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塊烤好了沒啊?可不可以吃了啊。」

  「這片忘了塗醬了啦!」

  「火快沒了啦,趕快去跟別組借火!」

  開學沒多久,就到了童軍課中最令人期待的野炊。沒錯,正是烤肉!

  由於校內本來就有可以野炊的地方,童軍老師就藉著烤肉,教大家利用火種生火。

  每組都各自準備了不少食材和飲料,語娟這組在彥丞的操作之下,沒多久就生好了火,放上了自備的鐵網。

  豈料,火一下子就熄了!但在天祈厚臉皮的向別組借火之下,還是順利的烤肉了。不久,空氣中就瀰漫著一片香味四溢的烤肉香。

  現在負責烤肉的紫琳和天祈,他們紛紛將熟透的肉片夾起,不是自己先品嘗一片,就是詢問誰要吃,然而語娟卻始終坐在石椅上,與他們隔著不遠也不近的剛好距離。

  「欸,天兵你這片快烤焦了啦!」彥丞說。

  「哪片、哪片?」天祈問,視線快速掃過左半邊的鐵網。

  「你給我自己吃掉。」見天祈毫無猶豫的夾起那片肉遞到他面前,彥丞僵硬一笑,之前烤了那麼多片都沒夾給他,這種的就立刻夾給他,根本是差別待遇。

  「又沒焦。」天祈嘀咕,但還是自己吃掉了。

  隨後他就夾起另一片,他的視線率先落在依玲那,見她還在吃,而沈浩也正接過紫琳烤的,才抬頭看著離自己最近的彥丞,發現彥丞正對著自己笑,天祈這時也立刻對他燦爛一笑:

  「語娟──」他呼喊,隨之望向女生,「這片給妳!」

  真是燦爛到令彥丞覺得很欠揍。

  無視彥丞死命撐著的僵硬笑容,天祈夾著那片肉,快步走到語娟旁邊。

  被天祈的兀然一喚,語娟一時還沒反應過來,因為她以為會是紫琳先夾給她。

  不是說內向而不敢開口,而是罪惡感佔據了她。從升火到現在,她什麼忙都幫不上,看著除了沈浩以外的人都已滿頭大汗,甚至連沈浩也有開口建議該怎麼做,但自己卻是連煙都沒沾到,而且食物也只帶了一條土司,讓她覺得自己沒那個資格吃。

  「啊──」

  「等、等一下!」聽見他發出的長音,語娟的第一反應不是張口,而是趕緊拿出自備的筷子。

  「好吃嗎?」

  「好吃。」握著筷子,女生輕聲笑答,音節乾淨爽朗,不帶一絲遲疑。

  軟嫩的肉片配上不鹹不淡的醬料,就算已經吞下肚中,依舊齒頰留香,令人回味不已,讓語娟不禁再度驚嘆道:「我都不知道,原來烤肉這麼好吃……」

  「是啊,烤肉很好吃,語娟妳家不烤肉嗎?」天祈問。

  思考了會,她道:「只有一次,但肉就只有小雞腿,沒烤過肉片,而且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也忘了到底好不好吃。」

  「這樣啊……啊!原來有吐司啊!」看見語娟身後的吐司,他興奮地說。

  「語娟妳等一下喔!」他就轉身回到了烤肉架前,沒多久又汲汲營營地跑了回來。

  當再度回到她面前時,他夾著一片肉催促:「語娟,妳趕快拿出一片吐司。」

  語娟不明所以,但還是照做了,就見他將肉片放上她手中的吐司上。他的雙手在這時輕輕覆上她的,稍稍施力,就將吐司折疊了一次,而肉也就這麼被夾在了吐司中間,就像三明治。

  「吃吃看吧,這樣也很好吃喔。」他說,同時移開了手。

  「嗯。」

  手背的餘溫彷彿還殘留著,但沒來得及感受,在口中肆意的滋味便令她再次驚嘆。原來,這就是為甚麼要帶吐司的原因啊,當時她只是看見老師列的清單有這一項,就自願帶了。直到現在才明白,吐司在烤肉方面是個可有可無的角色呢……

  「我說對了吧,很好吃對不對?」天祈笑問,但語娟只是點著頭,因為嘴裡如果還有食物就開口說話,很不禮貌。

  不過天祈早已從她眼底的驚訝與感動,讀出了滿足與喜悅,所以方才那句根本也不是問句了。

  

