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真實(9) 

 

  「小依……這是真的嗎?」憫希細步走到亞依面前。

  亞依沒有抬頭,只是任由劉海遮住視線,也不願看見憫希那張充斥著哀傷和不可置信的表情。

  翔羽抿起脣,刻意不去看亞依和憫希。那天,亞依一跌入充氣氣囊就昏了過去,於是他立刻上前抱起她,為的就是要拿出她裙子底下的短槍,以免殺手的身分曝光。

  沒想到,最後還是被發現了。

  「告訴我……這不是真的……」憫希的眼睛好似有月夜的薄霧,雙手不斷顫抖。她不願相信曾經那麼崇拜的人,竟是殺人無數的殺手。

  「小依……」

  聽著憫希輕喚著自己的名字,亞依依舊低垂著頭,「是真的……」

  「電話裡的內容,全是真的。」她冷冷說,眼底沒有任何一絲感情,甚至沒有一絲一毫的歉疚。

  兩行清淚立時流過了憫希那張清澀的臉龐,她沙啞著聲音說:「所以……」

  「對,我是名殺手。」

  隨著這句斷然的聲音出現,一陣啜泣聲伴隨著腳步聲立即響起,憫希哭著跑出了病房。直到沉重的關門聲消逝在空氣中,病房才又變得安靜。

  「呵……」亞依輕笑,這一笑來得突兀。

  房內瀰漫著詭異的空氣。

  「既然我的秘密被知道了,那就沒甚麼好隱瞞的。」她抬起頭,眼眸冰冷無情,令人懼怕。

  楓晨、媛心和翔羽這時只是屏息,等待她下一個的動作。

  她緩緩伸手右手,拿起小桌上的水果刀,銀製的刀子映出冷冷的光輝。

  「我來這的目的,是為了殺害──」她舉起水果刀。

  翔羽驚愕!

