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

 

  「我覺得那個妳那男朋友真可憐。」握著一杯咖啡,坐在床上的心靜責備道,「語娟妳太狠心了。」

  坐在對面另一張,正在用毛巾擦拭頭髮的語娟,只是靜靜聽著,沒有否認。

  一起合租宿舍一個多禮拜,兩個女孩逐漸熟絡,開始討論起彼此的感情故事。聽著語娟提到自己既是第一任,也可能是最後一任男友,心靜除了意猶未盡,就是一臉感嘆。

  「語娟妳為甚麼會來歐洲呢?」心靜別有深意問,似乎並非是想要一個肯定的答案,隨即又說:「我知道妳是為了別人,但事成之後為甚麼不選擇回到台灣,而是選擇繼續旅行?」

  不是語娟還在思考回答不出,而是她早就回答過了,是想遊歷更多城市。她聽出心靜要的,不只是表面話。

  「害怕回國後要面對他,不是其中的原因?」

  面對心靜的質詢,語娟停頓手邊的動作,揚起一抹稱不上笑容的笑容,透露出幾分無奈,輕吐出一句深沉的話:「……太多了。」

  她思索該如果解釋,轉頭望了一眼霧濛濛的窗戶。

  西班牙的陽光再熱情,到了十二月仍抵過不過寒冷的低溫,一到夜晚窗子就結上了薄霧,看不清窗外的景色。

   「有太多原因,這不是最主要的。我害怕回到台灣後,可能會有失去所有的感覺,一想起一切都要重投來過,就覺得留在這裡也是挺好了。」如果現在回去,就只能找新的工作、面試、適應新的工作環境,彷彿來到歐洲一切只是一場夢,她又會再度跌入現實,過著單調的生活。

  因為那時候,天祈可能也已經不在台灣了。

  一切只是回到她剛出社會,但卻沒有那時的衝勁,純粹為活而活。

  「其實呢,我也害怕過,害怕自己放棄唸研究所真的是對的嗎?搞不好到頭來我還是要唸研究所。」心靜臉上帶笑,「然而,現在的我卻一點也不後悔當初的決定,因為旅行讓我學到更多。如果不是我當初的勇敢,我的作品不會有機會登上法國的時尚雜誌,我也不可能會認識那些有名的藝術家。」

  心靜露出一道明亮的笑容。

  「包括妳,語娟,我相信總有一天,妳的繪本會被出版社相中的,到時候我就可以跟別人炫耀我認識這為作者!」

  聽到這,語娟不由得笑了。

  「我這不是安慰妳喔,因為我也和妳一樣,我大學不是主修美術的,在別人眼中可以說只是業餘的,但我還是做到啦!讓雜誌社找我拍攝雜誌的封面照不是嗎?」她望著語娟笑道,「所以妳一定也可以。」

  注意到手錶上的時間,心靜隨即放下咖啡,拿起一旁的包包,「那就這樣,我出門囉!」看樣子就是快遲到了。

  「慢走!」語娟目送那打扮美艷的背影消失在門後。

  一時間,房內變得格外寂靜,靜得能清楚聽見外頭細雨滴落的聲音。今晚房裡又只剩她一個人。

  心靜晚上常常都有行程,可能是和朋友上夜店、參加派對,或者是去男人家裡。心靜最不缺的就是男生的邀約,她一天可以赴三個不同男人的約,語娟每次看見她身邊都是不同的男人。

  心靜不是那種性感的美女,至少在台灣男人眼中不是,也說自己以前跟男生相處起來就像哥們。

  記得,心靜曾對她這麼說過:「台灣男生可能都喜歡妳這種溫柔嫻靜的類型,可是西班牙的男生正好相反,他們喜歡臉上帶有笑容,獨立自主,充滿自信的女人。所以我這個在不受台灣男生歡迎的男人婆,在這裡可是大受歡迎喔!」

