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夜寂寥,偌大的營地一角,坐著一群小大一,各個目不轉睛看著女隊輔們精彩的勁歌熱舞。現場雖沒有架設舞台,但炫目的燈光仍營造出華麗的效果,氣氛熱絡。

  營火晚會一開場,便是男女隊輔們的表演,白宸魔鬼訓練了一個多禮拜,為的就了這一刻,下臺的那一刻他近乎虛脫。

  本以為下場後就可以坐下休息,沒多久,任之凡忽然走到他身邊。剛表演完火棍的他,此刻渾身是汗,他擦著臉上的汗,對他說:「洛芙,要上臺了。」

  他才剛下臺耶……

  「那麼,在表演開始前,讓我們歡迎上一屆的系花系草──洛芙和任之凡!」擔任主持人的男生高聲喊道。

  兩人在眾人的掌聲中走出後臺,最後並肩站在舞臺中央。

  任之凡對著前方黑壓壓的學弟妹揮著雙手,白宸覺得自己光是能擠出笑容就很不可思議了。

  「可惜的是,系花已經心所有屬,系草也已經名草有主了,所以各位也別妄想了。」主持人用惋惜的語氣說道,「想問兩位有沒有甚麼話想對下任的系花系草勉勵呢?」接著將麥克風遞給比較靠近自己的任之凡。

  「我會當上系草,只是因為長得帥的都沒來宿營,沒甚麼好說的。」他揶揄說,現場頓時發出一片笑聲。

  「那麼洛芙呢?」主持人走到洛芙身邊,「洛芙可就真的是名副其實的系花啦!」

  白宸僵著表情,對著遞來的麥克風,淡然回了一句:「我無話可說。」

  「兩位都那麼謙虛啊哈哈!」主持人不愧是主持人,很快反應過來,「那麼接下來,就有請A班班花出場!」

  他和任之凡的出場就像個過場,很快就下臺了。

  企管系一共有三個班,洛芙是A班,白宸是B班,另外還有一個C班。各班會先選出自己班上的班花班草,再從三對班花班草中,票選出系花系草。

  表演甚麼都可以,可以一個人,也可以一群人,但就是鮮少會是單獨一個人上臺。

  就像現在。

  B班的班花毫無意外就是穆唯菈。

  她獨自站在舞臺中央,穿著單薄的雪紡襯衫和藍色麻布裙,一襲淡色衣衫讓她在夜色下特別醒目,燈光打照過來,她的周身宛若散發著淡淡的光芒,整個人透明而美麗。

  但最令所有人訝異的,是她手中的樂器。

  那不是甚麼多特別的樂器,每個人都看過,也都使用過,細長乳白的管子打了八個洞,摸起來光滑細緻,還能拆卸成三截收進袋子裡。

  是的,就是直笛。

  看見女生手裡平凡無奇的直笛,四周頓時響起一片熱議。別人都是唱歌跳舞這種可以炒熱氣氛的表演,根本沒想過在營火晚會吹奏直笛,而且還是最普通、最小支的超高音直笛,小學音樂課的必備用具。

  不過,當事者絲毫不受周圍的議論影響,深吸了一口氣後便開始吹奏。

  每個人都安靜了下來,她的面前架設了一支麥克風,清脆的笛聲透過麥克風傳遍了全場,但不是笛聲多麼美妙,只是怕人聲蓋住了笛聲。

  偌大而空曠的草地上。

  深沉而靜默的夜空下。

  世界在這一刻靜了下來,營火晚會高漲氣氛瞬間消失無蹤,只剩下嘹亮而悠遠的笛聲縈繞沉寂的夜晚,方圓百里內彷若再沒有任何聲響。

  女生低垂著雙眼,專注吹奏手中的直笛,月光下,她的身影如畫作一般,所有人都呆呆望著她,安靜諦聽笛聲。

  一曲終畢,有人率先反應過來開始拍手,接著便是如潮水般的掌聲。

  待所有班花班草都表演完畢,便開始進行匿名投票,隔天才公布新一任的系花系草。

  半晌,草地中央搭建了一座巨大的篝火,火光在夜晚熊熊燃燒著,映紅了營地。每個人手拉著手,圍著營火載歌載舞,白宸被洛芙拉著,也身在其中,一下往前跑,一下往後退,一下往左,一下往右,又累出一身汗。

  一簇簇火花搖曳,篝火燒得越旺,大家也跳得越來越忘我。

  洛芙一手拉著學弟妹,一手拉著白宸,跟著音樂帶唱跳。

  當白宸再次被洛芙拉著高舉雙手,黛娜忽然從手錶飛了出來,最後停在營火中央,洛芙隨即道出一句:「黛娜洛芙──」

  無數顆明亮光芒在四周乍現,每道光芒的亮度和色澤都不盡相同,但都同樣地溫暖明亮。光芒從每個人胸口中的迸發,隨之圍繞著營火緩緩往天上升起,宛若比星光還要耀眼動人。

  滿分這時也跟著飛到了上空,目不轉睛看著無數顆情感光芒同時生成,同時往上裊裊起升。所謂數大便是美,就是在形容這一刻吧。

  紅彤彤的火光映亮了漆黑的夜色,螢火蟲般的光芒照亮幽暗了四周,那些往中央聚集的光點匯聚成了一道更明亮、更耀眼的光芒,接著緩緩飄向白宸和洛芙。

  周圍歌舞歡笑不斷,每個人都沉浸在歡騰熱鬧的氣氛之中。

  洛芙的右手始終牽著白宸的左手,他的左手腕戴著她的手錶,那一道明黃色的光芒太過巨大,完全包裹住了兩人交握的手,擴散的光芒照亮了兩人的臉龐,宛如生日蠟燭映照出的火光。

  光芒隱沒進手錶消逝的那一刻,兩人正好對上目光,洛芙掛著燦爛的笑容,光線幽暗,有那一剎那,他恍若透過那一雙含笑清澈的眼睛,看見了她原本的模樣。

  但也就只有一剎那。

  他們還是沒有換回來。

  營火晚會結束,就是眾所期待的夜教,各個小隊流輪上山受到驚嚇。

  白宸和洛芙是最後一隊,不同的是,這次換白宸擔任領路,洛芙負責壓後。

  夜教的路線是走到山上的寺廟再折返回來,途中會有許多扮成妖魔鬼怪的學長姊。山路伸手不見五指,十個人手牽著手走進去,每個人口袋裡都放了一搓驅邪的艾草,並且規定絕對、千萬、不能回頭看,也不能喊任何一個人的名字。

  無所事事的任之凡這次也接下了扮鬼的差事,扮的是躺在涼亭地上爬行的貞子。

  雖然規定扮鬼的人不能伸手去觸碰別人,不過任之凡這位朋友非常沒義氣,冷不防抓住了白宸的雙腳,打算嚇他一個三魂六魄。

  可惜,如今洛芙和他交換了身體,他嚇錯人了。

  白宸走在前頭,遠遠就聽到後頭傳來了一陣慘絕人寰的尖叫聲,男人的叫聲──從他身體喉嚨發出的慘叫。

  通常,一個人尖叫,一群人都會跟著尖叫,學妹們群起效尤地尖叫,就連膽小的滿分也跟著亂飛亂叫,叫聲響徹了整個山頭,大概連牛鬼蛇神都不敢靠近了。

  看來,他又多了一筆要跟任之凡好好算一算的帳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