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原來我們都一樣(1) 

 

  後臺的等候室裡,擺放著五張椅子,每張椅子上都貼著一個號碼牌。

  一號位子的是羅梓月,她穿著一襲全黑的貼身禮服,臉上畫著成熟的妝容,全身散發出一股神秘而成熟的氣息。

  四號位子的是童憶蝶,她的臉上畫著極淡的妝容,氣質清新秀麗。她穿著一套淡粉色的晚禮服,裙襬的蕾絲層疊有致,再搭配一頭蓬鬆的捲髮,整個人華麗而夢幻。

  坐在二、三號位子的少女外貌也相當亮眼,一位擁有修長均勻的美腿,儀態端莊,另一位散發著公主般優雅的氣息,恍若歐洲的貴族。

  然而,當視線來到五號的位子,卻是──空的?

  一張椅子上,空空的甚麼都沒有。

  「五號還沒到嗎?」進來的工作人員問。

  羅梓月淡然一笑,表情高傲,「我想她應該是遲到吧,居然連這種時候都能遲到。」

  話音一落,等候室的門忽然「唰」一聲打開了。

  頃刻間,所有人都望向了門口。

  「抱歉,我遲到了。」亞依站在門口,聲音婉約恬淡,她的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隨後一步一步朝最後一張椅子走去。

  室內彷彿充斥了一股玫瑰的清香,亞依率先穿過瞪大了美眸的羅梓月,接著是工作人員,然後是二號及三號的候選人,最後在一臉驚愕的童憶蝶身旁坐下。

  然而,儘管坐定了,每個人的目光仍無法從她身上收回。她穿著一件祖母綠的晚禮服,裙襬之下的美腿白皙修長,原本就天生麗質的她,如今畫了淡妝,讓她原本精緻的五官更顯美豔動人。

  躺在少女鎖骨中央的那條鍊墜,上頭鑲嵌著的綠寶石璀璨如星,但卻絲毫沒讓那雙深幽如潭的美眸失色。儘管沁出冰寒,卻依舊秋波流轉。

  此刻的亞依宛如是一塊經過琢磨的耀眼寶石,美得令人驚心動魄。

  她太美了……

  幾乎讓其他候選人相形失色。

  「……既、既然都到了,那麼再過五分鐘比賽就要開始了,請各位參賽者準備一下。」工作人員回過神,隨之離開等候室。

  此刻的氣氛有一種說不上來的凝重,每個人時不時都會朝亞依瞄一眼,就算只是側臉,也仍有種美豔與成熟。

  也許正是那麼不可逼視,所以沒人發覺她時不時輕抿下脣的動作。昨天剛辦了出院手續,雖然腳傷還沒完全癒合,但勉強還可以行走,可那一陣陣自傷口傳來的疼痛,仍讓她花了不少的時間才走到這裡。

  為了不讓媛心他們擔心,亞依並沒有告訴他們她的腳傷其實還沒有痊癒。因為她的關係,楓晨無法參加數學競試,翔羽也因為擔心她而放棄參了今年的科展。

  所以她騙他們自己已經可以行走了,沒問題的。

  但現在看來……還是很困難。

 

 

  此時,場外早已坐滿了觀眾,由於是全校性的活動,全校師生都會來觀賽,媛心他們早早就佔好了位置。

  距離舞臺最近的那一排位子,坐著五位評審,包括美術、舞蹈和音樂等專科老師,就連校草也是評審之一。

  不久,主持人走上舞臺,開始講述比賽規則,同時也揭開了比賽序幕。

  第一回合是走臺步,單純在舞臺上走一圈即可,預計每位候選人將有三分鐘的時間展現自已的魅力。

  再來是機智問答,候選人必須在限定時間內回答評審的兩道題目。

  最後,第三回合是才藝競賽,也是候選人展現自己才華的時候,而集美貌、智慧、才華於一身的美少女,便是真正的校花。

  「那麼現在,就讓我們歡迎一號候選人──羅梓月!」

  待主持人退場,一名美豔的少女立刻從布幕後走了出來,神秘的背景音樂縈繞著整個會場,舞臺中央的羅梓月美得令人目眩,全身散發一種撲朔迷離的美感。

 

 

