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

  寬大的巷子內,住戶林立,一座小公園佇立中央,占地雖小卻五臟俱全,附設涼亭、健康步道與遊樂設施,彷彿遺世獨立般,令所有第一次行經此處的人都感到意外。

  路燈昏黃的光線在夜裡暈開,動感的音樂隱約傳來。昏暗的視野中,一名少女隨音樂舞動。她穿著寬大的T恤和棉褲,後腦的單馬尾隨著身體的律動而左右擺動,舞蹈強而有力。

  直到音樂戛然而止 ,再度還給了公園裡原有的寧靜。

  「今天練到這裡吧,時間不早了。」江閔正蹲在地上,拔掉音箱上的手機線,將音箱收回袋子裡。

  予尋平緩著自己的呼吸,默默地點了下頭。

  自從答應演出後,她和江閔正周末都會約在家附近的小公園排練,兩人住得也近,要約出來也很方便。

  予尋拿起地上的水壺解渴,隨後走到不遠處的鞦韆那坐下。

  將音箱收進提袋後,江閔正也拿起自備的寶特瓶,坐在她隔壁的鞦韆。相較於連續跳了兩個小時的她,在這還殘留著寒意的初春裡,不必跳舞的江閔正一滴汗也沒流,一身乾爽。

  「你覺不覺得緣分真的是種很奇妙的事物?」她望著坐落在路燈下的那片明亮之地,淡淡笑道。每當跳完舞,心情總是豁然開朗,什麼話都能自在出口。

  「怎麼說?」他扭上瓶蓋,喝了一口。

  「明明我們國小、國中都讀同一所,就連高中都考上了一同所,卻從來沒有同班過,就算早上常常都搭同一班公車,也幾乎不說話,差一點就可能永遠錯過了,實在不知道是有緣,還是無緣?」

  聞言,他失笑,「不一定啊,還有大學。」

  「可是你念的是三類,我是一類,我們想唸的大學不太可能一樣吧?」

  「很難說喔,我當初選三類是覺得比較保險,因為三類什麼都會唸到,如果我之後對社會組的科系有興趣,社會科我自己唸一唸都可以去考了,但換作是社會組,要去考自然組的科系就不可能了。」

  「原來如此。」當初選類組時,她從來沒想過這點,因為她很清楚自己想唸什麼科系,就沒想太多了。

  「不過……我倒覺得是有緣。」他的視線焦距在前方,聲線乾淨而恬淡,「當得知妳和我讀同一所高中了,我真的覺得很巧,很不可思議。」

  予尋從眼角餘光中瞥見他嘴角的笑意,淡淡的,不流露太多的情緒。

  她想起,江閔正和她不一樣,在國中就知道她這個人了,但她卻直到高中才得知有他這個人。

  在足以容納三、四千名學生的校園裡,每天會和不計其數的人擦肩而過,一向獨來獨往的她,從來不會去注意誰的面孔特別熟悉。就算是隔壁班的同學,三年下來,她也沒一張臉記得起來。

  可是如今,她卻很好奇,在過去她從不曾注意的路人同學中,其中是不是有江閔正的身影?

  會不會她早與他有一面之緣,只是時隔太久,才沒想起來?

  此刻,瞥見男生沉靜的側臉,她忽然很好奇,他國中時的模樣?

  

 

 

  回到家後,她沖了個澡,就坐到電腦桌前。

  她滑著臉書,瀏覽著同學們的心情小語和奇聞趣事。隨後,她點進江閔正的臉書,心想,也許臉書上會有他國中的照片。

  她持續將頁面往下拉,一則則的貼文頓時跑了出來,拉了兩年份豐富的高中生活,再拉下一張國中畢業時的全班合照,便見底。

  看見帳號創立的日期是他們畢業的那年暑假,她忍不住乾笑兩聲,暗嘆自己的粗心大意。

  他們這屆大部分的學生都是基測結束後才開始使用臉書,連自己的臉書也沒有任何國中時期的足跡,國中的回憶都塵封在無名小站裡,等待著被遺忘。

  她黯然地關掉頁面,但隨後閃現在腦海的念頭卻讓她猛然一醒!

  她速迅脫離椅子,跪在書櫃前,抽出最底層的厚重冊子──成明中學第六十二屆畢業紀念冊。

  畢冊內頁都是各班自己排版和繪製,再全部交由印刷廠印刷,最後製成完整一本,所以每班的頁面都極具特色。

  她快速翻著書頁。

  記得江閔正曾提過他是三十五班的,和她只差了四班而已。一翻到三十五班時,她就找到了那個名字。

  這班的個人照是學生們自己拍的,而非校方請來的攝影師拍的,每張照片都只有半身,笑得極為燦爛,江閔正這張也是如此。

  照片中的他流露出稚氣,能明顯感覺到他以前的個子真的不高,當年高中剛入學時,他的她的身高也差不到幾公分而已。

  然而兩年過去,他抽高了十幾公分,身子越來越修長,氣質也更為成熟。

  發現男孩子如此驚人的成長,也讓她這個從國中後就沒再長高的矮子感到無比羨慕。

  好奇心在一個晚上就被填滿後,她便意興闌珊地往下翻,本打算再看看自己當年的畢業照,但她的手卻不由自主開始往前翻。

  而且越翻越快。

  國中畢業後她就沒再翻閱這本畢冊,在那說短不短的國中歲月裡,若說有什麼遺憾,大概就是她和君璇一張合照也沒有。

  對君璇所有的思念,都寄託在腦海裡日漸模糊的回憶。

  以至於當那張熟悉的音容笑貌以最清晰的方式落進眼裡,思念便猶如漩渦般將自己緊緊包裹住,難以脫困。

  她跪坐在地上,手指輕輕撫上照片,喉嚨一陣乾澀。

  她看了很久,久到雙腳都麻了,視線才終於移離照片。

  她冷眼掃著其他張陌生的個人照,準備闔上畢冊,但卻在瞥見右下角的一張個人照後,狠狠一震。

  她一時瞪大了眼,隨後便抱著那本厚重的畢冊重回椅子。

  她的呼吸急促,雙手在鍵盤上飛快打下一個人名,等待著臉書的搜索頁面轉跳。

  關於君璇的那些回憶也在這時湧現腦海,就像腦中有個開關,關著的時候什麼感覺也沒有,可一旦打開了,卻是想關也關不掉了,連無關緊要的細枝末節都變得清晰起來。

  她想起,最後一次看見君璇的時刻,不是在陽光充沛的走廊上,而是在飄著綿綿細雨的校門口。

  透過鐵門寬大的縫隙,她看見君璇和某個男生合撐一把傘。

  她快步走出了校門,男生的背影和轉頭時的側臉也在被她收進眼底,他的身材高挑清瘦,染了一頭不被校規允許的惹眼棕髮。

  和眼下畢冊裡的個人照,極為相似,無論是身材還是髮色。

  她想起,同樣是在冷得足以呼出白霧的低溫,夜色深沉,一雙冷然的眼睛穿透過人群,毫不避諱地在她身上打量。

  男生頂著一頭未經染燙的微捲短髮,注視著她的眼神散發著冷冽的氣息。

  就和眼前臉書頁面上的個人照,如出一轍,都穿著相同款式的酒紅色西裝外套。

  藏在記憶裡的兩個男生。

  擺在眼前的兩張個人照。

  那麼多的巧合,就算自己的人臉辨識能力再差,正在快速運轉的思考迴路也能為她歸納出一個事實──

 

  他們是同個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