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是唐敏的語氣過於嚴肅,或是劉心銘壓根想過這個問題,被這麼一問,男生頓時啞口,答不出來。

  唐敏也沒非要一個答案,收回視線後,繼續往下道:「雖然也不一定就是這樣,採用較為強烈的手段向校方表達訴求,也許學校會即刻實施。但就我參加校務會議的經驗而言,我怕你到最後會發現自己做了這麼多,卻什麼也享受不到,覺得浪費時間。」

  「我不覺得是浪費時間啊。」劉心銘揚起一抹不以為然的笑容,「如果這件事沒有人做,情況永遠不會改變,我們現在所享受到的自由,不正是過去的學生爭取來的?若是用和平的方式沒辦法說服校方,到時再改用激烈的手段也不遲啊。」

  聞言,唐敏的嘴角抿成一條線,露出來到這裡的第一個笑容,「你當初應該要來徵選班聯會的。」

  「光是參加熱舞社就夠忙了,怎麼還會有時間參加班聯會?」

  「不一定喔。」唐敏露出未置可否的笑容,「有一屆的熱舞社社長就同時參加班聯會,最後還考上台大呢。」

  「那是他天資聰穎,我只求數學不要被當就好。」劉心銘看來也有聽說這件事,聳了聳肩。

  聽著兩人熱絡的對話,予尋始終如隱形人站在一旁。別說插不上話了,她根本不曉得自己為什麼會被拉來?

  她只知道,唐敏一看見聯署書上的發起人,就直接來七班找劉心銘了,順便叫上她。

  唐敏也注意到了予尋為難的表情,隨即結束閒聊,正色道:「既然你決定要做了,那這件事算我一份,我比你們都要了解學校的作風,一定幫忙得上忙。」

  「有主席幫忙是再好不過了。」劉心銘漏齒微笑,兩人只差沒有握手,不然予尋覺得氣氛真像是偶像劇裡的合作案談判。

  「雖然校務會議還要一段時間,但早點讓校方了解我們的訴求也什麼不好,只是我們都高三了,現在做這種一定會引來老師的關注,所以……」唐敏思忖說,但嘴角卻勾起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視線則光明正大地轉向了予尋。

  劉心銘似乎察覺出了唐敏的心思,跟著望向予尋。

  忽然成為焦點,予尋感到有些不自在,怯生生問了一句:「……怎麼了?」

  唐敏打量著她,微微一笑道:「妳應該還有在幫大傳社錄製廣播吧,下一次到各班發送連署書時,妳可以用廣播向全校宣傳這件事嗎?雖然利用臉書大家也能看見,但既然是要傳達給校方知道,我認為沒甚麼比廣播更合適了。」

  雖然唐敏的這番話有幾分道理,但予尋卻猛然睜大了雙眼。

  當初宮安生問她升上高三後還想不想繼續錄製廣播,最終她還是決定繼續錄製。

  不同的是,她自掏腰包買了麥克風,並在自己的筆電安裝了錄音軟體,改為在家裡錄製。錄製完成後,再將錄音檔用臉書傳給大傳社的學妹,也是現任的大傳社社長,請她幫忙燒錄成光碟,同樣在每週五的中午進行播放。

  若說最大的影響,除了自己午休可以好好休息,就是學妹不必再像過去的宮安生一樣,必須跑一趟音樂教室跟她拿光碟。至今為止,她和學妹幾乎不曾見過面。

  唐敏像是早預料到她會是這種反應,只是笑盈盈問:「妳覺得,我為什麼會把妳也一起叫來呢?」

  是啊,為什麼呢?

  在內心冷笑了兩聲後,予尋的視線猛然一轉,一雙夾帶殺氣的眼光隨即射向了身旁的男生。

  「不是我。」劉心銘當下就領悟出她質問的眼神為何,立即揮手澄清,「我跟唐敏沒有很熟,只有偶爾在校內活動上見過幾次而已。」

  「真的嗎?」她質疑道,自從學長坦承是他告訴了劉心銘她的事後,她就不再相信守口如瓶這件事了。

  「他沒說謊。」看著兩人的互動,唐敏不禁莞爾,「上學期的畢典妳不是在校生獻唱代表嗎?我當時有看了一眼畢聯會交給校方的表演名單,就看到妳的班級姓名。」

  一聽,予尋這才收起疑心,但同時感到一股無力,不禁伸手捂住額頭,「這該不會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了吧?」

  「我倒覺得,檸檬的真實身分到現在還沒公開才是奇蹟呢。」唐敏背著手,向她走近了幾步,目光裡打量的意味不減,「今天見到本人,我才總算明白原因。」

  是在說她本人竟然如此不起眼,完全無法與檸檬的形象聯想在一塊嗎?予尋忍不住乾笑幾聲,不知是褒還是貶。

  「我的確可以幫忙在宣傳這件連署。」她輕吐了一口氣,用平淡的語氣說,「只是若希望連校方都能聽見,我覺得不太可能,因為大傳社在播放廣播時,都會關掉各個處室和辦公室的廣播器,也就是說只有學生能夠聽見,除非那時老師正好在走廊上,才有可能聽見。」

  「其實原本是連高三那層樓的廣播器都會關掉的,因為過去的學長姊都覺得中午的廣播會干擾唸書,直到上一屆沒人反應才繼續開著。」語落,她的臉上不禁流露出了一臉難耐的笑意。

  「如果就打開這麼一次呢?」唐敏問。

  「教官是不會同意的,當初大傳社光是爭取到校內廣播的機會就很不容易了,如果不同意還是做了,也許大傳社會被禁止使用廣播器。」

  雖然這些都是宮安生說的,但教官一直很排斥大傳社使用校內廣播,每次廣播器出了問題都直接認定是大傳社的責任。

  「那也沒關係,至少全校學生都會知道,只要學生們討論,老師們就會知道。再說,如今檸檬也是全校無人不曉的人物,當活動發言人是再適合不過了。」唐敏的嘴角始終掛著一彎笑,眼底裝著計劃的心思。

  接著,她瞥了眼劉心銘手裡的連署書,一張紙上,半面是表格,半面是密密麻麻的連署內容。

  「過去一直都有人說要廢除這條服儀,但始終沒有人真正去做,這條服儀早該被廢除了。」她自語般道,一雙意味深長的眼睛落向面前的男女時,眼底同時多了幾分深沉。

  只是,隨著上課鐘聲悠然迴盪在整條走廊,女生的表情又變回一如往昔的自若與高不可攀。

  但予尋和劉心銘的內心卻同時升了一股不祥的預感。

 

  而這一天,是西元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一號。

  在這之前,已經有不只一間女中曾在升旗發生集體脫褲,只為爭取穿短褲進校門的新聞事件。如同點燃了革命的火花,從那時起,許多高中私底下都開始向校方爭取自己的褲權,差別只在於有沒有登上新聞版面。

  如同時代的浪潮,不會有學生懷疑這件事的可行性,差別也只在於是否有人主動站出來爭取。

  只是,這時候的高中生,大概沒有一個人想得到,這股浪潮會在幾年之後,促使教育部決定頒布新的法規,鬆綁台灣逾百年來的服儀管制,並進一步朝向全面解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