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緣分是什麼?

  是某天忽然間看到了你?還是找回了寫有了你名字的橡皮擦?又或者是能與你在同一間教室,呼吸同一種味道的空氣?

  因為相信有緣,所以認定這一切不單單只是偶然。

  然而緣分真正的定義,是上天注定,是無形間有一條紅線繫在彼此的指頭,最後愛上彼此,攜手到老。

  但世上許多人卻還是錯把那些幸運認定是一種緣分,是一種天賜良緣。

 

  因為,在那個人還沒愛上其他人以前,我們都相信自己命運的紅線,仍繫在那個人的指頭上……


 

46

 

  這一天,紫琳以一種異常嚴肅的語氣問道:「語娟,妳跟我說,沈浩是不是威脅妳什麼?」

  「沒有啊。」站在洗手台前,語娟邊擰抹布邊答,語氣自然,沒有多餘的猶豫。

  看著語娟擰乾抹布後就直接往生科教室走去,腳步略帶了些快速,紫琳也明白她為何如此匆忙,因為語娟除了自己的打掃工作,連沈浩的都要一併完成。

  原因不明,但紫琳知道這其中,肯定有鬼。

  開學至今已經一週了,語娟反常的舉動令她錯愕萬分,不只體育課後會幫沈浩到合作社買礦泉水,就連值日生該做的擦黑板、倒垃圾語娟也都主動幫他做好了。

  簡而言之,在紫琳眼中,沈浩根本是過著一貫如王子的校園生活,因為所有下人會做的事,語娟都幫他做好了。

 

  「真是稀奇啊,這是妳第二次主動找我呢。」

  下課時間,沈浩隨著紫琳一路走到校內附設的幼稚園區外。這裡平常不會有甚麼人進出,就連幼稚園生也很少出來,是學校的偏僻之地,因為根本也沒什麼學生知道學校竟然還有附設幼稚園。

  「你是不是威脅了語娟甚麼?」一轉進左手旁的遊樂設施區內,紫琳轉身面向他,挑明問。

  「妳好奇的是這個啊。」沈浩一笑,「我可以跟妳保證,我絕對沒有威脅她,那些都是她自願做的,而且時間只有兩個禮拜。」

  「兩個禮拜?」紫琳重複唸道,隨之問:「為甚麼語娟會自願幫你做?你知不知道已經有女生開始在說閒話了,認為語娟喜歡你。」

  「你應該也知道語娟是個內向的人,不喜歡受到注目,分明就是你威脅她,不然她絕對不可能會做那些事。」

  「妳就確定她不是喜歡我的?」沈浩反問。

  「當然確定,因為她……」話一出,還未完,紫琳卻自顧頓住了,沒讓這句話完結。

  因為……

  她喜歡的人是天祈?

  可是,語娟只說她「曾經」暗戀過他,並不代表她「現在」依舊喜歡他。

  「因為什麼?」見她陷入自我沉思中,他微笑一喚,似乎很期待她接下來要說的話。

  發覺到自己的話還沒說完,她連忙回神,另想了一個答案:「……反、反正語娟絕對不會喜歡你的。」

  「這不是妳原本想說的話吧。」沈浩說,一語命中紫琳的心思。

  雖然語娟把所有事都告訴了她,但她卻從未問語娟現在還喜不喜歡天祈。哪怕她認為語娟應該仍喜歡著天祈吧,但隨著天祈回到學校,這個認定漸漸轉變成一種猜測。

  語娟之所以在乎他,是因為覺得是自己害天祈出車禍的。因為歉疚關係,她才會在乎天祈,可是,一旦少了車禍這個因素,回到去年剛升上國中的這時候,幾乎根本看不出來她暗戀天祈,就連現在也是。

  「妳原本是想說,因為語娟喜歡的人是天祈,所以怎麼可能會喜歡我,對吧?」

  「你……」

  「妳現在一定很想問為什麼我知道吧?」

  紫琳笑而不語,反正不用說他也都知道,那她幹嘛要開口,浪費口水?