  事實證明也的確如此。

  西班牙的男人在意卻不是外表,而是一個女人散發的自信美。

  而她偏偏就是缺少那份自信。

  所以當有西班牙男人明顯對她意思時,她感到有些驚喜。

  舞廳裡。

  五光十射的燈光,震耳欲聾的音樂。酒精似乎麻痺了感官,一切都變得模糊起來。

  為了慶祝心靜拍攝的作品順利被雜誌社採用,語娟也就不掃興,陪心靜來夜店狂歡,實則放鬆。

  語娟坐在椅子上喝著酒,靜靜看著舞池中央跳得忘我的年輕男女。

  久了,她也喝得有些茫了,忍不住向坐在身側迷人的西班牙男人,微笑問:「你不去找其他女人說話嗎?一直坐在這裡。」

  因為酒精催化,她的臉頰紅撲撲的,白裡透紅。

  「我已經找到了,不是嗎?」他低聲說,眼底的深邃令人醉心。

  這個西班牙男人叫艾登,是名攝影師,也是心靜朋友群裡的其中一個,當初也是因為心靜關係彼此才有所交集。兩人基本上是用英語溝通的。

  「在哪,我怎麼沒看見?」語娟故作單純,左右張望了下。男人這時也被她可愛的模樣逗笑了。

  「妳知道,妳是個很迷人的女孩。」回過頭來時,充滿磁性的嗓音再度在她身畔響起,他輕撫著她的髮絲,聲音聽起來有幾分性感。

  當回過神時,她已陷在他無限溫柔的吻裡。

  舞池那動感音樂宛如傳達不到這裡,她甚麼也聽不見,浸泡在酒精創造的虛幻裡,沉浸在眼前男人創造的溫柔裡。她放下手上的酒,久未甘霖的心宛如下了一場下雨。

  待再度吸到混濁充斥酒氣的空氣,她覺腦袋昏沉沉的,但思緒卻像一泓清水,瞬間流入微涼的心底。

  有一剎那,她冷得打顫。

  不明白,明明她已經在男人溫暖的懷裡,為什麼還會感覺到一絲冷寒?

 

  為什麼……

 

  她的心感覺不到滿足?

 

 

 

 

  星星灑在黑色絲絨布上。

  月亮婆婆再度高掛無垠黑夜。

  布滿星光的黑夜,遼闊而寂寞。

  也不知走了多久,男孩眼見一天又過去了,忍住向前方的白衣女孩抱怨說:「我的腳好酸,不想走了!」

  白衣女孩這時也停了下來,轉頭看向已經坐在地上的男孩,靜靜說:

  『可是你還沒找到……』

  男孩環抱住膝蓋,咕噥道:「我們都找了一整天了,我好累,不想找了……」

  『好吧……』

  白衣女孩這時也坐了下來。她坐在男孩身邊,靜靜抬頭仰望著頭上一片無的星空。

  草地厚重而柔軟,宛如一條毯子。

  男孩低頭抱著膝蓋,宛如一顆球。不會說話的球。

  這夜,天空特別寂寞,連微風都安靜得彷彿不曾存在,萬籟俱寂。

  月亮婆婆一臉溫柔地望著在草地上睡得香甜的男孩,將己身所有的光芒都覆蓋在男孩身上,沒有一丁點保留。

  直到世界再度喧嘩,陽光普照大地,太陽公公和藹的笑容高掛天際,一切恢復往昔。

  在一片欣欣向榮中醒來的男孩,只是茫然地看著四周。

  睡意未褪,他的目光找不到焦距,也無法從四周的喧囂捕抓到熟悉的字詞,只覺陌生。

  蝴蝶與蜜蜂忙著採蜜。螞蟻忙著搬運糧食。鳥兒自在歌唱。

  人們圍在一圈,歡快地唱歌跳舞。

  笑聲不絕於耳。

  世界在陽光裡綻放絢爛。

  男孩呆呆地望著四周的一切,可眼眶卻不自覺紅了。

  眼淚一顆接一顆滑下臉頰,滴落青青草地。

  睡了一覺,世界美好如初,一切只是回到原點。

  他又是一個人了。

 

 

 

 

