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溽暑,陽光毒辣,悶了一整夜,早晨的教室總是一片悶熱,開了電扇也難以驅走這片熱氣。

  予尋坐在椅子上,平心靜氣地背著英文單字,但從後座散發過來的煩躁氣息,仍讓她感到無奈。

  她扭過頭,瞟了一眼後座的男生,就見他正坐在椅子上脫去運動長褲,但放心,他裡面還穿著一條運動短褲。

  將脫下的運動長褲塞進書包後,男生才總算能靜下心來看書。

  「看你每天都穿兩條褲子來學校,我看著都覺得麻煩了。」予尋語帶調侃說。

  「現在是七月,早自習之前還不能開冷氣,我才是看妳一直都穿長褲,看著都覺得更熱了。」劉心銘反諷了一句。

  對峙了一秒,女生冷然地道出一句:「我比較怕冷。」

  「算妳行。」他做出投降狀,但表情仍是一臉不耐,「如果教官不會在校門抓穿短褲的,誰想在大熱天穿兩條褲子。」

  「那你可以和我一樣早點來學校,這樣進校門就不會有教官了。」

  「妳是提早一小時到校耶,早過頭了吧,而且放學還是有教官,那是不是也要晚一小時離校?」

  對此,予尋無話反駁。

  高三的暑期輔導在七月中旬展開,過去兩週,劉心銘最常掛在嘴邊的事,就是這條「運動短褲僅限校內穿著」的服儀規定。

  換個說法,就是禁止在校外穿著運動短褲,但這就是弔詭的地方了,既然人都不在學校了,教官又怎麼管得到呢?

  於是現實的情況就變成──只要進出校門的那一刻,那一剎那,不要穿著運動短褲即可,這種為人詬病的校規。

  也許,是正值七月酷暑,再加上唸書本來就是件考驗耐力的事情,更或是高三的生活就是如此枯燥乏味,所以就連這種芝麻綠豆的小事,都成為了男生想要連署全校學生廢除的大事。

  「我的臉上有甚麼東西嗎?」見予尋的目光始終停留在他臉上,劉心銘困惑地摸了下臉頰。

  「沒甚麼,只是忽然覺得我的喜好有些獨特。」淡淡說完,她便轉身繼續默背單字,留下表情更加困惑的劉心銘。

  自生日那天,除了隔日的成發表演,她和江閔正再也沒有聯絡,也沒在早上的公車站遇到他,每每想到這,她的內心不免湧起一陣失落和難過。

  但若非如此,她也不會開始正視自己的感情,發現自己比想像中的還要喜歡劉心銘,喜歡到了開始質疑自己的地步。

  然而,如同大人總在感嘆歲月不饒人,一個暑假過去,少女也在感嘆青春不等人。

  隨著第一次模擬考結束,每每看著黑板上一天天倒數的日子,她就越發惆悵,因為她和劉心銘的關係非但沒有半點進展,座位還分開了。

  不過,最令她傻眼的,莫過於劉心銘擬好了一份連署書,並印好了一整疊帶來學校。

  「我一直都有說要連署廢除這條服儀,只是你們都覺得我只是在開玩笑。」他不以為意說。

  幾個同學圍著他的位子傳閱那些連署書,起先是傻眼,但隨後是齊聲的拍手叫好,隨即就在聯署書上簽名了。

  半天下來,劉心銘已經跑遍了高三各班,將連署書交給各班班長,請各班班長代為轉發給同學簽名。

  但還未來得及繼續發給高二各班,當天下午,這份連署書就出了問題。

 

 

 

 

  靜蕩蕩的走廊。

  物理實驗室外。

  予尋實在沒想到,自己又會被拉來戀舞社過去團練的地方,只是這次拉她來的不是洪孟潔,而是已經卸任主席職位的唐敏。

  唐敏先是瞟了一眼手裡的連署書,那應該是劉心銘發給他們班的,上頭還有不少人的簽名,隨後用淡淡的語氣說:「這份連署書根本不行,你重擬一份吧。」

  立即就換來了劉心銘的一臉不解。

  「為甚麼?」他皺眉問,同時接過了那張自己費心擬出的連署書,「我自認連署的理由寫得還蠻詳細的啊,而且都發給高三各班了。」

  唐敏雙手抱胸,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我問你,收回來後你要怎麼統計全校有多少人簽名了?雖然是一班一張,但上面只有空白的表格,沒有名條,若是有人不小心簽了兩次,你要怎麼確定你統計的人數是對的,要怎麼知道到底有誰還沒簽,難道要一個一個去對照名字?」

  被這麼質問,劉心銘也不生氣,只是看著手中的連署書,再度問:「妳的意思是,連署的表格要做得像點名簿那樣,大家簽自己的名字後面?」

  「雖然這樣有點花時間,但這樣收回來時,就能一目了然誰簽了,誰沒簽,又有幾成的學生簽了。」

  「原來如此,不愧是當過主席的人。」語畢,他揚起一抹燦笑。

  聽著男生恭維的語氣,唐敏依舊面不改色,繼續往下說道:「不過就算收齊了連署書,還是得等到期末的校務會議,由學生代表向校方提出這項議題,如果這項議題通過了,就會在下學期的服儀委員會投票表決。」

  「意思是說,我不必這麼早就讓大家簽連署書嗎?」

  「我的意思是,服儀委員會是在下學期的三月底召開,就算這項議題真的通過了,也不可能馬上實施。」一時半刻,唐敏輕吐了一口氣,語氣少了幾分剛毅,多了幾分感慨,「公民課不是說過,法條的修改有一定的程序,就算立院通過也必須經過一段時間公告,學校的校規也是如此,就算這條服儀真的廢除了,但真正開始實施的時候我們都已經畢業了。」

  頓了一頓,唐敏的語氣不自覺放低,目光直直落在男生臉上,「也就是說,就算你花再多心力,你也享受不到這項權益,即便如此,你還是願意花時間在這件事上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