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

 

  她不要鑽戒,甚麼都不要,只要他能一直陪在她的身邊。

  可是……

  無論做了多少祈求,無論做了多少努力,神明好像都沒有看見。

  他還是對尹語娟動心了,還是轉身離開了她,而他對她,始終只有同病相憐的同情。始終只有朋友以上,戀人未滿的感情。

  明明有一堆男生暗戀她,追求她,可是為甚麼真正喜歡的那個人卻始終不喜歡自己?

  為甚麼盡了一切努力,還是甚麼都沒有?

  甚至到了最後,連唯一僅有的羈絆都沒了,但他卻始終記得一直在他心底的女孩?

  太不公平了吧……

  「這就是懲罰吧,誰叫你要在他們之間從中作梗。」

  那天,來醫院探望天祈的琴真這麼對她說:「拆散兩情相悅的人的罪是很重的,只是沒想到會這麼重。」

  從一開始的責備到後來的安慰,從原先的不屑一顧到後來的徹底醒悟,她徹徹底底在琴真懷中大哭了一場。也在那一刻,她徹底明白了甚麼是後悔。

  就是明明有一條對的路可以走,卻還是選擇另一條被人唾棄的路。自欺欺人的安慰自己那條路可以看見不一樣的風景,沒想到最後卻忽然掉進了泥沼,怎麼爬也爬不出來了。

  於是,試著抓住最後一根稻草,最後一次希望他能真正喜歡她。跟他說,分手這件事很尷尬,就算要分,也不要讓班上任何人知道這件事。

  利用他的善解人意,他的善良,盡可能將他留在自己身邊。

  可是──

  那麼那麼地努力,拒絕了所有男生的追求,抓住所有能和他在一起的時間,只希望他的眼中能映出她的存在,但有些事卻還是無法改變──

  他心裡的女孩永遠都不會是她。

 

  傍晚時分的馬路上,

  車輛川流不息,一輛輛汽機車快速駛過,只留下吵雜的引擎聲。

  女生慢慢地走在騎樓上,感受到手中的手機又開始震動,她冷冷地看了眼來電顯示便關機了。

  「這樣太不禮貌了吧?」

  聞見這一道帶笑的聲音,女生猛然回頭,愣愣地看著出現在眼前的男生。

  他手拿著手機,似乎是用跑的過來的,胸膛微微起伏。

  他笑笑地看著她,然後一步步慢慢走到女生面前,最後伸出一隻手,輕輕撫上她的臉頰,凝望一臉木然的她,溫柔地說:「果然哭了呢。」

  「你開心了吧。」回神後的女生立刻拍掉他的手,再度冷冷說:「所有事都和你預料的一樣,開心了吧。」

  男生沒有回答,只是依舊帶著一抹笑,那雙疼惜的目光彷彿在心疼她所流下的眼淚,意外地平靜和溫柔。

  半晌,他低聲說:「不開心,因為妳在哭。」

  聽見那句回答,女生愣了會,但很快就擦掉臉上殘留的淚水,揚起一抹高傲地笑容說:「我不哭了。」

  看著她那張倔強的表情,男生這時不禁無奈地嘆了口氣。

  聽見那聲嘆息,女生也終於受不了,憤怒地向他大吼:「對啦,每個人都瞧不起我!覺得是我自作自受,覺得尹語娟才是好人。」

  「但你們這些人懂甚麼!你們甚麼都沒做,也不知道我有多麼努力,就以自己的標準來評斷我是對是錯,憑甚麼!」

  是啊……憑甚麼?

