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

 

  雨輕柔地落。

  明明看得見,卻感受不到雨水滴在肌膚之上,可是,儘管那麼細小而不可聞,時間久了還是會讓衣服和頭髮變得有些濕漉。

  一名學生呼喊說可以回教室了,下課鐘聲隨之也適時地響了,每個人這時都往回教室的方向移動,但仍有幾個人圍繞在天祈身邊,似乎是在笑他剛才的跌倒,語娟則是被紫琳拉著往學務處,要去問看看有沒有多的運動褲可以借。

  彥丞站在原地凝視著人群中心的傻氣男生,不可少的,還有那位名花有主的班花,她始終撐著傘站在男生身邊,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都是,總會與他一起站在人群的中心。

 

  『每次在房間裡看到自己的東西,像是課本裡的塗鴉、考卷、照片還有那些我一點印象都沒有的東西時,我都覺得像在看另外一個人。』

  『其實依玲那麼漂亮的女生是我女朋友,我當然不討厭,但她喜歡的是以前的我吧?每次聽到別人說我以前怎樣,都覺得好像是在聽別人故事,只是那個人叫胡天祈,而我剛好也叫這個名字而已。』

  『我有問過醫生有沒有可能會恢復記憶,他說記憶也算一種東西,因為那個東西被撞壞了,我才會失憶的,所以要恢復原狀可能有點困難。然後我就問醫生那個東西能不能修好,他說那個東西是不能修的,但可以製造,因為我年紀小,所以那種東西還可以製造很多很多。』

  『也就是說,我可能一輩子都想不起那些事,無論我曾經多麼喜歡依玲,但那都是以前的我,不是現在的我。』

 

  此時此刻,那些在電話裡的字句忽然變得清晰而深刻。

  彥丞望著拉著男生回教室的女生,這一瞬間,他們的目光正好連接在一塊,只是男生立刻轉過身,準備回教室。但,僅僅只有短短的瞬間,他還是捕抓到了女生臉上的心虛。

  『難道你沒想過,現在的你有可能會再次喜歡上依玲嗎?』

  『嗯……真要那樣的話,就等那時候再說吧!』

  『你說得真輕鬆啊,依玲那種等級的女生可不是想追就追得到的啊。』

  『可是兩個人之所以會交往,不就是因為彼此喜歡嗎?』

  彼此喜歡──

  所以才會在一起。

  一個近乎眾所皆知的小道理,但說出這個道理人,卻自己打破了這個道理。

  理由是甚麼呢?

  曾經,他們都以為只有死亡才算永遠消失,直到看見笑容開朗的男生再次出現在視界裡,相同的五官,相似的性格,一樣的笑容,卻再也沒有與大家共同的記憶,才發覺死亡搞不好只是這世上少了一份記憶罷了。

  彥丞始終都不明白,明明他的身邊有那麼男生圍繞,卻偏偏選他作為班上最好的朋友?

  就算他總是表現得一副不耐煩的模樣,他還是毫不氣餒的一次次來煩他,哪怕失憶了,也不忘這項例行公事,讓他數度懷疑他的失憶根本是假的。

  直到後來,知道他們竟然喜歡同一個女生,有了唯一個共通點,才開始猜測他也許只是表面上把他當成朋友,但事實上是情敵,這樣就能解釋為甚麼總愛找他麻煩了。

  可是,那些終究只是猜測。

  因為有些事,就算想問,也已經永遠問不出答案了。

 

    ※ ※ ※

 

  淡淡的咖啡香瀰漫在空氣中。

  一位上了年紀的老先生專注地拉著小提琴,平緩的樂聲自琴弦間流瀉,那是一首溫暖而優美的曲子,襯得這間咖啡廳更加幽靜,與外頭車水馬龍的下班時刻形成很大的對比。

  窗邊,有不少正在使用筆電的大學生,或是談公事的大人,所以穿著運動衣的國中生,在這顯得十分突兀。

  這是語娟第一次進到這麼高級的咖啡廳,富設計感的歐式裝潢,專業的吧檯,還有看起來品味高尚的客人,哪怕沒看見價目表,她也猜得出咖啡的價格絕對不斐。

  「我明天到學校再還你錢……」語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不用了,這已經算在妳幫我打掃和跑腿裡面了。」沈浩邊說,邊從書包裡拿出一個牛皮紙袋。

