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審判(8)   

 

 

  「人心才是埋伏在黑夜中,最可怕的對手。」

  ──威廉.莎士比亞。

 

    ※

 

  經過最後兩週的衝刺準備,詠聖一年一度的校慶活動在今早八點,鐘聲響起時宣布開始。

  為了安全起見,這所學校的校慶是不開放校外人士參加的。每年到了這天,擺攤都是各社團籌措經費的重要管道,而某些表演性的社團,例如戲劇、舞蹈或音樂等社團,可以採收取門票的方式賺取社團經費。

  而在今年,戲劇社的門票可說是完全售罄,座位虛席。原因無他,每個人都是受到海報上的男女主角所吸引。雖然是羅密歐與茱麗葉的老套戲碼,但飾演男女主角的演員可就一點都不無趣了。

  「快……接下來換你們出場了,準備一下。」導演向著後臺的演員倉促提醒,隨後又汲汲營營走向了另一區。

  光芒輕巧地彈落在飾演茱麗葉的亞依身上,她身穿一襲歐式禮服,服裝華麗而典雅,金色的假髮泛出一圈光輝,就連眼睛也戴上了碧色的變色瞳片,此刻的少女宛如是童話故事裡金髮碧眼的公主,美麗而夢幻。

  隨後,落入眾人視線的,是楓晨所飾演的羅密歐。除了一身中世紀的服飾,腰間還佩帶了一把西洋劍。他風度翩翩地走向舞臺中央,聚光燈下的他,每一個動作都顯得格外翩然俊雅。

  此刻的會場無一絲噪音或談話聲,只有演員們富有感染力的聲音。

  後臺則是隨時處於備戰狀態,社員們不是忙著補妝就是對臺詞,等待下一幕的出場。

  「憫希,記得到時候要趕快拿出板子。」

  「知道了,媛心妳放心吧。」憫希回以一臉燦爛的笑容,並將一塊板子小心放置在角落。

  此時,翔羽也從舞臺那走來,「媛心,差不多要上臺了。」

  「知道了,等會要是有甚麼事就交給你們了。」媛心對上他的視線,語氣裡沒有一絲的緊張或不安,只是拎起自己長得拖地的裙擺,細步走向酒紅色的布幕後方。

 

  觀眾席。

  幾乎每名學生都沉醉在臺上夢幻的演出,除了一名少女──她始終坐立難安,面有難色,視線看似朝著舞臺,但論到思緒可未必一致。

  隨著舞臺燈再度暗了下來,會場頓時陷入了一片黑暗,座位上的少女終於按耐不住,頻頻朝會場門口張望,神情忡然。

  坐在她隔壁的少年很快就察覺到了她的異樣,溫聲問:「怎麼了?」

  「偉傑,那個我想……」

  少女還在躊躇猶豫之際,少年已然開口:「妳就去吧,既然這麼擔心的話。」

  這句話宛如是一劑強心針,讓少女緊皺的眉頭瞬間舒坦開來。

  苓玲定心一笑,「謝謝你,偉傑。」接著毫不猶豫地起身離席。

  然而,正當她準備轉身離開時,偉傑卻忽然拽住了她的胳膊。

  她停下腳步,疑惑地扭頭看向他。

  前方的舞臺燈光此時也亮了起來,些許的亮光灑到了觀眾席。偉傑抬頭望住她,語氣充滿關情:「小心點。」

  意會到偉傑的意思,苓玲只是淺淺一笑,要他放一萬個心,「會的。」

  他順勢鬆開了她的手,不捨之情消逝在空氣裡。

  唯獨她身上那股熟稔的香水味,似乎還殘留在四周的空氣中。

 

