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加油啊──衝啊──」

  「加油──」

  槍聲響起,隨之而來的,是一陣此起彼落的加油聲。

  運動會前夕的接力賽在一個晴朗的午後揭開了序幕。五名身著亮色背心的選手正逆著風,竭盡所能地跑著。

  今年語娟班上的選手名單和去年沒什麼變,只有棒次稍微改變了一下。語娟和紫琳的棒次都提前了一位,分別是第六棒與第七棒,彥丞則是倒數第二棒,接在天祈之前。

  沒錯,這次的最後一棒,沒有變。

  「天兵還是最後一棒喔?沒問題吧?」

  「有什麼辦法,全班男生就他跑最快,他最適合啊。只要他不要跌倒的話。不過他自己也忘了這件事了吧。」

  「應該不會那麼衰,兩次都跌倒吧?」

  「很難說喔,他是胡天祈耶。」

  「呃……」

  雖然大家一開始都很懷疑選天祈為最後一棒到底對不對,但練習賽都跑得很好,甚至每次都是第一名,也就這麼定下來了。

  「我已經感受到十一班怨懟的目光了……」

  「要不是天兵在終點前來個大摔跤,他們應該能進入決賽的,也難怪他們會這麼恨我們,哈哈。」

  「拜託這次一定要讓我們進入決賽啊!」

  跑道上,穿著五號背心的選手紛紛將棒子交給了六號。今年他們班依舊是穿黃色背心,也依舊在一開始就遙遙領先了!

  目前接到棒子的是第六棒的紫琳,那頭鮮少綁成一束的黑髮迎風飄動,不一會就將棒子交到了語娟手上。

  主持人的聲音也此時迴盪整個操場:「目前領先的是十三班,接著是十一班……」

  紫琳氣喘吁吁地走回到操場內,但目光始終緊追隨著跑道上亮黃色的身影,眼看後方紫色背心的女生緊追在後,甚至有超過她的可能,紫琳不禁開始緊張了起來,在心中拼命為語娟加油。

  亮黃色的背心在風中飄揚,女生拼命衝刺的身影逐漸沒入接棒區的人群中,隨後就見穿著八號黃色背心的女生第一個衝出接棒區,引領在其他四個人前,紫琳頓時也安心了,準備要去找剛跑完的語娟。沒想到,從人群縫隙中看到的畫面,讓她幾乎是用跑的到場邊。

  剛從跑道上站起來的語娟,一走回場內,就看見紫琳跑到她面前,一臉緊張地問:「沒事吧?要不要去保健室,怎麼會跌倒呢?」

  「沒事啦,我想等到比賽結束再去保健室。」語娟笑笑說。

  「可是妳的膝蓋正在流血耶,不痛嗎?」

  「還好,不會很痛,我想等比賽結束完再去。」

  見語娟那麼堅持,紫琳也不再勸她一定要去保健室,兩個人就在場邊繼續為班上同學加油。

  當來到男生的棒次時,班上女同學們瞬間鼓譟了起來,加油聲浪直逼尖叫聲,完全把別班的聲音壓了過去,但聽在紫琳耳裡,卻是莫名的刺耳。

  「距離又拉大了,沈浩真是太強了啦──跑超快的耶!」

  「完全把別班拋在後頭了!」

  「不但會長得帥又會讀書,運動細胞也超好,怎麼會有這麼完美的人啊,根本就是王子嘛!超帥的──」

  「如果他能不耍手段、對人再溫柔點、笑容再自然點、個性再好一點,就真的是太完美了。一定就是他這麼完美,個性才會那麼差。」紫琳一個人碎碎唸道,雖然沒被班上同學聽到,但身邊的語娟可就聽得一聽二楚。只是紫琳很快又投入加油聲中,不屑的神情立時被明亮熱情的眼神取而代之。

