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

 

  「莫辰,傘借我一下。」

  被忽然這麼一喚,還沒反應過來,女生手中的傘就被兀然抽走了。

  依玲一打開傘就朝天祈走去,走廊此時瀰漫著一股詭異的沉默,大家都靜靜看著依玲將天祈從地上拉起來,語娟則是拿起落地的傘,但由於隔了一段距離,眾人都沒聽見他們的對話,但單憑這麼一段插曲,就已足夠讓不少女生開始竊竊私語。

  另一邊,仍留在雨中收拾善後的學生,也收拾得差不多了,開始有幾個人注意到了這邊的情況,而彥丞就是其中一個,因為他是組長不得不留下來整理。

  望見依玲留在草地上的堅決腳印,彥丞不禁有些佩服她的執著。

  記得暑假的時候,天祈打了一通電話給他,那是他失憶後第一次打給他。

  他問他禮拜天要不要一起去動物園,那時閃過他腦袋的第一個念頭就是──

 

  麻煩。

 

  「你為甚麼沒事想去動物園啊?」

  「因為暑假一直待在家裡很無聊啊。」

  「你不是有女朋友,幹嘛找我?兩個大男生去動物園有什麼好玩的。」

  「齁,朋友就是要多多出去才能增進感情啊,而且我又沒有女朋友。」

  「你和葉依玲分手了?」

  「我又沒和她吵架,幹嘛要絕交。」

  「我是說分手,不是絕交,葉依玲不是你女朋友嗎,你和女朋友去就好啊,幹嘛找我?」

  「咦──依玲是我女朋友!我怎麼不知道?」

  聽見他驚訝的呼聲,彥丞自己也愣了,他是真不知道?還是假的不知道?

  「我才想問你怎麼會不知道,她沒跟你說你們是男女朋友嗎?而且還是從國一開學那天就是全班公認的班對耶。」

  「她沒說啊,我以為我們只是朋友而已耶!」

  「如果只是朋友,會幾乎每天都去醫院探病,還時時刻刻陪著你嗎?」

  「可、可是……她就真的沒說啊!她只有說我們小六同班,國中又剛好同班而已。那、那依玲為甚麼不告訴我啊?」

  「你問我我怎麼知道,反正你有一個女朋友,要約就去約她,我暑假還要補習沒空,掰掰。」

  掛斷電話的那刻,彥丞只覺他真是打來鬧的。出了一場車禍,連情商都變低了,居然連依玲是自己的女朋友都沒發覺。

  可是──

  就連班上其他人也沒發覺,他們已經沒在交往了。

  隔天,察覺到盲點的彥丞又接到了天祈的電話,開頭如出一轍:

  「我們禮拜六一起去動物園吧!」

  「我昨天不是說你有女朋友可以約嗎。」

  「話是這樣說沒錯啦,可是……」

  「可是什麼?」

  「我問了采靜阿姨,她說我和依玲之前的確在交往,可是我還是不確定依玲是不是我女朋友嘛。」

  「我可以保證你們之前真的在交往,所以快去約她吧,別再打來了。」

  「……可是我最近看的一部八點檔裡,就算主角失憶了,看到喜歡的人還是會有感覺耶,但我怎麼沒那種感覺啊?」

  「八點檔都是演假的好不好,那是戲劇效果,你是真的失憶了耶,當然沒感覺啊,你說的感覺等你們去動物園再培養就好了,掰掰。」

  沒想到一掛,三秒後又響了,於是彥丞決定直接關機了,但不久家用電話卻響了,聽見房外媽媽的叫喚聲,他想除非拔掉電話線,不然這通電話是一定得接了。

  「可是,突然就要把依玲當成女朋友,我會不好意思耶。」

  「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你知道班上有多少男生羨慕你有一個那麼正的女朋友嗎?」

  「那你也很羨慕我囉?」

  「一點也不,她是我討厭的類型。」

  語畢,整整五秒都沒聽到另一邊的聲音,彥丞疑惑,但還沒開口,他清朗的聲音卻再度傳了過來。

  「醫生告訴我,一個人之所以能夠判斷喜歡和討厭某件事物,是因為有過去的經驗可以做為評斷的依據,所以少了六年記憶的我,有時候很難立刻說出是喜歡還是不喜歡,因為連我自己都不知道到底喜不喜歡。」

