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命運(1)

 

  日本。

  明治時代。

  天空高爽蔚藍,一片秋心悠然飄落。

  秋日裡漫遊的陽光柔情似水,萬點光芒跳動在楓紅之中,好似躍動的音符,優美動人。

  樹幹上,一名少年手持撥子,熟練地撥動著三味線,琴聲古意盎然。

  颯──

  微涼的秋風掀起了一地的落葉,一名如花似玉的少女隨著琴聲翩然起舞。

  她穿著秋菊圖樣的和服與領紅襯衣,淡紫色的錦緞在她的背後打起高高的花結,精緻的珊瑚髮簪將她烏黑的秀髮高高盤起。

  楓香之下,少女的身段如流風回雪,婀娜優美,在她手中的紙扇彷彿是一隻有生命的紫蝶。

  直到少年不再撥弄三味線,少女才終於停下舞蹈,收起扇子,滿足地笑了。   

  「看來妳的舞藝又進步了。」樹上的少年低頭凝望她。

  「是你的三味線好聽,讓我太沉醉了。」少女仰起臉,向他莞爾一笑。

  「那我還真是不敢當啊。」他輕笑,隨之從樹上縱身躍下,走向少女。

  少年套著一件灰藍色的羽織,氣息風流爾雅。看著少年緩步走來,少女也向他走近了一步,「是真的,彥彈奏的音樂真的能讓人渾然忘我呢!」

  彥停下步伐,沒有回應少女的讚賞,只是盯著她的笑臉。

  面對他異樣的目光,少女突然感到有些尷尬,笑容僵硬了起來。

  他含笑而道:「心情不好?」

  「……你、你在說甚麼啊?」聽見他的疑問,少女慌了手腳,「……我、我很好啊!」 

  「碧月,妳知道妳剛剛跳舞的時候,眼神比平常多了一份陰鬱嗎?太明顯了。」他無奈嘆道。

  沒想到會被看出心思,少女臉上的笑意瞬間如堆砌的磚塊,一塊塊崩塌,最終顯露內心的憂愁。

  「……有點。」少女的聲音裡有藏不住的惆悵,她穿過他的身側,逕自走到一株楓樹的樹幹旁。

  她轉過身,背脊輕輕靠上厚實的樹幹,抬頭仰望午後晴朗的天空。

  「最近我總在想……」

  雲朵如絲,悠悠地漂浮在那片湛藍之中。少女呆望天際,出神地輕輕說道:「死亡的感覺是甚麼,人為甚麼會死呢?」

  「真是個有趣的問題。」彥轉過身,向她微微一笑。

  少女的嘴角隱約泛起一抹苦澀,「前幾天我的奶奶去世了,可是當我看見躺在床上的奶奶,我覺得她不過是睡著了而已,實在不敢相信曾經那麼溫柔哄我入睡的奶奶,會與我天人永隔。」

  「特地請老師教我日本舞的人也是奶奶,奶奶寧靜的目光和慈祥的笑容,總陪伴我每一次上課。直到現在我都還記得奶奶滿是皺紋的手,以及撫摸我髮頂時溺愛的表情,總讓我感到溫暖又安心。」她滿面愁容,聲音輕柔而哀傷,「但是……現在都不在了,奶奶甚麼遺言都沒留下,就這樣忽然離開了……」

  風兒彷彿也哀愁了起來,輕撫少女的小紋和服。

  彥同她倚靠著樹幹,一起仰望藍天,「如果說世上沒有死亡,那麼生命就不會那麼珍貴了,甚至連新生命都會顯得微不足道。」

  「知道嗎,碧月,妳本身就是妳奶奶留下最美好的事物。反而因為妳奶奶的離開,而讓妳的存在更顯可貴,因為妳證明了妳奶奶曾經存在的一切,並且會永遠傳承下去。」

  聽到這番話,碧月不禁轉頭望向他。黑玉般的髮絲隨風飄動,少年俊雅的側臉在風中靜靜微笑著。

  「所以死不應該只有悲傷,因為若是沒有死亡,我們這些孩子的誕生不就沒有任何意義了嗎?」彥也正好回過頭,對上她那一雙澄淨明亮的秋波。

  少年笑得溫柔。

  那笑,宛如是透過層層疊疊的紅葉,最終灑落在他們身上的柔光。

  「這樣心情有好點了嗎?」

  少女的眼底彷若瀰漫了一層淡薄的霧氣,訴不出的悲楚一點一滴滲透進她的內心。

  「……謝謝。」哽咽的話語在風中化開,哪怕千萬片的秋心將它吸透,也依然無法帶走,更別說吹動──

  那之所以悲傷的深根……

 

  「油然記得那一日,老爺收留了與這個家完全沒有血緣關係的我,給予我溫飽及歸宿,要我成為由雪的保鑣及玩伴。

  「當時孤苦伶仃的我一踏進這個家,就注意到由雪的存在,由雪散發出的那股淡雅氣質,令我難以移開目光。」

 

