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當電視電影裡的心痛情節、或萬年不敗的老梗搬到了自己的身邊時,除了不可置信與難過得不知如何是好外,根本毫無一絲浪漫可以添加。像一齣彷彿再也無法倒轉的偶像劇,沒有昔日過往,甚至,連未來都看不見了……

  「……逆行性失憶?」那刻,采靜阿姨只是稍微愣了愣,下意識的重複了一次醫生所道之重點。

  但事實上,當那陌生卻又熟悉的病症傳入耳裡的時候,早已不會令人感到驚訝,更不具任何解釋的功用了,因為親眼所見的一切比任何解釋都還有說服力,所以根本無需多言,反而只會讓人感到更加地悲傷而已。

  依玲始終記得,當采靜阿姨將清醒的天祈擁入懷中後的那刻臉上的喜悅與激動,然而這份喜悅卻維持不到半分鐘就被天祈一句句兀然冒出的問題給無情抹滅了。事後回想起來,那時采靜阿姨臉上取而代之的錯愕與茫然,才更加令她無法忘記。

  「……媽媽在哪?」在采靜阿姨懷裡的天祈這麼問。

  聞言,采靜阿姨立刻鬆了手,她的雙手按著他的肩,語帶顫抖地問:「天祈你……剛剛說了什麼?」

  「媽媽呢……我的媽媽在哪?她說她會來接我的。」望了望周圍,再看看自己身上的睡衣,他繼而問,「這裡是哪?為、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天祈你不認得我了嗎?」采靜阿姨看著天祈,天祈也同樣看著采靜阿姨,但數秒過去,天祈卻始終以一種茫然不解的聲音,愣愣地問:「阿姨妳是誰?」

  那刻,如同舞台上驟然拉下了布幕,所有的燈光也在一瞬間暗了下來,偌大的空間只剩下一片被黑暗包裹的冰冷與死寂。

  逆行性失憶,會忘記從事故發生前的事情,少則只有事故前的二、三十分鐘,多則是失去好幾年的記憶。天祈所忘記的,是過去六年來的記憶,而且正好還是停在他親生媽媽死前的幾天前,他在幼稚園外等待母親來接他回家的時候。

  彷彿是老天爺刻意施捨的憐憫,讓他得以忘記失去母親的痛苦回憶,但事實上卻是更加殘忍無情的戲弄,明明上一秒還是一個滿心期盼看見母親來到的六歲小男孩,可如今一眨眼,卻已是一個躺在病床上,必須接受自己母親已經離開人世的青少年。

  然而儘管失去了過去六年來的人事物,天祈卻依舊認得國字,也看得懂整篇文章或報導,基本的九九乘法也都還能反射性的回答,更沒忘了自己的壞習慣。他對於所學過的知識依然記得,忘的,只是學習這些的過程,醫生說這是很少見的案例,是否會有回想來起來,得要看日後他腦部自行修復的情況。

  幸運的是,天祈還在發育,神經還可以重建,小孩子的記憶力也比大人好,在日後的學習方面並不會有太大的問題,忘的就只是過往的回憶。然而這樣的幸運卻必須建構在一個殘酷的事實上,還有用一切愛他,卻在一瞬間就失去他的采靜阿姨身上。

  「妳騙人!嗚嗚……我媽媽怎麼可能離開我!她說她會來接我的,妳騙人!」天祈坐在病床上大哭大喊,豆大的淚珠頻頻滾落他的臉頰。

  已不是第一次,在天祈清醒後的第三天,采靜阿姨和依玲試圖說服天祈,說服他現在已經十三歲,說服他的親生母親早已經去世。然而過程中,采靜阿姨卻從未說她就是天祈的媽媽。就算當時天祈的爸爸從國外趕回來,或是利用視訊讓他和哥哥見面,好讓天祈相信他確實失去了過去六年的記憶,卻沒有人提到他爸爸再婚的事,而天祈也始終不相信自己的媽媽真的離開了他。

  ──啪!

