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來不及的話(6)

 

  刀刃朝著宇飛的胸口插去,這一刻,兩人互望彼此。

  少女的眼中沒有一絲一毫的懊悔,少年的臉上也沒半點對死亡的恐懼,彷彿那把刀刃並不存在,因為真正存在他們之間的,是大人之間的明爭暗鬥。

  恍惚間,少年的臉上泛起了一抹苦澀的笑意,眼底正映出因他這抹笑而忽然愣住的少女。

  是他,害了她……

 

  ……

 

  「記得要跟葉董的女兒打好關係,明白嗎,宇飛?」

  「明白!」

  當時,父親的臉上少見地露出了笑容,直到後來他才明白,那並不是對孩子的慈愛笑容,而是一抹意味深長的奸笑。

 

  ……

 

  「碰!」

  說這時遲那時快,那把橫亙在兩人之間的銀亮短刀,竟被一發突如其來的子彈打中,射入了地板。

  兩人都不禁狠狠愣了一下。

  門口,一名少女冷然地瞪著玄芷萱。

  「果然是妳……玄芷萱。」亞依的手裡握著一把短槍,槍口直指玄芷萱。她微微喘氣,想必剛剛一定是用極快的速度趕來的。

  玄芷萱轉身面向她,表情不以為意,「妳怎麼知道是我?」

  「憫希幫妳擦藥的時候,唯獨右手和背部完好無傷,那只有一個可能,就是那些傷是妳自己弄的,所以背部的傷痕當然不多。再來,妳是美術社的,畫畫的人最重要的就是慣用手,妳大概是捨不得傷了自己的右手吧。我想,那邊被紅布蓋住的畫作應該就是妳的作品吧?」她忽然壓低聲音,「名為──復仇女神。」

  聽著這一串的分析,玄芷萱的臉上依舊掛著一抹捉摸不定的邪笑。

  「這一切確實是我自己弄出來的。」她撿起掉落在地的短刀,走到被紅布覆蓋的畫作前,接著緩緩拉下布條……

  畫裡有三個女人,每個人的容貌都讓人感到作噁,她們的頭髮猶如蛇妖般恐怖,眼裡溢滿鮮紅的眼淚,背後則是遍地哀號的人們。

  「這就是復仇女神嗎……」儘管她之前就已經看過,但在月光照耀下,仍有股震懾人心的魄力。

  復仇女神一共有三位,她們總是同時出現,分別名為愛麗克扥、瑪蕊拉與緹席風。顧名思義,復仇女神掌管著復仇,當人世間有不公的事,希臘人往往會尋求復仇女神的報復,希望人間再度恢復正義與公理。

  那幅畫完全畫出了仇恨的可怕,烏雲籠罩大地,人們的臉上充盈著悔恨的眼淚,但無論如何哀求,復仇女神都不會對他們有所憐憫。

  「亞依妳沒事吧?」對講機裡傳來了憫希擔憂的聲音,看來剛剛的槍聲傳進了對講機,他們全聽見了。

  亞依立刻回神,淡淡應了一聲:「沒事,你們立刻來美術教室。」

  「看來偵探社等等都會過來啊。」玄芷萱一派輕鬆地望著亞依,完全不怕身分曝光。

  亞依將短槍收回裙襬之下的槍套,確保等等不會掉出,因為以一般人的角度想,一個普通人怎麼會有這種東西,肯定會被認為有甚麼隱情。如果讓別人發現家族的事,她肯定會先被自己的父親滅口。

  「亞依!」看來已經趕來了。

  楓晨和憫希幾乎同時抵達,媛心也在隨後趕到。

  月光逐漸變得微弱,夜空一片晦暗無光。雖然誰也沒開口,但在場的人這時都很清楚犯人是玄芷萱,也就是葉彤薰。

  「現在怎麼辦……」憫希擔憂地問著前方的亞依。

  亞依抿了抿脣,深怕一個輕舉妄動,翔羽就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奇怪……大家怎麼都不動啊?」玄芷萱歪了歪頭,故作單純地看著眼前的四個人。