  這日,楓香異常豔麗。

  三味線的弦音如被灼燙似的,令樹上的少年感到有些不適。

  甫放下手中的撥子,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就穿越了楓林而來。

  少女的草履踩過滿地的落葉,她的臉上沒有以往溫婉的笑容。那張花容月貌的臉蛋此刻不但愁眉不展,就連那雙黑白分明的眸子也盛有怒意。

  碧月來到他所在的楓樹下,那一雙含怒的眸子著實令他的神情忽地一沉,但他仍是若無其事地開口:「怎麼了嗎?」

  她抬頭,殺氣騰騰的目光隨即刺穿微涼的空氣。如同此刻鮮豔的紅葉,少女的眼底有足以至人於死的熾熱怒火。

  「為甚麼騙我?」她沉聲問,「從恭子那聽到時,你可知道當下的我有多震驚嗎?」

  「為甚麼不告訴我你是渡影家的人!」

  聽見她怒不可遏的聲音,彥沉吟了會,「妳是說橋田?」

  「對,她是我在學校裡很要好的朋友,要不是恭子,我想我到現在都還被你蒙在鼓裡,你真的以為我永遠不會發現嗎?」

  彥從樹上一躍而下,俊雅的五官帶有幾分複雜的神情。

  見他向自己走近,碧月下意識退後了幾步。

  氣氛變得有些凝重,他打住腳步,與她間隔幾步的距離,「抱歉,我並不是有意要隱瞞的,更沒有要傷害妳的意思,我是真的喜歡妳,才接近妳的。」

  聽著他的解釋,碧月只是冷冷一笑,「渡影彥,你以為我會相信這種沒有根據的話嗎?天底下的女子多的是,你卻偏偏喜歡上仇家的女兒,其中的目我會猜不到嗎?」

  風聲蕭颯,秋楓漫天紛飛。

  此時此地,那件小紋和服上繡著的家徽異常醒目,儘管他每次都選擇忽視,卻仍無法忽略那早已注定的事實。 

  「就當這幾個月來的一切都沒發生過吧,從此以後你我各不相干。」飛舞的楓紅如火焰般熾熱,襯著少女這道冷漠的語調更加冰冷絕情。

  飛旋的紅葉簇擁著兩人,見她轉身離去,彥立刻邁開腳步,拉住她的胳膊,試圖挽留她,深怕她若這麼轉身離開,就再也無法見到她了。

  「那一天……」他凝視著她美好的背影,儘管她停住了步子,卻仍沒有回頭看他,「在這裡,我遇見了一個女孩,與楓共舞的她深深吸引了我,等我回過神時,我發現自己早已深陷在她的那份認真與耀眼裡,而且無法自拔。」

  碧月的背影孤傲挺直,彥的左手輕輕拽著她的右手,像有道看不見的強大力量拉著她,讓她難以掙脫。

  「我不在乎要付出多大的代價,也不在意世人的反對,如果需要,我願意為那位女孩付出所有,哪怕犧牲自己的生命也決不會感到後悔。」

  紅楓悄聲無息,深秋的楓林靜謐幽深,這段誓無二心的告白彷彿一條魚兒,游進了碧月內心最柔軟的深處。

  「知道嗎,彥……」她將另一隻手放在胸前,感受胸口紊亂的心跳,「其實打從遇見你,聽見你彈奏三味線,就……」

  「只是……」碧月旋過身,將手心從他的掌心抽離,「身為星知見家的人,我不能,就算我們是真心相愛的,我的父親也不會同意的。」

  她揚起一臉悲涼的笑意,聲音滿溢哀愁:「就讓我們之間就此結束,好嗎?」

  少年手裡的三味線應聲而落。

  彈指間──

  秋意濃郁,紅楓豔麗,既美麗卻又令人無限傷感。

  彥無視碧月的驚愕,直接將她摟進了懷裡。

  「不會的,等我繼承了渡影家,我會讓兩家的恩怨一筆勾銷。」他緊緊擁著她,話語既誠懇又堅毅。

  靠在他厚實的肩膀上,碧月甚至有種想落淚的衝動,恨自己對他竟如此心軟。

  「……真的嗎?」她顫聲問。

  「我發誓。」

  少年的聲音溫熱盈耳,不禁令她感到一陣鼻酸。

  頃刻間。

  清風蕩漾,紅葉漫天。

  似水…‥

  又如火……

  吹不息,也澆不息,兩人深埋已久的愛戀。

 

  「由雪宛如是沐浴在晨光中那一朵嬌嫩絕俗的花兒,而我卻只是路邊隨處可見的野草,身為下人,我很清楚自己是完全無法與由雪相提並論的。

  「但……儘管是如此卑賤的我,也曾妄想過,要是哪一天也能像由雪那樣,受到眾人的欽慕和讚賞,該有多好?」

 

 

 

 

文章標籤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