  很快的,來到了眾所屬目的最後一棒,只是哪個班最可能贏得第一名已經非常明瞭,因為天祈已經到了最後的直線衝刺,其他班卻才剛接棒而已,足足超過了半圈以上,就算不盡全力跑,或是跌倒外加翻滾一圈還是綽綽有餘,但儘管如此,每個人仍舊非常熱情地為天祈加油。

  距離終點前的最後直線衝刺,穿著亮黃背心的男生迎風跑著。風吹亂了他的頭髮,鼓脹了他的背心,一如去年這時候他,唯一的不同,只有那頭染回黑色的短髮。

  不知為何,站在場邊為他加油的語娟,忽然憶起他染頭髮的那一年。班際躲避球賽結束後的幾週,正在校門口等人的她,一看見他還很懷疑是不是他,因為他的髮色變成紅褐色的,直到後來才輾轉得知他染頭髮了,但不是紅褐色,而是褐色。

  也許是那天太陽太大,光線照射的緣故,才會看起來是紅褐色的吧,也或許就是因為這樣,頂著褐色短髮的他在人群中總是非常顯眼好認,所以她總會不自覺在人群尋找他的身影。

 

  比賽結束了。

  這次他們終於如願贏得第一名,進入了決賽。

  看見天祈踏過紅線的那刻,每個人都忍不住大聲歡呼,紛紛去迎接天祈,圍在了天祈周圍。也在那高漲的氣氛中,有人把依玲推到了天祈旁邊,親一個的聲浪像滾雪球般越滾越大,連別班都忍不住過來圍觀。情況跟去年沒什麼兩樣,中間的兩個人模樣都十分為難羞澀,特別是去年讓他們逃了,沒機會按下快門,今年全班更加賣力想看他們親吻。

  「紫琳,那我先去保健室囉。」處在人群外圍的語娟向紫琳說,就轉身往保健室的方向走去。

  「我陪妳去!」收回目光,紫琳立刻說,跟在了語娟身旁。

  「語娟──」聞見那一道熟悉的呼喊,讓兩個女生同時停下了腳步,朝身後望去,就見天祈從人群中跑了出來,「我陪妳去保健室吧!」

  「不用了,紫琳她會陪我……」

  「不不不,就讓天祈陪妳去吧!」紫琳趕忙說,同時向天祈一笑說:「那麼我們家語娟就麻煩你囉。」過程中,語娟看見紫琳偷偷向她眨了下眼睛。

  「胡天祈你以為這次我們又會讓你逃了嗎!」

  「同學受傷我帶她去保健室嘛!」他說,同時牽起了語娟的手,作勢轉身就跑。

  「回來啊──這次不會讓我們絕不會再讓你逃了!」一群男生喊,隨之追在他們身後,但追沒多久就不再追了,特別是看見他們已經跑進保健室,整個興致都沒了。

  目送語娟被天祈拉走的紫琳,站在原地暗自竊笑,然後忍不住看向被拋在原地的依玲,原以為她會是一臉忌妒與不甘心,沒想到只是雙手抱胸,目光冷然,下一秒立刻轉身就走。

  那一剎,看著她融入姊妹群中的背影,她竟有那麼一點同情她了。

 