  無論是艾紫琳、霂彥丞,還是自己最好的朋友琴真,每個都站在尹語娟那裡,並鄙視她所做的一切。  

  可是,那些人根本就不懂真正喜歡一個人是怎麼樣的心情。會變得容易忌妒,變得自私,會想永遠和他在一起。

  就因為真的很喜歡,所以想在一起的想法才會那麼強烈,不然就證明你根本不是那麼喜歡那個人啊。

  看著女生斗大的淚珠又再度溢出眼眶,男生淡淡地笑了,明白似地說:「我從來就不覺得妳做的那些事有甚麼錯。」

  「騙人……」女生慘淡地笑道:「無論是誰看了都會覺得是我從中作梗,才害他們到現在都不能在一起。」

  「那妳呢,妳自己是怎麼想的,也覺得都是自己的錯?」男生問。

  被忽然這麼一問,女生沉默了,垂下視線,不願回答。

  幾個同校的學生正好經過,看見男女面對面站在一家賣手機配件的店外,不免都多看了幾眼,開始交頭接耳地作出各種臆測。

  感覺到他們的目光,男生忽然冷冷地瞪了他們一眼。那雙眼神彷彿帶有殺氣,讓那群人學生都不再回頭,反而加快腳步離去。

  目送那群人遠處的身影後,男生再度淡淡地說:「妳從來就沒有威脅過誰,也沒有害誰受傷,只是單純地想把他留在自己身邊,因為妳根本也沒有義務做他們的愛神邱比特。」

  「他們之所以到現在都還不能在一起根本就不是妳的錯,是他們太善良、太懦弱,一直都不敢鼓起勇氣向對方表白。只要他們誠實面對自己的真心,自信一點、勇敢一點,妳做的那些事也就毫無意義了。」

  「所以說,錯不在妳,妳唯一做出可稱上傷害的事,反而是想幫助他們。」

  看見女生淚光閃閃的眼睛停在他的臉上,男生這時再度溫柔地笑了,繼續說:「妳想讓尹語娟討厭妳,讓她能夠不再顧忌妳和胡天祈告白,可惜的是她真的太過善良,對她做了那麼多的事也還是不會討厭妳。就連胡天祈也是,要不是失憶,忘了你們之間的回憶,他也不會和妳提分手的。」

  聽著聽著,女生眼角溢滿的淚水再度落了下來。

  「其實,最希望他們兩個在一起的人就是妳自己,因為只要他們在一起,妳也不會再這麼痛苦了吧。」

  她的視界從模糊變得清晰,男生的輪廓清楚地映入她的眼簾。

  他始終溫柔地望著她,宛如很久很久以前就是這麼看著她似的,只是她的眼中一直在追逐某個人才沒有察覺。

  「妳很努力了,他不選擇妳是他的的損失。」

  沒有察覺……也有一個人,將自己望進了眼底,成為了一個值得在乎的存在。

  「嗚……」

  宛如只有片刻的短暫時間,一抬頭,整個世界就已被深靛色的天幕覆蓋了。

  錯過了一天最瑰麗的晚霞,錯過了天空色度漸深的過程,一眨眼似的,所見天象就全然不一樣了。

  騎樓下。

  彷彿所有的喧嚷吵雜都被阻隔在了千里之遠的地方,女生緊緊揪著男生的運動外套,將臉埋進了他的胸膛裡痛哭。

  一時之間,男生臉上有一絲藏不住的吃驚,但很快就露出一抹了然似的微笑。

 

  「為甚麼……」女生含糊不清地說,淚水在她臉上肆虐,隨之沾濕了男生的衣襟,「他明明就在我眼前……明明……就在我眼前啊……嗚……」

  「為甚麼……」

  她似乎說了甚麼,但由於參雜了斷斷續續的哭聲,男生沒有聽清楚,但還是從她的語氣辦出是一種埋怨。

  他將一隻手輕輕覆上她的髮,一手悄悄地攬住她的腰,將她深深攬進自己的懷中。

  感受到男生施予在她身上的溫柔,以及嗅到了那股以為早已被自己遺忘的杏花香,女生不由得哭的更大聲了。

  一湧而上的悲傷伴隨著回憶與眼淚更加地清晰與巨大,像摸不著邊際的闃靜黑夜,看不見底的幽深黑洞,沒有能讓人抵達的盡頭,只有不斷為了塞下淚水而無止盡膨脹的空間。

  喜歡的人不喜歡自己,就努力讓他喜歡上自己。

  喜歡的人喜歡上了別人,只要他們還沒在一起,還是可以努力讓他喜歡上自己。

  喜歡的人忘了自己,那就努力讓他再次記得自己。

  只要努力,只要他還沒和某個人在一起,就可以繼續努力,努力讓他有天能夠喜歡你。

  可是──

  喜歡的人不存在了呢?

