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燈散發著淡淡的光暈。

  小公園裡一片祥和寧靜,除了一對學生模樣的男女,就只有兩個在使用健身設施的中年婦人。

  距離魔術社的成發不到一個月,她和江閔正每週會都會約在這裡討論與練習,就和去年一樣。

  隨著音樂停止,兩人各自拿起水瓶,在長椅上坐下。

  予尋率先聊起最近收到的成發表演的邀請,也許是登上了網路新聞,檸檬的知名度大增,校內外有好幾個社團都希望檸檬能在他們的成發跳中場舞。

  就連劉心銘也興致盎然地跑來問她,願不願意在熱舞社的成發跳一曲?她對眼無言,熱舞社有那麼多舞藝高強的社員,她上場只有當炮灰的份,當下就一口回絕了,要他別來湊熱鬧。

  「那妳怎麼回覆那些邀請?」江閔正笑問,「不會是全都答應了吧?」

  「如果全都答應,我這次的期末考大概會很淒慘吧。」她挖苦自己,「我只答應成發在暑假的,也就是在魔術社之後,大概有四個。」

  雖然接了那麼多社團的演出邀約,但她的表演只有一套。既然這本來就是為了魔術社準備的,沒理由第一次的演出是獻給別的社團。

  「真是想不到,會有今天這樣的成績。」江閔正忽然有些感慨地說,一絲淺淺的笑意掛在嘴角。

  「我也沒想到。」她露出同樣感慨的笑顏。一年前,她是以怎樣畏懼的心情首次以檸檬的裝扮站上舞臺的,她至今都還歷歷在目,誰想得到,那會是一切機會的開端呢?

  「也許再過幾年,妳就會成為大明星了。」江閔正開玩笑地說,他指的是經紀公司邀請她去試鏡的那件事。

  「幾年也太快了吧,大概也要熬個十年才能成為大明星吧。」她笑出聲,反正就算再過十年也才不過二十七歲,年輕就是本錢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

  「再說,我也沒打算以檸檬的身分出道。」

  「是覺得『亞洲天后檸檬』聽起來太沒魄力嗎?」江閔正笑了出來,語氣帶有七分玩笑。

  予尋也笑了,搖了搖頭道:「因為我不可能永遠戴著這副面具。」

  她望著四周靜謐的一草一木,眼底溢滿感傷的情緒,「我總覺得,神秘感本身就是一種魔力,假如我拿下了面具,就沒有這股魔力了。」

  「的確。」他了然一笑,因為魔術也是這樣存在,正因為不曉得戲法背後的機關,才會看起來像是魔法一樣驚奇。

  「還有就是,」她的雙手向前伸直,伸了個懶腰,一陣鈴鐺般的笑聲頓時劃破了沉寂的夜色,「我的確不喜歡『天后檸檬』這個稱號啊!」

  他沒轍地笑了,但語氣裡的玩味不減:「那麼教主、女王?」

  她笑而不語,只是搖了搖頭,再次開口:「教主太low,女王太俗氣,天后聽起來雖然還不錯,但久了也會讓人感覺有些廉價,所以──」

  夜風拂來,吹動著女生的髮絲和衣衫,她仰頭望著寂寥的夜色,一抹自滿的笑靨在臉上綻放。

  「我要成為傳奇。」

  出人意表的答案,男生忍俊不禁,笑了一聲:「妳是說棒棒糖的那個《我是傳奇》?」

  該說棒棒糖怎麼會出現在對話裡,還是江閔正居然會說出了這個男團,予尋一時不知該吐槽哪一個,選擇繼續往下說:「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不覺得這樣比較適合檸檬嗎,就像一段高校傳奇?」

  她向夜空張開了雙手,滿臉憧憬,「因為我只想讓檸檬存在我的高中就好,這樣每每提起檸檬,就會想起我獨一無二的高中三年。」

  「傳奇……」他一手撐著長椅,淡道了一句,聲音輕得只有自己聽得見,唯有視線始終不離女生那張充滿光彩的清純臉龐。

  察覺到身旁的人沒再回應,予尋下意識轉過頭看他。

  此時此刻,由於彼此都是坐著,她正好能平視他那一雙含笑的清澈眼睛。

  四目相交的這一瞬,時間彷彿靜止了,彼此的眼中正倒映著對方逐漸褪下去的笑容,表情介於茫然和尷尬之間。

  可是,還不及思考下一步動作,一道稚嫩的聲音嚇得兩人差點跌出長椅。

  「你們在做甚麼?」小女孩睜著骨碌碌的大眼,她的身後還跟著一名小男孩。

  看見這對姊弟,予尋兩手撐著長椅,默默鬆了一口氣。

  江閔正則是再度掛上笑容,回應小女孩:「在討論演出的事呢。」

  「姊姊剛剛跳了一段時間,現在在休息,順便跟哥哥討論表演的內容。」予尋接在後頭解釋。

  最近練習時這對姊弟都有出現,他們家就在小公園的隔壁,十步之遙的距離而已。有次,他們正好看見予尋在這裡跳舞,覺得很酷,也想跟著一起跳,於是從那之後每每看見予尋,便纏著她學舞。

  予尋本來還想,今天怎麼沒看見這對孩子呢?

  「我還以為你們在談情說愛。」弟弟用純真的語氣說,兩人差點沒吐血。

  「弟弟,你從哪裡學到這個成語的呀?」江閔正彎腰笑問一句,「八點檔嗎?」

  「甚麼是八點檔?」兩個孩子紛紛歪了頭。

  長椅上的兩人哭笑不得。

  但也罷了,兩人只是接連離開長椅,陪他們玩。

  因為誰小時候不是如此,只要是一男一女就會擅自畫上愛心傘,多麼單純而幼稚的年紀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