  「就像吃鍋貼,明明我就是沒印象有吃過這個東西,但采靜阿姨卻說我很喜歡吃,而且每次都會點咖哩口味的鍋貼,可是我吃完卻覺得原味比較好吃,咖哩反而最難吃。你說是不是很奇怪?明明都是我,可是喜歡的口味卻不一樣了。」

  「嗯,很妙。」他淡道,這是他到目前為止說過最深奧的話,以至他頭一次認同了他的話,「你是想說,也許你之前真的喜歡過依玲,但現在卻沒那種感覺了是嗎?」

  「嗯。」話筒裡傳來他肯定的回應,「而且我覺得對她很過意不去。」

  「怎說?」

  「她明明一直在我身邊,但我卻什麼也回報不了她。采靜阿姨也是,她們兩個都是在我醒來後一直陪在我身邊的人,可是我對她們卻一無所知,每次看到她們因為我而露出悲傷的表情,但我卻完全不明白她們在難過什麼,只能一昧地接受她們的好,就覺得很對不起她們。」

  「你說是不是很奇怪啊?雖然失憶的是我,但我根本也不記得到底忘了甚麼,說難過其實也不會很難過,反倒是周圍的人都在為我難過,有時看到他們難過樣子就會覺得自己好像做錯了甚麼。」

  「只能說你的人生真的很戲劇化。」不管是家庭背景還是人生,彥丞邊感嘆,邊看著電話顯示的通話時間已超過了十分鐘,而目前仍在一秒一秒地增加中,「但這也代表有很多人關心你,你很幸運了,如果等你大學或再更大一點才出車禍,你失去的可能就不只是回憶,而是半個人生也說不定。」

  「我也這麼覺得呢。」他笑了幾聲,「對了,忘了跟你說,你是班上少數沒對我露出同情表情的人耶!」

  彥丞沒有回應,只是乾笑了幾聲,因為他失憶後反而更常來煩他,他根本是連同情自己都來不及了!

  「所以說,陪我去動物園嘛,我們不是好朋友嗎?」

  「就說找你女朋友不就好了,而且我還要補習。」

  「可是我很怕面對依玲啊,就是會有一種不知該怎麼面對她的歉疚感,所以陪我去嘛,不然禮拜天也可以,你不會連禮拜天也要補習吧?」

  其實彥丞很想說沒錯,但偏偏那天是唯一不用的日子。

  「你開學後還是要面對她不是嗎?再怎麼說你們都是全班公認的男女朋友。」

  「其實我昨天也想了一整天,依玲現在偶爾也會來我家,假如我們真的是男女朋友,我要跟她說對不起,不能當她的男朋友。」

 

  最後,彥丞還是答應了,因為他說會一直打來,直到他答應為止,因此在不可能拔掉電話線情況下,勢必會造成家裡的麻煩。不過,之後去動物園所發生的事就又是另外一件事了。

  直到後來開學,他的打掃工作被分到負責拖生科教室外的走廊,而依玲則是分到負責掃走廊的工作,他一定得等她掃完才能拖。就在某次站在旁邊等她掃完時,他脫口而問:「你和天祈還在交往?」

  一開始,女生只是停下了眼下的動作,朝他不屑的看了一眼,說:「當然還在交往。」

  「可是那小子暑假跟我說,他想跟妳分手,所以看到你們還在交往我很訝異。」男生倚靠著走廊的扶手,淡淡地說。

  「你們真的還在交往?」他別有深意似的再問了一次。

  見那對質疑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女生憤然道:「既然你這麼懷疑,幹嘛不直接去問天祈,要來問我?」

