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回程,予尋都未能找到宮安生將手機還他,便上了遊覽車。

  晚上回到渡假村,看見飯店房間是清爽的藍白色系,格局還是高挑的樓中樓設計,同房的女生各個又驚又喜,一放下行李就迫不急待地跑上樓。

  十分鐘後,一群女生在樓下的床鋪玩枕頭仗,予尋坐在樓上的地板,戴著耳機,背倚著牆,安靜聽歌。

  直到一陣冰涼驀然襲上臉頰,她先是微微一愣,隨後扭頭看向不知何時走上樓的陳映羽。

  「喝嗎?」陳映羽雙膝跪地,雙手各拿著一瓶罐裝水果啤酒,笑盈盈問。

  「怎麼會有酒?」她沒有接過,只是拿下耳機,好奇問。

  「我們剛剛下去超商買的。」

  「我們不是還未成年,店員會賣給妳們嗎?」語畢,她順勢伸手接過其中一罐葡萄口味的啤酒。

  「想說到時結帳時被要求拿身分證再說,還是拿囉。」陳映羽眨了眨眼,順勢坐到她旁邊。

  隨著彼此都拉開了酒罐的扣環,陳映羽再度笑道:「畢旅怎麼可以沒有酒呢?」

  予尋回以一抹笑,隨之低頭啜飲了一口,散發出水果香氣的冰涼液體直著喉嚨流下,隨後才嘗到一股苦澀。她不禁想起,國中時補習班老師曾分享過自己高中畢旅的經驗,說酒和女人是畢旅不可或缺的。

  不過,這些女生都很乖巧,大概不可能冒著被送回學校的風險,去拜訪男生房間就是了。

  「對了,我們剛剛去買酒正好遇到劉心銘他們,約好等下一起去夜遊,妳要不要一起去?」

  不過,她也沒想到,還有另一種方式同樣可以達到兩全齊美,讓正在喝酒的她差點沒嗆到。

  「什麼時候?」吞下口中的啤酒,一張嘴,她才驚覺自己問了個蠢問題。

  「就等一下啊,大概八點的時候。」陳映羽再度一笑,「離查房還有一段時間,最後一晚都待在房裡很無趣吧。」

  「可是我等等得下去中庭一會,朋友的手機在我這,我得還給他。」她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

  陳映羽沉思了一會,但很快又笑了:「那沒關係啊,我就跟男生說就約在中庭,妳可以先下去還他手機,之後我們到了再一起走就好了。」

  「一起去吧。」陳映羽精緻的臉龐正盛放出真誠的笑靨,就如當初忽然跑來問她畢旅要不要同房。雖然是為了湊人數,但那樣的邀約仍令她倍感溫暖。

  讓她不忍回絕。

  「那妳等等就先下去把還手機給朋友吧。」得到正面的回覆,陳映羽的臉上再度綻放明亮的笑容。

  然而,陳映羽隨後道出的話語,卻讓她微微一愣。

  「我看妳這兩天心情都不是很好,今天是最後一晚了,就不要太拘束好好享受吧。」

  那一雙毫無雜質的眼眸,此時正倒映著一張愣然的臉。自己一向低調安靜,就算身體不適或心情不好也和平日的模樣沒兩樣,所以不曾想過會有人注意到自己的異樣。

  「妳怎麼會這麼覺得?」她乾笑了一聲,再度低頭啜飲了一口啤酒,刻意不去對上她的目光。

  陳映羽的目光向上飄,思忖了會才開口說道:「只是妳給我的感覺就是這樣。」

  聞言,她垂下了眼臉,握著手中的酒罐,沒有回應。

  陳映羽也沒有多問,閒聊了幾句就走下樓了,再度留給她一片寧靜。

  她目送著女生下樓的背影,白淨的上衣露出腰部一小段無暇的肌膚,灰色的短褲底下是一雙膚色均勻雙腿,就算穿著居家服也難以掩蓋那股優美的氣質。

  若不是陳映羽,她不會相信,有這麼一個女生,明明擁有站在人群中心的美貌,卻不曾玩社團或加入班聯。個性不張揚不跋扈,認真又有教養,就算是身在同房的女生群裡,也不是中心人物。

  除了去年聖誕節擔任她的小天使,她想不到她有任何原因會待她如此之好。她待誰都一樣好,不會去計算利益得失。

  若不是遇見了陳映羽,她不會相信,有這麼一個女生,無論外表還是內心都一樣美麗。

  比誰都要值得被愛。

  

 

  與此同時,自這間房往上數三層樓的位置,正好是一間男生房。

  一群人正圍著小方桌打麻將,房內除了男生的吆喝聲,還有女生清脆的笑聲,笑鬧聲不斷,好不熱鬧。

  江閔正坐在東家的位置,剛喊了一聲「碰」,口袋裡的手機就忽然震動起來。看了眼來電顯示,他隨即離席,走到房內的角落接聽。

  東家的位置此時已有人替補,掛斷電話後,他便向那群人喊:「我現在要下去一下。」

  「下去幹嘛,會買吃的嗎?」出聲發問的是班花。

  「幫別班的朋友拿他的手機,他的手機忘在別人那裡了。」他走到房門口,拿出鞋櫃裡自己的運動鞋,「回來如果有經過超商,我再打電話給你們。」

  「那他幹嘛不自己去拿?」出聲找碴的人是邱萍臻。

  「他沒有手機可以跟別人聯絡啊,很難跟拿他手機的人約時間見面。」江閔正回頭瞟了她一眼,眼神有些不耐。

  「那他可以跟同房的人借手機啊?」邱萍臻依舊不解地問。

  「妳管這麼多幹嘛,又不是妳去拿。」江閔正面露無言,到現在都還沒換好鞋子。

  「只是覺得幹麻非要你去拿……」這次的語氣比較像碎念,視線重新放回了桌上的麻將。

  江閔正也不打算跟她爭論,只是低頭穿鞋。注意到其中一腳的鞋帶鬆了,他順勢將手機放上鞋櫃,蹲下身綁好鞋帶。

  此時,房內的電話卻驀然響了起來,距離電話最近的男生主動起身去接,其他人則繼續打著麻將。

  當江閔正綁好鞋帶,準備再度起身,那名男生卻忽然驚叫出聲:「你說領隊現在正在查房?真假啊,現在還不到八點耶,是想查個鬼啊!」

  當下,不只是江閔正,房內所有人都停下了動作。

  半分鐘過去,隨著那名男生掛斷電話,不必多作解釋,全房的人都明白即將大禍臨頭。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