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時分,還沒打開便當,她就被叫了出去。

  應該說,洪孟潔直接走進班上,二話不說就拉著她往外走。

  高三走廊的其中一端,鄰接一棟專科大樓。她被洪孟潔拉來人煙罕至的物理實驗室外,想想,這裡曾是戀舞社中午團練的地方。

  洪孟潔的嘴角止不住顫抖,彷彿是在壓抑些甚麼,先是說了一句:「我昨天看了下社團的粉專,看到妳翻唱的那支影片,點閱率破了三十萬了!」

  「真的嗎?」她的嘴角上揚,語氣雖然高興,但卻不到欣喜若狂。

  畢典結束隔天,宮安生不知哪根經不對,竟然盤問她怎麼不跟他說畢典要唱真珠美人魚的歌?

  接著不出一個禮拜的時間,繼大一的那支舞蹈影片之後,檸檬的第一支音樂影片也出爐了。只是這次只需要在校內取景,再對著音樂軟體好好唱完一遍,剩下的就是交給宮安生強大的剪片技巧。

  看似簡單,她卻足足錄了五個小時,重錄了十五遍以上。由於不是在錄音室錄製,過程中只要有任何一絲雜音,像是外頭正好有車輛行駛而過就必須重錄。

  她當時很費解地問:「你是不是覺得成為電影導演太渺茫了,打算改當MV導演?」立即就被宮安生賞了一記白眼。

  她不明白,明明只是一首動漫歌曲,連原創音樂都不是,他這麼執意要拍成MV的理由是什麼?

  直到發現宮安生竟然跟能跟她聊上真珠美人魚的劇情,討論哪一幕令人感動,哪一首歌最好聽,她才總算領悟到了原因。

  「難道男生就不能看嗎?」他氣得臉都紅了。

  這次換予尋忍不住給他一記無言的白眼。

  原來,宮安生跟她一樣,都只是出於都童年的懷念。

  也不知是宮安生的剪接又更進一步了,還是她有勇氣在感傷的畢業典禮唱這首歌,又或是最近電視頻道正好在重播不少經典卡通,影片一發布就獲得廣大的迴響。有網路記者注意到了,寫了一篇網路新聞,在八年級生間掀起了一股懷舊卡通的風潮,陸續開始有人翻唱不少懷舊歌曲。

  所以說,既然都能登上新聞,她又怎麼會驚訝點擊率這種東西呢?

  顯然洪孟潔特地拉他出來,要說的並不是這件事。

  「剛剛粉專收到一則要給檸檬的私訊,妳要不要猜猜看是誰?」洪孟潔壓抑著興奮的情緒問。

  「誰?」她懶得去猜。

  「是經紀公司──」洪孟潔伸手雙手按住她的臂膀,用力地搖了幾下,「是經紀公司傳給妳的訊息啊!」

  她呆住了,任憑身體被搖動著,也發不出一句話。

  「那個人說,他們公司明年暑假有個練習生培訓計畫,類似韓國的練習生制度,他在之前的學校舞會就有留意到妳,說如果妳願意,可以明年暑假去他們那邊試鏡!」洪孟潔說得口沫橫飛,雙手用力地按住她的臂膀。

  呆了半晌,予尋才好不容易擠出一句話:「妳說……什麼舞會?」

  「就是今年學校的舞會啊,不是有邀請很多藝人嗎?妳的表演接在飛球樂團之後,他們的經紀人就那麼剛好注意到了妳的表演!」

  「天啊天啊,妳要成為明星了耶!我的天啊!」這一刻,洪孟潔幾乎是全身的力氣抱住了她,她也終於理解為什麼洪孟潔要把她拉出教室了。

  「妳是說真的?」相較於洪孟潔的激動,被抱住的她是意外地冷靜。

  洪孟潔鬆開手,隨即從口袋裡拿出手機,「不信妳自己看。」

  不知過了多久,閱讀著那則私訊,她的感知才總算甦醒了過來。她不禁伸手捂住嘴,不知該笑還是該哭。

  這一次,換洪孟潔呆住了,因為予尋二話不說用力回抱住她,口中不斷說著「謝謝」,幾乎哽咽。

  從四歲開始,每一次上臺表演,每一次參加舞社,她都感覺離夢想前進了那麼一小步,可是卻從來不曾有這種近乎夢想成真的感覺,彷彿拿到了夢想的入場券。

  她第一次深深覺得,自己是個幸運的女孩,但跟中了樂透、賭博贏錢的那種幸運不同,是受到上天眷顧的那種幸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