  「依玲!妳這是──」

  畫面如同靜止,采靜阿姨驚愕地望著依玲,望著她仍懸浮在半空中的手,還有被那隻手打得側過臉而嘎然停止哭喊的天祈。

  那是第三次試圖說服天祈的時候,起因於天祈在采靜阿姨面前吵得要見媽媽。但在下一刻,畫面立時被按了播放鍵,依玲握緊了雙拳,向仍反應不過來的天祈大聲咆哮道:「你的親生媽媽已經死了!就在你六歲的時候,真正撫養你陪著你的是現在站在你面前的采靜阿姨!是她從小接你上下學、為你做便當,就算不是親生兒子也依舊愛你的采靜阿姨──她就是你的媽媽!」

  幾乎是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大聲地喊道,依玲的聲音迴盪了整間病房,像一顆震撼彈,讓天祈就算轉過了臉,也遲遲無法有所反應。

  一旁的采靜阿姨則是止不住淚水放肆,緊摀著自己的口鼻,不讓哭聲有一絲一毫的洩出。只是當依玲想說些什麼安慰的話,來彌補自己剛才的魯莽時,采靜阿姨已然走向了天祈,將他擁入懷中。

  采靜阿姨緊緊抱著他,隨之輕撫著他裹著繃帶的頭,哽咽地說:「沒關係的天祈……沒關係,我不強迫你一定要叫我媽媽,但有件事天祈你一定要明白……我一定會永遠陪在你身邊的,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的。」

  「這樣,我也才不會愧對涵真……」閉上眼,采靜阿姨堅忍地說,這句話的聲音很輕很輕,輕得連依玲都沒聽見。采靜阿姨緊緊擁著他,淚水浸濕了睫毛,隨之靜靜滑下了臉頰,滴落到了天祈的髮上。

  良久,天祈才緩緩開口:「……我的媽媽,真的死了嗎?」但臉上卻沒有一絲情緒,眼底也不見一滴淚水湧出,只是失神地問,「我媽媽她……真的……」

  「她真的……」

  那刻,聽著天祈斷斷續續的聲音,望著他木然的神情,外人絕對不會相信,那個在每個人都扮演開心果的開朗男生,總能爆出烏龍笑料的男生,彷彿永遠像太陽那麼陽光耀眼的男生,會有如今這樣失魂落魄的模樣。

  宛如所有的光芒都消散無蹤,只剩那一雙對世間絕望的空洞神情,那真的是一個記憶退到六歲的孩子的表情嗎?

  難道天祈當年接受自己母親死去的當下,就是這個模樣嗎?

  而她──卻讓他再一次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 

  
  「她明明說會趕快來接我的……明明……」依然處於自語情況的天祈,終而抵不過內心的悲慟,在采靜阿姨的懷裡放聲痛哭,「嗚嗚……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嗚嗚……」

  望著這幕景象,依玲愣然,但內心的痛楚卻在看見這個情況後不減反增。

  她的眼角順時泛起了淚光。

  眼淚滑下眼角,靜靜地,沒有聲音……


  怎能忘記,世上有一種情,比愛更深,比血更濃──

  然而──

  又怎能讓他再次經歷一次,那份比失去還更殘酷的歉疚與折磨……

  『我的親生媽媽很早就死了,在我幼稚園的時候。』

  殘忍而悲傷的事實真相,但男生臉上卻噙著一抹笑意。依玲永遠無法忘記,小學五年級那年,那一刻,天祈臉上的表情:

  『而且還是因為我才死的。』

  一抹……

  令當時的她都不禁為之心寒的,冷笑。


  

    ※ ※ ※   


  事後,依玲立刻就向采靜阿姨道歉了。

  
  「對不起……只是我真的、真的不忍心看見阿姨妳……」她難過地說,但語音未落,一隻手卻已撫上了她的髮頂,一時間,依玲微微愣住,她的眼裡映著采靜阿姨那一抹忽現的淺淺微笑。