  「難道是要我……先出手嗎!」語畢,她隨即將手上的短刀往右射,可想而知,那是翔羽所在的位置。

  亞依立即向前衝去──

  她伸長了手臂,奮力朝刀柄一揮。隨著少女的身體「碰」一聲墜落,那把偏離目標的刀插入了旁邊的地板。

  翔羽又一次逃離了被射殺的命運。

  「妳現在收手還來得及。」亞依忍著疼痛起身,目光冰寒如雪。

  「放棄?我等了八年,妳要我就這樣放棄!」玄芷萱的語氣激動了起來,「我發誓會殺了你的!」

  一時間,她的眼角餘光瞥見了站在角落的憫希,下一刻,她迅速跑到憫希身後,行步如風,快得幾乎可與亞依的速度媲美。

  玄芷萱粗魯地勾住憫希纖細的頸子。

  「妳要幹甚麼!」看到憫希被勒得快喘不過氣,楓晨大聲斥喝。

  「很簡單,拿他來跟我交換。」她輕笑,隨之帶著憫希轉身離開。

  每個人都很清楚,「他」指的是翔羽,逃跑的方向則是這棟大樓的頂樓。

 

 

 

  玄芷萱帶著憫希來到頂樓,並且一步步逼向頂樓邊緣。

  沒過幾秒,亞依他們也趕到了這裡。

  「葉彤薰,妳快把憫希放了,不要波及到無辜的人。」翔羽瞪視她。

  背對他們的玄芷萱這時緩緩轉過身,紅暈灑落在她身上,鮮紅的滿月之下,她的身影猶如復仇女神再現,只是沒那麼令人作噁,反而美麗得猶如一幅畫。

  「我當然知道她是無辜的,只要你拿你的生命跟她交換就好。」說完,她又後退了一步。

  翔羽立刻往前踏了一步。

  一旁,亞依的臉上難掩不安,憫希的確是無辜的,但翔羽卻是她要保護的人。對她而言,翔羽的人生安全更重要。

  翔羽一步步迎向玄芷萱,直到她的面前。

  「可以放手了吧?」他冷酷地看著她。

  玄芷萱揚起一抹得意的微笑,同時鬆開了勒住憫希的那隻手,「沒問題。」

  總算逃離了玄芷萱的身邊,憫希不禁撫了下自己的胸口,平復緊繃的情緒,但同時也忍不住擔心起翔羽,「翔羽你……」

  「沒關係,這本來就不關妳的事。」他對憫希擠出一個笑容,再度向前一步,眼神再次變得冷漠。

  他面向玄芷萱,映入他眼裡的那張臉龐已不見往昔的天真,只有滿心的恨意。

  「妳要我做甚麼?」翔羽直視她問。

  「我要你……」一陣夜風吹過,她的嘴角揚起一絲令人不安的笑,「從這裡跳下去。」

  夜風輕輕拂過少女精緻的臉龐,那頭飄揚的捲髮絲毫沒有遮住她眼底妖嬈的氣息。

  聽見這句話,亞依終是止不住內心的不安,欲向前阻止,但身後的人卻忽然拉住了她。

  她轉過頭,不悅問道:「你做甚麼?」

  「如果妳現在出手,翔羽只會更危險,玄芷萱一定會立即把他推下去的。」楓晨一臉平靜,但那隻手卻沒有半刻鬆懈,以亞依的身手要掙脫並不難。

  「怎麼可能,翔羽的力氣是不可能會輸給葉彤薰的。」

  「因為歉疚。」楓晨望著眼前那兩個人,淡淡說。

  害了別人,心裡怎麼可能不會感到一絲愧疚呢?亞依明白,但內心仍舊無比擔憂。

  「如果這是妳希望的。」翔羽毫不猶豫地往前走,對於死亡,他似乎完全不畏懼。

  「等一下!」憫希忽然大叫,這道突兀的叫聲也讓在場的人都感到一陣錯愕,包括玄芷萱。

  「季翔羽,你是傻瓜嗎?」她伸手指向翔羽,這句話讓所有人都搞不清楚狀況,只有楓晨露出一臉沒轍的模樣,似乎對她這種多管閒事的個性早已習慣了。

  「雖然我不知道你為甚麼要這樣浪費自己的生命,也不清楚你和玄芷萱之間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憫希氣呼呼說,順勢抹去額角上的汗珠,「但這樣下去,你們只是在加深彼此的痛苦罷了!」

