可是幫了妳大忙,還壓了一千塊在妳身上,妳可千萬別讓我失望啊。」

  他當下只是扯扯嘴角,笑而不答,原來這個損友平常就是這樣把他賣掉的啊。

  「我這裡有暈車藥跟綠油精,你們有人需要的話跟我說一聲喔!」洛芙起身向後座的小大一說道。

  聽著洛芙用自己的嗓音喊出朝氣蓬勃的聲音,白宸只是坐在她隔壁靠窗的位子,撐著手瀏覽窗外的景色。滿分則坐在放置飲料杯的背架上,黛娜則是不喜歡吵鬧的氣氛,從一開始就待在手錶裡沒有出來。

  若附近有認識他本人的同班同學,看見此時如此開朗大方的自己,兩顆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吧。

  第一天下午的行程是大地遊戲,在洛芙比天上太陽還要熱情的帶領下,他們很快就找到了第一個寶藏。途中他們也遇到了扮演關主的任之凡,雖然他把隊輔的工作讓了出來,但晚上還是會和男隊輔一起演出,這段時間就到處找差事做。

  「洛芙,來來。」正要離開之際,任之凡賊西西走到他身邊。白宸一向走在隊伍最後面,這時也放緩了腳步,打算聽聽這個損友想對洛芙說甚麼?

  「想不到這次白宸的直屬也有參加,妳要小心一點。」任之凡意有所指地望著前方那群小大一,好巧不巧,穆唯菈就身在第八小隊,早上集合時,白宸自己也感到意外。

  「那又怎樣?」他收回視線,裝作不以為然問。

  「我感覺白宸對她有意思,你看,這不就整個人都變了嗎?他何時會對待他人那麼親切啊?」任之凡嘖嘖了兩聲道。

  「你真這麼覺得?」他擠出難看的笑容問,想當初還是他硬拉他參加直屬聚,硬把他跟直屬湊成對。

  「搞不好他就是知道自己的直屬會來參加宿營,才忽然想來參加的,不然,以他那種陰沉的個性,怎麼可能來參加這種活動啊?」他忍不住感嘆,「不說了,我得回去等下一組來了,晚上見啊。」

  「晚上見。」白宸咬牙微笑目送他離開,假若哪天他變回去了,第一件事就是去找這傢伙算帳。

 

 

 

 

  亂箭似的急雨拍打著窗戶,在玻璃上留下一道道蜿蜒的水痕。男生用雙手環抱住女生纖細的腰際,深情而熱情地吻著她的脣;女生坐在男生身上,白玉般的雙手繞過他的頸子,同樣熱切地低頭回吻他。

