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

 

  更正確地說,他根本不想跟欣欣說真話。要一個很八卦的女生去問這種事,一般人怎麼會真的敞開心胸地說呢。

  也在這一刻,她才發覺自己並不是很了解他。一直以來,都是他主動跟她說話,但她卻鮮少問他的問題。更何況,他的思考邏輯一向不是常人能夠理解的,所以她根本也懶的問他問題。

  但她仍然很想知道答案,於是便拜託好朋友琴真去問看看。覺得比起欣欣,天祈應該會比較信任琴真。

 

  「妳說妳已經問過他有沒有喜歡的人了,甚麼時候?」

  看見她驚訝的模樣,琴真有些嚇到了,「去年的時候啊,我問他是不是喜歡妳,不然為甚麼會幫妳買薑茶,還跑去醫院找妳,然後就小聊了一下。」

  「那妳怎麼不告訴我!」

  「我還以為妳覺得他很煩,而且,我才想問妳為甚麼不告訴我妳喜歡他耶!」

  「我……我也是最近才發覺自己喜歡上他了嘛。」她的聲音忽然變小,扭捏地說。

  看著那張媲美動漫人物的傲嬌模樣,琴真不禁嘆了一口氣,然後才開始說那天的事。

  琴真說,天祈之所以會厚臉皮的接近她,是因為她在大家面前說自己的媽媽已經死了,跟他一樣,才會想和她說話。

  琴真說,他並沒有喜歡的人,但曾經有。

  琴真說,他和那個女生因為後來分班,沒甚麼機會說話,而且那個女生的班上有一個成績超好的男生也喜歡她,他覺得自己沒勝算,就放棄了。

  他會接近她的原因,她早就猜到了。但,他曾經喜歡的那個人是誰?

  曾經喜歡,現在未必喜歡。

  曾經同班,就沒再同班過了。

  線索總在每個不起眼的地方,眼神,目光,曾說過的那一句話,那些被妒火烙印的畫面與聲音,一次次被翻出來,再一次次紋身於心底。

  拼拼湊湊,想拼出真相的模樣。

  抽絲剝繭,想更靠近真相一點。

  燦亮的陽光,灼亮的天空。

  那一天印象,就如同那些明亮的光,在一剎那深深刺痛了眼,但卻流不下淚水。

  國小最後一次的戶外教學,是主題樂園,一群人正要去做雲霄飛車。就在那時,右前方有一群人正要經過他們,就在那個時刻,一抹熟稔的身影撞入了她的視線。

  她並沒有看見他們,而是在跟旁邊的女生聊天。

  可是──

  他卻看見了她。

  他們擦肩而過,那刻,男生緩緩垂下眼眸。他的神情是感傷的,但嘴角卻有一絲淡淡的笑容。

  以前,她沒有察覺,就算察覺了也沒有特別留意。

  可是,現在那樣的神情卻馬上牽引住了她的目光,讓她的心中頓時湧起一股無法釋懷的妒意,然後漸漸感覺有甚麼變得清明了,不只拼出了模樣,還看見了核心。

  幼稚園就認識了,但不久就轉走了。

  同班時沒有察覺,直到分班後才喜歡上了他。

  霎時,那一晚擁抱她的溫度,在耳邊縈繞的溫柔聲息,彷彿凝固成了冰,以為可以永遠保存,卻沒想過會出現裂痕,最後徹底碎裂──

 

  『所以,為了妳所愛的人,妳要變得更堅強啊。』

 

  直到這一刻,她才發現,原來他的心中早就有一個女孩了。只是他們一直在錯過,就這麼錯過了四年,直到了現在也依舊如此,從沒有同時想和對方在一起。

  可是,如果有一方鼓起勇氣告白了呢?

  一個是早就放棄告白,另一個是仍偷偷暗戀,但無論如何,再怎麼喜歡,一旦畢了業,不再有機會見面,就會隨著時間成為回憶了吧?

  只要她不和他告白,就永遠不可能會相交,對吧?

  只要……

  只是尹語娟在畢業前夕都沒有勇氣告白,只要……讓她知道自己根本沒有勝算,就好了吧?

  這樣他們就會繼續錯過,直到有一天都不再喜歡對方,對吧?

  到那時,他的眼裡就會只剩下她,對吧?

  只要這樣做就可以了,對吧?

  對吧?

  對……

  那刻,在心底迴盪的那一個又一個的問號,徹徹底底攫住了她心中的妒火。

  她喜歡他,想和他在一起,更害怕失去他。那怕會被說是從中作梗的的第三者,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她願意做任何事。

  因為,她真的不想再體會失去的滋味了,不想失去這份溫柔與溫暖,想要一直待在他身邊。

 