  「這本繪本的畫風溫暖乾淨,我個人是很喜歡的。」放下手上的樣書,女人向眼前的年輕男人微笑說。

  比起男人西裝領帶的正式裝扮,女人的長袖長褲顯得格外隨興,但舉手投足間散發出的專業與敏銳,卻一點也不像純粹來喝咖啡的女人。

  「我大概能猜得出來為甚麼她的作品沒有入圍,這部作品比較適合成人閱讀,但那家出版社主要是出版適合兒童閱讀繪本,這可能是沒有入圍的原因之一。」

  聽見這些話,男人臉上不禁透露了興奮之情,立刻從帶來的牛皮紙袋拿出一疊裝訂好的紙本。

  「這是我為這本繪本寫的行銷企劃書,您可以參考看看。」

  女人沒有多問,接過檔案後便直接翻閱。

  「我對出版業的生態不太熟悉,也許有地方寫得不對,但希望多少能有所幫助。」

  女人一頁頁翻閱,也不知有沒有聽見男人的話。

  待快速看過了一遍,女人再度看向眼前的男人,只是這次不像剛才帶有禮貌的微笑,「其實我今天約你出來,主要想問的不單單只是這本繪本,而是作者本人的意願。」

  「我看過你附上的作者經歷,她既不是設計美術出身,也沒有得獎經歷,作品數也不多,而且現在人也不在台灣。我們看的是長遠的目標,而非僅僅眼前的利益,我無法確定如果以後要長期合作是否可行?她是否有意持續在創作這條路上努力?」

  面對女人的質問,男人頓時沉默。

  「如果是作者本人我還可能不會這麼直接地說,但你既然寫了行銷企劃書,也發現在作者簡介方面,看不出她對於美術這方面的背景,在作者方面並沒有吸引人的地方。」

  他無法否認她說的那些事實,但好容易有願意出版這本繪本的出版社,他怎麼能就這麼放棄這個機會?

  清了清喉嚨,他回答:「其實她之所以旅行,不只是為了單純的旅行,而是為了幫助一位老人家找到她的初戀情人才出國的,目前已經過了半年了,我覺得光是這點,就是很棒的人生故事。」

  「她會遇見各式各樣的人,遇到各種有趣的事,也會有更多時間與自己溝通,光是這點,我們不就該期待她以後的作品?」男人微笑,「她擁有別人可遇而不可求的人生機遇,豐富的人生故事,這些都是她豐沛的創作養分。」

  「而關於編輯您剛才問我的問題,我能保證,她會持續創作下去。因為她既然不是美術系出生,卻還是一直握著畫筆,若不是對創作的執著,又怎麼做得到呢?」

  聽著男人這番話,女人總算再度笑了,「你應該早點說出她出國的原因的。」

  「只是合約的部分還是需要作者的本人簽名,我今天回去會把合約寄給你,還請轉交給她簽名,預計明年上半年會出版。」她喝了一口咖啡說。

  「這麼說……」男人反倒有點訝異,面露期待。

  「我們出版社本來就有意出版這本書,今天只是想見見作者本人,但沒想到會是個男生。」

  他立刻起身,「好的!我會的,非常感謝您!」

  可能是前面那句話太令他感動,他一點也不在意後面那句帶點吐槽意味的話。他向五家出版社寄出繪本的樣書,但幾乎都石沉大海,還以為真的沒希望了。

  「不過,」女人忽然出聲,一臉笑容地看著他,「你怎麼會這麼希望這本繪本出版?我想作者本人應該不知道你幫她投稿的事吧?」

  男人頓時也坐下來。

  他一臉認真說:「因為我覺得這本繪本一定能進暢銷書榜。」

  「已經確定會出版了,你不必再推銷了。」女人笑了,「我比較想聽實話。」

  「我猜猜,因為這書裡面的男孩就是你?」

聞言,男人驀然笑了起來,像聽到了甚麼笑話:「您怎麼會這麼想呢?」

  但女人並沒有因此受挫,反而繼續道:「許多創作者第一部創作的作品,往往是與自己的經歷有關的故事。」

  她看向眼前笑得僵硬的男人,雙手交疊在桌上,微笑說:

 

  「而且是你給我的感覺,跟書裡描述的男孩很像,是個像太陽一樣溫暖耀眼的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