  刀子飛出去的剎那,他立刻離開了椅子。

  落入地面的椅子發出沉悶的聲響,映入亞依眼簾的──是擋在少女面前的少年。

  翔羽跪坐在地上,手臂上插著一把銳利的水果刀,濃稠的血液沿著他的手臂流到了地面。

  「翔羽你……為甚麼?」亞依愣愣地看著面前的少年,就連他身後的媛心也都愣住了。

  「翔羽!」媛心立刻蹲下身查看他的傷勢。

  亞依緊緊咬住嘴脣,接著破口大罵:「你是傻了嗎?她可是紀媛心耶,紀氏集團的千金耶!」

  聽見她的怒吼,他仍跪坐在地上。

  「亞依,妳錯了。」翔羽忽然勾起一抹笑,目光落在冰冷的地板上,「我說過妳沒有必要殺她。」 

  「甚麼叫沒有必要……」病床上的亞依皺起眉頭,她的語氣除了困惑還有一絲不知所措。

  媛心從翔羽身旁站了起來,接著深吸一口氣。

  翔羽輕觸著刀口,忍著疼痛,艱難地開口:「因為……」

  媛心緩緩吐出一口氣,面無表情地看著亞依,道:「我不是真正的紀媛心。」

  這句話硬生生打入了亞依的耳膜,她震驚得無法說出任何一句話。

  翔羽將視線從地板移到亞依臉上,「因為我知道紀氏千金對音樂不擅長。」

  亞依感覺全身上下都失去了力氣,她無力地問:「那麼真正的……」

  「這點我沒辦法透露,也沒辦法告訴亞依妳我的本名。」媛心直視著亞依,語氣冷然。

  亞依頓時如斷了線的木偶,垂下頭。

  「翔羽,你還好吧?我立刻去找醫生!」媛心小心翼翼攙扶他起來,接著推開房門,焦急地帶著翔羽離開。

  儘管隔著一扇門,還是可以聽到她在走樓上呼喊醫生護士的驚慌聲音。

  亞依呆坐在病床上,神情茫然,好像世上的一切對她來說都沒有任何意義了。

  她緩緩伸出手,撫摸自己白皙的臉龐,冷冰的觸感從指尖傳到心底。

  直到現在,還是流不出一滴眼淚嗎……

  「呵……」她冷笑,笑容淒涼。

  「妳很想哭吧?」一道低啞的聲音傳進她耳裡。

  她倏然抬頭,楓晨並有沒看她,只是坐在病床上,俊逸的臉龐沒有任何表情。

  「你一定也覺得我很可怕,很想逃走吧?」她平靜問。

  他意味深長地冷笑一聲,「妳覺得我這樣能走路嗎?」宛如是在嘲諷她的無知,眼神裡帶著對她的藐視。

  亞依的內心頓時涼了一大半,表情充斥一絲歉疚。

  「對不起。」看見他身上纏著的繃帶,她相信在那底下一定縫了好幾針。

  楓晨嘆了口氣,「妳知道憫希真的很崇拜也很喜歡妳吧……」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

  「妳錯了,這一切不全是妳的錯。」

  她再度抬頭看向他,對於剛剛那句話充滿了困惑。

  「雖然妳現在流不下任何一滴眼淚,但妳應該也很清楚自己的內心已經在淌血了。」

  她冷笑,眼神冰冷,「你這是在安慰我嗎?我不需要別人的同情……」

  「這不是同情。」他斷然說,「妳殺過無數個人,原因是甚麼?」

  亞依的眼神瞬間變得黯然。

  「因為不這麼做,妳就會『死』。出身在殺手家族,不是殺人就是被殺,寧願平白無故的被人殺害,還不如選擇活下去,即使妳明白會犧牲多少人。」

  亞依露出淺淺一笑,那一笑淒涼入骨:「呵呵……對呀,打從我出生在這個世上就是個錯誤了。」

  聽見她淒涼的笑聲,楓晨只是看著她,面露憂傷。

  「不用管我,我不值得被關心。」對呀……她不值得,因為她活下來的代價就是讓更多人死。

  「那校花比賽妳要棄權了嗎?」

  她緩緩閉上雙眼,試圖讓自己冷靜,「大概吧……」

  「不行!」一道堅定的聲音忽然從門外傳來。

  亞依和楓晨驚詫地望著門口的少女。

  「媛心……」雖然亞依知道她不是那個人,仍是習慣性地喚著這個名字。

  「亞依,對我來說妳就是妳,就算妳是殺手本質還是不會變的。就像我,就算不是紀媛心,但我仍是我啊。」她邊說邊走到亞依面前。

  「可是,我剛剛想殺妳……」

  聞言,她的臉上掛起了一朵溫暖的笑顏,「那妳當時為甚麼叫我們不要來呢,妳不是說我們會死嗎?」

  「我……」她啞口無言,只見媛心臉上的笑意越來越深。

  陽光彷彿變得溫暖起來,空氣也不再如剛剛那麼冰冷了。媛心走到她的床邊,用自己溫暖的雙手握住她冰冷的右手。

  「亞依,我們是真的將妳視為朋友,既然知道妳不會傷害我們,無論妳是怎樣的人,只要妳仍是妳,那妳永遠是我們的朋友,甚至是夥伴。」

  「只要妳願意相信我們,那就好了。」

  「可是憫希……」

  聽見這個名字,媛心的神情也變得有些黯然。

  「這妳就不用擔心了。」聽見楓晨的聲音,亞依和媛心都不禁朝病房門口望去。

  未完全關上的病房房門,門縫中隱約可見一名身穿藍白色格子上衣的少女。

  楓晨不漏牙齒地笑問:「妳要繼續躲到甚麼時候?」

  房門頓時被緩緩推開,吱吱作響,憫希尷尬的臉龐立即落入了亞依墨綠色的瞳眸裡。

  她尷尬地搔搔後腦,「小依……對不起,剛剛是我太激動了。」

  亞依不由得露出笑容,陽光照耀下,這朵笑容燦爛至極,如似一幅畫,彷彿世上萬物都因這一抹笑而充滿生機。

  看著亞依那抹比冬日的陽光還要溫暖的笑靨,每個人都呆住了。

  察覺到他們的視線始終停在自己臉上,亞依頓時有些尷尬,「……怎麼了嗎?」

  媛心率先揚起笑容,驚呼道:「亞依,這是妳第一次露出這麼燦爛的笑容耶。」平常都只有甜美的微笑而已。

  「小依……妳的笑容好美喔!」憫希開心地跑過去抱住亞依,就怕她會突然消失一樣。

  「對不對,楓晨?」抱著亞依的憫希忽然轉頭,向後方的楓晨問道。

  少年如瑪瑙般漆黑的瞳孔正靜靜映著那張笑靨,陽光輕灑在少女身上,她的周身宛如有光芒包圍,但卻一點都不刺眼。她臉上的笑容在光芒照耀下如夢似幻,好似天使坐在眼前。

  「哇,楓晨你臉紅了耶!」憫希淘氣說。

  亞依這時也轉頭看向了楓晨,但他剛好別開頭,和她錯開了視線。

  她收起笑容,嘴角的弧度歛成了一條線。

  「那校花比賽小依會參加囉!」

  「嗯。」她點頭笑應。

  「可是妳的腳……」憫希的聲音有些失落,她望著床上那隻裹著繃帶的腳。

  「放心。」媛心掛上自己的招牌笑容,「就算第三回合不能跳華爾滋,還是有其他才藝可以表演吧?」

  「我相信亞依妳的歌喉不差吧。」

  「唱……唱歌嗎?」

  「沒錯,這樣就不需要用腳了吧?」

  亞依僵硬地點點頭,可是她從來沒有上臺唱過歌耶?

  「等一下就來練習唱歌。」

  亞依依舊點著頭,同時露出淡淡的笑容。

  忽然,房門被人用力推開了,一位白衣天使站在門口驚慌地說:「你們……呼、呼……」

  所有人的目光這時也都落向了白衣天使,只見她氣喘吁吁,連話都說不完整。

  「剛剛送來的傷者……」

  翔羽!

  亞依感到一陣心驚,不行,他絕對不能有甚麼意外!

  「我們……發現那把刀上有毒……現在情況有點危及……」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