  「一個人做某件事一定有她的理由,一定是有什麼原因,讓她即使被人說閒話,被以異樣的眼光看待,也願意這麼做。」沈浩雙手抱胸,神態自若地說,他這標準的動作和語氣幾乎可以去申請一個專利了,紫琳心想。

  「那麼你倒說說看,語娟為什麼會自願做這些事?」她再度質問,沒想到換來的卻是一聲長嘆。

  「看來妳沒聽懂。」沈浩難耐地說:「一定是有值得她這麼做的理由,她才願意這麼做。」

  「那你就直接告訴我那個理由啊。」

  「我以為妳一定猜得到啊,因為答案非常明顯。」沈浩故做玄虛地說,「而且就在我剛才說過的話當中。」

  四周的空氣頓時靜了下來,女生這時不再發問了,表情深沉。見她少見的安靜,他想她應該已經發覺到答案了。

  棚子之下的遊樂區,沒有孩童的笑聲,只有陰暗與空虛。陰影撒在他們倆身上,女生低垂的雙眸在某個時刻稍稍睜大,隨之對上了男生那雙正在觀察她的目光。

  頃刻間,隱約響起的上課鐘聲從外頭輕輕送了進來,流瀉在兩人之間。男生滿意一笑後,就將視線移向了眼腕上的手錶,打算轉身離開。

  落不進遊樂區內的陽光到了棚子邊緣便不再流溢,被切割得平整。那條光影割痕在烙上了男生潔白的運動鞋後,也不再移動了。

  女生兀然脫口而出的這一句,讓男生倏地停下腳步。

  「跟你轉學到這裡的原因有關吧。」她說,語氣平靜卻十分肯定。

  雖然他們每年見面的次數少之又少,有時一年可能就只會見一次面,但他們從小就認識了。她很清楚沈浩是怎樣的人,他絕不會做多此一舉的事,就連單純的熱心助人都不可能。除了對長輩會表現應有的尊敬,他對與自己同年紀的男女生根本是愛理不理。

  哪怕他常常找她麻煩,也和彥丞那種以戲弄她為樂不同,因為沈浩絕不會平白無故浪費氣力,就只是為了惹惱她。

  「你和語娟談條件了,對不對?所以語娟才會自願幫你做那些事,因為這是你開出的條件。」

  男生側過身,他的黑眸裡閃爍著冷漠的流光,但嘴角卻噙著一抹自適微笑,看似不搭調,但在女生眼中卻莫名有一種和諧感。因為那種笑,只是下意識的舉動,根本無法從那抹笑裡看出他真實的情緒。

  「你之前告訴過我,你轉學到這所學校的原因,是為了一個人。」

  要不是她一直對他避之而惟恐不及,還有擔心語娟,她早該問這個問題了──

  「那個人是誰?」

  一瞬間,男生的表情隱約閃過了一絲吃驚,他知道她遲早能想到語娟那麼做的理由,卻沒想到她會想到更根本的「前因」,因為她早該問了才是。

  一個家境富裕,高高在上的富家少爺,從學費昂貴的私校轉到一般小老百姓讀的公校,她打一開始就懶得探究其中的過程,但卻在從父親那得知是要轉到自己的班級後,臉色大變。

  於是──

 

  『和我轉到這所學校的原因,是一樣的。』

 

  忘了他大費周章說服父母,轉來這所學校,與她同班,並不是為了故意找她麻煩。

  一次次的刻意接近,為了甚麼?又是為了誰?

  春末時節的樹蔭底下,陽光自葉縫間流溢而下,感受不到半點熱度。遠處隱約傳來學生打球嬉鬧的喧囂聲,一道低沉而溫柔的聲音在一片沉靜中輕輕漾開,那是她時隔多年,再度從他的臉上看見的一朵微笑。

  宛如有著春日般和煦暖度的笑,彷彿也讓那些一同綻放的音韻染上了一絲暖度,因而讓人覺得那句話也該是充滿暖意的。

  沒想到,殞落後的餘音回盪,竟是冰涼如一泓秋水。

  如同此刻。

  男生雙手插進制服口袋,身子轉不到九十度,他的側影隱沒在流溢的明媚光線中,光與影在他身上以特定的比例靜靜交織,畫面形成完美的對比。

  男生眼底的流光這時不再冷漠,而是飽含了某種溫柔的情感。

  如同那時。

  溫暖,但滑過耳畔後的那股感知──

 

  「妳覺得是誰呢?」

 

  卻是微涼的。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