  「我問了。」他接下說,「你知道那小子對我說了什麼嗎?」

  見他只留下一個問號,女生有些怯懦地問:「……他說了甚麼?」

  「妳覺得他說了甚麼?」

  沒想到他會再反問了她一次,女生這次有些惱怒了:「我怎麼會知道他說甚麼啊!」

  「他說他改變心意了,還是想和妳交往。」

  「是、是嗎……」像鬆了一口氣似的,女生的怒氣在聽見這句話就全然消失了,只剩一朵淡淡的笑容,但很快就又很不屑地瞟了男生一眼:「既然天祈都這麼說了,你幹嘛還來問我?」

  「因為我覺得很奇怪。」他再度問,「你們真的還在交往嗎?」

  「你這個人才奇怪吧?我們兩個人都說有在交往了,你是在奇怪甚麼?」女生又好笑又好氣地問。

  「是啊,我是不該多管閒事,也不想知道你們之間到底發生了甚麼事,單單就只是替那小子感到可憐而已。」他感慨說,因為再怎麼說那小子還是他的朋友,雖然他很不想承認就是了。

  「反正妳趕快掃吧,我還要拖地。」他瞇笑,拿著拖把走到洗手檯。

  水嘩啦嘩啦地落。

  女生帶笑的聲音在這時也流瀉而出,令男生不禁愣了下。

  「就算你覺得我們沒在交往,我還是要告訴你,我和天祈在一起對你是有好的。」

  看見男生露出困惑的表情,女生走到他旁邊,小聲地說:「你喜歡尹語娟吧。」

  這句幾乎是肯定的話語讓男生再度一愣,隨後結巴問:「妳、妳……怎麼知道?」

  看著他的臉頰還有些微微泛紅,女生得意地笑了,「這也不是甚麼秘密了,因為艾紫琳和天祈也早就知道了,只是天祈現在失憶了,不記得了。」

  也、也都知道?

  男生的神情驚愕而混亂,看來是不知該思考他們是怎麼知道的?又或是她為甚麼要告訴他這些事?

  「你知道天祈為甚麼會出車禍嗎?」她冷笑道,「是因為尹語娟,他是為了追她才發生車禍的。」

  見他沒有多大的反應,女生繼續說,把車禍那天的事發經過都告訴了他。

  過程中男生一句話也沒說,只在她說完後默默關上了水龍頭,拖把則早已溼透。

  「所以說你和我是同一國的。」女生微笑道,「如果需要,我還可以幫你追她,因為這樣對我也有好處。」

  見男生始終望著拖把,女生有些不悅道:「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啊?我說我可以幫你!」

  「無聊。」男生忽然冷冷說,隨後就拿起拖把往牆壁一撞,甩下了拖把上多餘的水分。

  「你弄到我了啦!」被水珠濺到裙子的女生憤怒地喊。

  「抱歉,我沒注意。」男生轉頭向她一笑,「朋友喜歡的女生我怎麼能出手呢,那樣太沒品了吧,妳說是吧?」

  「你……」望著那張自適卻滿溢諷刺的笑臉,女生的眼底幾乎要迸出了火花。

  因為那個笑容,簡直……

 

  『所以,葉依玲,妳的價值觀得好好改一改囉!』

 

  簡直和艾紫琳一模一樣!

  「不、掃、了,我要回教室!」她怒喊,將掃把丟在地上後就轉身離開。

  「如果妳失戀的話可以來找我訴苦,我會請客的。」但沒走幾步路,一聽見男生根本是在詛咒的話語,她宛如也聽見了自己某根神經斷裂的聲音。

  女生猛然轉身,惡狠狠地瞪著他喊道:「你看不起我,但至少我很努力,努力想讓他喜歡我,不像你什麼都沒做,只會在一旁默默看著她!像你這麼懦弱的人我根本也懶得幫你!」

  說完,女生又一次憤然地轉身離開了。

  望著她離去的背影,以及被丟在地上的掃把,男生此時才終於歛下了笑容,轉而露出了一抹難耐而苦澀的微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