  「抱歉語娟!因為我太想逃離現場了,所以就拉了妳,我不該跑那麼快的,對不起、對不起、真的很抱歉!」一進保健室,天祈就立刻雙手合十,向語娟低頭道歉。

  「沒關係啦,我也想趕快到保健室啊。」語娟喘氣說,然後讓護士阿姨帶她到位子上,準備消毒擦藥。

  「會不會很痛啊?」看見護士阿姨拿沾有雙氧水的棉花棒觸碰破皮的地方,天祈皺眉問。

  「還好,不會很痛。」語娟笑答。

  「可是我總覺得應該很痛耶。」

  「我很輕了,就是希望她不要太痛。」護士阿姨說,然後換沾著碘酒的棉花棒。待傷口因擦了碘酒而變成茶色的,就貼上紗布,完成了包紮。

  等出了保健室,已經是上課時間,操場上已是另一組班級開始比賽了。

  熱烈的加油聲從遠處傳來,卻反襯走廊更加冷清。男生女生肩並肩走在安靜的走廊上,彼此之間瀰漫著尷尬的沉默。

  無意間,兩人的肩膀不小心碰著了,語娟的身子震了一下,同時縮了下手臂,以免再度碰到。

  雖然語娟平常跟誰獨處都會緊張,但這次她已經緊張到……腦袋一片空白了,完全不敢看他,也不知道該說甚麼,連呼吸都顯得十分艱難。

  她不是第一次跟天祈獨處,但卻是第一次心跳跳這麼快,每個跳動的節點都如此清晰,怦、怦、怦……在耳邊持續迴盪,讓她只能緊緊抿著脣。

  「語娟。」直到被這一喚,語娟馬上驚疑地望向天祈,就見他問:「妳是怎麼跌倒的啊?」

  語娟暗暗鬆了一口氣,幸好天祈從來就不是沉默的人,不然一直這麼尷尬,她不知要停止呼吸多少次了。

  「就……不小心失去平衡跌倒了,不過幸好我是先接棒才跌倒的。」

  「這樣喔,不是別班絆倒妳的嗎?」

  「咦?」

  「我聽班上同學說,是別班想超過妳先接棒,所以才絆倒妳的。」

  她失笑,望著地面說:「那也怪我跑太慢,才會被人家追上,我想她應該是不小心的,因為到最後我們跑得很靠近,幾乎平行了,所以中途有被她撞到,但還好是接棒後才跌倒的,沒有掉棒。」

  「就算妳掉棒了,我們也還是會第一名的啦!」

  「是啊。」語娟笑道。

  「對了,我剛剛在跑的時候,有聽到妳喊加油喔!」

  「疑?」語娟驚訝了下,「可是我覺得我喊得很小聲,一定會被其他人蓋過去耶。」

  因為這次不像上次要超過別班那麼緊張,她並沒有喊得很大聲,也沒有很高的分貝,應該很難被聽到才是。

  「也許是我聽錯了也說不定,但我當下就是覺得那是妳的聲音,因為語娟妳的聲音很好聽,所以很好認。」天祈堅定地說,讓語娟都覺得不好意思了。這麼說來,她是有在他經過時比較大聲……可是比起去年……

  一瞬之間,她的腦海不禁浮出了一段僅有兩秒的片段。

  澄澈的天。

  陽光刺目耀眼。

  跑道上亮黃色身影拚了命想超過對方,不斷把頭往前伸。

  看著已經超過,卻還是無法跑在對方前面的男生,每個人都拚了命為男生加油。就差一點了……

  就差……

  那一剎那,在兩個人越過眼前的時刻,女生終於止不住內心的激動,握緊了拳頭,深吸一口氣,將全身的力量都灌注在這一聲呼喊中──

  「加油──」

  一短一長的音節,在一片聲嘶力竭的呼喊聲中根本微不足道,可能沒有餘音就被無情隱沒在了加油聲浪中。

  但就是那一刻,男生超過了對手,一股感動的熱流漫過女生的胸口,全班陷入了一片瘋狂!

  就是那一刻,在她為他大聲喊出加油後,在他衝過她面前之際,全班的歡呼聲劃破了寧靜的天,蓋過了其他班級的加油聲浪,宛如神蹟般的令人湧起了一股希望。

  就是那一刻,亮黃色背心的男生握著金黃色的接力棒,領著全班的希望向終點前奔馳,在最關鍵的一秒超越了對手,迎向終點線。

  在那奇蹟般的一刻,他──

 

  是不是也聽到了她的聲音呢?

  在與今日同樣的天空之下,跑道之上,說出喜歡她之前的那個時候,是不是也聽見了她的聲音?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