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動也不動,目光膠著在手腕上的那條手鍊。

  這不是一體成形的銀飾,上頭掛有許多星星月亮的垂墜,在幽暗的光線下散發出內斂而沉靜的光澤。她能想像,若是配戴這條手鍊跳舞,搖曳的垂墜會是自成一格的舞蹈。

  下定決心似地,她別開了視線,將手心從他的掌心抽去,「抱歉,我不能。」

  摸到冰冷的空氣,江閔正先是一愣,隨即低頭露出一抹苦笑。

  「半年。」她的喉嚨乾澀,聲音低得不能再低,視線落向了紅磚鋪成的地面,「如果你是在半年前跟我告白,我一定會答應。」

  「怎麼聽起來好像妳曾經是喜歡我的?」

  「因為半年前的我,沒會有理由拒絕你。」

  「所以現在拒絕我的理由是……」他歛下了笑意,拉長了音,「妳有喜歡的人了?」

  女生沒有回應,但她愕然的表情和僵硬和臂膀已經洩漏了答案。

  他不以為意問:「是班上的?」

  她點了點頭。

  「熱舞社的?」

  她再度點頭,但下一秒卻睜大了眼。熱舞社的成員眾多,但能夠待到高二,並且真正在舞社裡活躍的男生也不過六人,而其中只有一位是七班的。

  「你怎麼知道?」她抬起錯愕的目光。

  「予尋,我喜歡妳,怎麼會看不出來?」他面露苦澀,「可以說,正因為我察覺到了,所以才決定跟妳告白,但沒想到還是晚了。」

  她再度垂下臉,就怕若直視他的眼睛,就會被內心的罪惡感淹沒。

  「手鍊妳就留著吧,其實沒有妳想像得那麼昂貴,明天的成發我還是會幫妳,只是是最後一次了,我們都高三了,以後應該不會有時間玩社團了。」

  聽見話語中的「最後一次」,予尋連忙抬起頭望向他,茫然地開口:「我們……不能繼續當朋友嗎?」

  夜風中,一彎完美的脣線浮現在男生的嘴角,他明明在笑,可是眼底卻沒有半點笑意。

  「從一開始,我想當的就不只是朋友。」他徐緩地開口,每一字都參雜著苦澀與淒涼,「妳真的覺得,一個男孩會毫無理由地幫一個女孩嗎?」

  「可是宮安生……」她欲反駁。

  「他是大傳社社長。」他斷然道,但聲音依舊含笑,「幫妳是他的義務和責任,他是個責任感很強的人,不然大傳社的學長姊也不會選他當社長。」

  彷彿無話可說,她別開了臉。

  四周沉寂,時間如砂礫般流逝,她不記得兩人後來說了甚麼,只記得最後只剩自己一個人獨坐在長椅上,望著手腕上那條看似輕巧,實則無比沉重的手鍊發愣。

  她想,她的生日是不是被詛咒了?

  三年前的今天,她滿心期待地出門慶生,最後卻在金碧輝煌的錢櫃大門外痛哭失聲;三天後的今年,好不容易收到了男生的告白,卻斷然拒絕了,深深傷害了他。

  為什麼到頭來,這一天還是這麼令她痛苦?

  望著男生離去的背影,她忽然想起,是多久以前,他們還只是素昧平生的陌生人,以為自己和對方永遠是兩條平行線?

  她想起,他們開始有交集的那一天,明媚的陽光,清新的空氣,那是一如既往的早晨。

  她背著書包匆匆趕到公車站牌,公車正好駛進站牌。

  沙丁魚似地,那輛車擠滿了酒紅制服外套的高職生,司機先是揮了下手,接著往後一指,最後不停站,直接開走。

  連續兩次,她都只能眼巴巴地看著公車從眼前駛離。

  再瞄一眼錶腕,眼看再搭不上車就會遲到,她的內心既焦躁又無奈。

  然而,就在她猶豫著是否該改搭計程車時,前方一輛計程車忽然開始減速,最後停在了這個公車站。

  她扭頭望去,正好與拉開車門的男生對上視線。男生向她遞上一個無害的笑容,「要不要一起搭,反正我們都是要去學校?」

  一時間,公車站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向了他們身上。

  「那麼車錢……」

  「反正我自己搭也是同樣的錢,就順便載妳,今天要升旗,我實在不想被教官記遲到,妳應該也一樣不想被記遲到吧?」

  聽見男生大方的語氣,予尋忽然覺得周圍正在等車的大姊姊們,全都向她投來了羨慕與感慨的目光。

  羨慕,是來自於男生英雄救美的護送。

  感慨,是她們曾經也都如此青春過。

  「謝謝。」她露出感激的微笑,接著朝他走去,「只是車錢我還是會付一半,如果都讓你出我會很不好意思。」

  他似乎並不意外她會這說,只是聳了聳肩道:「好。」同時為她拉開車門,示意女士優先。

  一踏入車內,車內的空調便夾雜著小型車獨有的密閉氣味向她撲面而來。

  兩人各自坐在靠窗的位子,中間隔了一個空位。

  也許是過去一年每天上學都會在公車站遇見對方,再加上都知曉對方曾從邱萍臻的口中打探過自己的名字,第一次的聊天並不尷尬,十五分鐘的車程,兩人聊了不少事。

  她怎麼也想不到,過去這個從未說上一句話的男生,一眼就能認出她是宮安生那支舞蹈影片的女主角。

  更想不到,得知她拒絕了魔術社成發的開場舞後,他的臉上竟揚起了一抹玩笑的笑容。

  車內閉密的空調,專注駕駛的運將;車內搖晃的座椅,窗外的橋上風光。

  她扭頭望向他,窗外是一片湛藍無雲的天,陽光從窗外灑落進來,將男生的白襯衫和笑容一齊打亮。那一刻,不過短短四個字,但卻像是裹上了一層魔力,給予了她站上眾人面前的勇氣──

  『我會幫妳。』

  那時的她,以為這就是命運般的相識。

  住在同一個學區,從小就讀同一所小學和中學,擦身而過了無數次,並在人生裡最花漾年華的十六、七歲的認識彼此。

  這樣命中注定般的情節,只要是少女,不可能不會心動。

  但誰能料到,四個月後,同樣是在車上,有專注駕駛的司機,只是是歸心似箭的公車;同樣是在搖晃的車上,只是窗外是一片寂寥靜謐的夜色,打照在男生臉上的是冰冷的流光。

  男生同樣是一副看透一切的含笑目光,臉上掛著玩笑的笑容,說出令她難以捉摸的反詰問句。

  她逃難似地刷卡下車,對這個男生只有畏懼,沒有半點心動。

  可誰能想到,在後來的日子,她卻從這個男生身上明白,所謂的愛情,不單只是展現美好的那一面,而是要連自己狼狽的那一面都能接受。

  開心時想到他,難過時想到他,就算不用刻意假裝也能自在相處。就算有時會產生摩擦,至少都是自己最真實的情緒。

  不是少女對戀愛的憧憬,不是孤單寂寞找人愛,而是非那個人不可。

  即使會因此傷害另一個男孩,也不願後悔。

  即使用盡全力去遺憾,也不要後悔。

  對她而言──

  這才是真正的愛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