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比賽倒數的最後幾天,每天放學都可看見留在學校練習啦啦的學生,甚至就連在假日也能看見不少班級練習的身影。

  依照往年的經驗,老師們也都深知這段時間學生的心思都在啦啦比賽上,所以也將小考往後延。此外,體育老師們也都很慷慨地借出上課時間,讓學生們在體育課時練習啦啦。

  到了賽前的最後一天,幾乎各班都選擇留校練習,操場上聚集的高二班級數目之多,充滿活力的歡快音樂和熱血呼喊,充斥了整片操場。

 

  「妳今天戴隱形眼鏡了?」

  一早,看見從前方走來的女生,江閔正微微一笑。

  「我怕下午比賽時跳太用力,眼鏡掉到地上就完了,就決定戴隱眼了。」

  她的視線從男生臉上,轉向前方的大馬路,「不過,明明才一個月沒戴了,就感覺好久沒用自己的眼睛去看這個世界了。」

  早晨清冷的風吹來,過肩的長髮微微飄動,她感覺所有事物看起來都比平常大些,不再因為鏡片折射而縮小,更加真實,也更加自在。

  忽然,她轉頭,揚起一抹燦爛的笑說:「我們班有秘密武器,你看到一定會吃驚的!」

  少了那副厚重眼鏡的遮擋,女生的眼睛格外地明亮澄澈,多了平日沒有的天真與坦率。

  「有點意外妳會這麼期待今天下午的比賽。」他笑說,「感覺這比妳以『檸檬』的身分上台表演,更加興奮。」

  似乎是說中了,予尋不禁莞爾,「因為跟獨自一個人站在舞台上相比,一群人在一起比較不會那麼緊張,反而還會希望能趕快出場。」

  「妳不喜歡成為舞台上的焦點嗎?」

  面對別有深意的問題,女生只是聳了聳肩,不以為意說:「的確,一個人上台的話,大家的目光就只會焦距在那一個人的身上,但如果真要我選,還是希望能和一群人一起上台,就算全班四十個人一起表演,大家可能根本不會注意到我也一樣。」

  「記得,我國一時的舞社老師說過一句話,那句話我印象非常深刻。她說,舞台上每一個位子都很重要,並不是站在中間或前面的人就是主角,因為要是少了任何一個位子,表演就不可能完美了。」

  此刻,她的目光幽遠,臉上掛著淡淡的笑顏。

  「所以就算我不是主角,我也會盡全力表演,因為要是少誰任一個人,表演就不可能會成功了。」

  但僅僅如此,男生就能感受到她對於表演的熱情與渴望。

 

 

 

  一整個上午,每間高二教室的氣氛都很歡樂。

  老師們則早就知曉啦啦比賽當天,學生們會心繫著下午的比賽而無心上課,所以也頂多感嘆自己的課剛好排在這天,不是硬著頭皮上課外,就是乾脆直接把課借給學生們去操場練啦啦。

  到了中午,予尋就到女廁換班服和綁頭髮。

  班上不少女生也都在這時來換衣服。

  她站在鏡子前綁馬尾時,陳映羽正好從她左後方的廁所出來,兩人的視線正好在鏡子裡對上。

  陳映羽平常就綁著馬尾,所以只是來換班服的。班服的圖案十分繁複華麗,老鷹的翅膀圖樣裡可清楚辯出數字「7」,很難想像這是出自同年紀的人設計出來的花樣。當初拿到班服時,全班都忍不住暗暗讚嘆了番。

  「馬尾記得要綁緊喔!」來到洗手台時,陳映羽甜甜地提醒說,笑容親切可人。

  她回以鏡子裡的陳映羽一抹笑,「好。」

  待她終於綁好時,陳映羽早已離開了女廁。

  她打量了下鏡子裡的自己。

  深藍色的班服、淺藍色的運動短褲,再配上一頭俏麗的高馬尾,實在是十分青春洋溢的學生樣,令她的嘴角忍不住泛起笑意。

  旁人不會曉得,這是她升上高中後第一次穿運動短褲和綁馬尾。外加上班服上禮拜才剛拿到,所以全身的衣褲都是新的,讓她都不禁想請人幫她拍照紀念了。

  而且她對於自己綁馬尾的模樣非常有自信,所有看過她綁馬尾的女生,包括自己的媽媽都說她綁馬尾比較好看,不再披頭散髮的她會多了幾分靈氣,模樣看來秀氣許多。

  所以當予尋走回教室門口,碰上正好從教室裡走出來的劉心銘時,立刻憶起了他的那一句──

 

  『期待看到妳綁馬尾的樣子。』

 

  一時間,她忐忑起來,抬頭朝他笑了一下。

  劉心銘也挺有默契的,果真停下腳步,打量她起來。

  然而,打量的目光太過刺眼,反而讓予尋覺得有些不適。

  「妳……」他為難地笑起來,語氣有些遲疑,「班服是不是穿反了啊?」

  聞言,她的視線猛然轉向了正好從教室後門出來的班上同學。

  看見他們背後的華麗圖樣,她的雙眼不禁瞪大,瞬間明白自己領口間的不舒適感是怎麼回事了?