  「小姐,到了這種地步,也只好算了!」

  「奶媽,為甚麼要算了,雖然羅密歐被放逐,但身為妻子一定要跟隨丈夫,而且我們也在神前發過誓了。」

  「但是小姐,我是為妳好,嫁給巴里斯這樣身分高貴的人,我們家才會興榮。」

  從開演到現在,演出過程相當順利,眼看即將來到最後一幕,不久便可準備謝幕,站在後臺的導演著實感到鬆了一口氣。再想想最近發生的怪事,更是倍感欣慰。

  「叫演員們都準備一下,等等就要謝幕了。」導演拍了拍手,好讓後臺的工作人員都能注意到他。

 

  ……

 

  牌身泛出冰冷的光澤。

  塔羅牌的主人披著一件舊式斗篷,神情淡漠地掃過底下的觀眾,輕視傲物的眼底滿是恨意。

 

  ……

 

  掌聲如潮水般灌滿了整個演藝廳,也許是因為結局是悲劇的緣故,掌聲在這偌大的空間裡,被反襯得更加響亮。

  舞臺上站著一排身著歐式服裝的演員,他們手握著手,整齊劃一地向臺下的觀眾們鞠躬。

  隨著掌聲消逝,舞臺燈也暗了下來。

  幾秒的黑暗後,全場的燈光再度轉亮,好讓學生們能循著路線散場。

  剎時──

  像是有甚麼東西霍然而出,一道閃光從暗處中猝然射出。

  一套縫滿蕾絲的別緻禮服頓時甩向空中,亞依立即將翔羽拉近自己身後,酒紅色的制服裙襬微微揚起,最後服貼於白皙的大腿,而那件沉甸甸的禮服此刻正緩緩落入地面。

  會場的燈光此刻都亮了,但準備離席的學生卻都定住了動作。

  舞臺中央,明顯可見一張花紋精緻的塔羅牌,它如一支飛鏢,狠狠射進了地板,並且出乎意料的尖銳,才得以用一角斜立的方式讓所有人看清圖樣。

  面對這種情形,臺上那幾個人早有預感。

  「躂……」一陣匆忙腳步聲打破了此刻靜默的氣氛,憫希舉著一塊大牌子,站到了舞臺最前方。

  ──此為偵探社的餘興表演。

  十個大字清楚地用麥克筆寫在白色板子上,也讓全場的困惑和不安消減了不少。

  然而,瞥見那張插在地上的塔羅牌,臺上的五個人卻無不怛然。

  ──THE LOVERS.

  這張塔羅牌的圖樣與腦海裡的那張近乎重疊,因而更加鮮明。

  「奇怪……那些牌剛剛還在身上的。」憫希感到困惑不已,開始左翻右找自己的口袋。

  但還未理出頭緒,又有一張牌從暗處射出。

  這次射向的目標是站在最右邊的媛心。

  媛心戲服的領口頓時被擦出幾塊細碎的布,捲曲的褐色長髮也落下了幾撮。

  「為甚麼……」憫希垂下了雙手,這次她已無任何理由再翻找口袋了。

  其他和餘興節目不相干的演員也趁空檔離開了舞臺,準備帶著看戲的心情欣賞。

  深不知,這是一場真實上演的戲碼。

  ──THE MOON.

  望見這兩張牌,五個人馬上推出了最後一張牌的方向和圖樣。

  「咻──」亞依立刻拉遠與翔羽的距離,她側身目視第三張塔羅牌,上頭的圖案只有深紅和深黑兩種顏色。

  ──THE DEVIL.

  三張塔羅牌就像一把把利刃,狠狠插入了舞臺地板,若說是飛鏢也不為過,因為論速度和危險程度,十足可以稱得上是凶器了。

  面對這樣難得的場面,亞依自己也很吃驚,竟然不是之前慣用的飛鏢,而是塔羅牌?

  但她更沒想到的是,又有一張牌從暗處射了出來。

  「咻──」不同於其他三張牌,這張塔羅牌並沒有以任何人為目標,像是故意射向無人之處。

  更準確的說──是舞臺正中央。

  沐浴在聚光燈下的塔羅牌,牌身精緻華麗,每個人的目光無不被吸引,同時暗自嘆賞。

  ──THE JUDGEMENT.

  ──審判。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