  這一刻依玲才驀然驚覺,連日心力交瘁照顧著天祈,阿姨的臉色蠟黃,眼神憔悴,彷彿老了好幾歲,早已與昔日丰姿綽約的貴婦形象相去甚遠。

  「我想一定是妳上輩子欠了那孩子什麼。」采靜阿姨吃笑,「不然真不敢相信像妳這樣漂亮又善良的女孩子會是天祈的女朋友呢!」

  那時的夜色低垂,天祈哭完後就睡著了,病房內一時萬籟俱寂。

  輕撫著小女生的頭頂,采靜阿姨開玩笑地說,似乎是在為沉寂的空氣灌注些笑聲,但下一秒,女子臉上忽現的疼惜的眼神卻讓原本也想跟著笑的依玲,竟哽咽得一句話也說不來了……

  「你們明明是男女朋友,擁有那麼多共同的回憶,那孩子卻完全不記得了。但儘管如此,妳還是願意常常來醫院看天祈……」采靜阿姨流露溫柔的笑顏,淡淡一笑,「妳也是因為太喜歡天祈才會做出那個舉動、說出那些話的吧?所以說我又怎麼忍心責怪妳呢?」

  「反而要感謝妳,還願意繼續陪在我那個傻孩子身邊。」她輕道,聲音如夜霧般輕柔而蒼涼,然而臉上卻有著一抹溫柔且充滿感激的微笑。


  采靜仍然記得,國小畢業前夕,天祈頭一次單獨邀請這個小女生來家裡的情況。

  那不是采靜第一次見到依玲,她也知道天祈和班上某個女同學很要好。記得有次天祈問了她不少關於女生生理期的問題,當時她還很訝異,甚至還擔心他是不是看了什麼黃色書刊,不然一個小男生怎麼會對這種事這麼認真?

  幸好,真實情況是他的一個女生朋友第一次生理期來,然而那個女同學的爸媽很早就離婚了,家裡只剩爸爸,同班的女同學也還沒這麼早來,班導又是個男生,不敢跟什麼人說,所以天祈才來和身為女人的采靜打探,想為那個女生做點什麼。

  但是頭一次看見天祈第只帶一個女生來家裡,又是依玲這麼漂亮可愛的女孩,她還是忍不住調侃道:「你不會在追她吧?」

  誰知進度比想像得還快,他們已經在交往了!

  也許是想到畢業要分別了,所以才下定決心告白吧,她這麼想,而且只要天祈快樂,她也不反對他們交往,何況她也很心疼依玲這個孩子。

  只是原以為這不過是孩子間兩小無猜的感情,一種依賴與情誼,但卻在天祈發生車禍後,發現自己錯了。

  依玲幾乎每天都會來醫院陪天祈聊天,甚至還親手整理了一本厚厚的相簿,除了介紹班上每個同學,也告訴他過去幾年來的點點滴滴。這不禁令她回想起他們那些在大人眼裡看似孩子氣的互動,然而儘管孩子氣,但那樣地不求回報,只為守護彼此,與大人間複雜的感情糾葛相比……

  這是一份何其純粹的愛情呢?

  甚至連她自己都忍不住忌妒這種愛情。  


  「雖然我心裡的確會感到難過,但每次看著依玲妳那麼有耐心的陪天祈聊天,告訴他過去所發生的事,試圖讓他想起過去這六年的記憶,但卻從不曾說妳是他的女朋友,妳知道嗎?其實這也給了我力量。」

  「我知道妳是怕給他有太多的壓力,怕他如果知道妳是他的女朋友,會因為無法怎麼回應妳對他的感情而產生歉疚感,所以才不想說的。那麼身為母親的我又何嘗不是如此呢?要一個人接受一個陌生的女子是自己的媽媽,我想任誰都很難接受的。」采靜阿姨感慨地說。

  冬日的夜晚,黑夜寂寥無邊。

  依玲頓時感受到自己的鼻子有些酸酸的,熱淚盈眶,湧現的淚水幾乎模糊了眼前采靜阿姨的容貌。她彷彿什麼也看不見了,只剩一片模糊光線…… 


  所謂的愛,之所以可以累積,是因為時間。

  所謂的傷痛,之所以可以撫平,也是因為有時間。

  然而,那些所謂的時間之所以能夠存在,卻並非是因為人們創造了那些精準的計時工具。

  時間最初之所以存在,是因為它建構在遠比身體的改變還來得深刻的記憶之上。

  所以沒有記憶裝載,時間也就不會存在。

  也在那段時間,依玲深刻體悟到,原來,記憶是這麼的重要東西,一旦失去,可以讓一個人的愛完全付之一炬,甚至不見任何殘灰餘燼。 

 

 

 

 

  《羽憶》/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