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星星在唱著 我們的情歌 

  當我抬頭仰望著 

  如果不小心哭了 被歌聲擁抱著 

  就有勇氣重新快樂 

 

  ──美寶<我們的情歌>

 

 

91

 

  自聖誕夜過後,很快就迎來了交往後的第一個新年。

  有介於兩人都不喜歡人擠人的地方,聖誕夜也去過高級餐廳了,天祈打算開車到山上看夜景,晚上就住在民宿,或是預約溫泉旅館,一起迎接日出。

  原本,他還擔心語娟會拒絕,後來果真拒絕了,他當下真是感到無比失望。直到聽見電話那頭解釋:「住民宿或旅館都要花錢,你聖誕夜已經花夠多錢了,我想在你家跨年就好了,一起看看電影、吃火鍋就好,而且這樣也不用開車到那麼遠。」

  讓他實在感動涕零,心中暗暗叫好。

  但看見眼下擺滿空便當盒和髒衣服的客廳,以及很久沒拖的地板,也不忍再去看戰場般的廚房了,決定直接打通電話叫清潔公司過來一趟。

  然而,就在他滿心期待的跨年夜到來的當天,一個悲慘的事實,將他從天堂打入了地獄了。

  「我發燒了」四個簡單明瞭的大字,配上好幾個表示痛苦的表情符號,讓當下還在公司的語娟,真不知該安慰他,還是同情他。

  她能想像他是抱持著多麼悲痛的心情傳這封訊息給她。但一想到他一個人無依無靠,只能一個人躺在床上度過跨年夜,還蠻悽慘的,下班後還是買了晚餐材料到他的住處。

  只是,來應門的,卻不是一個病懨懨的病人,而是一個外貌姣好的女人。

  「沒想到妳這麼準時。」面對一臉尷尬的語娟,昕喬笑了笑,「我正好要離開了,妳來得正好。」

  見語娟仍一臉不知所措,她又說:「我是天祈在美國的朋友,現在和他是同一家公司的同事,我叫陳昕喬。」

  語娟這時連忙揚起笑容:「妳好,我是……」

  「我知道妳是誰,妳是尹語娟,天祈有跟我說過妳的事。」

  面對昕喬俐落大方的態度,語娟只是微笑點頭。

  「好了,趕快進來吧,外面很冷吧。」她側過身,讓出玄關的空間,「不過他也真誇張,要不是我中午看他連站都站不穩了,跟同事借了體溫計,發現已經燒到快三十九度,他才認清自己發燒的這個事實。」

  聽見昕喬的抱怨,剛換上室內拖鞋的語娟只是莞爾一笑,能想像得到那種場面。

  「那些是妳待會要煮晚餐的食材吧?我幫妳放到冰箱。」

  「沒關係,我自己去放就可以了!」

  「我正好要去廚房幫我們泡咖啡,順便而已。」她解釋:「他剛剛才吃了藥,短時間內應該是不會醒過來的。我一直很想認識妳,現在正好有機會,我們聊聊吧。」

  聽見這番外,語娟也不再婉拒,目送她走進廚房後,就在沙發上找了個位子。

  她四望周圍,這個偌大的客廳和記憶裡一樣,華美而富有設計感,但似乎卻也更加空虛了,少了許多溫馨的擺飾,只有電視櫃旁的矮桌擺放了兩個相框。

  正當她陷入回憶時,一陣濃郁的咖啡香喚醒了她的嗅覺,將她從思緒裡拉回。

  「味道還可以吧?」看著語娟啜飲了一口,昕喬忍不住問,但聲音是充滿自信的。

  「很好喝。」

  「那就好。」她微笑,「也就不枉費我花那麼時間,研究怎麼泡出好喝的咖啡了。」

  語娟忍不住好奇問:「妳很喜歡喝咖啡嗎?」

  「每天早上一杯咖啡是我的習慣,不過我以前都喝外面的,是自從當了秘書,常常需要泡茶或咖啡,所以才去研究的。」她忽然眼睛一亮,「對了,我記得天祈說過,妳現在的工作也是秘書?」

  「是的。」她點了下頭。

  可能因為彼此的職業相同,有了共同的話題,兩個人很快就聊開了。而令語娟意外的是,她以為秘書私下聊天大都會互相抱怨或是比較彼此上司的優劣,但昕喬就只是說了一些工作上的趣事,幾乎沒有抱怨上司。

  這讓語娟不禁對昕喬產生了好感,想更加認識這個人。

  昕喬不只相貌出眾,身材高挑,給她的感覺像紫琳,優雅大方,懂得很多事,但比紫琳更多了份可靠和幹練,像一位值得信賴的大姊姊。所以就算昕喬年紀比她大,她也一點也不意外。

