驀地,一陣輕快的手機鈴聲突兀響起,再次劃破死寂。

  王湘婷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走向桌面,接起響個不停的手機,「你到樓下了嗎?」和電話那端的人對答幾句,她就直接離開了房間。

  自始自終,白宸和洛芙都只是看著王湘婷,看著她踩著輕快的腳步離開房門,一句話也發不出。

  半晌,窗外傳來底下機車發動引擎的聲音,洛芙這才猛然回神,握起拳頭道:「不能就這樣讓她走了!」

  「妳還想做甚麼?」

  「我要到樓下。」說完,她直接消失在房裡,看樣子是利用瞬移到樓下了。

  洛芙跑出公寓時,王湘婷正好坐上機車後座。

  「她不是王昕妍!」洛芙朝那兩人喊道。

  看見莫名其妙出現的男生,關旭硯有些困惑地望向女友:「……他是?」

  「他是我姑姑的學生,今天正好也在。」王湘婷很快解釋,望向洛芙的眼神只有冷漠,「很晚了,你不用特地出來送我。」

  洛芙無視王湘婷的瞪視,直接走到關旭硯面前,慎重道:「若你真的了解你女友,我不信過去一個禮拜你都沒有感覺,這個人不是你的女友。」

  「……他在說什麼?」他轉頭望向後坐的女友,滿臉茫然。

  「其實他在追我。」王湘婷仍然迅速解釋,裝出困擾的神情,「剛剛姑姑在,所以我才對你留情面,我有男朋友了,對你一點興趣也沒有,請你不要再來糾纏我了。」

  「他一直纏著妳?」他皺起眉頭,望著洛芙的眼神不再友善。

  「是啊,我本來以為他聽到我有男朋友就會打退堂鼓,沒想到他反而利用姑姑接近我。」她靠上他的肩膀,摟緊他的腰際,「別理了他了,我今天真的累了,現在只想好好睡一覺。」

  「關旭硯!」洛芙再次喊,絲毫不理會王湘婷的那些語話,「如果你是真的愛王昕妍,就好好看看你愛著的人到底是誰。」

  「旭硯。」王湘婷接著喚,將上半身貼上他的後背,「別理他了。」

  雖然搞不太清狀況,但一聽見女友疲憊的語氣,他立刻就發動了引擎。

  「你也聽到了,請別再糾纏我女友了。」離去前,他還不忘向洛芙警告一聲。

  此時,白宸正好也趕到樓下,就見那兩人正好揚長而去,而王湘婷就坐在機車後座,嘴角揚起一道的勝利的微笑,消失在了巷口。

  「關旭硯──」洛芙不甘心追出巷子,對著他們的背影繼續喊道,「你要記住我的話──」

  告誡的聲音迴盪在空盪盪的巷弄。

  

 

  白宸回到家時,已是凌晨兩點。

  為了人生安全著想,更為了自己的身體安全著想,洛芙一路護送白宸回家,再利用瞬移回到租屋處。

  累了一天,白宸卸完妝、洗完澡,便關燈上床。若說交換身體唯一的好處,就是房裡這張足夠睡三個人的高級大床,總能讓他一覺到天亮。

  但正要闔眼,他卻隱約感覺床尾處站了一個人。

  房內一片幽暗,月光透過陽臺的玻璃拉門灑落,也隱約照亮了那人的面容。那人身形頎長,頂著一頭漆黑的短髮,身上穿著潔白上衣和黑色運動褲,一雙細長的眼睛在黑暗中直勾勾望著他,嗓音低沉而乾澀。

  「白宸……」

  這人分明就是洛芙……

  「妳差點嚇死我。」白宸起身呼出一口氣,凌晨四點看見一個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出現,真的會人嚇人,嚇死人。

  「今晚讓我睡在這裡好不好?」

  「不準。」他冷冷駁回,躺了回去。

  但洛芙早已走向床舖的另一頭,將身上的黑筆和手錶放上床頭櫃後,二話不說爬上了床。

  白宸迅速抽回自己的棉被,不讓兩人共用一條被子。

  「今晚聽到的故事太可怕了,你的房間又陰森,我想睡我自己的房間。」洛芙不以為意說,攤開自己帶來的一條被子就躺了下來,「正好我們兩個明天第一堂課也都在下午。」

  「有滿分陪妳。」滿分不像黛娜晚上都會回手錶休息,每晚直接睡在他枕頭旁邊,也不怕不小心被自己的主人壓死。

  「他和黛娜都是半個靈體吧,抱起來完全沒有溫度,而且他現在睡在黑筆裡……」洛芙低著嗓子說,朝他這裡挪動身體,「我想,我要是能聞著自己身上的味道睡,也會睡得比較安心。」

  「我若聞著自己的味道,只會噁心。」他從棉被裡伸出一隻腳,朝她的大腿踢了一下,「回去。」

  「可是這是我的身體,你不能禁止我抱我的身體。」洛芙嘟著嘴反駁,硬是伸手抱了過來。

  「那妳也不別用我的身體抱人。」他背對她,一再拉開她伸過來的那隻手,凌晨四點還上演種鬧劇,還讓不讓人睡?

  「你都住在這裡這麼久了,都不好奇我家人在哪嗎……」她忽然道,語氣帶有濃濃的睡意。

  聞言,白宸靜了下來,背對著她嘆了一口氣問:「妳的家人呢?」

  「我媽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是我爸把我一手養大的……」她閉上了眼,將下巴埋入他的肩膀,嗅著他髮間淡淡的清香,「不過我爸非常疼我,幾乎把世上最好的東西都給了我,把我當作公主一樣疼愛。」

  「難怪妳公主病這麼嚴重……」他冷笑一聲。

  若不是洛芙昏昏欲睡,肯定會向白宸回嘴,而不是毫不理會,自顧往下說:「但在我國中的時候,我爸出意外走了,不過他有留下不少遺產給我,也夠我花一輩子了……」

  還是不意外,不然哪來這麼多錢讓王昕妍天天住飯店?

  「只是那時我還未成年,還是得找個監護人,所以我就寄住在阿姨家,直到現在……」

  「妳不打算搬出來嗎,反正妳爸留給妳那麼多錢?」

  「你終於對我的家世感興趣了?」彷若在睡夢裡笑了,她加重摟住他的力道,「可我偏不告訴你。」

  「我也沒很想知道。」

  許久,身後都沒再傳來聲音,只剩下平緩而均勻的呼吸,白宸頓時坐起身,就見她已經睡死了。

  兩個青春正盛的男女睡在一起會發生甚麼事呢?

  甚麼也不會發生,因為你不會想跟自己的身體發生任何事。

  看著自己那張熟睡的面容,白宸只是拿起一條棉被,走下床,繞過床尾,爬上床舖的另一邊,一覺到天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