  此時的烤肉架邊,看著左後方聊得正開心的天祈和語娟,紫琳不禁脫口嘆道:「看來天祈短時間是不會回來了。」

  「看樣子是。」沈浩附和。

  聽見他的聲音,紫琳轉頭瞪視:「今天正好滿兩週了吧,過了今天語娟就不用再對你唯命是從了吧?」

  「是啊,不用了。」

  「你們……在說甚麼?什麼兩週?」

  彥丞的聲音兀然冒起,紫琳不禁一驚,「你、你什麼時後坐在這裡的啊?」

  「從天祈跑去語娟那後,因為那小子分明是故意不幫我烤,所以我就自己烤了。」他說,一手還在忙著翻動肉片。

  「所以,你們剛剛說的兩週是什麼回事?」語落,彥丞抬起目光,望向正站著的沈浩。

  見那雙瞳眸少見的嚴肅,紫琳這時才明白彥丞早就覺得奇怪了。雖然他大半的時間都被天祈纏住,和她們說話的次數少了許多,但也不是個遲鈍的人,只是不想管太多,所以才沒問吧。

  反倒是沈浩這邊,笑容奸詐的令紫琳心悸啊!

  「沒什麼,一個交換條件而已。」

  不、不會吧,他真的要說?

  「甚麼交換條件?」

  「你真的想知道?」

  沈浩微笑問,但彥丞並沒有回應,因為那雙帶有質詢意味的眼神,早已顯露了他的心意。

  接收到他堅定的眼神,沈浩說:「條件……」

  「玉米都要涼了,還不趕快吃,還有烤肉架上的食物也快要焦了。」

  雖然沒有指名道姓,但兩人都明白哪句話是在說哪個人。彥丞不明白的是:「妳沒看見我們正在談正事嗎?」

  「那你難道是要我眼睜睜看著你暴殄天物嗎?」

  「妳……」面對紫琳發火似的回嘴,彥丞無奈,「只有在這種時候,國文程度就超好……」

  看見彥丞夾起培根,不再說話了,紫琳繼而轉頭瞪向了沈浩,那雙兇惡的目光彷彿是在對他說:「你敢傷害他試試看!」不禁令沈浩的笑意深了些。

  真是善良啊……

  可是──

  他就是沒這麼善良。

  「條件就是,想知道天祈的過去,就要整整兩週對我唯命是從。」

  當這句話落進她的耳畔時,她的第一反應不是惡狠狠地看著沈浩,而是迅速看向了彥丞。

  看不清表情,但卻清楚看見了他握著夾子的手,愣住了。

  「你看你看,這片肉已經好了,要趕快夾起來啊!」紫琳提醒,然後伸手夾起了那片肉,放到紙盤。隨後,見依玲這時正好走了過來,她馬上裝作一臉熱情的將烤好的烤物遞到依玲面前。

  而這也讓依玲有點嚇到了,艾紫琳應該是很討厭她的才對,但今天怎麼會這麼好心,不但把整個盤子遞到她了面前,還對她揚起如此燦爛的笑容?

  「這些應該有熟吧?」她狐疑的問。

  「當然是熟的。」難道她是那麼有心機的人嗎?她暗嘆,但眼角餘光仍不時落在身邊的人那──

  一臉平靜。

  他只是專注地盯著烤架,而手也不忘偶時翻動一下烤物,好像剛才那些話根本不曾存在過一樣。

  他怎麼了?

  紫琳很疑惑,但不敢問,特別是旁邊又有兩個極度厭惡的人,她怎麼可能問得出來。

  直到幾日後,找到合適的機會,而她也有勇氣問他時,他的回答讓她著實愣了好幾秒──

  『我早就知道了,知道她喜歡天祈。』

  那句話平淡的彷彿只是一句單調的直述句,但他的眼神卻還是洩露了他的意緒。

  淺淺的,無謂的,一種自我解嘲的,但最終仍算得上欣慰的笑意。

  總有人抱怨暑假很短,一下子就過去了。

  在耀眼的盛夏裡,微風失去了涼意,但字字句句依舊,隱沒在了風中,牽動著感情的流向。只要時間往後倒退一點,就能明瞭。

  直到許多年以後,當所有的現在都成了過去,他們也試著向彼此敘述各自的過去時,會發現,脫離校園生活的那個暑假,看似短暫,卻已足夠去釐清許多事情。

  足夠,讓女生發現自己仍喜歡著他,並在開學第一天的中午,鼓起了截至目前為止最大的勇氣,只為了想要更加了解他。

  『雖然我說過只要是妳想知道的,我都可以告訴你,但妳也知道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所以,就讓我看看妳有多喜歡他,可以為他做到甚麼地步吧。』

  也足夠,讓男生明白他的理由與想法,於是將自己的喜歡深埋心底,只因他比自己更適合擁有她。

  『什麼時候……你是怎麼知道語娟喜歡天祈的?』

 