  秋日的冷雨降低了室內的溫度,兩人坐在床上吻得難分難捨,男生進一步將手探進女生濕透的衣衫之下,房內瀰漫著濃烈的空氣。

  半晌,男生離開她的脣,轉而抵住她的額頭,漆黑的瞳孔映著對方的模樣,女生清楚看見男生眼裡有炙熱的光火,但猶豫幾秒,他只是收回了伸入女生衣衫下的手。

  「可以喔。」彷彿讀出他的心聲,女生忽然微笑道。

  男生愣了下,隨之撫摸她的臉頰,將她的鬢髮撥到耳後,在她耳側低道:「妳不怕被爸媽發現?」

  「只要不說,誰又會知道。」她勾起笑靨,微濕的長髮搔過他的手臂,「而且那時我們還未成年。」

  他沒再說話,只是深深看著身下的女孩。剛淋了一場雨,她的衣衫和髮絲都是濕的,黑色內衣若隱若現,一雙含笑的大眼凝望著他,一顰一笑都充滿誘惑。

  驀地,他將她壓入床上。

  男生滾燙的呼吸噴灑在女生臉上,此時此刻,除了窗外清晰的雨聲,房內只剩下彼此的喘息聲。

  女生伸出雙手勾住他的脖頸,一雙眼睛迷茫而蕩漾,嘴角含著淡淡的笑意,模樣攝人心魂,宛如薄霧裡的月亮,笑容明亮而沉靜。

  『如果你是真的愛王昕妍,就給我好好看看你愛著的人到底是誰?』

  這一刻,他宛如驚醒,不自覺別開目光

  「怎麼了?」見他忽然坐起身,女生臉上難掩困惑和傻眼。

  「我覺得還不是時候……」他摸了摸後髮,有些欲言又止,「畢竟是第一次,不應該是在這種情況。」

  似乎是自覺自己太遜,一說完就逃進了浴室。

  於是也就絲毫未察,女生臉上瞬間褪去的笑容。

  聽著浴室傳出嘩啦水聲,女生只是坐在床上,右手不自覺握緊。銀戒上鑲著的綠水晶散發出幽深的光芒,那一雙望著浴室的漆黑美眸,在靜默中逐漸變得深沉而冰冷。

 

  蓮蓬頭噴灑出冰涼的水柱,感受著從身體順流而下的冷水,他感覺身體的髒汙和內心的汙穢都被自來水一併帶走了,思緒很快平靜了下來。

  他自己也不明白,為何腦海會忽然響起那句話?

  明明完全不認識那個男生,但那一剎那,那句話卻像一杯澆在頭頂上的冰水,讓他赫然清醒了。

  也許,是昕妍總說這種事要結婚以後才能做,所以他從沒想過她會答應。看見她流露出的笑容,他忽然覺得好陌生,像是另一個人。

  昕妍確實變了,從一朵含苞待放的百合,綻放成一朵高貴明豔的薔薇,散發出發迷人絢爛的香氣,僅僅只是嘴脣上揚,就足以讓人神魂顛倒。

  大學究竟甚麼樣的地方呢,可以讓人改變到甚麼程度?

 

  外頭,大雨如注,雨水像斷了線的珠子,狠狠砸在傘上與地上,一下子就濺濕了她的裙襬和鞋子。

  一名女子撐著傘站在公寓樓下,她穿著一件深色碎花洋裝,捲曲而濃密的深棕色長髮披散在肩上。地上的水窪映照出晦暗的天色,她只是抬頭望著眼前熟悉的公寓大樓。

  這裡是關旭彥的家。

  洛芙和白宸去宿營這兩天,王昕妍獨自回到了臺南。

  早在兩個禮拜前,她就和旭彥約好要在這週一起回家,對於剛升上大學的王昕妍而言,想家是每天的必行公事。

  由於白宸不時會告知她旭彥的行蹤,整個下午,王昕妍都有意無意地跟蹤他們,最後就見沒帶雨傘的他們,一起走進了公寓。

  過去她曾經拜訪過一次,那天也是忽然下起了一陣雨,關旭彥家正好就在附近,就到他家躲雨,但那時甚麼也沒發生。

  可如今呢……

  四樓的窗戶忽然出現一道人影,十七、八歲模樣的女生披散著柔順黑亮的長髮,身上穿著一件不合身的寬鬆白色上衣,那一雙淺棕色的瞳眸彷彿裝有一片清澈的秋水,流光泛彩。

  此刻,那一雙秋波正望著她。

  兩人隔空對望,那一雙春心蕩漾的目光穿透玻璃與雨水,直直落在她身上。

  只是她在高處,她在低處;她俯瞰她,而她仰望她。

  王昕妍看著那張本該是自己的臉,緩緩勾起一抹笑容,嘴脣開了又合,合了又開,畫面慢得像是按下了慢速播放鍵。

  「啪嗒──」一聲,她手裡的傘應聲而落,落地的雨傘一下子就裝滿了雨水。

  大雨滂沱,在空氣中下得沒有一點縫隙。

  雨急如箭,每一道都帶著穿心的力道。

  少了雨傘的遮蔽,雨粒重重砸在身上,像成千上萬把朝自己射來的利刃,冰冷,無情──

  殘酷。

 

 

 

  「我們做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