  目前等候室只剩下三個人,羅梓月站在臺上,另一位則站在布幕後方。

  一陣如雷的掌聲傳來,又一位參賽者走出了等候室。不久,掌聲再度傳來,四號的童憶蝶也走了出去。

  此刻只剩下亞依一個人獨自坐在等候室裡,四周靜謐無聲,直到掌聲再一次劃破寂靜,她才從椅子上站起來。

  她慢慢走著,左腳的刺痛感也隨之傳來,然而她的表情依舊平靜,因為這種疼痛跟槍傷相比,根本微不足道。

  然而,當她走到門前,欲轉開門把,那扇門卻被早一步打開了。

  望見開門的人,亞依愣了愣,表情有些困惑,但下一秒隨即笑了。

  她看著面前的少年,微笑說:「幫我打氣嗎,謝謝。」

  「妳猜錯了。」少年果斷的聲音讓她臉上的笑意瞬間褪去,「妳的腳傷其實還沒好吧?」

  聞言,亞依的神情頓時變得黯淡。她低下頭,有些感嘆地說:「還是被看出來了嗎?我以為裝得很完美了。」

  「是很完美,憫希他們沒有看出來。」

  她抬眸,立時對上了少年那一雙深沉的眼眸,「那你……」

  「跟妳住在同一間病房,怎麼可能看不出來妳的腳傷還沒好?」

  她笑了,笑容很淡很淡,「說得也是。」

  她穿過少年身側,沿著長廊往前走,哪怕腳上的疼痛使她的行動變得遲緩,她也想離開這裡。

  因為她很害怕。

  「我扶妳吧。」他說。

  亞依隨即停下步伐,但沒有回頭。她感覺左手的掌心有一股溫熱開始擴散,少年攙扶著她僵硬的身體往前走。過程中,她始終一臉沉默,周圍的空氣安靜得令人感到窒息。

  「到這就好,謝謝你。」直到停駐在一扇潔白的門前,她揚起微笑,但語氣冷漠。

  她將手心從他的掌心抽離,接著握住冰涼的門把,開始轉動──

  她相信,只要走過這扇門,此刻的不安就能消去,那份在內心深處日漸擴大的恐懼也能得到舒緩。

  她從未有過這種感覺,這種彷彿所有的想法都被看透的感覺。

  一直以來,她都把自己隱藏得很完美,所有的開心、悲傷與害怕都被藏匿在一張甜美的微笑之下。哪怕是痛苦,她也能視為烈酒一飲而下。

  然而,身後的少年卻輕易讓她卸下了面具,將她的痛苦化作甜湯。

  她的直覺強烈地告訴她,這個擁有讓所有少女傾心的外貌,個性時而沉著,時而陽光的少年──對她來說,是個十分危險的人。

  「加油吧。」他揚起一抹笑道。

  這一刻,她打開了一條門縫,後臺的喧嘩隨即傾瀉而出,但她仍舊聽得清楚。

  她啞然失笑,一股自信從心底蔓延到嘴角,讓她的脣角揚起了一彎弧度。

  「我會的。」她推開門,往前走。

  宛如是從靜謐走進了喧鬧,前方立時傳來了一道幸福快樂的音樂。童憶蝶正站在舞臺上,不同於羅梓月神秘的氣息,她的氣息脫俗而亮麗,臉上始終掛著一朵清新可人的笑靨。

  直到掌聲響起,童憶蝶回到了後臺,亞依才繼續往前走。

  「歡迎最後一位候選人──星亞依!」

  待主持人退場,亞依緩緩從布幕後走了出來,寧靜的樂聲隨之充斥了整個會場。

  這一刻,不少人都倒抽了一口氣。

  鎂光燈雪亮的光芒靜靜落在少女身上,少女臉上那朵甜美的微笑,如同她頸子上那一枚璀璨的寶石,耀眼而珍貴。

  觀眾席上,憫希感到內心有一股難以言喻的感動,旁邊的媛心和翔羽也都滿意地笑著,後座的苓玲和許夢則是一臉驚嘆,就連評審們的目光也都有幾分讚賞。

  倏地,亞依輕咬下脣,一個轉身,那頭柔順的黑髮便在空中劃出了一道弧度,祖母綠的禮服也微微揚起。

  此刻,少女的臉上不再是甜美的笑容,眼神忽然變得凜冽冰冷,就連周圍的空氣也宛如被凍結了。

  突兀的轉變讓臺下的評審有些吃驚,就連韓司炎也呆看她了好一會。

  隨後,她向左邊走了幾步,再一個轉身,冰冷的表情已被悲傷與痛苦吞噬。她的嘴角泛起一絲苦楚,笑容充斥苦澀,墨綠色的眼眸彷若瀰漫著一層薄薄的霧氣。

  正當觀眾都沉醉在她此時迷離的神情中,她強忍著腳上的劇痛,再一次轉身──

  現在的她正俏皮地吐吐舌頭,雙眼澄澈明亮,秋波好似冰涼的泉水,模樣可愛極了。

  少女多變的表情讓所有人都看得目不轉睛,明明是同一首平緩的音樂,但隨著少女表情的改變,似乎一下變得輕快,一下又變得沉重。

  甜美。悲傷。俏皮。絕望。喜悅。少女的每一個表情都那麼的真實,著實打動在坐每個人的心。

  眼看三分鐘即將過去,她背對評審,朝舞臺後方走去,這個舉動也讓在場所有人都感到不解。

  直至來到舞臺最後面,她驀然回首,這一剎,每個人都愣住了──

  如同春天裡百花齊放的花朵,宛如冬日裡無限溫暖的陽光,此刻存在少女臉上的這一朵笑,猶如紅花,配上那一套綠葉般的典雅禮服,著實震懾人心。

  望見這抹笑,所有人都呆滯,甚至不禁沉默。

  「啪、啪……」不知從何處傳來了零落的掌聲,緊接著便是一陣掀頂的熱烈。亞依向觀眾九十度鞠躬,評審們這時也開始低頭私語。

  依目前的情況看來,校花頭銜究竟會獎落誰家,大家心裡都有底了。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