  「垃圾袋在哪?這個可以丟回收嗎?」

  「沒事的話就去洗夾子,不要呆呆地站在這裡。還有那些多烤的東西,你去問問看別組有沒有人要吃。」

  「收拾好的組要讓老師檢查過了才能回教室喔──」

  「如果被我發現有哪一組故意把垃圾藏起來,回去整組都給我罰抄課文。」

  「老師就是在說你啦!還不快把垃圾從草叢裡拿出來。」

  「天兵你整盤都吃完囉!也太快……幹,你居然是拿去餵管理員的狗!」

  「每組的組長過來猜拳,輸的那個要負責去倒全班的垃圾喔!」

  「為甚麼連這種事都要組長做啊!」

 

  然而──

  那些各自的心事,身在現在的他們都還不知道。無論是過去還是未來,都還只是各自獨立的記憶,無法看出有所謂的相關性。

 

  『只要是關於他的事,我都想知道……所以無論什麼事,我都願意做。』

  『如果那小子沒有把我當成朋友,他們現在搞不好已經在一起。也或許,就是因為我們都喜歡上了同一個女生,才會成為朋友的吧。』

 

  「是不是快下雨了啊?怎麼感覺有被雨滴到。」

  「好像真的在下了,我還以為早上有太陽就不會下了,就沒把傘帶下來了。」

  「沒想到天氣預報還是有準的時候。」

 

  『那麼從明天開始,整整兩個禮拜的時間,值日生、跑腿和打掃工作就都交給妳囉。等兩個禮拜一過,我就會告訴所有妳,所有妳想知道的事。』

  『……那你,現在還喜歡語娟嗎?』

 

  「真的越下越大了耶!」

  「那我先去躲雨啦,剩下就交給你啦!」

  「早知道就把雨傘帶出來了,這裡現在誰有帶傘啊!」

 

  『八婆,妳覺得怎樣算喜歡上一個人呢?如果喜歡可以計算,我想我的喜歡秤起來應該很輕吧。』

  

  「那邊的──不要再追著校狗跑了!」

  「他會不會跑一跑就吃水了。」

  「你是想說跌倒吧。」

  「我到現在還是忘不了他接力時那個經典到不行的跌倒啊!」

  「啊,他還真的跌到了。」

  「果然是天兵一個。」

 

  『我現在似乎能理解那小子的想法了。』

  『一個是自己喜歡的女生,一個是喜歡自己的女生,還有一個是視為朋友的男生,無論哪一個他都不想傷害,也不願失去,所以才會選擇維持現狀,實在是善良到有些白癡呢。』

 

  雨,綿密地落。

  烏雲遮蔽了所有的陽光,彷彿把整個世界都罩起來似的,沒有一絲的風,空氣悶熱,令人難耐。

  不少人都已經躲到了不遠處的走廊避雨,烤肉區現在就只剩下十幾人還甘願留在雨中整理。

  「欸,依玲妳看那邊……」

  正因如此,站在走廊只能聊天的人,在這一天都看見了那幅畫面。

  男生跌坐在距離烤肉區有些距離的草地上,身體沾滿了不少的泥濘,但他似乎一點感覺也沒有,臉上流露著終於抓到了小黑狗的喜悅。

  同時──

  也不再有雨繼續落在他身上了。

  「你沒事吧?」

  聞見這一道擔憂的聲音,男生抱著狗,仰頭向上一望,隨之漾起燦爛的笑容,說:「語娟──」

  女生撐著一把傘,站在他身後,替他擋住了雨。

  但,接下來的,才是眾人難忘的畫面。

  被男生雙手環抱住的小黑狗,看來是想逃離他,一腳蹬上他因仰頭而微微向後傾的身子。這刻,女生幾乎是想也不想,直接蹲下身,接住了他往後倒的身體。

  傘──脫離了女生的手,小黑狗就這麼踏過男生身上,成功地逃脫了。

  唯一不變的,是持續不斷落下的細雨。

  女生順利接住了男生往後跌的身體,但卻也因此害自己跌坐在地,運動褲上沾滿了泥巴。

  女生烏黑的長髮掛上了一顆又一顆透亮的水珠,宛如珍珠。

  男孩的運動衣則留著一個又一個的狗腳印,模樣頗為狼狽。

  她愣愣地與懷裡的男生對視三秒後,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兩個人都忍不住笑了。

  綿綿細雨之中,草地之上,許多人也都看到了他們這幅跌坐在地,相視而笑的畫面。

 

  『但諷刺的是,我們都知道他喜歡的人是誰,唯一不知道的,反而是他自己呢。』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