  看著他將牛皮紙袋遞到自己面前,她一愣。

  「這是我手邊所有有關胡天祈的資料,妳要現在看還是回家看都可以,有問題之後可以問我,但不保證都能回答妳。」

  「……謝謝。」她靦腆一笑,隨之拿起牛皮紙袋。

  服務生這時也正好送上了兩杯咖啡,語娟禮貌地向服務生說了一聲謝謝,但她並沒有立刻就端起來啜飲,反而是猶豫了會,向面前的沈浩問:「……你和紫琳以前就認識了嗎?」

  「她沒跟妳說我們從小就認識了嗎?」

  「她說她跟你不熟,但我覺得她好像……很討厭你。」

  「妳原本是想說她恨死我了吧。」他微笑道。

  「不是的,我覺得紫琳她……」

  「很怕你。」

  語落,語娟只是靜靜看著沈浩。

  處在這間都是大人的咖啡廳裡,明明兩個人的年紀相仿,也都穿著校服,但顯得格格不入的卻好像只有她一個。沈浩舉手投足間散發的氣息,打第一眼就是優雅而高貴的,和紫琳有幾分相似,唯一不同的地方在於,沈浩還多了一份穩重和少了一般學生該有的稚氣和青澀。

  「她有警告我不要告訴任何人,但如果是妳,我想她應該不會生氣的。」他瞇笑,隨之說:「她父親在我家的企業工作,我父親是他父親的老闆,而我們的母親是大學同學,偶爾會連絡或一起去逛街或去美容院,所以我和她有時會因為父母的關係見面。」

  「雖然我和她同年,但由於我是她父親上司的兒子,所以無論我們在一起做了甚麼事,最後被罵的都是她,所以她很討厭和我在一起,因為每次發生大事,她總是被罵的最慘的那個。」說完,他啜飲了一口咖啡,然後問:「不過,我很好奇,為甚麼妳會突然想知道胡天祈的事呢?我記得上學期妳還故意裝作沒聽懂呢。」

  一時半刻,語娟一愣,不知該怎麼回答才好。

  「是暑假的時候和他見面了嗎?」

  「……嗯。」她點了下頭,一絲淡淡的笑容染上了她的脣。

  「可以告訴我嗎?」沈浩望著她笑問,「那個讓妳下定決心的原因。」

  雖然不知道沈浩為甚麼想問這個,但那段回憶早已在腦海裡浮現,讓她不自覺再度點了頭,隨之低望桌面說:「因為他記得了我不記得的事,所以我也想為他記得,他不記得的事。」

  一說完,語娟發覺自己說得太抽象了,連忙改口:「就、就是……」

  見她連半句話都說不完整的慌忙模樣,只能羞愧得緊抿著脣,沈浩不禁笑了。 

  「我懂。」他說,「喜歡一個人就是會想了解她,想知道更多關於她的事,對吧?」

  一時間,語娟只是低著頭,兩抹淡淡的紅暈染上了雙頰。她靦腆地應了一聲:「嗯。」

  「可是──」

  「有些事知道了就真的好嗎?」

  男生沉穩的聲音在柔美的樂聲中再度響起,宛如一聲嘆息,令女生不自覺抬頭望向了他。

  「有些事也許不知道比較好呢,因為就算知道了,現在的我們也無法改變過去已經發生的事不是嗎?」

  看見女生此時一臉愣然地望著他,他微微一笑說:「我只是希望妳在看完那些資料後能夠做出正確的判斷。」

  時間緩緩地走,良久,語娟才再度開口問:「請問你為甚麼會知道關於天祈的事……還有為甚麼願意告訴我呢?」

  沈浩臉上依舊帶著笑,故作思考了會答:「那些資料是我花錢請徵信社調查的,至於為什麼要幫妳嘛……」

  他頓了一下,繼續說:「我是不會做對自己沒有好處的事,因為妳和天祈在一起對我有好處,我才告訴妳這些事。」

 

  「還希望妳別讓我失望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