  隨之而來的,則是一陣羞愧,「我以為有圖案的是正面……」

  劉心銘這時則毫無顧忌地笑出聲來。

  但此時此刻,她只想衝回廁所把衣服轉正,所以並不理會男生可恨的笑聲,而是直接掉頭就走。

  直到後來穿回正面後,她才發現班服的正面並非沒有任何圖樣,胸前其實有畫上一小朵蘭花,因為班導的名字裡剛好有一個「蘭」字。

  不過,這有些迷糊的小小插曲,並不影響她下午雀躍的心情。

 

  啦啦比賽在體育館舉行,除了上場和預備上場的班級外,其他班都在二樓觀賞底下的表演,評審的位子則是前方在舞台上。

  往年自然組和社會組的班級會分開評分,但今年不分類組排名,只是自然組先上場完畢,才換社會組上場。

  「社會組也跳得太強了吧?難怪往年自然組和社會組都是分開比。」

  「還好自然組先上場,如果我們接在社會組的班級後面跳,評審一下子看到水準差這麼多,搞不好就給比較低分了!」

  剛表演完畢回到二樓的江閔正,很快就聽見同班同學們讚揚的聲音,每個人都目不轉睛盯著底下第一個上場的社會組班級。

  社會組班級的走位多變,陣形不停地在換,與其說是比舞蹈,倒不如說是在比隊形的創意和整齊度。

  長達五分鐘的表演時間,往往會剪接好幾首歌。

  快歌。兒歌。動漫主題曲。

  從電影歌舞青春的<We all in this together>,到親子台的朗朗上口兒歌,再到KERORO軍曹的動漫歌曲,只要是炒熱氣氛的歡快歌曲,在場都能聽見,再奇葩的歌都能用舞蹈呈現。

  「欸欸──江閔正,李予尋他們班什麼時候上場啊?」邱萍臻忽然湊過來問。

  「倒數第二個,下下個班就是了。」

  「沒想到你還真清楚耶!」她用手肘推了推江閔正,「不會一直在期待吧?」

  「想太多,難道妳都不會記別班熟人的上場次序嗎?」他送上一記冷冷的白眼。

  「好啦好啦,只是想說都到了這個地步了,你們乾脆就在一起了嘛!高一剛開學的時候,你們兩個都來問我對方是誰,我就在想天底下怎麼會有這麼巧的事,都想當媒人了耶!」她笑得誇張,一手拍了下男生的肩膀。

  「妳沒把別人的姻緣搞砸就好了,還想當媒人。」

  「你怎麼這麼說呢,如果不是我,你們怎麼會曉得其實彼此都很在意對方呢,是不是?」萍甄笑得一臉諂媚,「光這點你就該包個紅包給我吧?」

  江閔正沒看過有人這麼厚臉皮的,若不是此時全場震耳的歡呼聲,吸引了兩人的注意,可能會聽到更令他無言的話。

 

 

 

  _______________

 

 ღ∴°小雜言。°★

 

  關係圖  

 

  這次的小雜言很不一樣,就是這篇在POPO也看得。其實幾乎可以算公告性質了……

 

  最近寫到後面的劇情時,我發現前面的設定上出現了一個bug,但因為已經發表了,來不及改正了,就決定做了這張人物關係圖。

 

  這是我第一次做角色關係圖(星黑戀影是家族表),因為以往我覺得設定這種東西留給自己看就好,拿出來就會讓人覺得失去了故事性。

 

  不過,這次的角色比較分散,如果是會固定追連載的讀者,看見太久沒出場的角色搞不好會忘記,到那時候就可以翻出這張表囉!這是一張功能性取向的關係表。希望大家就這麼略過bug,繼續看下去吧XD

 

  發現到bug是哪的人,只能說記憶力真的很好啊!

 

  若是後來才閱讀的讀者,bug我已經偷偷改正了,所以更不可能知道。簡單說明一下,這張表是以現在的分班情況畫的。高一的情況是,李予尋和洪孟潔同班,宮安生、江閔正和邱萍甄這三個人同班。此外,陳映羽和邱萍甄高一也都是戀舞社的,所以予尋高一時就認識她們了。

 

  如果覺得麻煩不想搞懂也沒關係,也不會影響閱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