  「其實你們都還對彼此有所眷戀吧?只要坦承面對就好了,我相信結果會不一樣的。」

  聽到這番話,翔羽愣住了,杵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隨著呼吸逐漸平復,憫希緩聲而道,聲音溫柔如水:「再給對方一次機會,好嗎?」

  這一刻,他們正好對上彼此的視線,但下一秒,玄芷萱的眼神卻又忽然變得冷酷。她別開視線,冷聲道:「機會嗎?我不需要。」

  反倒是翔羽莫名笑了起來,他的臉上有藏不住的笑意,笑聲清晰入耳,讓在場的人都感到一陣困惑。

  「你笑甚麼?」玄芷萱不屑地問。

  他歛下笑意,不同於方才緊繃的表情,此刻的他散發著一如往昔的閒雅自適。

  「我甚麼都可以給妳,哪怕妳要我們家就此家破人亡,我都可以辦到。」他望著她,眼神極盡地溫柔,「可是,唯獨我的生命,恕我無法給妳。」

  「你說甚麼,甚麼叫唯有生命不能給我?」玄芷萱又好笑又好氣地問。

  然而,一對上那一雙堅定的眼神,她立即止住了笑聲。

  少年深情地凝視她,眼底盡是溫柔與關情,「因為我會用一輩子的時間來彌補妳。」

  清輝悠然灑落,此刻的氣氛靜默而詭異,卻又不如剛剛那麼緊繃。每個人都在等待,等待月色下那名少女的反應。

  「一輩子?」玄芷萱只是冷冷一笑,語氣裡盡是嘲諷,「你要我怎麼相信你?」

  被這麼一問,翔羽頓時面露難色。

  「你要我怎麼相信你這個曾經騙了我的人,相信你真的會遵守承諾?我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天真的葉彤薰了,你以為就憑這麼一句話我就會相信你?」

  「那麼,就算翔羽死了,妳又能得到甚麼,復仇的快感?」一個聲音兀然響起,媛心雙手環胸,緩緩走上前,與憫希並肩而立,她冷然的目光始終不離眼下美麗的少女。

  「妳懂甚麼?」玄芷萱瞪著媛心,眼神充滿睥睨。

  「我是不懂。」媛心無謂地聳了聳肩,「可是,妳真正該復仇的人並不是翔羽,是他的父親才對吧,他才是真正害妳父母破產的人,不是嗎?」

  經她這麼一說,玄芷萱只是擰眉,沒有回答。

  反倒是翔羽忽然向她走近了幾步。

  「……你要幹麼?」見他忽然朝自己走來,玄芷萱下意識退後了一步。

  翔羽的臉上掛著一抹溫柔的笑顏,他在她面前停下,兩人的腳邊都臨著頂樓的邊緣,彼此隔著伸手可及的距離。

  可是,明明是如此靠近的距離,為甚麼卻還是感覺如此遙遠?

  劉海遮住了她的雙眼,她忽然垂下頭,喃喃道:「我要復仇……這就是為甚麼我會活下來的原因,殺了你就是我活著的意義。」

  「我要殺了你……」

  「我……」她沒再說話,只是低垂著臉,肩膀微微顫動。

  驀地,她感覺臉頰傳來了一股溫熱,但不是眼淚的滾燙,而是一個更熟悉的熱度。

  她茫然地抬起頭,眼前的少年正輕撫著她的臉頰,他的眼底除了柔情,還多了幾分心疼……

  她要殺了他……

  為甚麼……

  眼淚卻不爭氣地落了下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