  還要繼續努力嗎?

  她不懂,明明那個人就站在自己的面前,明明就是同一個人,為甚麼要說已經不存在了呢?

  「我喜歡的人就是你啊……為甚麼會不存在呢……」女生漸漸喊出了聲音,語氣從埋怨漸漸變得悲憤,「過去的你……現在的你……不都是你嗎……嗚嗚……」

  「為甚麼……」

  ──為甚麼你明明就在我眼前,卻說我喜歡的人並不是你呢。

  「為甚麼……」

  ──為甚麼要說我喜歡的那個人已經不存在了呢。

  「為甚麼啊……」

  ──為甚麼你可以對我說出這麼殘忍的話呢。

  聽著她連續說三次為甚麼,男生依舊只是抱著她,任憑她在自己懷裡大哭,也絲毫不在意經過路人異樣的眼光。

  半晌,待女生的哭聲漸漸變弱,男生才輕輕撫著她的髮絲,在她耳邊低語。

  這一剎那,女生倏然停止哭泣,愣愣地睜開了眼,等待眼淚再度模糊了視線──

  「不會消失的,妳所做的一切。只要妳還沒有忘記,就還能證明那些曾經發生過的事。」

  語落,男生再度深深抱住了她。但女生卻在此刻忽然掙開了他的懷抱,讓距離在兩人之間存在。

  「你知道……我為甚麼討厭善良的人嗎?」女生抬頭望向他,哽咽地問,眼角閃爍著淚光。

  「因為他們都只會想到別人,不會想到自己,很笨。」

  男生並沒有笑,也沒有說些甚麼,只是輕輕抿了抿唇,看著女生的淚水再次溢出眼眶,再一次滑下臉頰。

  ………

  ……

  『你、你怎麼在這?』

  『妳忘拿薑茶啊!』

  ‥‥‥

  ‥‥

  『妳剛才問我幹嘛一直來煩妳,對嗎?』

  『不就是你暗戀我?』

  男生臉上掛著一抹無聲的笑,遲疑了會,他再度開口:『我啊,曾經也是單親家庭。』

  ‥‥

  ‥‥‥

  心跳失了一拍。

  草莓般香甜的滋味在兩人的脣瓣化開。

  女生左胸腔的鼓動清晰而急促。

  男生帶笑的話語停在她的耳畔,聲音不以為意,卻又給人無限遐想:

  『好吃。』

  ‥‥‥

  ……

  毫無預警地,當尖銳的剎車聲響徹了雲霄,鮮血染紅了視界,驚愕地喊著他的名字時,她感覺自己又要失去了某些東西。

  虔誠的祈禱他能再度睜開眼,卻忘了應該多貪心地祈求他能跟從前一樣。

  那些美好的片段,在他陌生地望著她時,就像玻璃般徹底碎裂了,再也黏不回原本的模樣,因為根本也不記得原本的形狀了。

  可是──

  他的善良與溫柔卻還是讓她在無盡無邊的黑夜裡,找到了似曾相似的星光。

  分手時的最後一句話,也是他最後的體貼──

  讓努力了這麼久的她,第一次感到倦了。

  男生揚起一抹明亮而耀燦的笑容,向她笑道:

 

  『雖然我甚麼都不記得了,但妳這麼漂亮,我以前一定有喜歡過妳,絕對有!我保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