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在廢除服儀的這件事上,唐敏的加入的確是一大助力,但俗話說得好,一好配一壞。

  唐敏之所以能夠當上主席,絕不是只有一張美艷的臉蛋。時常參與校內演出活動的予尋和劉心銘,都曾見過唐敏是如何管理班聯會的,並對唐敏心生畏懼。

  如今,儘管連署發起人是劉心銘,但主導權完全落在了唐敏手上。雖然唐敏甚麼也沒做,只是給予他們口頭上的建議,但光是在旁監督他們的進度,就給了他們足夠的壓力去執行這件事。

  但最令予尋驚訝的,並非是唐敏的加入,而是連洪孟潔也想參一腳。

  如果不是作為中間人,引介洪孟潔認識劉心銘,她絕對沒有想到這兩個人竟然會這麼合得來。

  彷彿是找到了一起抗戰的同志,兩人第一次見面就一拍即合。

  從互吐自己對這條服儀有多不滿,到自稱自己是「褲權自由聯盟」,並決定創立粉絲專頁宣揚理念,再到後來共同描繪著美好的校園願景,始終在旁看著他們的予尋,忽然覺得,究竟是他們太有理想抱負?還是自己太不熱血,所以無法產生共鳴?

  然而,組成聯盟終究是好事,因為她和劉心銘接觸的機會也變多了。

  身為連署發起人,劉心銘不時會來徵詢她的意見,而身為發言人,予尋也會先將講稿給劉心銘過目。

  於是,這個只有四位成員的臨時聯盟,倒也有個鮮明的角色分工,劉心銘是發起人,檸檬是發言人,唐敏是幕後的籌畫者,洪孟潔則是粉專的網管。

  在網路和廣播的宣揚下,不出一個禮拜,連署書就全數收回了。

  簽署的比率幾乎和年級成正比,高三幾乎都簽名了,高二大概有九成的學生簽了,反倒是這項連署的最大受惠者小高一,不是有幾張沒幾個人簽,就是把連署書搞丟了,以至劉心銘和洪孟潔必須來回好幾趟,才總算讓讓簽署的比率達到九成以上。

  但終究還是高三生,排山倒海的考試壓力追趕著他們。

  在將連署書交給新任的班聯會主席,請他在期末的校務會議提出這項議案後,他們隨即投身書海的懷抱,不再有一絲雜念,彷彿連署這件事從不曾發生過。

  這段時間,雖然她和劉心銘的座位分開了,但每天放學都會留校自習,再加上彼此的公車是同一條路線,兩人放學時常一起回家。

  「不要猶豫了,去告白吧。」

  說這句話的是丁巧琦。

  升上高三後,每到假日她都會和丁巧琦一起在補習班唸書,兩人相處的時間自然比以往要多。

  聽完予尋的戀愛煩惱,丁巧琦幾乎是想也不想,直接說道:「你們每天放學都搭同一班公車了,我保證他也一定對妳有感覺,趕快去告白,不要浪費時間了。」

  「可是我們是高三耶?」予尋用筷子戳了戳碗裡的貢丸,聲音扁扁的。

  「就因為已經是高三了,所以才更要把握時間啊!你們快畢業了耶,能相處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這又是丁巧琦為她所詬病其中一個的地方。一向視讀書第一,認為社團活動是浪費時間的丁巧琦,卻將戀愛擺在了比唸書更高的位置。

  「那假如我告白了,但他其實對我一點感覺也沒有怎麼辦?」予尋苦著一張臉,依舊沒有什麼胃口,「我們不是連朋友都當不成了?」

  「男女之間本來就不可能有純友誼,而且這樣妳就可以專心唸書了,不用再東想西想了,不是很好?」她說得理所當然,「直接告白吧。」

  「又不是妳去告白,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就說出口。」予尋望著熱氣蒸騰的湯碗,難耐地嘆了口氣。

  然而,高三的確不是個問題。

  也許正如丁巧琦所說,正因為快要畢業了,所以周圍出現了好幾對情侶。雖然不是在班上,而是高一或社團的同學,但都有志一同地在這時候談戀愛,仍令予尋不得不在意。

  彷彿正因為生活只剩下了唸書,於是戀愛就這麼自然而然走了進來,為枯燥的高三生活點綴些春風的色彩。

  聽了丁巧琦的建議,予尋也很仔細想過告白這件事,她沒有勇氣親口表白,也不想用寫情書這種會留下證據的方式。左思右想,她竟想到了一個絕妙的方法,而且只有她才能做到。

  可儘管如此,終究還是告白啊,她沒有勇氣。

 

 

 

  秋日的涼風捲起一地的落葉,聲響撲簌簌地傳出,聽起來蒼涼又清冷。

  予尋坐在操場的一角,看著那一對男女沿著操場跑道散步的身影,心底不由得一陣黯然。

  看見劉心銘和陳映羽有說有笑地走在一起,直至今日,她才想起,自己一直忘了問劉心銘,他那個酒窩朋友到底跟陳映羽復合了沒?

  油然記得,去年這個時候,那兩個人一手組織了全班的啦啦比賽,雖然最終帶領全班獲獎的是陳映羽,但劉心銘作為後盾還是相當盡責。

  無法否認,她的內心沒有那麼一絲妒意,特別是那兩人的座位如今離得又近,她的擔憂以日劇增,終於在一天夜自習結束,前往公車站的路上,讓她忍不住脫口而出,問:「你剛剛和陳映羽在聊什麼?」

  兩人此刻正走出校門,朝地下道走去。

  劉心銘看來有些意外,嘴角揚起一抹笑:「妳怎麼會想問這個?」

  「因為看你們聊了很久,純粹好奇。」她假裝不以為意說,但沒說出口的是,不只剛剛,還有過去幾日來你們也都聊得很開心。

  劉心銘也沒多問,坦率地回答了她的疑問,「也沒什麼,只是得知她家也有讓她出國留學的打算,就聊了一下。」

  「出國留學?」她的內心狠狠一震,眼神一時有些茫然。

  「目前還不確定,如果明年順利申請上了,我可能會去國外唸書。」

  「你家裡有錢可以供你出國?」予尋勉強擠出了一個笑容說。她本來就覺得像陳映羽教養那麼好的女孩,家境應該不差。

  「這不是有沒有錢的問題,只是父母希望我能出國唸書,所以很早以前就在準備我的讀書基金了。」

  「那你呢?」她忽然問,眼睛直直望著他,「你想出國嗎?」

  沒想到會被這麼一問,劉心銘先是一愣,但很快又掛起了笑容,「大家現在不都說台灣的文憑不值錢嗎?要是真的能出國唸書,沒什麼不好,不是嗎?」

  是啊,沒什麼不好……

  予尋沒再開口,只是繼續往前走,但思緒卻已經飄得老遠。

  她想起丁巧琦勸她告白的那些話,她一直不以為然,直到今日才能正體悟到那些話的涵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