  後來,昕喬還說了不少天祈高中時期的事蹟。說當年他的出現打破當地學生對華人的刻板印象。做事一點也不謹慎,筆記也不像其他華人學生抄得整整齊齊,儘管有一口破英文,課堂上仍很踴躍發言。特別是,自我相信的程度連一向自負的美國學生都自嘆弗如。

  簡而言之,除了積極這一項,他完全沒有中國人的內斂與謙虛。

  聽著這些過往,語娟則是認同到不能再認同了,甚至深深覺得,那樣自由的學習環境才是真正適合他的地方。要是他當年留在台灣念高中,可能也會因為考不到甚麼好大學,最後選擇出國念書吧。

  「妳和天祈同年吧,都是二十六歲?」離開前,她忽然問。

  「其實我明年才滿二十六歲。」

  「這麼說,妳現在還是二十五歲,沒想到比我小兩歲。」她拿起沙發上的包包,向她眨了眨眼,「二十五歲正好是女人最美的時候,過了這個黃金時期,女人的價值就會從黃金一路跌。從金到銀,最後到銅鐵,越來越沒價值。」

  原以為昕喬只是在感嘆青春短暫,直到她說了下一句,語娟才瞬間明白,這些話並非自哀自憐的感慨。

  「然而男人卻不一樣,男人的價值反而是從銅往上升,年紀越大的男人社會地位越高,也越容易獲得女人青睞。」

  「妳覺得到那時候,他還會像現在一樣愛妳嗎?」

  被那道犀利的目光凝注,她答不上話,只是愣愣站著。

  昕喬將包包換到另一隻手上,語帶笑意:「我說這些沒別的意思,只是單純為妳擔憂而已。」

  「當然不是每個男人都是這樣,只是有錢的男人大都是這樣。」她的目光快速掃過四周,「妳現在所看到這間房子、車位、車子之後都會過繼到他名下,之後他也會繼承他父親的遺產或是股份。到那時候,不再貌美的妳,沒有比那些年輕女孩要好的家世或社會地位,妳覺得他能像現在愛妳,不被年輕女孩誘惑的可能性有多大?」

  「妳又有什麼能留住他?」她微笑凝視她,語氣沒有一絲惡意,只有疑問。

  語娟吞了吞口水,滋潤乾澀的喉嚨,然後漾起一抹平靜的笑容:「謝謝妳的忠告。」

  「也許我說剛說得有點直,但這些都是真心的。我很喜歡妳,語娟,他很有眼光。」

  見語娟沒有露出任何不慍,昕喬提起包包,走離桌邊,「那我就不留下當電燈泡了,就麻煩妳好好照顧他了。」

  「不麻煩。」她笑回。

  「不用送我到門口,他還沒吃晚餐呢,睡醒後應該會很餓。」她咪笑,隨後朝門口走去。

  至始至終,語娟都一臉平和,抱以感謝的神情目送她。

  就算走出門口,進入電梯,昕喬仍忍不住會想起她那始終沉靜如水的氣質。

 

  雖然她最後說出話可能語中帶刺,甚至顯得有些卑劣,但她並不覺自己有錯,因為她也只是說出了事實。

  媽咪最後能夠留住爹地的,也只有顯赫的家世,以及她這唯一的女兒。


 

 

 

  _______________

 

 ღ∴°。°★

  今天不是小雜言喔!(注意上方顏色標題

  因為這次的內容真蠻廢的。

  我從以前就一直在畫《羽憶》六位角色,以漫畫人物的方式。在我心中,那些角色都有鮮明的形象。

  一直以來,大家不知道有沒有察覺,《羽憶》裡面從沒寫過「黑髮」這個詞,只寫「髮絲」、「頭髮」等等。除了天祈以前有染髮外,我不會特地寫頭髮的顏色,一是正常人的頭髮就是黑色的,可以不用特地寫出來,二是因為在我心中,他們都不是黑髮

  以下就列出來動漫化後,他們的髮色。

  *語娟→淡粉紅色(從封面就看得出來吧。)

  *天祈→褐色(封面和小說裡都是褐色。)

  *紫琳→紫色(因為名字帶「紫」字,而且紫色是很優雅的顏色,很適合她。)

  *彥丞→金色

  *依玲→金色

  *沈浩→紫色(紫色是很優雅的顏色

  我記得國中寫出人設,朋友看了立刻調侃說:「正常人的頭髮會是粉紅色的嗎?

  所以我無法寫下黑髮……某部分也是覺得,可以省略不寫。

  所以之後做成BASS遊戲,我盡量都會以髮色來挑人素,特別是男女主角一定要符合我所想的髮色,其他角色就感覺對就好了。不過,從以前到現在,都還沒找到適合的人素QQ

  PS.有一次畫了一張橘色頭髮的女孩,答案是「紫琳」。單純興起想畫橘色混咖啡的頭髮。

   PS.星黑戀影》當初也是靠髮色來挑了,唯一不符的是宇飛,想挑一個深藍色,但沒有符合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