  「妳不敢坐風火輪喔!」

  坐完雲霄飛車後,一群人就提議再去坐風火輪,但一聽到會繞著軌道,三百六十度跑一圈,依玲卻不禁有點害怕了。

  「對啦,我不敢坐。」她忿忿然地回,特別是在親眼看到風火輪是怎樣的遊樂設施後,她鐵了心不坐。

  沒想到的是,全部的人裡面就只她不敢坐,所以她就成了唯一留了下來沒去排隊的人。

  見他們在排隊區有說有笑,而她一個人孤伶伶站著,她忽然覺得有點不是滋味,然後就看見男生直接跳過排隊區的護欄,跑到了她面前問:「妳真的不玩?」

  「對啦,我不玩。」

  「其實不會很可怕的,蠻好玩的。妳真的不玩?」

  最後,她還是一起排隊了。

  看著自己慢慢前進,到最後坐了上去,無法逃了,她卻開始後悔了……

  「閉上眼就不可怕了。」坐在她對方的琴真安慰地說,然後又對坐在她旁邊的天祈說:「欸,你要好好保護依玲喔,是你拉他上來的。」

  「好啦。」天祈敷衍地笑了笑。

  而她則是無力地笑一笑,心想:「反正都上來了,忍一忍就好了。加油!」

  漸漸地,她感覺自己像坐在海盜船上,她的雙手緊緊抓著把手。坐位繞著圓形軌道來迴盪著,越盪越高,在幾乎繞了一圈的剎那,一陣陣尖叫隨之而起。

  再一圈──

  試著張開眼,才發現他們居然正倒吊著!每個人的頭髮都自然垂下,露出了光亮的額頭。

  事後,當好不容易終於結束了,繞了好幾圈。心有餘悸的女生卻始終忘不了當睜開眼的那刻,在心中忽然湧起的暖意。

  她愣愣地看著自己的手,一抹微笑悄悄爬上她的脣角。

  『欸,你要好好保護依玲喔,是你拉他上來的。』

  『好啦。』

  因為太害怕而沒有感覺。如果……她當時沒有睜開眼睛就好了。

  就不會看見有一隻手不選擇握住把手,而是越過了距離,輕輕覆上她的手背,告訴他不要害怕,他在她的身邊。也不會這麼喜歡他,為了他能永遠握住她的手,做出那個事後讓自己非常後悔的決定了。

  就像是懲罰,在畢業典禮時起勇氣向他告白,兩個人在一起後的幾週後,為自己國中又跟他同班歡欣鼓舞時,沒想到卻在開學新生訓練時那天看見了一個諷刺的玩笑。

  時隔四年,那兩個人再度同班了。

  「反正你現在沒有喜歡的人吧?要不要……試著交往看看?」

  「等你有一天有了喜歡的女生後,我就會和你分手了。我是真的很喜歡你,不是開玩笑的。」

 

  『妳有沒有想過,要是有一天他發現了妳做的那些事,會有多生氣?搞不好還會因此變得非常討厭妳。』

  『妳希望變成這樣嗎?讓妳最喜歡的人討厭妳?恨妳?』  

  懲罰來得太快,像是故意等著她落下的陷阱。可是,她還是不願低頭,因為幸福從來就不是等待,而是爭取。

  『妳是我的好姐妹吧?』

  『那麼,就幫我一直保密下去,就像以前一樣,什麼都不要說。』

  『只要誰也不說,沒人能改變現狀。只要……』

  她的眼神在一瞬間變得銳利,除了淡漠,還有一層深埋心中的妒火。

  『只要尹語娟永遠不要向他告白。』

  他們錯過了那麼多年,就是因為懦弱,覺得自己配不上對方,所以始終不敢告白。

  只要讓他們一直覺得自己配不上對方,誰也沒有勇氣告白,誰也不能改變現狀。更何況,他們有的也只是曾經喜歡過對方的「眷戀」,而不是強烈到想在一起的「喜歡」。

  可是,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卻好像有甚麼漸漸在改變了。

  當被眾人推到一塊,要求獻吻的時刻,他拉住她的手,逃離了眾人的視線時,她便知道他的心中在意著甚麼。

  戀人之間擁有的親密,他們沒有,有的只是朋友間安慰式的擁抱。

  一開始,以為他只是不懂浪漫,直到後來才漸漸發覺他在逃避些甚麼。就如同那刻,他拉著她的手,笑著逃離大家的注目與手機。每個人以為他是害臊,但她很清楚他們並不會繼續未完的事,就只是單純的逃離。

  「其實,我並不介意……」

  聽見身後女生傳來的聲音,男生停下了腳步,順勢鬆開了她的手,問:「妳剛剛說了甚麼嗎?」

  「你很介意嗎?」女生的聲量不自覺地變小,「親吻……」

  聞言,男生沉默了。看見那一副為難的模樣,女生的心涼了,但很快又凝注他,一如往常般有點命令似地說:「下禮拜我生日,我想去KTV唱歌,你要請客。」

  「對喔,妳下禮拜生日耶。」男生這時也忽然變得興奮了,一解方才沉重的氣氛。

  「你不會忘了吧?」她狐疑地問。

  「我只是一時忘了,其實我早就在想要買甚麼禮物了。」他露出認真的表情,表示他真的沒忘。

  「那麼,我有一個很想要的禮物,你一定要送我。」

  「鑽戒?」

  看著男生立馬猜出的禮物,女生並不驚訝,只是很無力地問:「……你為甚麼會想到鑽戒啊?」

  「看到妳手機上貼滿了水鑽,想說妳應該很喜歡亮亮的東西。」

  很合理,但又很不合理,讓女生無奈地嘆了口氣,然後狠狠吐槽:「哪一個國中男生會因為這樣就想要買鑽戒啊!」

  「我知道是你。」她冷冷地補充,順便遞了白眼給開始傻笑的男生,接著開始懷疑自己為甚麼會喜歡他?

  頓時,一抹笑卻染上她的脣。

  她再度望著還在校的男生說:「我要的不是鑽戒,也不是甚麼可以買到的東西。」

  看見女生認真的神情,男生這時停止了笑。

  「我要你在那天吻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